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邮箱 用户名 密码 新用户注册
本站搜索
中国搜索
首页 资讯 政策 财经 国际 健康 教育 文化 论坛 直播 投资 地产 奥运会
新闻 图片 华人 法制 军事 体育 旅游 艺术 博客 访谈 名企 消防 专题库
评论 天气 国情 环境 科技 工会 地方 读书 报告 视频 职场 联盟 供应商
首页>>认识中国>>华夏武魂——中国武术大观>>武术概说字号:
武舞与舞武 中国武术套路史话
中国网 china.com.cn  时间: 2008-07-21  发表评论>>

3 舞武之辨

武术套路,是由隶属于舞蹈的武舞发展而来的。然而,在传统武术套路的发展过程中,武与舞始终没有绝对地分离。传统武术套路发展的基本趋势,则是对技击含义的日益强调。从周代以前的偏向于表达思想情感的武舞,到明清时期侧重于为技击服务的现代意义上的套路,武术套路逐渐地成为了武术技击训练的一个重要阶段与必要手段。如果我们可以沿着传统武术套路的发展趋势对其进行推测性的认定的话,那么,在成熟的传统武术家的心目中,理想的套路,就应该是“以舞为形式的武舞”,是“姓武的舞武”。如此,大体可以说,传统武术“姓武而不是姓舞”。

然而,我非常清楚,对套路的界定,可能不应该如此地武断。我们对传统武术套路的考察,必然是带有一定的倾向性的,因为我们对其的考察,并非是顺着根部触摸了所有分枝。客观地说,我们只是沿着一条固定的线索,从根部摸到现在我们所处在的这一个分枝上。以我们所处的位置为观察点,沿着一个方向直线地回顾,我们能够明白武术套路整体发展的应然吗?

我在想,如果我们真正地要把武术套路作为一个独立范畴进行研究的话,就应该把从武舞发展而来的所有武与舞结合在一起的演练形式包括进去。比如武术戏剧、武术杂技、武术舞蹈[18],等等。如果我们把从源头的武舞发展而来的所有形式全都纳入我们的视野,不难发现,在传统文化中,所谓的武术套路[19],其实包括“姓舞的武舞”与“姓武的舞武”两种类型。这是广义的武术套路在中国古代发展的历史事实。

由于精力与资料的限制,我们并没有从根部到所有分枝对广义的武术套路的发展过程做出全面的考察。然而,即使从这个单一考察所涉及到的内容中,我们也可以看出,其实从一开始,至少在周代,姓“舞的武舞”与“姓武的舞武”已经有所分别,只是不太明显而已。在唐代,两者开始被人们有意识地界分。此后,两者的发展固然已经分道扬镳,但也并非没有了任何联系而使人们能够严格地界定清楚。事实上,历史上许多的武术高手,就出在了那些戏剧演员当中。民间有句谚语,“好武师打不过赖戏子”,难道不应该引起我们深思吗?

“姓舞的武舞”与“姓武的舞武”,在形式与内容上,是没有太大的差别的。然而,两者的性质,却是大不同的。“姓舞的武舞”,是以“武”而“舞”,以技击为手段、以表演为目的;“姓武的舞武”,是以“舞”而“武”,以“舞”为手段、以“技击”为目的。从历史的角度看,此两者的发展方向,是由它在实践的存在方式来决定的。

当武术套路被作为一种艺术形式而主要开发它的表演功能的时候,它必然向着“姓舞的武舞”的方向发展。“姓舞的武舞”有什么不好呢?或许,只有当我们把武术套路看作一种艺术形式而不是技击训练手段的时候,我们才能真正问心无愧地谈论传统武术套路的美。然而,这并意味着,“姓舞的武舞”就没有技击训练的现实功效。

“姓舞的武舞”,是以表现美是为目的的,然而,对美的表现,毕竟要运用技击动作甚至通过技击实战的方式来进行。从古代的戏曲表演和古代戏曲演员的日常训练中,我们可以知道,“姓舞的武舞”,对技击动作与技击实战,也是非常重视的。在他们的观念中,扎实地掌握技击动作,具备较好的技击实战能力,是一个优秀的武舞者的必备素质。没有真实的打斗经验,打斗的表演如何能够逼真?没有技击含义作为内核,作为武之舞的武舞如何还能与其他舞的形式区别开来。把事先编排好的武术套路[20]作为一种表演艺术,并没有也不可能完全脱离它与技击实战的密切联系。

正像没有否定“姓舞的武舞”的技击训练功效一样,我也决不会否定“姓武的舞武”的实际艺术价值。因为,它毕竟也是一种人为设计品的展示[21]。任何一种合理的展示,都会给人带来某种层次的美感[22]。

或许,读者的思路被我牵引着“绕来绕去”,已经不知我意欲表白什么。为此,我不得不当即控制住思想野马的飞奔。我只好直白地明确,这里对“姓武的舞武”与“姓舞的武舞”的界定与论述,是想强调我的观点,那就是,在传统武术的发展历程中,传统武术套路从来没有脱离武与舞的密切联系。就连“姓舞的武舞”都不曾脱离技击的约束,那么,被口口声声地称之为中国武术的重要组成部分、按照历史发展的逻辑应该被界定为“姓武的舞武”的现代武术套路,怎么能够全然不顾它赖以独立存在的武术技击呢?退一步讲,即使我们把现代武术套路划归到以技击为核心的武术范畴之外,作为一种“姓舞的武舞”来处理,又怎么敢抛开技击的内核而“庸俗地舞蹈化”呢?我这里称之为“庸俗地舞蹈化”,是因为我坚信任何一种独立的舞蹈形式,都必须有自己独特的内核;没有自己独特的内核,也就没有了自己的风格。“没有武的舞”[23],就连被称为“姓舞的武舞”都没有资格,因为当它没有内核的时候,它独立存在的价值已经一去不复返了。我们是否应该思考一下,为什么现代武术套路长期地不被民间的武术家们所认可?我们是否应该反省一下,为什么现代的武术套路比赛几乎没有任何真正的观众?

文章来源: 《山东体育学院学报》 责任编辑: 老北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我要纠错] [推荐] [收藏] [打印] [ ] [关闭]
网友留言 进入论坛>>
昵 称 匿名
留言须知 版权与免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