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邮箱 用户名 密码 新用户注册
本站搜索
中国搜索
首页 资讯 政策 财经 国际 健康 教育 文化 论坛 直播 投资 地产 奥运会
新闻 图片 华人 法制 军事 体育 旅游 艺术 博客 访谈 名企 消防 专题库
评论 天气 国情 环境 科技 周末 地方 读书 报告 视频 职场 短信 供应商
首页>>认识中国>>中共卓越的领导者>>李大钊>>著作选登字号:
由平民政治到工人政治
中国网 china.com.cn  时间: 2007-09-11  发表评论>>

今天的讲题,是“由Democracy到Ergatocracy。”这Ergatocracy一字,出世甚暂,含义甚新,在字典上还没有受相当的待遇,明白一点说,就是在字典里还没有这个字,因为他是新造的字。今于讲解Ergatocracy之前,先讲一讲Democracy。

Democracy这个字最不容易翻译。由政治上解释他,可以说为一种制度。而由社会生活的种种方面去观察,他实在是近世纪的趋势,现世界的潮流,遍社会生活的各方面几无一不是Democracy底表现。这名词实足以代表时代精神。若将他译为“平民政治”,则只能表明政治,而不能表明政治以外的生活各方面。似不如译为“平民主义”,较妥帖些。但为免掉弄小他的范围起见,可以直译为“德谟克拉西”。

现世界有种最大的潮流,而为各方面所极力要求实现完成者,就是“德谟克拉西”。以前表现于生活各方面的专制主义和大某某主义,到了现在都为德谟克拉西所战败了。这种主义所向无前底趋势,不独在政治上有然;即在产业上、思想上、文艺上,亦莫不有然。从前文学上的古典主义,是不适应于德谟克拉西的。平民文学,乃是带有德谟克拉西底精神的。所以平民文学与古典文学相遇,平民文学就把古典主义的文学战胜了。他如产业自治底运动,亦是德谟克拉西的精神的表现。

再看中国近十余年来底政治,愈可证明德谟克拉西有重大的势力。无论什么贵族,什么军阀,凡是附和德谟克拉西的,都一时得了势力,凡是反抗德谟克拉西的,都必终归失败或灭亡。

十年前的清室,政尚专制,滥使威权,借口预备立宪,卒无诚意。民间起而为德谟克拉西底运动,遂使三百年之清廷,失败于德谟克拉西之前。清室既亡,国家大权遂由清室移于北洋系军阀底手里。那时候该系中乘德谟克拉西的潮流而起的,就是袁世凯氏。袁氏顺应德谟克拉西的潮流,而赞成共和,所以能恢复他自身在政治舞台上已失的地位。但他不能尽忠于德谟克拉西,反而背叛之,所以终不免失败于德谟克拉西之前。

继袁氏而起者为段氏,段氏有时得胜利,有时落于失败。表面上似乎是他一人的成败,其实他有时能够顺应德谟克拉西,所以制胜。一转瞬间对于德谟克拉西有一种反抗底表示,马上就归于失败。最近吴佩孚氏所以能战胜段氏,亦因他能顺应德谟克拉西的潮流,首倡国民大会以反抗段氏的武力主义,如今吴氏又有蹈段氏覆辙之嫌,将来的失败恐亦不能避免。

由专制而变成共和,由中央集权而变成联邦自治,都是德谟克拉西的表现。德谟克拉西,原是要给个性以自由发展底机会;从前的君主制度,由一人专制压迫民众,决不能发展民众各自的个性,而给以自由。惟有德谟克拉西的制度,才能使个性自由发展。

地方之对于中央,亦犹民众之对于君主;民众各有其个性,地方亦各有其个性。中央要是屈抑各地方的个性,使无自由发展底机会,那么,各地方必根于德谟克拉西的精神,发起一大运动,从前美之独立,最近爱尔兰的独立运动,都是此种例证。所谓联邦,所谓联治主义,亦是德谟克拉西底组织。此种精神及组织,决非武力主义所能摧残,而武力主义则终不免于失败,因为武力主义断不能抗德谟克拉西底潮流。

Democracy这个名词,原由Democ与Kratia联缀而成。Democ等于People,即“人民”之意。Kratia等于Rule或Government,即“统治”之意。联缀而为Demockratia演化而为Democracy,含有“民治”(People’s rule)的意思。演进至于今日,德谟克拉西的涵义,已无复最初Rule之意了。Rule云者,是以一人或一部分为治人者,统治其他的人的意思。一主治,一被治;一统制,一服从。这样的关系,不是纯粹德谟克拉西的关系。

现代德谟克拉西的意义,不是对人的统治,乃是对事物的管理或执行。我们若欲实现德谟克拉西,不必研究怎样可以得着权力,应该研究管理事物的技术。

德谟克拉西,无论在政治上、经济上、社会上,都要尊重人的个性。社会主义的精神,亦是如此。从前权势阶级每以他人为手段、为机械而利用之、操纵之,这是人类的大敌,为德谟克拉西及社会主义所不许。社会主义与德谟克拉西有同一的源流,不过社会主义,目前系注重经济方面:如男子占势力,而以女子为奴隶;贵族自为一阶级,而以平民为奴隶;资本家自为一阶级,而以劳动者为奴隶。凡此社会上不平等不自由的现象,都为德谟克拉西所反对,亦为社会主义所反对。

后德谟克拉西而起者,为伊尔革图克拉西(Ergatocracy)。Ergates在希腊语为“工人”(Worker)之意,故伊尔革图克拉西可译为“工人政治”,亦可以说是一种新的德谟克拉西。在俄国劳农政府成立以后,制度与理想全为新创,而却无新字以表章之,故政治学者创Ergatocracy一语以为表章此新理想、新制度之用。然俄国的政治现状尚在无产阶级专政时期,他们要由这无产阶级统治别的阶级,所以他们去用“伊尔革图克拉西”,似尚带用着统治(Rule)之意。大权皆集中于中央,而由一种阶级(无产阶级)操纵之;现在似还不能说是纯正的Ergatocracy,不过是无产阶级专政的制度而已。他们为什么须以此种阶级专政为一过渡时期呢?因为俄国许多资本阶级,尚是死灰复燃似的。为保护这新理想、新制度起见,不能不对于反动派加以提防。将来到了基础确立的时候,除去少数幼稚、老休、残疾者外,其余皆是作事的工人,各尽所能以做工,各取所需以营生。阶级全然消灭,真正的伊尔革图克拉西,乃得实现。这种政治完全属之工人;为工人而设,由工人管理一切事务,没有治人的意义。这才是真正的工人政治。

从实质上说,伊尔革图克拉西亦是德谟克拉西的一种。列宁氏于一九一九年四月在莫斯科第三国际大会里曾说过:今之德谟克拉西有两种,一为中产阶级的德谟克拉西,一为无产阶级的德谟克拉西。后来在《国家与革命》的书里,亦屡屡称道无产阶级的德谟克拉西。看来伊尔革图克拉西,亦是由德谟克拉西的精神蜕化而来的。

无产阶级另用伊尔革图克拉西,不乐用德谟克拉西,是鉴于德谟克拉西为资产阶级沿用坏了。博洪氏曾在所著一小册子里,警告无产阶级的同志,劝他们勿再设平民政治,因为德谟克拉西底方法,已被资本阶级用坏了。他劝他的同志要用这伊尔革图克拉西的新语,表明工人政治。其后政治学者遂用伊尔革图克拉西,以别于德谟克拉西。

现在再讲一讲社会主义与共产主义的区别。

照现在的情形讲来,社会主义与共产主义很有分别。当一八四八年一月时候,昂格思(Engels)与马克思同作的《共产党宣言》发布了。其后一八八八年用英文发刊,昂格思作了一篇序文,郑重声明这是共产党宣言,不是社会党宣言。昂格思说,在一八四七年顷,所谓社会党人乃是那些在劳工阶级运动以外求援于智识阶级的人们。不论多少,只要有一部分自觉的工人,渐知只是政治的改革还是不够,从而主张有全社会改革的必要。这一部分工人可自称为共产党人。社会党人的运动,是中流阶级的运动;共产党人的运动,是劳工阶级的运动。

由《共产党宣言》发表,到昂格思序文刊布时候,其间德谟克拉西和伊尔革图克拉西,两种名词用的非常混淆。到了一九一七年十一月,俄国起了经济革命,这种革命家是无产阶级,他们自称为共产党人;迨一九一八年十一月,又有半有产阶级在德国,起了政治革命,他们却自称为社会党人。其区别愈益明瞭。一九一九年共产党在莫斯科开第三国际大会,代表共产党,以示别于代表中产阶级的第二国际大会——社会党。旗帜更见鲜明了。

我们用颜色表共产主义者与社会主义者的不同,则社会主义者应为浅红色,而共产主义者为纯赤色。可是共产主义者却称社会主义者为黄色的社会党,黄色的国际,而不以浅红色称之。

简明的说,社会党人的运动,是半有产阶级的运动;共产党人的运动,是无产阶级的运动。社会主义的运动,是创造的进化;共产主义的运动,是创造的革命。社会党人是中央派与右派,共产党人是极左派。社会党人的国际的结合,是第二国际,是黄色的国际;共产党人的国际的结合,是第三国际,是赤色的国际。这是现代社会革命运动的两大潮流。

社会主义与共产主义,都尚在孕育时期,故在今日尚不能明瞭的指出他是一种什么制度。但在吾人心理的三方面,可以觅出他的根蒂:(一)知的方面,社会主义是对于现存秩序的批评主义。(二)情的方面,社会主义是一种我们能以较良的新秩序代替现存的秩序的情感。这新秩序,便是以对于资本制度的知的批评主义的结果自显于意象中者。(三)意的方面,社会主义是在客观的事实界创造吾人在知的和情的意象中所已经认识的东西的努力。就是以工人的行政代替所有权统治的最后形体的资本主义的秩序的努力。社会主义与共产主义,在学说的内容上没有区别;不过在范围与方法上,有些区别罢了。德谟克拉西与社会主义,在精神上亦复相同。真正的德谟克拉西,其目的在废除统治与屈服的关系,在打破擅用他人一如器物的制度。而社会主义的目的,亦是这样。无论富者统治贫者,贫者统治富者;男子统治女子,女子统治男子;强者统治弱者,弱者统治强者;老者统治幼者,幼者统治老者;凡此种种擅用与治服的体制,均为社会主义的精神所不许。不过德谟克拉西演进的程级甚多,而社会主义在目前,则特别置重于反抗经济上的擅用罢了。

这样看来,德谟克拉西,伊尔革图克拉西,社会主义,共产主义,在精神上有同一的渊源,在应用上有分析的必要,所以今天特别提出他们和诸君谈谈。很感谢诸君出席静听的盛意!

1921年12月15、16、17日

《晨报副刊》

这是一篇讲演记录。《晨报副刊》发表时题注:“李守常先生在中国大学讲,甘蛰仙记”。

文章来源: 中国网 责任编辑: 小溪
[推荐] [收藏] [打印] [ ] [关闭]
网友留言 进入论坛>>
昵 称 匿名
留言须知 版权与免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