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邮箱 用户名 密码 新用户注册
本站搜索
中国搜索
首页 资讯 政策 财经 国际 健康 教育 文化 论坛 直播 投资 地产 奥运会
新闻 图片 华人 法制 军事 体育 旅游 艺术 博客 访谈 名企 消防 专题库
评论 天气 国情 环境 科技 工会 地方 读书 报告 视频 职场 联盟 供应商
首页>>认识中国>>中国历代帝王字号:
舞剧《曹丕与甄宓》
中国网 china.com.cn  时间: 2007-11-27  发表评论>>

    2007年1月27日晚8点,由深圳市室内设计师协会承办的经典现代民族舞剧《曹丕与甄宓》在深圳戏院倾情上演,获得了圆满的成功。这场以回馈深圳室内设计师一年辛勤努力、提升设计师艺术修养为目的的新年文化飨宴,气势磅礡,令在场观众沉醉其中,流连忘返。   

    《曹丕与甄宓》——《将士行》

    《曹丕与甄宓》以三国时代的曹氏王朝为背景,讲述了曹丕与曹植兄弟反目以及兄弟二人对甄宓的爱与恨,旨在以史实与传说为媒介,披露超越时空的人性战场,探索和剖析人性毁灭的根源——斗争、嫉妒和破坏。舞剧中的曹丕被塑造得凶悍霸气,曹植落拓多情,而甄宓则是一个在爱情追逐和权力牺牲之下矛盾挣扎的悲剧女子。全舞共分四幕:《将士行》讲的是悲壮而诡谲的战场上,两兄弟并肩作战同时又互相防备、巧取横夺;《后宫》讲述了冷悚凄迷的后宫中,曹丕和王后甄宓之间冰冷暧昧的爱恨纠缠;《前廷与里巷》作了一个强烈的对比,表现宫廷权利斗争的肮脏和民间里巷的淳朴;《残梦》则以倒叙的方式,令曹植和甄宓回忆相恋时的种种。直到曹丕在爱恨交织之下赐死甄宓、兄弟分离,舞剧在一片凄迷悲哀的气氛中画下句点。长达100分钟的四幕舞剧酣畅淋漓,高潮迭起,令在场观众大呼“看得过瘾”。著名作曲家王正平创作的经典配乐集合了打击乐器、古琴及弹拨乐器、民间锣鼓、管、排箫、唢吶、编钟及编磬等于一体,与舞蹈完美融合,使舞剧的艺术性更具张力。而由叶锦添设计的服装创意时尚、细节精巧,散发着浓厚的中性气味,透过不同色系的服装造型成功传达了人物的个性。这些都给观众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曹丕与甄宓》演出现场

    作为一个极富盛名的专业团队,台湾新古典舞团在著名舞蹈家、教育家、舞团团长兼艺术总监刘凤学博士的带领下,一直坚持“不让观众离开剧院时有看不懂的遗憾”原则。不同于其它晦涩难懂的现代舞,《曹》剧融合了舞蹈、戏剧、音乐甚至雕塑的特色,以宝剑、枕头、乌纱帽与帝王椅这几件象征性的道具,牵引出战场、情场和官场的故事;通过写实、隐喻、幻象等处理手法的切换,营造出跨越时空的真挚情感。因此,当晚的演出虽然没有一句台词,仅靠音乐和演员的肢体语言传递信息,但在场观众都比较清晰地领会了舞剧的内涵并深受打动,映证了新古典舞团提出的“从5岁的孩童到100岁的老人都能看得懂,并产生共鸣”的目标。散场后许多观众都表示,最初还担心舞剧“太高雅,看不懂”,看完之后才真正感受到了它的魅力,觉得“不虚此行”。    

    《曹丕与甄宓》演出现场

    此次新古典舞团来到广东,是应广东省舞蹈家协会和广东南之风文化公司邀请,在深圳、广州和中山举办巡演。而27日当晚的深圳首场演出便由深圳市室内设计师协会承办。协会秘书长赵庆祥先生解释说,室内设计师协会之所以承办这次活动,目的是为深圳的室内设计师们提供一个广泛接触文化种类、拓宽艺术视野的机会,同时也促进设计师团队交流接触,增进彼此的了解。为此,协会投入资金和精力,邀请了数百名会员设计师免费观赏。当晚的演出非常成功,让到场设计师们享受了一席精品文化大餐。每一幕完结时,掌声均是此起彼伏,十分热烈。赵秘书长还表示,协会作为团结深圳室内设计从业者的领军者,今后还将举办更多类似的文化活动,帮助广大设计师提升艺术欣赏水平,从而促进深圳室内设计的发展,助力于“设计之都”的建设。(文 / 蓝七七 摄影 / 刘智)    

    《曹丕与甄宓》内容介绍

    缘起

    时间回溯至三十年前,从经年来苦乐的舞步、舞风摸索过来,编舞家刘凤学定义以“新古典”这个最能表达她编舞特色的名称,来命名她及一群热爱舞蹈的学生所成立的舞团。而“新古典舞团”呈现给 观众的第一份献礼《洛神》,便是三十年后《曹丕与甄宓》的前身。当年《洛神》这场取材自《洛神赋》的二十分钟的舞剧,由王正平作曲,并由他指挥中广国乐团的演奏。王正平以三种不同的乐器来诠释舞剧中三位角色不同的性格。其中洞箫代表曹植的悲剧情怀,古筝及弦乐道出甄宓的凄美雍容,唢呐则吹奏出曹丕的霸气与骄蛮,在刘凤学精心设计的爱情、冲突、犹豫与跌宕;同时暗喻着这极端而矛盾的人性,即使幕落也如烧不尽的春草,春风吹又生。

    三十年后,春风吹又生的,不是春草,是刘凤学与王正平再一次携手重新赋予《洛神》新的面貌。于是《曹丕与甄宓》便以一百分钟的舞剧形态再次呈现在观众面前。除了音乐与舞蹈除旧布新之外,更结合了现代剧场的种种艺术——舞台、服装、灯光设计,将原本只有五位舞者的《洛神》,从国父纪念馆搬至国家戏剧院十八公尺宽、三十四公尺深的前后舞台。台上安排近五十名舞者,台下台北市立国乐团现场演奏,刘凤学与王正平意图带给观众一场气势磅礴的古典饗宴。

    结构与内容

    由二十分钟的小品舞剧,衍生发展成为一百分钟四幕、无中场休息的大型现代民族舞剧,无疑是刘凤学经年累月对人世风情深层思索与反刍的结果。《曹丕与甄宓》对编舞者刘凤学而言,并非历史以舞剧形式重现,也不再单纯是对曹丕、曹植、甄宓三角恋情的吟咏,而是以史实与传说为媒介,来探索与剖析人性毁灭的根源——斗争、嫉妒与破坏。三国,群雄并起、百家争鸣,就大环境而言,是动荡不安却充满无限可能的年代。把国攻打国的比例缩小至宫闱朝廷、武士将相,又何尝不是明争暗斗,各显神通?而曹丕与曹植兄弟阋墙,文武争斗甚至夹杀在男人与女人的情爱风尘之中,终于导致手足反目而抱憾一生的悲剧,难道不是人性争斗本质的最佳写照?历史与传说的素材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运用之巧,存乎一心,端看创作者以何种角度切入,并如何赋予它现代的诠释罢了。

    于是编舞家刘凤学博士,从一年多的酝酿与灵思之中,抽丝剥茧整理出包含序幕、四大幕与尾声的《曹丕与甄宓》,并将人性的战场布局在国土、文才武略、情爱、权位、生死种种斗争之中,企图在极平凡的剧情发展中呈现“对比”与“冷”的舞蹈质感,并在写实、隐喻、幻象不同处理手法的切换之下,营造出跨越时空的真挚情感。

    第一幕是夜的战场,荒凉的原野中,沁者空寂与杀机。粉灰斑剥的通天台,孤独无言地倾诉着历史的兴衰变乱。在舞者扮演的斥候腾空跃下的刹那,苍凉与壮美的战争场面,便在飞沙走石、嘶喊马啸声中揭开序幕。第一幕以独舞、双人舞、四人舞、轮舞、群舞来呈现强与弱、个体与群体的“对比”,在曹丕与曹植并肩作战的双人舞中,同时也预伏横夺巧取、手足阋墙的戏剧冲突。

    第二幕是那个被“优待”的俘虏——甄宓的世界,那个被无边际的冷意包围的后宫,即使光的游移一如时间如丝如缕迟缓的流失,都是不尽的冷意。宫中的豪华欢乐,曹丕与甄宓夫妇的缠绵,都在质感极“冷”的动作中进行。刘凤学设计了手与背部的动作来说明这对夫妇之间冰冷暧昧的爱憎关系。宫女们在兢兢战战的气氛下,簇拥着甄宓,却阻挡不了呼之即来的重重杀机。刘凤学安排小太子与母诀别的画面,甄宓复杂的心绪透过细腻的动作传达,与小太子浑然无知的天真表现,形成了令人动容的对比。

    第三幕则是儒林外史的再现。朝廷宫闱中,群臣争权夺位、丑态毕出,与后舞台所经营的民间里巷充满生命力的纯朴,又是一种“讽刺性”的对比手法。视觉的焦点,在灯光的取舍变化之下,跳跃在朝廷与民间鼓舞之间,配合着音乐曲风的不断变化而轮番起舞。曹植再度出现时,已褪去了风发的意气与狂放倜傥,代之以真诚的心和醉眼看人生的姿态,道尽了人世的兴衰更替与苍凉。舞蹈与舞台视觉随处可见“对比”的手法,在镜框的内外比照真真假假的天性宿命。

    第四幕与尾声都在虚拟情景中行进,回忆与神话,交代了曹植与甄宓的前尘往事,于是前此种种恩怨情仇,都纷纷尘埃落定,还天、还地、还诸神佛,而曹丕表面虽赚尽人世荣宠华贵,却在权高位重之时,以众叛亲离的下场凄凉落幕。

    幕落

    镜框式舞台,框的是一面面无边无垠幻化多端的隐形镜子,从镜中,舞蹈、戏剧、音乐都还原成直指性命的不惊不喜,映照的竟是王国维《浣溪沙》中的“偶开天眼觑红尘,可怜身是眼中人”。《曹丕与甄宓》是一部用身体书写的人性战场,在权位、爱情、文才武略的竞技场中,《曹丕与甄宓》舞说的正是你我的前世今生。

文章来源: 中国网 综合 责任编辑: 雨悦
[推荐] [收藏] [打印] [ ] [关闭]
网友留言 进入论坛>>
昵 称 匿名
留言须知 版权与免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