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邮箱 用户名 密码 新用户注册
本站搜索
中国搜索
首页>>认识中国>>中国365字号:
著名历史学家罗尔纲
中国网 china.com.cn  时间: 2009-05-25  发表评论>>

罗尔纲

罗尔纲

罗尔纲和夫人陈婉芬(1927)

罗尔纲和夫人陈婉芬(1927)

1997年5月25日,我国太平天国史研究的奠基人、著名历史学家、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一级研究员罗尔纲,因病在北京逝世。

罗尔纲1901年出生于广西贵县(今贵港市),1930年毕业于中国公学大学部中文系之后,在北京大学文科研究所、中央研究院社会研究所从事研究工作,并曾兼任广西通志馆编纂及中央大学历史系教授。新中国成立后,他任中国科学院经济研究所研究员,1954年调入近代史研究所工作,1958年加入中国共产党。他曾是第二、第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第二、第五届全国政协委员。

罗尔纲治学70年,主要从事太平天国史与晚清兵制史的研究,先后完成并出版学术专著40多种、发表论文400余篇,计约700万字。他1937年出版的《太平天国史纲》,是最早系统介绍太平天国运动的专著,揭示了太平天国的革命性质。建国以后,他出版和印行的有关太平天国的著作达30部之多,其中150余万言的巨著《太平天国史》,不仅是他个人毕生心血的结晶,也是新中国太平天国史研究的总结。

罗尔纲主要成绩

罗尔纲主要从事太平天国史和晚清兵制史的研究,搜集、整理和编纂有关太史的文献资料三千多万字,先后出版学术著作40多种,发表论文400余篇。其中,他于1937年出版的《太平天国史纲》,是最早系统介绍太平天国运动的专著,提示了太平天国的革命性质。建国后他撰写的有关太平天国的著作达34部,其中《太平天国史》这部有150多万字的巨著,不仅是他个人毕生心血的结晶,更是新中国太平天国史研究的总结。

1901年1月29日生于广西贵县(今贵港市)。1925年就读于上海浦东中学。1926年考入上海大学。1928年转入上海中国公学,以在全校成绩最优异的前五名而得免费。1930年毕业于中国公学文学系。1930年7月至1931年9月在中国公学校长胡适家整理其父胡传的文稿。1932年至1933年任广西贵县中学教师,同时兼任贵县修志局特约编纂,担任太平天国史部分编纂工作。

1934年11月任北京大学文科研究所助理员,做整理艺风堂金石拓本工作。1936年8月任助教,著有《金石粹编校补》及《艺风堂金石文字讹误举例》。1937年写成《太平天国史纲》一书。

1936年兼任中央研究院社会研究所助理员。1937年秋北平沦陷,11月,奔赴长沙,转入社会研究所工作。1939年升副研究员,1947年升研究员。在这期间先研究清代兵制史,写成《湘军新志》、《捻军的运动战》、《绿营兵志》等。1943年后专撰太平天国史,写有《太平天国史丛考》、《洪秀全》等。

1944年广西通志馆向社会研究所借调至广西,研究忠王李秀成自传原稿,写有《太平天国广西首义志》等。新中国成立后,社会科学研究所改为中国科学院经济研究所。1954年国务院从经济研究所调至近代史研究所任一级研究员以迄于今。从1950年12月起,在南京举办太平天国革命史展览,调查太平天国史迹,发掘编纂太平天国文献资料,接受筹建南京太平天国历史博物馆任务,并兼任南京大学教授。至1964年工作完竣,始从南京返北京近代史研究所工作。

1958年起在编纂文献资料的同时,以“多种体裁结合而成的综合体”史书体裁撰著《太平天国史》,经过5次修改,于1986年完稿。1981年后,以长达10年的时间,对我国著名古典小说《水浒传》的原本和作者作深入的研究,发表了《<水浒传>原本和著者研究》一书,同时以其研究成果试行恢复罗贯中《<水浒传>原木》。罗尔纲于1926年10月20日发表《石达开故居》一文于上海《民国日报》副刊“觉悟”上。68年来,他从未间断学术研究工作,已写成著述约900万字。1986年在其从事学术研究工作60年之际,在广西、南京、北京为表彰其对学术工作的贡献,先后举行了集会和出版专刊、专书加以庆祝。

罗尔纲小传

罗尔纲曾经是胡适的得意弟子;他读书不止、笔耕不止,著作等身;毕生出版专著40多种,共700多万字,他是一位著名的史学家,是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一级研究员,是我国太平天国史研究的奠基人。

求学成才

罗尔纲的远祖是从福建南下,经广东逐步西迁,后来才落籍到贵县的。经过数代人的辛勤开拓,耕读诗书,罗家逐渐成为县上的名门大户。罗尔纲少年时在家乡贵县中学读书,1924年初冬,从贵县来到上海浦东中学特别班补习,准备报考大学预科。

罗尔纲在浦中求学时,曾经聆听过郭沫若来校作《科学与文学的关系》,也聆听过恽代英的演讲。在当时进步思想的激励下,他与浦中的师生一起,积极参加“五卅”惨案发生后的爱国运动,到南京路示威游行,抗议帝国主义的暴行。

1926年,罗尔纲考取了上海大学社会学系。这是由共产党人领导设立的大学。邓中夏为教务长,瞿秋白为社会学系主任,一些著名的共产党人,如蔡和森、张太雷、恽代英、萧楚女等人都曾在该校任过教。这所学校不仅开设有马克思主义的理论课程,而且学校的师生始终站在反帝反封建斗争的最前列,故当时有“北有五四的北大,南有五卅的上大”的说法。青年罗尔纲在上海大学读的教本是《资本论》《政治经济学》《社会学》,受的是马克思主义的启蒙教育。他后来曾回忆说:这是他“一生得到最新的、最丰富的新知”。

1930年,罗尔纲毕业于中国公学大学部中文系,后来先后到北京大学文科研究所、中央研究院社会研究所从事研究工作,并兼任广西通志馆编纂及中央大学历史系教授。新中国成立后,任中国科学院经济研究所研究员。1954年调入近代史研究所工作。

师从胡适

20世纪30年代,罗尔纲从上海中国公学毕业,一时没有找到合适的工作。时任上海中国公学校长的胡适对他勤学颇有印象,就留他在家帮忙。在胡适家里,罗尔纲 的工作一是辅导胡家两个公子胡祖望、胡思杜的学习,类似于家庭教师的角色;二是整理胡适父亲胡传的遗集、校正和整理《聊斋全集》;并因此得以浏览胡适的全部藏书,受益匪浅。

罗尔纲为人木讷、诚实、勤奋,深得胡适赏识。罗尔纲在胡适家先后共呆了五年之久,用他自己的话说,胡适对他的关怀——生活方面的、学问方面的和为人处世方面的——有如“煦煦春阳”。

还是在胡适家中工作的时候,罗尔纲出版了一本名为《太平天国史纲》的小书,受到学术界很高的评价。胡适看到后却非常生气,批评罗尔纲把太平天国写得太好了,没有同时指出这件事对中国历史的负面影响。后来,罗尔纲又写了一篇《清代士大夫好利风气的由来》的文章,也同样遭到了胡适的严厉批评。有一次,在胡家,胡适大声斥责罗尔纲为学之随意、马虎,令当时在场的吴晗都觉得尴尬。事后吴晗说,没想到胡 先生这么严厉。

罗尔纲在北大考古所当了一段时间的助理后,由于发表了一些学术文章,引起了学界一些大腕级人物的注意。当时,清华大学的 蒋廷黼 教授有事要离开岗位,便有意邀请罗尔纲接替自己的位子。那是一个比考古助理不知要高多少级的位置,罗尔纲当然有些心动。但胡适却反对他去,胡适对他说: 蒋先生是大教授,博学鸿儒,你是什么?你不过对个别历史现象有些了解,怎么能接替这么高级的职位?胡适又说,你在考古所不错,别人认同你,但换了个地方,别人还能这样认同你吗?在胡适看来,罗尔纲只适合做比较死板一点的研究工作,当时考古所的工作就适合他,对于那种需要多面才能的工作,他是无法胜任的。

罗尔纲后来的研究工作主要是以考证为主,他严格按照胡适“有一分证据说一分话”的要求磨砺自己,勤奋踏实,埋头苦干,最终在学术领域连出硕果。成为太平天国的历史专家,名播学界。

胡适一生得过36个博士学位;1948年8月,他在写给罗尔纲的一封信中,说到罗尔纲写的回忆胡适教诲的文章《师门辱教记》带给他的光荣,甚至多于他的35个博士学位。可见,胡适很因为罗尔纲是他的学生而引以为荣。

胡适与罗尔纲的师生情

要说罗尔纲与胡适的师生之情,还得从70年前胡适批评罗尔纲的《太平天国史纲》说起。

1937年初,罗尔纲怀着“理想的新史学应该属于整个社会和人民”的目的,经过两年努力完成的《太平天国史纲》一书出版了。书中首次提出太平天国性质是“贫民革命”,“含有民主主义的要求,并且参入了社会主义的主张”。这在当时是具有原创性的看法,殊属难能可贵。同年2月21日早上,罗将此书送给胡看,时胡刚从协和医院出来,盖着被躺在床上休息。罗说等身体完全好后再看,胡说立即看。罗中午回家时即看到了胡的条子,“叫我午饭后即去。那天吴晗来我家,我就同吴晗一起去。到了胡适家,他已下楼在书房里等候我。他一见我就厉声斥责,说我这部书专表扬太平天国,中国近代自经太平天国之乱,几十年来不曾恢复元气,却没有写,有失史家公正。”胡适批评罗书,“专表扬太平天国光明面,没有说到太平天国的黑暗面,我当时受了他的责骂,不但没有反感,而且以为自己有违师教,所以到六年之后我到桂林去,有一间书店要我写自传,我就写了一本小册子叫做《师门辱教记》叙述这一件事。”可见,罗也认同胡适的批评有一定道理。更值得注意的是,白天胡适对罗是“盛怒下责斥”,晚上写日记却温和委婉了,只说“做书不可以学时髦”。

1943年,罗尔纲的《师门辱教记》由广西桂林文化供应总社出版了。他在此书中说:“我为什么叫《师门辱教记》呢?这是因为我著的《太平天国史纲》于1937年春出版了,适之师严厉训饬我偏于太平天国,有背史家严正立场,那时候,许多太平天国史料还没有发现,我也和当时人们一样认为杀人放火、抢劫掳掠是太平天国干的,所以我沉痛地感到有负师教与他对我的希望,因此把书叫做《师门辱教记》。”1944年,罗尔纲从湘乡曾家找回《忠王李秀成自述》和搜集到的新史料,写成《世传太平天国奸淫杀掠考谬》,“才知道杀人放火为清朝军队所干,太平天国军队是爱民的军队,我并没有偏袒太平天国。”尽管罗尔纲不赞成胡适对该书的批评,但仍肯定他“那片教学生的苦心却是可见的。胡适对我的督教往往如此。这种督教,严似冰霜,却也煦如春阳。令人向上,使人奋发”。这真是“煦如春阳的师教”。

罗尔纲于“1945年在四川李庄镇把《师门辱教记》修改后,寄到重庆独立出版社卢吉忱(逮曾)重印,卢先生要适之师写篇序。适之师于1948年3月才在北平写,他抄了一份寄到南京给我,在信中说我这本小小的书给他的光荣比他得到35个名誉博士学位还要光荣。那时我就觉得适之师这句话说得大重了。但后来事实来表明他的话是真实的”。胡适在序中高度赞扬罗尔纲治学“谨慎勤敏”和“不苟且的美德”,认定他“将来一定会有成就”。罗尔纲则说,“适之师以‘不苟且’三个字教我,使我终生感戴,受用不尽”。罗尔纲对老师的尊敬,胡适对学生的挚爱,在此显露无遗,令人感动。

1958年12月7日,时任台湾“中央研究院”院长的胡适,把罗尔纲的《师门辱教记》改为《师门五年记》自费在台付印,不作卖品,只作赠品之用。1958年12月17日,据在台北参加北大60年校庆和胡适68岁生日的校友金承艺看到《师门五年记》一书后说:“我得承认这本小书使我很受感动。如果这本书,仅仅是罗尔纲自己与胡适之先生相处五年,对师恩称颂的报导,那我认为它就不会很感动人了。我所以受这本书感动,是因为这本小书中有从来没有人这样坦白详细地描写他做学问的经验,……他不单是介绍出一位对学生态度如煦春阳,而对学生求学问的态度却又要求一丝不苟,一点也不马虎的先生,并且叙述出一个极难得的虚心、笃实肯接受教训的学生。做学问而一点不苟且,永远说实话,这大概在任何时代都是可遇而不可求的事。可是在这本书里,有一个不苟且,说实话的学生,这不能不使人感动了”。1959年,台湾著名历史学家严耕望先生在友人处看到罗尔纲这本小书后给胡适信中说:“深感罗先生真璞可尚,而先生遇青年学生亲切、体贴、殷殷督教,无所不到至极,读之令人神往,深感此书不但示人何以为学,亦且示人何以为师,实为近数十年来之一奇书,不识先生手头尚有余否?如有存者,乞预留一册惠赐为荷。”

 

文章来源: 人民网 责任编辑: 小溪
[我要纠错] [推荐] [收藏] [打印] [ ] [关闭]
网友留言 进入论坛>>
昵 称 匿名
留言须知 版权与免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