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邮箱 用户名 密码 新用户注册
本站搜索
中国搜索
首页 资讯 政策 财经 国际 健康 教育 文化 论坛 直播 投资 地产 奥运会
新闻 图片 华人 法制 军事 体育 旅游 艺术 博客 访谈 名企 消防 专题库
评论 天气 国情 环境 科技 工会 地方 读书 报告 视频 职场 联盟 供应商
首页>>认识中国>>中国历代帝王>>宋高宗赵构>>赵构后宫字号:
香消玉殒李师师和苟且偷生韦太后
中国网 china.com.cn  时间: 2008-03-18  发表评论>>

李师师何许人也?她是北宋末年开封城中一青楼女子,因与宋徽宗有过一段风流韵事而被骚人墨客曼吟低咏;韦太后何许人也?她是宋徽宗的妃子、宋高宗赵构的生母。一个承欢卖笑,一个母仪天下,两人地位相去何啻霄壤!在江山易祚、国破家亡之际,一个宁肯玉碎,不为瓦全;一个忍辱含垢,苟且偷生,二者形成了鲜明的对照。

李师师是开封人,本姓王,因父母双亡,被一李姓歌妓收养,便冒姓李,人称李师师。长大后不但风流玉立,艳若桃李,且歌喉婉转,端的是声透碧霄,音贯九重,在诸教坊中独领风骚。崇宁、大观间,正值豆蔻年华的李师师已经名噪京师了。宋徽宗本是猎艳好手,李师师很快便成了他的猎物,于是名花解语,金屋藏娇,香温玉软,极尽缱绻。尽管后宫佳丽三千,粉黛如云,但徽宗视之皆如粪土。《大宋宣和遗事》说李师师曾被册封为李明妃、瀛国夫人,史学大师王国维则说宋徽宗嫖娼是真,但李师师从未进过宫廷。

可惜乐极生悲,好景不常,“渔阳鼙鼓动地来,惊破霓裳羽衣曲。”宣和七年 (1125年)冬,金人牧马南寇,四郊多垒,边圉孔棘,李师师慷慨解囊,将徽宗前后所赐金钱悉数捐入官府,以助军饷,并弃家为女道士。金兵破汴,主帅挞懒知师师花容月貌,便指名索要,欲献给金太宗。师师“乃脱金簪自刺其喉,不死,折而吞之,乃死。”(《李师师外传》)一代名媛就此香销玉殒。被囚在五国城 (今黑龙江省依兰县)的宋徽宗得知消息,不禁涕泣不已。《三朝北盟会编》一书则说,金人攻破汴京后,大肆勒索金银,李师师也未能幸免,“尚书省直取金银指挥奉圣旨……赵元奴、李师师、王仲端曾经祗应倡优之家,并萧管、袁陶、武震、史彦、蒋翊五人、筑毬郭老娘逐人,家财籍没。”李师师于混乱中飘然南下,流寓江浙,仍以卖唱为生,“士大夫犹邀之,以听其歌,然憔悴,无复向来之态矣。”(《墨庄漫录》)宋人刘子翚《汴京纪事》诗云:“辇毂繁华事可伤,师师垂老过湖湘。缕衣檀板无颜色,一曲当年动帝王。”尽管李师师落魄天涯,花憔柳悴,但这种富贵不能淫,威武不能屈的气节,确实可圈可点!

韦太后则是另一种情况。她也是开封人,作为金朝的俘虏,被押解至上京(今内蒙古巴林左旗)洗衣院充作奴婢。新愁耿耿,幽恨茫茫,无奈之下,韦太后嫁给了盖天大王为妾。盖天大王赛里本名叫完颜宗贤,与海陵王同为丞相。托名为辛弃疾写的《窃愤续录》云,绍兴年间,钦宗被拘押在上京一寺中,一日,他偶然“于壁隙中遥见韦妃同一官长偕行,身旁有一人抱三四年小儿,皆胡服,每呼韦妃为阿母,于是帝知韦妃已为盖天大王妻也”。这则记载并非空穴来风,向壁虚构。只因赵构当了皇帝,堂堂天子之母曾经失身再嫁,未免贻笑天下,因此官私史乘都讳莫如深。《呻吟语》一书为韦太后辩解说:“韦后北狩,年近五十,再嫁虏酋,宁有此理?虏酋舍少年帝姬,取五旬老妇,亦宁出此?”又说“粘罕编造秽书,诬蔑韦后、邢后”。乍看起来,这种说法不无道理,但仔细推敲,又有可商兑之处。

第一,《开封府状》说韦太后北上时38岁,而据《宋史·后妃传》推算为48岁,即使《宋史》所说不误,也不能证明韦太后未再嫁。因为女真人风俗不同于中原,不甚讲究老稚妍媸之别,更何况金人达官显宦以宋朝女子为玩物,始乱而终弃之,年龄偏大也无妨。

第二,上京洗衣院实乃金人官方妓院,韦太后既入其中,不可能冰操独守,失身在所难免。同入洗衣院的钦宗朱皇后因不堪凌辱而投水自尽,韦太后则以忍辱而独存,既已失身,何妨再醮?《金史·太宗本纪》载:“诏以昏德公(即宋徽宗)六女为宗妇。”高宗皇后邢秉懿天会九年为金太宗生子,被封为建炎宋国夫人,见于金人诏令;金熙宗封徽宗之女宁福、金福等帝姬为夫人,亦有史可稽。《燕人麈》一书说,宋朝“妇女分入大家,不顾名节,犹有生理,分给谋克以下,十人九娼”。韦太后再嫁盖天大王,亦非不可能之事。

第三,徽宗之女柔福帝姬亦嫁盖天大王,与韦太后同事一夫,后乘隙逃回南宋,韦太后返朝后,说此女是假冒柔福,高宗立即诛杀。《随园随笔》一书说:“柔福实为公主,韦太后恶其言在虏隐事,故亟命诛之。”这才是事情的真相。

第四,《呻吟语》引天会八年七月金太宗诏书云:“XXXX用邀宠注,比并有身,叛奴赵X,曲加荫庇,免为庶人。”(方块中缺文依次指邢皇后、韦太后、赵佶(徽宗),因避讳而删)有身即怀孕。次年又有诏云,邢、韦二人“各举男子一人”,“赵X、赵X让美不居,推类赐类,可赐时衣各两袭。”缺文指赵佶、赵构父子。这也可印证韦太后确曾失身再嫁。堂堂太后,不顾廉耻,苟且偷生,在气节上竟比不上青楼女子,北宋焉能不亡!(任崇岳)

 

文章来源: 光明日报 责任编辑: 叶子
[我要纠错] [推荐] [收藏] [打印] [ ] [关闭]
网友留言 进入论坛>>
昵 称 匿名
留言须知 版权与免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