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文章 ] [ ]
新快报:“扩大中等收入者比重”——“橄榄”任务
中国网 | 时间: 2002-11-14  | 文章来源: 新快报
      有论者指出,“扩大中等收入者比重”是十六大报告中“颇有新意”的说法,达成这一目标对国家和社会的稳定相当有利。

    以中产阶层为核心的橄榄型社会阶层结构最稳定,这是公论。回顾20世纪90年代末的亚洲金融风暴,再看看今日风雨飘摇的南美诸国,不难发现:贫富悬殊的国家,在经济危机中最容易引发社会动荡。

    与此同时,我们注意到,十六大报告提出了“以共同富裕为目标”的思想,这是对改革开放初期邓小平提出的“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伟大论断的必要承续。毋庸置疑,“先富说”极大地解放了生产力,并引领现代中国平稳进入了总体小康社会,但是近年来,越来越多的有识之士意识到,中国经济发展与社会发展的步调开始不相协调,效率与公平的矛盾趋于尖锐,“仇富心理”、“财富原罪论”也开始蔓延。

    应该说,这是“扩大中等收入者比重”深得民心的社会基础。

    问题是,要在13亿人的泱泱大国达成这么一个目标,对任何一个执政党而言,都堪称艰巨。

    我国东部与中西部居民收入差距已相当明显,在农村,这种差距表现得比城镇更加强烈。

    国家统计局10月份公布的数字显示,今年第二季度中国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为526元,上海人均可支配收入最高,达到943.9元,山西省人均可支配收入最低,只有391.9元。

    2000年,中国农村人均现金收入2434元,其中上海最高,达到5914.9元,贵州最低,仅1136.4元。

    拉近这个距离靠什么?朱基在今年3月的新闻发布会上说,“缩小贫富差距最有力的手段就是税收,我相信,这个问题最终是可以得到解决的”。抓一两个刘晓庆当然是不够的,靠《福布斯》的排行榜“按图索骥”也是不科学的,但毕竟我们看到了种种努力以及税收制度改革的可能性。

    更重要的是,作为社会底层的农民和城镇失业人员引起了前所未有的重视,初次分配的问题摆到了台面,一系列的社会保障制度也正在试点、完善当中。

    我们理解,至少在现阶段,“共同富裕”并不是指“均贫富”,而更多地指向总体收入的进一步提高(2020年翻两番),在这个前提下实现各阶层收入的非匀速前进,逐步把“橄榄”的中间部分做大。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应该更多地强调创造财富的机会是否公平———而非财富分配结果是否均等,更深入地看,是各阶层都必须有自己的利益代表参与制定竞争规则———这是保证竞争公平的前提。 (司徒雷)

    

    《新快报》 2002年11月14日

    

[ 编辑信箱 ] [ 打印文章 ] [ ] [ 关闭窗口 ]
国内新闻24小时排行
国际新闻24小时排行

Manufacturers, Exporters, Wholesalers - Global trade starts here. 阿里巴巴中国
阿里巴巴公司库
商业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