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认识中国>>国情报告>>2007中国人口与劳动问题报告字号:
开拓劳动力供给的制度潜力
中国网 china.com.cn  时间: 2007-08-03  发表评论>>

都阳

我们在前面的章节中已经分析了中国的人口形势变化以及劳动力市场供求关系的转变问题。在经济发展进入刘易斯转折点后,供求关系的转变会进一步引起劳动力和其他要素市场相对价格关系的变化。然而,由于中国的人口转变迅速,经济快速发展所产生的劳动力需求增长强劲。因此,必须在经济结构实现根本转变之前,进一步开拓劳动力供给的潜力,从而在一定时期内维持经济发展的比较优势,为经济体制转型和经济结构的转变赢得时间。本章将首先分析目前进一步挖掘劳动力供给潜力的必要性,然后具体分析挖掘劳动力供给潜力的主要来源。接下来,我们将重点观察挖掘劳动力供给潜力的制度空间,并将结合本章的分析对相关问题提出政策建议。

一 已经需要进一步开拓劳动力供给

一般而言,在一个开放的市场经济国家,要素市场的供求关系和价格信号的引导是导致经济结构调整和产业升级的重要推动力。面临产业升级的经济体往往有着很多类似的特征,主要表现在:人口老龄化加剧、较高的储蓄率、投资规模大并推动经济快速增长、贸易结构改变、消费结构升级、劳动生产率逐步提高,这些特征会进一步导致产业结构升级、汇率升值和资产价格的大幅上涨。东亚的日本、四小龙等经济体在产业结构快速变动的时期都或多或少地表现出上述特征和发展轨迹,但各个经济体的制度环境和发展路径也存在着不同程度的差异。尤其是对于中国这样一个幅员辽阔且地区发展很不平衡的国家,在借鉴一般性的国际经验判断现实问题时需要谨慎。这其中需要考察的一个关键问题是,完成经济结构调整和升级所需要的时间与人口转变的过程是否契合。

在这里我们需要比较两个阶段的时间,其一,是随着经济发展,产业结构升级,经济由劳动密集型向资本密集型过渡、资本和劳动比达到发达国家水平,所花费的时间;其二,是由于人口转变,劳动年龄人口占总人口的比重从上升到下降的过程所花费的时间。我们把人口转变过程中劳动供给相对充裕的阶段称为人口红利期。一般来说,如果产业结构的升级与转变在人口红利期完成,那么,劳动供给不足的压力会比较顺利地解决。相反,如果由于产业结构升级花费的时间长,或者人口红利期短,使得人口红利期结束的时候,产业结构转变仍然没有完成,那么就可能产生劳动力短缺的局面,并对经济发展造成不利的影响。实际上,对中国改革开放以来的人口转变过程和经济发展特点进行观察,我们恰恰可以发现中国的人口红利期短,但经济结构转型可能需要的时间较长。

我们首先看看人口转变过程和中国的人口红利期所具有的特点。图7一1的上半部分反映的是出生率、死亡率和人均GDP(对数)随时间变化的情况。我们可以看到,伴随着经济发展,中国的出生率快速下降。目前,总和生育率已经下降到1.8以下。同时,自20世纪70年代以来,中国的死亡率就一直维持在一个比较低的水平。正是由于快速的人口转变过程,使得中国花费了较短的时间实现了由高生育率、高死亡率向低生育率、低死亡率的转变。

由于迅速地实现了人口转变,中国也迅速地进人人口红利期,但同时,人口红利维持的时间也相对较短。图7一1下半部分的人口预测结果显示,到2015年左右劳动年龄人口的总量将不再增加,而进人一个相对稳定的时期,到2020年左右开始下降。这就意味着,从人口统计学的角度看,中国经济的结构性转变大概需要在10年左右的时间内完成。

 
    我们再来观察一下经济结构的变化情况。伴随着经济发展,经济结构有两个大的转变和调整。其一,就是农业部门的就业在就业总量中逐渐减少;其二,就是由于产业升级,劳动密集型(主要是制造业)行业逐渐出现资本替代,经济结构中服务业的比重开始显著上升。因循这一趋势,日本和亚洲四小龙在经济起飞以后的10-20年时间里,就出现了制造业比重明显下降的局面。

中国在改革开放以来虽然也取得了同样骄人的经济成长业绩 ,但是主要非农产业部门的结构并未出现显著的变动。甚至和一些发展中国家相比较,也表现出自己的独特性。图7-2是根据世界银行的数据绘制的制造业增加值占GDP比例的变化情况,主要反映中国与其他人均GDP稍高的国家的对比情况。

图7-2有两个显著的特征。其一,中国的制造业增加值占GDP比例,始终高于中高收人国家和中等收人国家。实际上,根据同一数据,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中国的制造业占GDP的比例是世界上最高的国家之一。其二,从20世纪90年代开始,中高收人国家和中等收人国家的制造业比例处于单调下降的趋势,而中国基本上维持在35%左右。

因此,至少从目前的情况看,并未观察到中国制造业比例下降的趋势。最近公布的调查资料表明这一趋势仍然在延续。根据国家统计局对全国31个省(市、自治区),6.8万户农村住户和7100多个行政村的抽样调查资料,2005年外出劳动力所从事的行业中,制造业所占的比重最大,占全部外出就业劳动力的34.8%,较之2004年高出2.5个百分点,较之列第二位的建筑业高出了14.6个百分点(国家统计局农村社会经济调查司,2006)。

   另外,随着人口红利的逐渐消失和劳动力供给优势的缩小,要保持经济发展的比较优势就必须通过提高单位劳动生产率的方式来弥补。然而,作为一个发展中国家,中国的单位劳动生产率和发达国家相比仍然有比较大的差距,在短期内很难实现赶超。
 
 
 
   如表7—1所示,中国以每小时增加值衡量的单位劳动生产率大约是日本的1/5、欧盟国家平均水平的1/6、美国的1/8。由于人口红利的转折点即将来临,提高劳动生产率的任务相当迫切。考虑到劳动力市场上供求关系的转变有可能带来劳动力成本的显著上升,很难预料在人口红利进人转折点以后,中国是否还能保持劳动方面的比较优势。因此,在劳动生产率根本提高之前,人口红利又有可能消失的情况下,需要进一步挖掘现有的劳动力供给的潜力。
 
   由此可见,在今后的一段时期内,中国应努力继续保持劳动力供给方面的优势。这就要求我们充分挖掘劳动力供给的潜力,既包括挖掘劳动力供给数量的潜力,也包括进一步提高劳动力素质,增加人力资本积累。只有如此,才能减轻人口红利期所剩无几、劳动力数量优势逐渐下降所带来的压力,为中国经济发展及其所带来的结构调整赢得时间。
文章来源: 中国网 责任编辑: 苏向东
1   2   3   下一页  


[收藏] [打印] [ ] [关闭]
网友留言 进入论坛>>
昵 称 匿名
留言须知 版权与免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