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2009两会 字号:
代表委员热议:明星上会请假不如请辞
中国网 china.com.cn  时间: 2009-03-14  发表评论>>

葛剑雄:(全国政协委员、复旦大学教授)其实最好的办法,是在刘翔退役后,再特邀他为政协委员,对他突出贡献的表彰可以通过其他形式。

邓亚萍:(全国政协委员、前著名乒乓球运动员)政协委员并不是谁想当就当的。老百姓想当政协委员,还必须要在某一领域有突出贡献。

赵玫:(全国人大代表、天津作协党组成员、作家)有些明星自身的档期可能比较满,请假或头几天点个卯就不来的情况也存在。不过,因为是公众人物,明星更易被大家关注。

朱友林:(全国人大代表、南昌大学副校长)如果一个委员或代表,逢会不参加,无故不参加,请假不如请辞,我是赞同的。

刚刚闭幕的全国两会上,刘翔、晏紫等人的缺席使明星代表、委员参加两会问题成为百姓热议的焦点。许多人认为,与其年年不参会,还不如干脆请辞,将公议国是的机会留给真正需要的人。也有人表示,明星因其身份特殊性,就该被特殊对待。本期国是论坛邀请众多代表委员、专家学者就此问题展开讨论。

■关于刘翔缺席

正方:希望公众以平常心看待缺席

反方:最重要的还是主观上的原因

京华时报:每年两会,明星委员都成为媒体热衷的追逐对象,今年刘翔“先缺席后现身”使明星委员更加引人关注,许多人质疑刘翔是在走过场,怎么看这一个案?

葛剑雄:这不能怪刘翔个人,主要还是确定委员的标准已不适应目前的要求。从参政议政方面,每一位委员的地位都相同,为什么不多关注非明星的委员,不多报道一点他们的声音呢?

邓亚萍:就刘翔这个事来说,他本身向大会请了假,他是按照程序、符合要求的。他从美国回来,时差都没倒回来又马上到北京参加两会,他的态度是非常好的。至于他没有提案献策,我认为提案是要建立在对社情民意实地调查基础上的,如果随便凑合交一个提案也可以,但是这是对社会不负责,是给国家添乱。明星也是人,不是神。希望大家能用一颗平常心对待这件事。

赵玫:我也在关注着刘翔的情况。这边会已经开了他还没回来,我觉得他就没考虑到要开会,或者是因为疗伤的关系,实在回不来。虽他一回国就来报到了,是一个进步,但毕竟政协委员肩负着人民的寄托,是能带来民意的,还是应该有一种自我的责任感,想着如何将民意带到会上、带给中央。可能有很多客观原因,但我认为最重要的还是主观上的原因。

朱友林:刘翔是有特殊原因的,大家应该理解,如果他五年都不参加,那大家倒可以说说。刘翔的知名度比较高,大家都关注他,但不能把他放到放大镜下。

■关于资源浪费

正方:政协并没有要求必须交提案

反方:上会不认真百姓就会有反映

京华时报:明星代表、委员缺席两会现象时有发生,一方面是有权利不行使,另一方面是许多没有代表委员资格的百姓有话要说,这是不是一种参政议政资源的浪费?

葛剑雄:委员如不称职当然是浪费政治资源。不过,代表、委员履职与百姓有话说完全可以并行不悖,本身不存在资源冲突。

邓亚萍:全国政协的委员职责就是参政议政、建言献策。委员应该去发表对社会发展有利的建言。当然,也有不说的权利,没有要求非要交提案,行使委员的权利应该行使在点上。

赵玫:文艺界的人,可能都是明星。有些明星自身的档期可能比较满,请假或头几天点个卯就不来的情况也存在。不过,因为是公众人物,明星更易被大家关注,在两会期间不认真,老百姓就会有各种各样的反映。无论如何,代表、委员还是应该在十来天的时间里真正地关心国家大事。

我原来也参加过政协的讨论,觉得一个界别的人天天在一起,讨论的东西平时私下都讨论过了,很没意思,这也可能是很多明星缺席的原因。我建议政协像人大一样,打乱界别,交叉参会,比如文艺界的到经济界去听听,可能觉得对方说法很有意思,自己发言的内容也有人听。

■关于行使权利

正方:明星应该在退役之后当委员

反方:平时工作所接触的就是民意

京华时报:对于许多体育明星、演员而言,他们有着比较密集的赛事、训练或其他活动,他们平时以代表、委员身份考察的时间几乎无法保障,怎么看待这一问题?

葛剑雄:确实存在这样的问题。像刘翔是去年当选为委员的,但当时他正忙于备战奥运。如果一定要他参加会议,势必影响他的训练计划。其实最好的办法,是在刘翔退役后,再特邀他为政协委员,对他突出贡献的表彰可以通过其他形式。

邓亚萍:这其中确实有矛盾,全国政协需要各个方面的代表,比如我们体育界别虽然才22个人,但是每一个人都代表一个阶层。比如我们体育界别,既有高级的体育官员,也有体育大学校长、有民办武术学校校长、有现役和退役的运动员等等。刘翔和晏紫就是现役运动员的代表,缺少了他们就听不到这部分人的心声。另外,我曾经也是运动员,知道他们的赛事和训练非常大,我觉得大家也都不愿意,因为开两会让运动员耽误比赛。

朱友林:这种担忧有一定道理,但不够全面。代表委员都并非专职,都有自己本身的工作。代表委员的代表性就在于此,来源于他的本身工作。他的工作、生活圈子就是基层,就是民意。他把这些平时接触到的事情和看法反映上来,就代表了这个群体和行业的民意。

■关于公众苛责

正方:平时就受关注“苛责”很正常

反方:媒体不该过度关注轰动效应

京华时报:事实上,两会上请假的不仅仅是明星,但明星的特殊身份更容易引起媒体对参政议政资格的关注。您认为,现在对明星委员的“苛责”应不应该,他们需要特殊照顾吗?

葛剑雄:对明星代表、委员谈不上苛责,他们平时就享受着媒体对他们的关注,甚至是过度关注。那么,总不能只报道他们的好事,而不提他们在政协的失职。如果他们的确有请假的理由,大会会批准,公众也会谅解。

邓亚萍:运动员和演员因为分工不同,在人们视野里是备受关注的,离开了所在岗位其实都是普通人。所以,社会对待任何一个行业和工作,都要有一颗平常心,不要太浮躁,不要因为是明星就觉得如何不得了。

赵玫:每个人都是平等的,代表和委员也都该是平等的,这次开会座位都是按照姓氏排列,不应该因为是明星就特别关照,谁缺席都不太应该。

朱友林:对于明星委员,社会上渲染的太多,因此他们的一言一行可能被放大。媒体不该过度关注这些有轰动效应的人物,我觉得意义不大。

■关于是否请辞

正方:如果年年都不参会应该请辞

反方:明星应自我约束社会应包容

京华时报:通过网络调查,许多人认为,与其年年不参会,还不如干脆请辞,将参政议政的机会留给真正需要的人,增加草根代表的席位,你怎么看待这个问题?

葛剑雄:要真是年年不参会,当然应该请辞,不过我没有听说有这样的明星委员。至于空缺的名额给谁,还是应该由政协按要求和程序确定。

邓亚萍:政协委员并不是谁想当就当的。全国政协是按照界别来分的,至于推举的委员身份,关键不是草根还是名人,而是一个领域的资深人士,比如学者专家、成功企业家、成功的演艺体育人士等等。老百姓想当政协委员,还必须要在某一领域有突出贡献,政协委员和人大代表不一样,有一个准入门槛。

赵玫:两会都有基层或草根的代表,各个界别都有。应该采取包容的态度,不能一味地说减少或取消。文艺界、体育界比较特殊,自己本身其他事务也比较多。但明星们应该有责任感,对自我约束。

朱友林:如果一个委员或代表,逢会不参加,无故不参加,请假不如请辞,我是赞同的。如果有特殊原因,平时履职都比较好,只是因为特殊原因,比如生病、出国或者有重大任务不能参加,觉得还是要区别对待的,不能一味要求请辞。

本版采写本报记者周逸梅 唐骏肖像制作 刘丽娜

文章来源: 京华时报 责任编辑: 健儿
网 友 留 言:
匿名昵 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