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医疗大山”开始移除

让13亿人都能病有所医,这不是一件简单的事。中国在迎难而上。2009年《政府工作报告》中,医疗卫生可谓浓墨重彩,分量之重多年来所未有。两会后即将推出的新医改方案,更是牵动千家万户。

更多>>

中国网:广东省深圳市总商会会长张思民代表指出,近年来因无力医治而放弃重大疾病治疗以及因病致贫、因病返贫现象已成为和谐社会建设中的一个突出问题,需要引起重视。他建议建立全国性的“政府牵头,部门专管,社会参与”的重大疾病救助保障工作机制。“大病救治不仅要面向困难群体,所有社会成员在必须支付的医疗费用超过本人的负担能力时,应当都可以申请医疗救助。”


中国网:医患关系紧张众所周知,据全国人大代表、广东省人民医院院长林曙光介绍,“过去三个月,仅省医一家就出现了3次病人殴打医护人员的事件,这是医患关系紧张到进入高危状态的信号。”“很多民营资本投入积极,但是不一定了解医学规律。他们的投资方式,还是像投资企业一样,急功近利的人多,都希望投资大,见效快,却忽略了医院本身的公益性质。”林曙光说,其实,办医院就要抱着少赚或不赚的想法。


中国网:如何缓解看病难,两会上代表委员们都积极提出要自己的意见。全国人大代表、解放军总医院教授李小鹰建议,“尽快建立起具有中国特色的全科医生培养制度,以真正缓解看病难。”李小鹰介绍,全科医生不同于传统意义上的专科医生,不以解决专科疾病和疑难复杂病症为目的,而是指掌握了集预防、保健、医疗、康复为一体的医学知识的医生。


中国网:全国政协委员、中国工程院院士、南京军区总院肾脏科副主任刘志红直言,必须对医院现行的传统医疗模式进行改革。她说:“如果我们把每个病人的平均住院日缩短到6天,病人可以省掉不少钱,同时,也能极大缓解看病就医难。”刘志红委员为缩短住院时间提了三条建议:一是检查尽量在门诊做,减少病员无效住院日;二是提倡专科门诊专病化,出院前先转到专病门诊;三是改革“三级监诊制”,减少病人不必要的等待。


中国网:相信有些家庭会遇到这种情况,一家三口人,父亲母亲都参加了单位的职工医保,孩子一出生也办了居民医保,但是往往其中有一个人的钱用不了,而其他人的又不够。如果一个帐户的钱可以大家共用就好了。在今年的两会上,这种想法也得到了代表和委员们的关注,对于放宽职工医保个人账户支付范围的呼声越来越高。

    全国政协委员、北京大学口腔医学院院长俞光岩建议,基本医保可以建立“家庭账户”,家庭直系亲属之间,基本医疗个人账户上的钱都可以通用。这样一来,突破原来职工医保单纯用个人账户支付门诊医疗费用、居民医保自付门诊医疗费用的医疗保障模式,不仅可以扩大医疗保险的受益面,而且使基本医疗保险由“保大病、保住院”的单一保障模式向“门诊、住院保障兼顾”的全面保障模式转变。


中国网:卫生部部长陈竺在7日参加政协会议医卫界别联组会讨论时说:“目前公立医院的收入有公共财政投入、社保以及个人医疗支出,以及药费加成三条渠道。药费加成也就是我们说的以药养医。新医改将彻底切断以药养医这个渠道。”陈竺说,公立医院的公益性最终要靠医务人员的服务体现出来,切断以药养医的收入渠道后,要通过研究增加诊断费等目前偏低的医生正当劳务费用,调动医务人员的积极性。


中国网: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表示,利益相关方协商参与定价有利于医患沟通。黄洁夫认为,医疗服务的利益相关方,包括医疗服务的提供方———医疗机构、需求和接受方———患者,还有为患者支付部分医疗服务费用的医疗保险部门,利益相关方相互协商参与定价,有利于医患双方的沟通和相互了解、认可,或许能够让医疗服务价格更体现出医务人员的技术和劳动价值,也会约束医院,为患者着想合理控制医疗成本。


中国网:医疗问题不但是普通老百姓关心,参加两会的代表也非常关注。5日下午,审议政府工作报告会后,发表了对基层医疗卫生工作建议的徐睿霞代表仍然意犹未尽,追访了前来内蒙古团审议的卫生部部长陈竺。陈竺表示新医改两会后马上执行


中国网:3月6日上午10时,举行的记者会上,财政部部长谢旭人表示,今年中央财政安排用在与人民群众生活直接相关的,具体来说,今年中央预算安排医疗卫生的支出1181亿元,比上年增长38.2%。


中国网:最近发生的假药“糖脂宁胶囊”致使两名糖尿病患者死亡的事件,再一次敲响了药品安全的警钟。引人关注的是,这一致命的假药竟是以“义诊”“咨询”为名大量流入市场的。鉴于一些“义诊”活动频频发生已对人民群众生命安全造成严重威胁,全国人大代表、湖南省人民政府参事秦希燕建议,应从立法层面加强对义诊活动的监管,防止类似骗局的再次发生。


中国网:“看病难、看病贵”作为民生重大问题,年年都是两会热议话题。而在今年1月21日,国务院原则通过的《关于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的意见》,则让新医改进程成为众所期盼。新医改方案到底能否治愈中国医疗体系“重疾”,人们拭目以待。


中国网:“现在医患矛盾太突出了,医护人员工作时精神高度紧张,心理压力太大。”全国人大代表、齐齐哈尔市第一医院院长曹书杰说,“医闹”问题已经发展到相当普遍的程度,建议国家尽快出台相应法规为医疗场所维持正常工作秩序提供保障。不可否认,“医闹”产生原因中有医护人员医德方面的问题,但更多的是医患之间不信任、医患关系不和谐造成的。解决“医闹”问题还需要大家共同的努力。


中国网:而关于医患关系紧张问题,全国政协委员李立新呼吁,要改变这一状况,当务之急是要引进第三方机构处理医患纠纷。他说,“医院与卫生行政主管部门关系特殊,出现医疗纠纷,卫生部门组织的鉴定往往难以令患者信服,导致医患关系紧张。”李立新委员认为,只有“第三方”介入,才能充分维护医患双方的合法权益。


中国网:“目前医改方案确立的目标是‘让人人享有基本医疗服务’,我觉得这还不够完备。”全国政协委员、宁夏医科大学副校长戴秀英说,“我认为更好的表述应该是‘让人人享有负担得起的基本医疗服务’。”两天来,参加两会的代表和委员谈起医改,说的最多的就是均等化和公益性。“如何破解看病难、看病贵,是全国两会的一个老话题,讨论了很多年,我希望新医改方案能够尽快出台,最大限度地实现普惠,力求公平。”戴秀英委员说。


中国网代表委员对新医改方案也表现了极大的关注。来自重庆农村的全国人大代表吴再举三级片。药价是怎么定的,没人知道,特别是对基层老百姓来说,完全一团迷雾。乡亲们挣的那点辛苦钱,好些被虚高药价掏走。

    全国政协委员、四川省劳动保障厅副厅长刘家强称,现在医保没有覆盖的都是一些处于原有制度“夹缝”中的群体,比如困难、破产企业职工,跨地区就业人员,城镇无业人员等。要补上这些“缝隙”,国家财政要给予更大支持,在实际操作中要有更灵活的办法。

    全国人大代表、云南昭通市第一人民医院妇产科主任吕燕玲表示,公益性是这次医改的“指针”,必须取消“以药养医”和药品加价。还需要注意解决部分新药定价过高、药品经销商层层加价等问题。


中国网:种种迹象表明,有关部门对于“取消药品加成”的决心已势不可挡,地方的探索也悄然开始。取消药品加成,由此被明确为公立医院改革的一个重要环节。然而取消药品加成之后,“以药养医”局面能否真正破解?“谁来养医”?这些话题激起了业界的不同声音。您又怎样看待这个问题呢?


中国网:全国政协委员、卫生部部长陈竺参加全国政协十一届二次会议开幕会前表示,医改下一步重点主要是从2009年到2011年,抓好基本医疗保障制度等五项改革,计划投入的8500亿元将投向保障体系和服务体系两方面建设


中国网:医改很难,目前最大的难点在公立医院改革。全国人大代表、重庆市肿瘤医院院长周琦指出,要防止公立医院改革重走过去大包大揽、吃大锅饭、医生没有积极性的回头路。公立医院要在国家政策引导下,改革人事管理和分配制度,建立绩效考核机制,重点考核医疗机构和医生提供医疗服务的质和量,调动医生的积极性,患者也将最终得益。卫生部部长陈竺也表示,“公立医院改革是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的核心内容之一,也是解决群众反映强烈的看病就医问题的关键所在。”


中国网:“虽然国家多次下调药价,但很多药品从药厂出来进到医院销售,中间环节加价仍在十倍以上。”北京某知名三甲医院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医生如是说。众所周知,“以药养医”是问题症结。全国人大代表、云南昭通市第一人民医院妇产科主任吕燕玲说,公益性是这次医改的“指针”,必须取消“以药养医”和药品加价。


中国网:长期以来,各界对药价高、看病难、个人负担重、公立医院现行机制弊端多等“痼疾”反映强烈,经过全民征求意见、国务院常务会议审议并原则通过后,医药卫生体制改革已“箭在弦上”。对这项关系每个人切身利益的重大改革,全国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基层群众和医务工作者充满了期待。


中国网:而对于“看病难看病贵”这个备受中国百姓关注的问题,数位赴京参加全国政协十一届二次会议的医药卫生界委员二日却发出了不同的声音:中国看病不算难,也不算贵,而是患者求医标准过高,导致医疗资源“拥挤”。他们认为,应该对“看病难看病贵”给出定义,确立标准。各位网友,您怎样看待这个问题呢,欢迎与我们互动讨论。


中国网:从全国人大常委会高票通过的食品安全法,我们也能感受到国家对治理安全问题的决心和信心。“该下狠招从根本上破解安全事故的症结所在!”代表委员们在接受采访时纷纷表示,不仅要完善法律法规,还需要进一步制定科学的监管防控体系,强化问责力度。


中国网:而大家关心的蒙牛添加物OMP问题,专家认为,根据企业声称的OMP的成份和现在质检部门查到的成份,现在来看OMP是安全的,不会引起健康上的影响。但是,OMP不属于中国已经批准使用的食品添加剂,因此在这件事情上,蒙牛仍然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卫生部副部长陈啸宏也表示,目前多部门正在进行违法添加非食用物质和滥用食品添加剂的专项整治。在监管食品安全过程中,也特别欢迎社会各界提供线索。


中国网:而之前三鹿牌婴幼儿奶粉事件也终于有了一个处置结果,据卫生部副部长陈啸宏介绍,目前,事故应急处置阶段工作已结束,乳品质量稳步提高,赔偿工作已基本完成,各地继续加强患儿随访和复诊等工作。


中国网:据了解,这部《食品安全法》将于今年6月1日起施行。这是一部直接关系到广大人民群众身体健康和生命安全。按照法律规定,农业、卫生、工商、质检、食品药监等部门分别承担食品安全的相关监管职责。


中国网:有网友问:儿童是祖国的“未来”,现在出现这么多的不合格奶粉,宝宝们该吃什么?谁来保护我们的宝宝,谁来呵护我们的“未来”?希望政府能出台相关法律保护好他们。事实上,在2月28日,第十一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七次会议通过了大家关注的《食品安全法》。3月2日,卫生部、工业和信息化部、农业部、质检总局、工商总局有关负责人也介绍了贯彻落实《食品安全法》的有关情况,中国网进行现场直播


中国网:有评论称,新医改革的基本指导原则不改动、调整力度不大,也就意味着人人都享受基本医保还是不可能,人人都看得起病依然只是天方夜谭,联想到新医改方案征求向社会征求意见时候的轰轰烈烈和有关部门对群众意见的视而不见,寄望太过注定会失望越多。[新医改方案最终版难载民生未来]


中国网:目前我国医疗卫生行业的问题在于,公立医院在以往的医疗改革中,一边因其公益性而享受着国家公共财政的补贴,一边因其市场性而鼓励医职人员进行福利创收。中国在新一轮的医疗改革中,重新强调公立医院的公益性;而公立医院回归其公益属性也是必然的。[公立医院的艰难回归]


中国网:回归公益方向的新医改目标明确,提振人心,决定3年内投入8500亿元,其重点目标之一是用三年时间建立全面涵盖城乡居民、农民工和大学生的基本医保制度。[新医改方案尘埃落地]


中国网:在“看病难、看病贵”成为众矢之的时,医疗改革无疑是全社会普遍关注的焦点问题,这和老百姓的切身利益息息相关。解决“看病难、看病贵”,百姓长久翘首以盼。1月21日,国务院常务会议审议并原则通过《关于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的意见》和《2009-2011年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实施方案》。如今,这个主导未来几年内医疗改革走向的方案开始步入我们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