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邮箱 用户名 密码 新用户注册
本站搜索
中国搜索
首页 资讯 政策 财经 国际 健康 教育 文化 论坛 直播 投资 地产 奥运会
新闻 图片 华人 法制 军事 体育 旅游 艺术 博客 访谈 名企 消防 专题库
评论 天气 国情 环境 科技 工会 地方 读书 报告 视频 职场 联盟 供应商
首页>>认识中国>>党史人物——华国锋字号:
华国锋承认“两个凡是”错误 邓小平终上台
中国网 china.com.cn  时间: 2008-09-03  发表评论>>

从遵义会议(1935)开始的是“毛泽东时代”;从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1978)开始的是“邓小平时代”。深具历史意义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不仅仅是一次会议,围绕着它,前前后后发生了许多事情,虽不是刀光剑影,却也是跌宕起伏。邓小平的这第三次复出,一出来就朝“两个凡是”开了一炮。书中详叙了邓小平在粉碎“四人帮”后,同“两个凡是”的斗争,最终确立了实事求是的正确思想路线,从而确立了改革开放的中国国策。——摘编自《邓小平改变中国》 叶永烈 著 江西人民出版社 2008年5月

粉碎“四人帮”后,邓小平成中国“焦点人物”

在粉碎“四人帮”之后,那位“谁也弄不清”为什么会被打倒的邓小平,成了中国政治舞台上的“焦点人物”。

就在刚刚粉碎“四人帮”之后的第六天,亦即1976年10月12日,叶剑英派他的儿子叶选宁到北京东城富强胡同6号胡耀邦家中看望。

胡耀邦对叶选宁说:“祝贺你爸爸同华主席他们一道,为我们的党和国家立下了不朽的功勋。”接着,胡耀邦说道,“现在我们党的事业面临着中兴。中兴伟业,人心为上。”

什么是人心呢?胡耀邦请叶选宁捎三句话给叶剑英。这三句话是:

一句是“停止批邓,人心大顺”;

二句是“冤案一理,人心大喜”;

三句是“生产狠狠抓,人心乐开花”。

胡耀邦对叶选宁说:“请你务必把我的话带给你爸爸。”

胡耀邦又问叶选宁道:“你能见到华主席吗?如果你能够见到华主席,请你把‘中兴伟业,人心为上’这句话转告给他。”胡耀邦告诉叶选宁,他跟华国锋很熟,曾在湖南一起共事一年半。

叶剑英是邓小平坚定的老战友。就在刚刚粉碎“四人帮”那百废待兴、千头万绪的时刻,他亲自给邓小平打电话,通报扫落四颗灾星的喜讯。

1976年10月8日,当叶剑英知道华国锋在中央“打招呼”会议上提出要继续“批邓、反击右倾翻案风”,便于翌日向华国锋提出:“赶快让小平同志出来工作,恢复他原来的职务。”华国锋仍然强调要“批邓、反击右倾翻案风”。

这样,叶剑英不得不在此后不久的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上,明确地提出:“我建议小平同志出来工作,我们在座的同志总不会害怕他吧?”

李先念马上表示赞同叶剑英的话:“完全同意叶帅意见!应该让小平同志尽快地出来工作。”

叶剑英在党内享有崇高威望,华国锋不好当着叶剑英的面说反对的话,但是以沉默相对,仍然坚持自己的意见。此后,华国锋在各种场合下发表讲话,还是提“批邓、反击右倾翻案风”。

不久,叶剑英派儿子去把邓小平接来,向他亲自传达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的情况。

邓小平的女儿毛毛在《我的父亲邓小平》一书中,这么写道:

叶剑英,父亲解放前与他共事并不多,但在解放后,特别是“文化大革命”以后,两人可真是肝胆相照,共解国难。记得为了让父亲第三次复出,叶伯伯让他小儿子亲自驾车,把还在软禁中的我的父亲偷偷接到他的住处。当时我在场,清清楚楚地记得,他们两人见面之时,万分激动,父亲长叫了一声“老兄”,两人的手便紧紧握在了一起。

华国锋提出“两个凡是”,使“气温”骤降

在1977年2月7日,中央两报一刊发表社论《学好文件抓住纲》、公开提出“两个凡是”之后,8日,中共中央发出华国锋批准的《关于坚决打击政治谣言的通知》。这一《通知》以李冬民等“抬邓”的“反革命案件”为由头,指出:

在揭批“四人帮”的运动中,有少数坏人制造谣言,甚至伪造华主席、中央领导同志的讲话,妄图挑拨离间,分裂以华主席为首的党中央,干扰运动的方向。

《通知》要求,要稳准狠地打击政治谣言的制造者,要不听谣,不传谣,不信谣,要健全和改进传达报告制度和情况通报制度。

这一《通知》实际上就是声言,谁要邓小平重新出来工作,谁就是“反对华主席”,谁就是“反革命”。《通知》要用政治高压手段,来维护“英明领袖”华国锋的权威,封住人们要求为邓小平平反的呼声。

叶剑英干脆把邓小平从301医院接到北京西山疗养。叶剑英住西山15号楼,他让邓小平住不远处的25号楼。叶剑英不断派自己的办公室主任和机要秘书给邓小平送文件并汇报情况。叶剑英说:“凡我看的文件,都要送给小平同志,让他看,熟悉情况。”

1977年2月18日,丁巳年春节,虽说邓小平的职务还没有恢复,报上仍在开展“批邓、反击右倾翻案风”,邓小平家中却颇为热闹。叶剑英来了,李先念来了,王震来了,胡耀邦和万里也来了。这清楚地表明,大家都热切地盼望邓小平早日第三次复出。

为了分析、总结粉碎“四人帮”5个多月来的工作和政治形势并部署1977年的工作,中共中央于1977年3月10日至22日在北京京西宾馆召开了工作会议。

华国锋和汪东兴抢先在一个来月前的1977年2月7日,以中央两报一刊名义发表社论《学好文件抓住纲》,提出“两个凡是”,其实是想预先给这次会议定好调子。邓小平那时由于被撤销一切职务,所以没有资格出席会议。

当时担任中国科学院政策研究室主任的吴明瑜,作为方毅的助手,出席了这次会议。据吴明瑜回忆,3月9日下午,方毅和他前往京西宾馆报到时,那热烈的气氛是多年来罕见的。在粉碎“四人帮”之后,大批刚刚“解放”的老干部,头一回在这里大聚会。老战友们劫后重逢,怎不激动万分?

胡耀邦来报到,康克清来报到,许世友来报到,吕正操来报到,都和方毅紧紧握手。

也真巧,那天《人民日报》发表了吴明瑜与另外一位作者合写的文章,为胡耀邦在1975年主持起草的《科学院工作汇报提纲》“翻案”,批判了“批邓、反击右倾翻案风”时对这一提纲的错误批判。

正因为这样,胡耀邦那天显得特别高兴。很多人见到胡耀邦,就说:“《人民日报》今天为你平反啦!

胡耀邦、方毅和康克清三人决定在会上作联合发言,推举胡耀邦为三人的代表,由胡耀邦发言。吴明瑜协助胡耀邦起草联合发言稿。可是,胡耀邦最终没有在会上发言。许多老干部也取消了原本打算在会上的发言。这是因为从3月14日起,中共中央工作会议的“气温”骤降。

这天,华国锋在中共中央工作会议上讲话。华国锋的讲话使老干部们大失所望。华国锋说:

凡是毛主席作出的决策,都必须维护;凡是损害毛主席形象的言行,都必须制止。

这是华国锋作为中共中央主席,直接提出“两个凡是”,顿时使出席中共中央工作会议的众多老干部,如同被浇了一盆冷水,报到时的那股热烈的气氛不见了。既然要“两个凡是”,胡耀邦还能说什么呢?他当然取消了发言!

文章来源: 新闻午报 责任编辑: 苏向东
1   2   3   下一页  


[我要纠错] [推荐] [收藏] [打印] [ ] [关闭]
网友留言 进入论坛>>
昵 称 匿名
留言须知 版权与免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