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邮箱 用户名 密码 新用户注册
本站搜索
中国搜索
首页>>认识中国字号:
邓小平与《中英联合声明》
中国网 china.com.cn  时间: 2009-09-09  发表评论>>

共和国重大决策之三十三

【作者】 王根广

在香港回归祖国的途程中,《中英联合声明》的签署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

在联合声明的谈判和签署过程中,邓小平以他那伟大战略家的气魄,集中全党的智慧,排除了一个又一个阻力,战胜了许许多多的困难,为《中英联合声明》的签署作出了历史性贡献。值此香港回归祖国一周年之际,重温这段历史,对高举邓小平理论的伟大旗帜,促进祖国的和平统一,具有现实的和历史的意义。

(一)在主权问题上,邓小平立场坚定,寸步不让,迫使英政府放弃“三个条约有效论”,为《中英联合声明》的签署,搬开了第一块绊脚石70年代末,随着新界租期的临近,香港的归属问题被提上议事日程。此时的国际国内形势,发生了很大变化。在国内,十一届三中全会之后,中国共产党把工作重点转移到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轨道上来,而发展经济就要有一个相对稳定的国际环境;在国际上,世界的格局也发生了深刻变化,总的趋势是,由对抗走向对话,和平与发展成为当代世界两大主题。邓小平在对国际国内形势深入分析的基础上,制定了以“一国两制”方式实现祖国统一的方针。中英两国关于香港问题的谈判,就是在这种背景下展开的。谈判历时两年,经过22轮的角逐,最后双方以联合声明的方式,确认英国在1997年7月1日将香港归还中国,中国从同一天起恢复对香港行使主权。

香港是国际贸易金融中心,能为英国提供巨大的经济利益。据有关资料统计,70年代香港在英国存放的英磅储备高达90亿英磅,相当于英国全部外债的12%,约占英格兰银行全部黄金和外汇储备的27%,可以说英磅近1 2的支撑力来自香港。英国从香港每年获取的无形贸易(如金融、股市、保险等)收益约合3亿多英磅。驻港英军军费的3 4由香港负担,等于香港替英国养兵,维护它在远东的利益。此外,香港是英联邦同澳大利亚、新西兰、太平洋岛屿的中继站,具有重要的战略地位①。对于这样一只“会生金蛋的鹅”,英国政府怎么会心甘情愿地奉还给中国呢?

为了维持英国对香港的殖民统治,英国政府面对新界租约即将到期的“大限”,抛出了“三个条约有效论”,与中国政府相抗衡。1982年7月28日,在英国唐宁街召开的研究香港前途问题的专门会议上,英国首相撒切尔夫人首先透露了这一立场。她说:“依据英国理解的国际法,所有这三个条约都是有效的。”“中国政府如欲收回整个香港,就必须与英国政府达成协议,修改条约的有关条款,这是唯一的合法途径。”②三个条约,即《南京条约》、《北京条约》和《展拓香港界址专条》。对于这三个不平等条约,新中国一成立,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即郑重声明不予承认。因此,英国首相此论一出,一些有识之士立即加以劝阻,但撒切尔夫人却一意孤行。

英国政府的立场既定,就决心与中国讨价还价。1982年9月23日和24日,撒切尔夫人在分别和中国领导人赵紫阳、邓小平会谈时,软硬兼施,又拉又打,说:“香港是中英良好合作的无与伦比的典范。我注意到,中国观点的两个主要因素是关于主权和香港继续繁荣。繁荣依赖信心。如果香港的行政控制权发生剧烈变化或者甚至现在宣布这一点,将必然导致整个资金外流。英国决不愿意这种事情发生。但是我们无法防止它。香港的崩溃对我们两国都是不光彩的。信心和繁荣有赖于英国的管理。如果我们两国政府就未来香港的安排达成一致意见;如果这些安排可行并能维持这块殖民地人民的信心;而且如果它们使英国国会感到满意,那时我们就将考虑主权问题。”她强调说:“有关香港的三个条约在国际上仍然有效,任何修订必须以三个条约为根据。”她还恐吓说:如果中国收回香港,就会给香港带来灾难性的影响。要想继续维持香港的繁荣,就必须由英国来管治。③

她不仅在同中国领导人会谈中,还在北京和香港举行的记者招待会上,以及在单独接受英国广播公司记者采访时一再宣扬这个论调。她说:“英国是根据过去签订的条约管治香港的,这些条约是有效的”,“是符合国际法的。”④英国政府蛮横而又傲慢的态度,理所当然地遭到中国领导人的反对。邓小平在会见撒切尔夫人时,全面阐述了中国政府的严正立场,对她的观点逐一进行了驳斥。他首先指出:“我们对香港问题的基本立场是明确的,这里主要有三个问题。一个是主权问题;再一个问题,是一九九七年后中国采取什么方式来管理香港,继续保持香港繁荣;第三个问题,是中国和英国政府要妥善商谈如何使香港从现在到一九九七年的十五年中不出现大的波动。”关于第一个问题,邓小平说:“主权问题不是一个可以讨论的问题。现在时机已经成熟了,应该明确肯定:一九九七年中国将收回香港。就是说,中国要收回的不仅是新界,而且包括香港岛、九龙。中国和英国就是在这个前提下来进行谈判,商讨解决香港问题的方式和办法。如果中国在一九九七年,也就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四十八年后还不把香港收回,任何一个中国领导人和政府都不能向中国人民交待,甚至也不能向世界人民交待。如果不收回,就意味着中国政府是晚清政府,中国领导人是李鸿章!我们等待了三十三年,再加上十五年,就是四十八年,我们是在人民充分信赖的基础上才能如此长期等待的。如果十五年后还不收回,人民就没有理由信任我们,任何中国政府都应该下野,自动退出政治舞台,没有别的选择。所以,现在,当然不是今天,但也不迟于一、二年的时间,中国就要正式宣布收回香港这个决策。我们可以再等一、二年宣布,但肯定不能拖延更长的时间了。”他针对撒切尔夫人关于香港的繁荣离不开英国的管理的观点,说:“保持香港的繁荣,我们希望取得英国的合作,但这不是说,香港继续保持繁荣必须在英国的管辖之下才能实现。香港继续保持繁荣,根本上取决于中国收回香港后,在中国管辖之下,实行适合于香港的政策。”他告诉撒切尔夫人,中国之所以还要等一二年才正式宣布收回香港,是希望在这段时间里同香港各界人士广泛交换意见,听取英国政府对我们提出的建议,以便制订我们在十五年中和十五年后的方针政策。“这些方针政策应该不仅是香港人民可以接受的,而且在香港的其他投资者首先是英国也能够接受,因为对他们也有好处。”针对撒切尔夫人关于变革香港的行政管理会给香港“带来灾难性的影响”的恐吓,邓小平说:“至于说一旦中国宣布一九九七年要收回香港,香港就可能发生波动,我的看法是小波动不可避免,如果中英两国抱着合作的态度来解决这个问题,就能避免大的波动。我还要告诉夫人,中国政府在做出这个决策的时候,各种可能都估计到了。我们还考虑了我们不愿意考虑的一个问题,就是如果在十五年的过渡时期内香港发生严重的波动,怎么办?那时,中国政府将被迫不得不对收回的时间和方式另作考虑。如果说宣布要收回香港就会像夫人说的‘带来灾难性的影响’,那我们要勇敢地面对这个灾难,做出决策。”他指出:制造混乱是很容易的。“这当中不光有外国人,也有中国人,而主要的是英国人。”他还针对撒切尔夫人讲的关于外资会撤走的问题,说:“只要我们的政策适当,走了还会回来的”。⑤

邓小平的话,虽然没有立即改变撒切尔夫人及其政府官员的顽固立场,但却给他们的心境蒙上一层厚厚的阴影,用撒切尔夫人的话来说,就是邓小平“非常执着”,“不为所动”。我感到“颐和”这个名称“绝不能用来描述我这次远东之行”。⑥

1983年3月,英驻华大使柯利达打听到中国方面准备将关于香港前途的建议提交全国人大审议通过的消息后,担心中国单方面宣布收回香港,急忙飞回伦敦,建议撒切尔夫人给中国总理写一封信,表示只要两国在香港的管理问题上达成一致意见,她就愿意就主权问题“考虑”向英国议会“提出建议”。中国政府很快就收到了这封信。信中写道:“只要英国政府和中国政府之间,能够就香港的管理安排达成协议,而这些安排能够保证香港今后的繁荣与稳定,又能既为中国政府又为英国议会和香港人民所接受,我就准备向议会建议,使整个香港的主权回归中国。”⑦至此,中英两国关于主权问题之争告一段落,接下来又开始了第二回合的较量。

文章来源: 中国网 责任编辑: 苏向东
1   2   3   4   下一页  


[我要纠错] [推荐] [收藏] [打印] [ ] [关闭]
网友留言 进入论坛>>
用户名 密码
留言须知 版权与免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