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邮箱 用户名 密码 新用户注册
本站搜索
中国搜索
首页 资讯 政策 财经 国际 健康 教育 文化 论坛 直播 投资 地产 奥运会
新闻 图片 华人 法制 军事 体育 旅游 艺术 博客 访谈 名企 消防 专题库
评论 天气 国情 环境 科技 工会 地方 读书 报告 视频 职场 联盟 供应商
首页>>认识中国>>中国人口字号:
我国养老体制改革的最佳时机":人口红利期"
中国网 china.com.cn  时间: 2008-04-30  发表评论>>

来自世界银行的一份测算显示,中国养老金体系在未来几十年中除了短暂的“人口红利期”略有盈余外,将长期处于赤字状态。专家提醒,除非中国在这个“人口红利期”内对养老保险体制进行及时改革并积累足够的资本,方能应对随之而来的抚养比例上升带来的压力,否则防范与化解养老金危机的机会将转瞬即逝。

经济学家分析,我国在2009年到2018年处于“人口红利”阶段。所谓“人口红利”指的是这一时期内生育率迅速下降,少儿与老年抚养负担均相对较轻,总人口中劳动适龄人口比重的上升,在老年人口比例达到较高水平之前,形成一个劳动力资源相对比较丰富,对经济发展十分有利的黄金时期。

上世纪80年代以来我国开始推行养老保险体制改革,1997年全国城镇职工养老保险从现收现付制度向社会统筹和个人账户相结合的基本养老保险转变。由于在体制转轨的过程中产生了数万亿元巨额隐性债务未得到有效解决,此后养老金运转一直呈现收支严重不平衡的态势。征缴的养老金收不低支,每年大约有四五百亿元缺口,一直由中央财政在拨付;个人账户被挪用于统筹,“空账”规模已经积累到7000多亿元。世行预测,“人口红利期”之后资金缺口将继续扩大,到本世纪60年代到顶峰,占同年GDP的0.7%。

统计显示,中国15到59岁的职工中有1.96亿人参加了各种形式的养老保险计划,只占劳动力年龄人口的23.5%,参加基本养老保险的主体仍然是国有企业,而机关事业单位、非公有制企业、城镇个体经济组织业主及其从业人员参保率较低。以湖北省为例,有关部门对天门、荆门、咸宁等城市的市直企业参保情况进行抽样调查发现,养老保险参保户占当地工商登记户数不到10%,而全省仅养老保险欠缴保费就达到45亿元。

即使是在较小的覆盖范围之内,研究人员发现,参保企业和个人所承担的养老保险缴费率高于很多发展中国家如智利,也高于瑞典、美国等发达国家。由于缺少资金积累,当前发放的养老金只能以在职职工缴费来支付,因此不得不维持高缴费率以应付收支压力。虽然我国规定用人单位应缴纳的养老保险缴费率应不超过薪金的20%,个人本身还要再缴纳8%。但事实上,多数省份规定的用人单位实际缴纳的养老保险缴费率都高于20%。

缴费率高对中国这个以劳动力价格低廉著称的发展中国家来说无疑提高了产品成本,损害了企业竞争力。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政策研究中心研究员唐均认为,高缴费率提高了参保的“门槛”,使扩大覆盖面变得缓慢而艰难,尤其是一些年轻职工比重大的非公有制企业,为了追求利润最大化,往往想方设法逃脱参保。数据显示,全国自2000年以来,参保人数年平均增长只有4.04%,低于离退休人数6.64%的年增长速度。

另一个同样来自世界银行的数据或许更能说明问题的严重性:按照1997年以来执行的制度,如果没有任何财政补贴,即养老体系的赤字完全由当年缴费承担的话,要使养老金体系达到资金平衡,那么中国的企业和个人需要承担的费率将达到工资总额的37%。长期依靠高缴费率和财政补贴支付养老金带来的压力将使政府和参保者不堪重负。

一方面是养老保险覆盖率低,保障极其有限;另一方面,一些专家更尖锐地指出,现行养老金制度无论在统筹部分还是个人账户上都是一个不可持续的财务制度。“将一个不具备财务可持续性的制度扩大执行,实质上是将负担转嫁给后代,债务包袱越背越重。”一位研究者对此表示非常担忧。

曾参与东欧多个国家养老金体系调查的世界银行中国代表处首席社会保障专家于小庆认为,现行制度规定的低退休年龄、计发系数不合理等因素造成了养老金体系的精算不平衡,这是造成财务上的不可持续性又一重要因素。

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指出,中国现行的现收现付养老金体制将会难以为继。只要财政预算紧张,总可能会有各种方法变相透支,这将影响货币政策的有效性。今后,随着人口老龄化问题加重,退休保障缺口增大,养老金负债问题将不可避免地波及货币政策。

2002年以来,辽宁、吉林、黑龙江三省相继开展了养老保险试点工作,为做实个人账户迈出了探索性的第一步。不久前,劳动和社会保障部有消息传出,从2006年起,个人养老账户的规模将由本人缴费工资的11%调整为8%,单位缴费全部纳入社会统筹。专家分析,这一行动的主要意义在于尝试着做实个人账户,为制度积累基本养老保险基金。

但许多学者认为,改革养老体制,关键还是在于明确政府在养老保险隐性债务方面承担的责任,以国有资产填补。一方面偿还历史债务,另一方面积累足够的应急基金以消除中短期经济、人口的冲击影响。

于小庆则提出,除了解决历史债务外,必须有一个适当的、有承受能力的、可持续发展和有生命力的改革方案。她认为,无论是采取那种制度,三方面的改革都是要进行的:一是取消所有提前退休的优惠规定,推迟退休年龄,并将男性和女性退休年龄统一为65岁。于小庆强调,像几乎所有提高了法定退休年龄的发展中和发达国家一样,中国退休年龄的提高不必一蹴而就,而是可以在二三十年中逐步完成。二是建立养老金增长的机制,逐步取消目前养老金调整的不确定性,政府可逐步把它与物价指数挂钩。三是改变按10年计算个人账户养老金的方法,以消除平均寿命长于预期寿命所带来的资金缺口压力。在这一点上黑龙江和吉林试点已做出了重要的改进。世界银行测算后认为,这一系列改革将使维持体制收支平衡所需的缴费率降低约25%。

由于当前个人账户积累额还相对较小,已经实际领取了个人账户养老金的人数尚少,危机看来暂时还没有火烧眉毛。“因此越早改革计发办法,人们的不满意程度可能越低。”于小庆说。 (记者:曹滢 邹峥)

文章来源: 经济参考报 责任编辑: 小溪
[我要纠错] [推荐] [收藏] [打印] [ ] [关闭]
网友留言 进入论坛>>
昵 称 匿名
留言须知 版权与免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