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认识中国>>国情报告>>2007中国人口与劳动问题报告字号:
靠教育深化保持增长源泉
中国网 china.com.cn  时间: 2007-08-03  发表评论>>

四 主要结论和政策建议

总结起来,本章主要得出三点结论。第一,不论是外来劳动力还是城市劳动力,在初中及以下、高中或中专和大专及以上这三个教育阶段上,受教育年数每增加一年,工资都会有显著的增长。这一结论的政策含义就是:让每个人都接受更多的教育。要使每个人接受更多的教育,就要增加教育投人。教育投人包括国家投人和家庭投人两部分。如果假定家庭对子女的教育投资偏向在短期内不变,那么,要想提高所有人的受教育年数,必须加大国家对教育的投入。

在分析16-40岁的较为年轻的劳动力时,我们发现,到2005年,不论是外来劳动力还是城市劳动力,初中及以下变量不再显著。也就是说,仅仅接受初中教育,对劳动力工资提高的边际作用已经不大,劳动力必须接受更高水平的教育。目前,中国的教育投人主要偏向于九年义务教育阶段。尽管城市和农村人口在义务教育阶段的投人依然存在较大差距(国家教育督导团,2006),但是,城市和农村人口的义务教育经费都以法律的形式得到保证。而九年义务教育以上的更高阶段的教育经费,则尚未以法律的形式确定下来,保证性自然就差得多。今后,国家应该对义务教育以上阶段的教育加大投人。当然,九年制义务教育是接受更高教育的前提。只有先保证了义务教育,才可能接受更多的教育。因此,普及义务教育仍然是必须长期坚持的任务。

第二,外来劳动力和城市劳 动 力 在 高中或中专阶段的教育回报具有显著差异,前者高于后者。当考察16-40岁较为年轻的劳动力时发现,前者高出后者的幅度更大。从中不难看出,在高中或中专阶段,外来劳动力的教育年数增加一年,对工资提高的作用较城市劳动力大得多。如果能让外来劳动力更多地接受高中或中专教育,无疑将大大缩小两类劳动力的工资差距。

尽管中国早已普及了九年制义务教育,但是,这种制度仍然不能保证所有的人都能完成九年义务教育,尤其是在贫困地区。我们的数据发现,2005年,外来劳动力中仍有28%未完成初中教育,而城市劳动力中仅有4%未完成。来自农村的外来劳动力在接受教育上的这种弱势状况,一方面与家庭贫困有关,另一方面与对农村教育投人相对较少也有很大关系。今后应该把九年制义务教育这项工作进一步抓好。但仅仅普及九年制义务教育还远远不够,还要加大对农村更高阶段教育(高中或中专)的投人,使农村劳动力接受更多的教育。未来,城市劳动力的自然增长速度会进一步放缓,从农村流人城市的外来劳动力,将成为城市劳动力市场上的主要力量(蔡昉、都阳、王美艳,2005)。如果能有更多的农村人口接受高中或中专教育,将大大提高城市劳动力市场上的劳动力素质,并缩小外来劳动力与城市劳动力的工资差距。

第三,2005年,外来劳动力如果受过高中或中专教育,与仅受过初中及以下教育相比,工资回报显著提高;如果受过大专及以上教育,与仅受过高中或中专教育相比,工资回报没有显著变化。城市劳动力如果接受高中或中专教育,与仅受过初中及以下教育相比,工资回报没有显著提高。只有接受大专及以上教育,与仅受过高中或中专教育相比,回报才会显著提高。这表明,对外来劳动力而言,能够接受高中或中专教育,是显著提高工资的重要转折点;对城市劳动力而言,只有接受大专及以上教育,才是显著提高工资的重要转折点。

此结论给我们的政策启示也是显而易见的。对外来劳动力而言,首要的是让他们中的更多人接受高中或中专教育,这将使得外来劳动力的工资显著提高。由于大专及以上教育的回报与高中或中专教育相比没有显著差异,在扩大可用于农村教育的资源的同时,应该逐步提高高中或中专教育在农村教育发展中的优先地位。根据我们的数据, 2005年,外来劳动力中接受过高中或中专教育的比例还较低(19%),提高的空间很大。高中或中专教育的成本低于大专及以上教育,家庭也更容易承受。如果政府按照此方向进行调整,最终将有利于教育效果的提高。此外,外来劳动力大专及以上教育回报相对高中或中专教育没有显著差异,也与城市劳动力市场上的职业分割,即对外来劳动力的歧视有关系。因此,消除这种对劳动力教育回报的制度性障碍,也是至关重要的。

而对于城市劳动力而言,仅仅接受高中或中专教育 , 对其工资提高的作用不再重要。城市劳动力必须接受大专及以上的教育,才会显著提高工资水平。城市劳动力中,将近一半(48%)的人受过高中或中专教育。如何让更多高中或中专毕业生接受大专及以上的教育,是应该着力加以解决的。2002年,中国高等教育的毛人学率达到巧%。按照国际标准,中国已经进人高等教育大众化阶段。结合上面的分析,城市高等教育大众化的发展趋势,是符合资源配置效用最大化原则的。

由此可见,我们已经到了教育发展的新阶段。九年制义务教育的普及取得了显著的成效,对于中国教育和经济的发展功不可没,这是不可否认的事实。但是,目前我们已经面临着教育发展的转折点。在教育资源有限的情况下,让更多的农村人口接受高中或中专教育,让更多的城市人口接受大专及以上教育,对于提高城乡整体

人力资本存量、提高劳动力工资的边际作用将会十分显著,并进而达到教育资源的效用最大化。在2007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了这样的优先发展教育的总体布局:普及和巩固义务教育,加快发展职业教育,着力提高高等教育质量。这与我们的研究结论是一致的。

中国在国际市场上的比较优势和竞争优势,不仅仅是简单劳动力的优势,更是供给充足的人力资本,即劳动者具有基本人力资本,符合生产具有国际竞争力产品的要求;数量众多、供给源源不断,从而保持工资和产品成本低廉。提高劳动力的素质对于中国具有极其重要的意义。如果说人口红利更多地体现在劳动力数量上的优势,并且作为增长源泉终究要消失的话,人力资本存量的提高意味着形成一个更具有报酬递增,更具有可持续性的经济增长源泉。

在中国,随着刘易斯转折点的到来,通过对劳动者本身的投资,加大人力资本的积累,用质量替代数量,将成为预防劳动力短缺的未雨绸缪之举。

因此,加快发育劳动力市场,通过形成一个机制完善的劳动力市场,给予人力资本以正确的回报,鼓励和加快人力资本的形成和积累,并且形成准确的劳动力价格,提高资源配置效率,对于向市场经济体制转轨并且寻求人口红利替代增长源泉的中国经济来说,是经济增长保持可持续性的必要制度条件。

本文摘自《2007中国人口与劳动问题报告》

文章来源: 中国网 责任编辑: 苏向东
   上一页   1   2   3  4  


[收藏] [打印] [ ] [关闭]
网友留言 进入论坛>>
昵 称 匿名
留言须知 版权与免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