字号:

王庆煌:把论文写在农科大地上(组图)

中国网 china.com.cn  时间: 2007-10-14  发表评论>>

文/海组文 摄影/苏晓杰

5年来,王庆煌先后当选党的十六大、十七大代表。5年间,王庆煌由中国热带农业科学院、华南热带农业大学香料饮料所所长升任为热农院校院校长。

“写一流的论文,干一流的事业。”王庆煌说,不论自己的身份是科技员、所长还是院校长,内心感受都一样:愿做一颗热带作物地区事业的种子,在海南生根、发芽、开花、结果。

用结果说话

王庆煌:把论文写在农科大地上

1980年秋,王庆煌怀着对大学的憧憬来到美丽的海南岛,就读于华南热带作物学院(现华南热带农业大学)热作栽培专业。4年的大学生活转眼便过去了。临近毕业时,许多同学纷纷要求分配到条件好的单位去,而王庆煌却主动要求去条件较差的香饮所工作。

80年代初期的香饮所,简直就是一个被人遗忘的角落。当王庆煌费尽周折来到香饮所时,心里凉了半截。呈现在他眼前的除了仅有的一幢研究楼,其余就是破破烂烂的平房。

“哪里栽种了我,就在哪里开花”。抱定这样一种信念,王庆煌毅然在这片热土上扎下根来。刚开始,王庆煌选定的研究对象是香草兰。这种素有“食品香料之王”美誉的高级香料植物,经济价值很高。海南1961年就从国外引种,无奈试种一直没有成功,配套研究更是一片空白。

当时,他的许多同事都劝他另选课题,认为香草兰是“冷门”,并且有价值的参考资料极少。然而王庆煌并没有退缩。为了突破香草兰在海南生长、开花、结果各道难关,他同课题组人员成年累月泡在试验田里,详细观察研究香草兰的生长过程。白天顶着炎炎烈日工作,晚上抵挡蚊虫的叮咬和袭击。

有一次,他冒雨骑摩托车到试验地观测温度、湿度,由于雨大路滑,不小心连人带车翻到水沟里,手脚多处擦伤,疼痛难忍。但为了试验数据的完整和准确,他坚持到完成观察记录才赶到医院包扎。

一份耕耘,一份收获,备尝艰辛的王庆煌终于迎来了成功的喜悦:1986香草兰在海南兴隆地区试种成功,亩产干荚18.6公斤。1987年该项目顺利通过成果鉴定,并获1990年度海南省科技进步三等奖。接着,王庆煌连续突破了香草兰栽培的关键技术,为我国香草兰生产提供了示范和种植的经验。

王庆煌:把论文写在农科大地上

香草兰的栽培技术解决后,如何使香草兰产业化、商品化,又成为王庆煌寝食不安的一个难题。王庆煌在查阅了大量国内外资料的基础上,详细制定多种试验方案,并在实际操作中不断予以完善。在经历了上百次失败的痛苦之后,他终于摸索出香草兰鲜果发酵生香的加工技术。这项来之不易的成果,获1998年度海南省科技进步四等奖。 1997年他被破格评定为研究员。

要取得科研成果,通常是艰辛又漫长的。王庆煌用了20年的时间,所主持的“香草兰的开发与应用”课题于2004年获海南省科技成果转化一等奖。他任所长期间,香饮所在1998年到2001年度连续三年荣获国家农业部科技成果转化一等奖。到任热农院校院校长职务后,他用2年时间成功申报我国唯一的“国家重要热带作物工程技术研究中心”,将促使更多农业科技成果转化为实际生产力。

把论文写在大地上

徜徉在海南岛南部的兴隆热带植物园,暖暖的海洋季风伴随着阵阵花香扑面而来,沁人心脾。蓝天白云下,椰影婆娑,花团锦簇,青草如茵,别具一格的南国风韵,熏得游人如痴如醉……

然而,谁能想到,9年前,这里还是一个封闭破落、杂草丛生、蚊虫肆虐的地方。晴天尘土飞扬,雨天一片泥泞,令人寸步难行。

1995年,王庆煌被任命为香饮所所长,那时的香饮所,经费特别紧张,100多人的工资很难按时足额发放,课题研究经费一年才四五万元;由于环境差、待遇低,人心涣散,留不住人才;在全国1200多个农业科研所中排名1000之后,职工只能拿基本工资的80%。

王庆煌大胆提出:搞科技必须以市场为导向,把论文写在大地上。

与外单位联合搞开发,按市场需求确定科研重点,对所里的基地实行承包责任制……随着一项项改革措施的出台,各种议论纷至沓来。王庆煌和所领导一班人反复耐心地做思想工作,陈说利弊。对有思想抵触的人,亲自上门促膝谈心,晓之以理,动之以情,终于使大家消除了思想顾虑,由不解到理解,由观望到积极参与,群众的改革热情高涨起来。

王庆煌:把论文写在农科大地上

按照“科研——开发——观赏旅游”三位一体的发展思路,香饮所进行了大胆的体制改革,以市场为导向,全面实施“四个一”工程,即每年有一个课题通过成果鉴定,组织一个短平快课题进行攻关,为生产单位解决一个关键的技术问题,有一个成果转化推向生产。

与此同时,所里建立起香草兰、胡椒、咖啡、可可四大作物研究中心,形成引种、选育种、丰产栽培、病虫害防治、产品加工、成果转化一条龙的研究体系。几年下来,香饮所先后争取到农业部科技兴农项目6项,科技成果转化周转资金项目3项,委托性项目2项,这11个项目共获得资金275万元。有了资金,他们趁势而上,建立了试验、示范、园林化基地。原来单一的科研格局被打破了,全新的科研管理体制开创了香饮所发展的新局面。

要办出自己的特色,王庆煌带领全所职工迅速行动起来。改建香饮所内原有的道路,修筑周边的围墙,拆除房屋建停车场,引种热带珍稀树种……他们拧成一股绳,立志要把当初那个只为抗台风而种树的科研单位,建设成为一个兼备旅游功能,设施全、档次高的热带特色研究所。

这与当时普遍认为搞科研应该走基础研究、纯粹研究路子的思想有着巨大冲撞。但王庆煌与全所职工投身建设第一线,砌石块、灌水泥、铺草皮,以研究所的植物资源优势和兴隆旅游区相结合,首创国内热带农业科技旅游示范园——兴隆热带植物园。科技成果通过植物园平台得到有效转化,10年来,研究所取得直接经济效益1.73亿元,净资产增加14.6倍,用于反哺科技的研究经费达数千万元。

王庆煌已发表了数十篇论文,都在社会上产生了较大的影响。如今,他又把论文成功地书写在了祖国大地上。

责任编辑: 秋天的童话文章来源: 《中华儿女》杂志


[推荐] [收藏] [打印] [ ] [关闭]

网友留言 进入论坛>>
昵 称 匿名
留言须知 版权与免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