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邮箱 用户名 密码 新用户注册
本站搜索
中国搜索
首页 资讯 政策 财经 国际 健康 教育 文化 论坛 直播 投资 地产 奥运会
新闻 图片 华人 法制 军事 体育 旅游 艺术 博客 访谈 名企 消防 专题库
评论 天气 国情 环境 科技 工会 地方 读书 报告 视频 职场 联盟 供应商
首页>>认识中国>>华夏武魂——中国武术大观>>武术概说字号:
武舞与舞武 中国武术套路史话
中国网 china.com.cn  时间: 2008-07-21  发表评论>>

4 武舞一体

无论是作为“姓舞的武舞”,还是作为“姓武的舞武”,传统武术套路都蕴含着自己独具特色的美;而且,这种美的存在特色,是与其本身所必备的技击含义不可分离的。

传统武术套路自身的美,是通过其动作运动的形式表现出来的;而传统武术套路的技击运动形式,则是对传统技击理性的充分展示。与那些执著于“纯粹艺术”的艺术家的思想不同,传统武术套路并不认为有什么纯粹的形式美,而是在真善美的统一中寻求价值与意义的美。或许可以这样理解,传统武术套路的形式之美,就在于其所蕴含的传统技击意识。当然,这种传统武术的技击意识,已经包含了作为工具理性的技击方法与作为价值理性的武术道德。传统武术套路对技击意识的承载与表达,是真实而不是过度夸张的[24]。能否完全真实地承载与表达经过传统文化熏染过的技击意识,是检验传统武术套路之美的最佳标准。

我们不能否认纯粹的形式艺术的存在,更不能否认客观世界中存在着纯粹的形式之美。不少学者甚至对形式美的规律进行了非常细微的总结。在他们看来,这种形式之美是不受任何思想观念影响的,而这种不受任何主观意识影响而使人能够获得美感的形式,才是真正的艺术品。然而,当我们对各个民族的人类艺术进行考察之后,将不免会有些失望。我们将会发现,几乎所有的形式之美,都是与主体之人的审美观念有着密切关系的;人对这种纯粹形式的审美选择,往往取决于这种形式是否蕴含了审美者能够接受的价值观念与审美经验。我不会武断地认为所有的艺术都没有纯粹形式之美的规律性,然而,在古代中国人看来,武术套路的形式之美,似乎主要在于它所蕴含的思想理念。武术套路的运动形式,自然要受到人体生理结构的制约,然而,这并不表明,在人体生理结构许可的范围之内所进行的运动形式,就都是美的。在生理结构所允许的范围,以力所能及的运动形式,展现艺术创编者自己理解的、武术套路欣赏者乐意接受的关于武术技击的思想观念,可能是传统武术套路形式之美的关键所在。

传统武术套路的美,是在人对武术套路运动的审视中产生的,是在主体与客体所发生的关系中体现出来的。就相同的主体而言,美的水平,完全取决于作为客体的武术套路的具体表现。然而,客体的表现是否美,是要受到主体的审美观念所制约的。应该说,在审美观念上,人类有着许多共同之处;然而,我们必须承认,人的审美观念,还要受制于主体所赖以生存的文化环境。文化传统的不同,决定了人的审美观念的不同;不同的审美观念,也就决定了武术套路创编者不同的艺术创作思路;这种独特的武术套路创编思路,使其表现出了已经成为历史实在的传统风格。

传统武术套路的美,是附着于技击意识的。这种美,只是传统武术套路在表现技击意识时的一种自然呈现,而不是一种有意识的创造。套路的编排,是对技击动作的记忆;套路的演练,只是对技击含义的表达。从这个角度看,传统武术套路的美,应该带有很大的偶然性,因为传统武术套路没有也决不可能抛弃技击这一根本属性而单独追求唯美的形式。传统武术套路的技击性是必然的,而其艺术性则是偶然的。如果我们把艺术界定为一种对纯粹形式之美的追求方式的话,则可以断言,传统武术套路,决不可以算是一种艺术。然而,在中国古人“神重于形”、“以形达意”、“文以载道”等艺术理念的指导下,这种本来只是具有美的因素的传统武术套路,却真实地成为了一种独具特色的古代艺术形式。因为对真实的技击方法的记录,对传统的人伦道德的承载,是符合中国古人的审美理念的。在中国古人看来,真才会美,真也必美;善才会美,善也必美;真善美是统一的。对真与善的表现,即是对美的表现。这样,这种以表现真与善为主题、其中又蕴含有不少自然的形式之美的传统武术套路,就必然地成为了一种独特的艺术形式。自然,这种艺术形式的美,是在武术动作对技击意识的充分落实之中表现出来的。“动静分明”,“虚实结合”,“刚柔相济”,“形神兼备”,等等,哪些能够与技击意识脱离关系呢?

我们强调武术套路之美对技击含义的依附性,并不意味着我们已经认定传统武术套路只有技击的美[25]。实际上,我们非常清楚,传统武术套路在充分展示自己的技击含义以及套路创编者对技击的理解的同时,已经表现出来了许多技击含义之外的形式之美。各种形象拳如虎拳、鸡拳、蛇拳、鹤拳等,在其各自套路的表演中,能给人带来美感的,除了自己对技击真谛的独特理解外,必然还有技击所不能包容的动物形象之美;创拳传说中明显带有神话色彩的拳种如二郎拳、罗汉拳、龙拳等,在其各自的套路演练中所蕴含的独特韵味,更不是单从技击的角度就可以概括的,因为这些对技击的理解方式本身,已经暗示了先贤们的超常想象能力。其实,即使在传统武术套路的很多单个动作中,除了其独特的技术含义外,也常常内藏着能使人展开无限遐想的艺术时空。“闭门推月”,“虎抱头”,“手挥琵琶”,“海底捞针”,“金鸡独立”,等等,哪一个名称不让人思绪万千?又有哪一个动作不让人回味无穷?其实,“姓舞的武舞”与“姓武的舞武”的分别,可能也只在于其艺术表现功能的差异而已,而决不是对技击本质的否定。

现代武术套路,正在逐渐地与技击分离,越来越清晰地表现出了其向所谓的“纯粹艺术”方向发展的态势。以协调、适宜的动作方式,展现甚至适当地夸张武术的技击含义,从而使武术套路表现出独具现代特色的美,应该是可以理解的。严格地要求现代武术套路仅仅以记载技击动作和表现技击思想为唯一目的,已经不太现实,也不合时宜。然而,即使我们把武术套路纳入“姓舞的武舞”的范畴,我们也必须通过对技击含义的张扬而展现出其自身所固有的美。现代武术套路中,美的表现,未必一定要把技击含义捧得太高,更不必以真和善来充当美。但是,现代武术套路的创编,是不应该脱离技击含义这一原始内核的;因为,很明显,武术套路的独特之处,要求其必须有一个区别于他者的独特之处。而这一独特之处,笔者认为,就在于其最原始的技术含义。(陈沛菊 乔凤杰)

文章来源: 《山东体育学院学报》 责任编辑: 老北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我要纠错] [推荐] [收藏] [打印] [ ] [关闭]
网友留言 进入论坛>>
昵 称 匿名
留言须知 版权与免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