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认识中国>>国情报告>>2007中国人口与劳动问题报告字号:
农村剩余劳动力微观调查
中国网 china.com.cn  时间: 2007-08-02  发表评论>>

四 农村劳动力转移进入新阶段

(一)阶段性特征之一:劳动力供求进入年轻劳动力有限供给阶段,为改善农村劳动力转移环境带来机遇

2003年以来,东部沿海经济发达地区开始出现普通劳动力短缺现象。2004年这种现象更凸显,特别是在珠三角、闽东南、浙东南等加工制造业聚集地区,重点地区估计缺工10%左右。2005年后,这种用工短缺现象开始蔓延到内陆一些经济发展地区。据我们2006年11月对广东省东莞市的调查,该市有农民工600万人左右,近几年经济以20%左右的速度增长,绝大部分企业特别是工资待遇好的大企业不缺工,经济运行基本正常,但部分工资较低、中低档的劳动密集企业面临缺工,少数企业缺工在10%一30%。一些企业虽不缺工,但感受到用工紧张的压力。认为过去是“人找工”,现在是“工找人”。

劳动力供求变化还表现在:一是企业招工年龄放宽,从过去的18 -25岁调整为18岁到40岁、50岁;过去不喜欢招用年龄偏大的已婚打工者,现在乐于接受夫妻工,认为他们在企业比较稳定。二是劳动用工中介费过去由农民工支付,从2003年、2004年开始转变为由企业支付,介绍一名“普工”支付80元,介绍一名技工支付150元。三是在招工方式上,企业过去不主张员工从老家带人,怕形成地方帮派难管理,现在动员老员工带人进厂,所带新员工在厂工作3个月后,按一个人50元的标准支付中介费。四是招工给出的月工资水平在近3年中上升了近200元。五是企业生产淡季不敢解除工人。六是一些企业为应对用工短缺到内地办分厂。

近年来人们分析一些地区企业用工短缺的原因主要是:体制因素,“民工荒”是因农民工的“权利荒”。工资待遇偏低,劳动条件恶劣,劳动时间过长,没有社会保障等,导致一些劳动密集企业招工难,员工流动性大。农民工从工资待遇差的企业、轻视他们权益保护的地区,流向工资水平较高、善待他们的企业和地区,这被称为“用脚投票”,是对就业环境的评价和选择。同时,农民工的主体发生了变化,新生代的年轻农民工,由于家庭子女数量减少,生活状况有所改善,没有太大生存压力,而且缺少务农经历,多为初、高中毕业即外出,自身素质提高,信息渠道增多,对工资待遇有了选择,维权意识增强,期望成为平等的城镇居民。而很多用工企业,还抱着老皇历,想以微薄工资招工,而且不重视用工后的相关保险,不把民工当工人看,这是新一代有文化的青年人不愿忍受的,这些企业面临“民工荒”是社会发展的结果。过去企业只招18 -22岁的年轻人,使用了五六年、七八年,该提高工资或嫌年龄大,就换掉。这种只雇用年轻人一段黄金年华的用工制度,不只是以“劳动力的无限供给”为条件,而且是以“年轻劳动力的无限供给”、无条件供给为条件。结构性短缺,受过培训、有技能的人供不应求。这是以往就存在的问题,在企业、产业进人升级、调整阶段进一步加剧,原因在于农村教育、培训薄弱,流人地忽视农民工培训,也与制度有关。流人地只使用年轻人一段时间,工资待遇低、城市生活费用高,户籍门槛阻挡,使他们难以在流人地长期就业、居住,技能有了初步积累就半途而废。劳动力供求发生变化。农村新增劳动力减少,经济发展对劳动力的需求增加。农村劳动力总量从1985年的37065万人增加到2005年的50387万人,年平均增长率为1.5%, 20世纪80年代后期劳动力的年均增长率在2.5%左右,90年代至今农村劳动力总量的年均增长率维持在1.1%。连续在较广地区出现“民工荒”,表明了供求在发生变化, “年轻劳动力的无限供给”已经不复存在。权利缺失和对农民工只雇用年轻时期的浪费性使用,导致了紧缺的提前到来。

年轻劳动力由无限供给变为有限供给,显示我国劳动力供求出现阶段性变化。工业化、城市化发展的新增劳力,绝大多数来自农村,能走出农村、适应需要的主要是年轻劳动力。从需求看,发达地区和城市企业,特别是劳动密集企业和外资企业,招工要年轻劳动力,而且偏重女性。2004年1. 18亿农民工平均年龄29岁, 70%左右是15 -34岁的青壮年劳动力,另有20%左右是中年人,大多是青年时出来而延续下来的。从供给看,农村劳动力中18-25岁的只占20%左右,15 -34岁的青壮年劳动力也仅占1/3。近年,农村18-60岁的劳动力总量一直在缓慢增长,但适合转移的年轻劳动力的供给趋势不是增加,而是减少。据1990年人口普查数据,1975年为人口出生率的转折点,1964一1974年出生的全部人口为27414万人,而1975一1985年出生总人口不过为21830万人,两者相差5584万人之多。1980年左右出生、近几年进人就业年龄的人数减少,而经济发展中劳动力需求增加,这就出现了年轻劳动力的有限供给和短缺。

再以2003年的情况来分析。尽管农村青壮年人口数量仍有2.3亿人,即使按较高的劳动参与率70%来计算,只会有1.6亿人成为实际的劳动力。而当年外出进城就业1. 13亿人,乡镇企业吸纳的农民工1.36亿人,两者合计并扣除重复计算部分,约2.1亿人。若按青壮年占70%计算,则转移就业的青壮年农民就有1.5亿人。因此,扣除农村社会事业、农业产业化经营的需要,农村中能够输出的青壮年已基本上输出了。在这种情况下出现用工趋紧实属必然。这种年轻劳动力短缺的情况,今后将会随着劳动力总量中年轻劳动力比重进一步降低而呈现继续加重的现象。

(二)阶段性特征之二:短缺与剩余并存,农村仍有I亿多富余劳动力,农村劳动力转移尚在中途

对目前农村富余劳动力的数量尚缺可靠的统计,以往说农村有1.5亿富余劳动力,随着转移的进展,现在已不符合实际。目前,农村有4.9亿劳动力,已转人非农产业的约为2亿一2.2亿人(转移到乡镇企业有1.43亿人,外出就业1.2亿人,但两者统计有重复计算,乡镇企业、外出就业中一部分人非农就业不足六个月),在现有生产水平下农业约需要1.5亿一1. 8亿人的常年劳动力,因此农村约有I亿一1.2亿富余劳动力。

目前1亿多农村剩余劳动力的构成,主要是中年以上的劳动力,并且多以农业剩余劳动时间的形式存在。随着青壮年农村劳动力向乡镇企业转移或进城就业,留在农村特别是留在中西部欠发达地区农村的人口,主要是老人、儿童和中年以上的劳动力。以安徽省蒙城县为例,63万农村劳动力,2005年就近转人非农产业的占农村劳动力的13%,县内乡外流动就业的占农村劳动力的3%,出县就业的占农村劳动力的44%。留在乡村务农劳动力占农村劳动力的39%,多是40岁、50岁以上的人。留在农村60岁上下的农民基本都在务农,一般种田种到70岁(中国乡村劳动力中,达到城镇退休年龄的大约有5000万人。这部分劳动力的参与,使年轻人外出就业的农户也较少转出土地)。富余劳动力主要是中年以上、季节性的,约15万一20万人,折算起来占农村劳动力的16%左右。他们多数难以外出。能够继续外出的主要是每年I万人左右不再继续升学的初高中毕业生。

主要分布在中西部地区的I 亿 多 中 年为主的农村富余劳动力,是转移就业的难题。如蒙城县第一、第二、第三产业结构之比为42:24:34,工业是“短腿”,民营企业仍薄弱。1996一2005年这10年里,乡镇企业、民营经济就业仅从6.3万人增加到8.1万人,从占农村劳动力的11%提高到13%,平均每年只提高0.2个百分点。多种因素制约着这些出不去的中年以上农村劳动力在本地第二、第三产业寻求就业出路。同时,一些因年龄或其他原因外出返乡的农民工,也不可能都退回农业中去。

文章来源: 中国网 责任编辑: 苏向东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收藏] [打印] [ ] [关闭]
网友留言 进入论坛>>
昵 称 匿名
留言须知 版权与免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