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邮箱 用户名 密码 新用户注册
本站搜索
中国搜索
首页>>认识中国>>中国365字号:
柳直荀烈士死亡真相
中国网 china.com.cn  时间: 2009-09-19  发表评论>>
柳直荀


“我失骄杨君失柳,杨柳轻飏直上重霄九……”,这是毛泽东主席赠送给柳直荀烈士之妻李淑一的诗句。1932年9月19日,柳直荀逝世。柳直荀到底死于何时、何处、何人之手,众说纷纭。一说柳直荀1933年9月为反动派何健杀害;一说1932年在湖北洪湖战役中牺牲;一说1933年9月在湖北洪湖被“左”倾路线迫害致死。最笼统也最“稳妥”的说法是“(柳直荀)1932年在洪湖牺牲”。但柳直荀烈士真正的死因是什么?

我们在柳直荀烈士殉难的地方———洪湖西岸的湖北省监利县周老嘴采访,得到了如下的答案。

1932年1月下旬,湘鄂西第四次党代会在湘鄂西革命根据地的红色首府监利县周老嘴召开。作为鄂西北分特委书记的柳直荀接到通知匆匆赶到周老嘴,会却早开过了。当他了解到会上激烈的争论之后,旗帜鲜明地反对夏曦执行的“左”倾机会主义路线。夏曦便以莫须有的罪名,将柳直荀和一大批抵制他们的错误路线或反对他们的人都打成“国民党改组派”、“AB团”。从5月开始的湘鄂西第一次“肃反”,不到一个月就抓出1500多名,其中改组派占90%以上,柳直荀亦在其中。

1932年9月,在错误路线导致洪湖苏区完全失陷、红军被迫撤离的时刻,夏曦不顾许多同志的坚决反对,将以莫须有的罪名关押的干部、群众全部杀掉。1932年9月14日,在湖北省监利县周老嘴心慈庵柳直荀蒙冤受害,倒在了他亲手参与创建的洪湖革命根据地的土地上,年仅34岁。

当执刑者问柳直荀想要留下什么话时,他只说了这么一句:“请把我的问题搞清楚之后,再把我的死讯告诉我的妻子,告诉她我是一个正直的共产党员!”这催人泪下的遗言,充满了对妻子的无限深情和对党至死不渝的忠诚。执刑者总算尊重了他的遗愿,没有把“改组派柳直荀已被处决”的消息告诉李淑一。(来源:武汉晚报)

柳直荀烈士平反记

“文革”结束后,担任过北京、昆明军区空军领导职务,以南京军区炮兵顾问离休的老红军陈靖,在北京写过一首词:《蝶恋花·李淑一老人泪痕录》,词中直呼:“伤心最是留芳岭!”揭示柳直荀(一八九八~一九三二)被诬杀的历史悲剧。

留芳岭在长沙兴汉门外,原门牌二十四号。那里是柳直荀李淑一婚后住处,中共湖南省委负责人夏曦夫妇住楼上,柳李夫妇住楼下,毛泽东杨开慧夫妇常去那里接头议事。柳知识渊博,才华出众,精通英语,参加过南昌起义,是洪湖苏区开创者之一。夏曦与柳直荀本来比亲兄弟还亲,谁能想到,洪湖苏区“肃反”时,夏曦竟下令杀柳直荀于湖北监利县老咀。而多少年来,根据《毛主席诗词》的注释,柳直荀之死被盖棺论定,“一九三二年在湖北洪湖战役中牺牲”,即死于国民党右派之枪口。柳直荀被诬杀的原因,主要是政见不同。柳反对土改中侵犯中农利益,不主张杀地主全家,不赞成把富农赶出苏区,这些都触犯了夏曦左的神经。柳被害后,红三军军长贺龙闻讯,从前线赶回,质问夏曦:“他们创建了苏维埃,怎么会反对苏维埃政权?”夏竟说:“正因为他们创建了苏维埃,所以才反对苏维埃。”贺龙愤然说:“真是奇怪的理论!”

李淑一多年来一直在探索柳直荀之死。李立三被怀疑过,贺龙也被怀疑过,还怀疑是否与王实味案有关,因为柳直荀与王实味是至交。这些怀疑后来都排除了。解放后,李淑一先写信问谢觉哉,因为柳被害前几天,谢觉哉曾到柳住处要泡菜吃。谢觉哉给李淑一复信,一番慰问,未吐真情。其实,夏曦在洪湖苏区(湘鄂西革命根据地)“肃反”下令处死一大批高级干部时,临时省委秘书长谢觉哉曾写诗骂夏曦说:“好人不比坏人贤,一指障目不见天。自残千古伤心事,功罪忠冤只自知。姓字依稀名节在,几人垂泪忆当时?”实际上,谢觉哉也在夏曦欲杀的黑名单内,不过当时他正被关押在敌营,才幸免于难。

毛泽东答李淑一的蝶恋花词,是50年前人们熟悉的,它隐含着李淑一的苦苦探索。李淑一与杨开慧是同学,她俩最要好,是杨开慧介绍柳直荀与李淑一相识以至结合。一九五七年元旦,《诗刊》创刊号发表毛泽东十八首诗词,时任长沙第十中学语文教员的李淑一拜读后,回想起毛泽东早年曾填虞美人词赠杨开慧,便在春节期间给毛泽东写信,附上自己一九三三年悼念丈夫柳直荀的词《菩萨蛮·惊梦》。她在信中说:“一九三三年夏,道路传言直荀牺牲,我结想成梦,大哭而醒,和泪填《菩萨蛮》一首。”李词如下:“兰闺索寞翻身早,夜来触动离愁了。底事太难堪,惊侬晓梦残。征人何处觅?六载无消息。醒忆别伊时,满衫清泪滋。”毛泽东五月十一日复信李淑一,并赠游仙词一首。在长沙十中实习的湖南师院学生读到后,给毛泽东写信,请求发表。毛回信同意,并嘱把“游仙”改为“赠李淑一”。这样,湖南师院学报一九五八年元旦专刊最早发表这首词。后来收入《毛主席诗词》时,“游仙”二字删去,“赠”字改为“答”,成了《蝶恋花·答李淑一》。

李淑一耿耿于怀多少年,“文革”中,有人将从二方面军军战史绝密柜里弄出来的材料告诉李淑一,说柳是夏杀的。李认为不可信。直到一九七八年,陈靖带着第一手资料,借贺龙女儿贺晓明去看望李淑一,畅怀细谈,证明造反派抄出的材料可信,柳直荀的的确确死于左倾路线执行者夏曦之手。李淑一激动地说:“直荀今天应当瞑目了。”后来她在柳直荀的一张照片上写下这样一段话:“看,他那双原本充满智慧的眼睛,此刻放射着仇恨的光芒,盯着他的老同学夏曦!”

文章来源: 中国网综合消息 责任编辑: 老北
1   2   下一页  


[我要纠错] [推荐] [收藏] [打印] [ ] [关闭]
网友留言 进入论坛>>
用户名 密码
留言须知 版权与免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