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文章 ] [ ]
郭妮真相:“亿元女生”神话背后的三个疑问
中国网 | 时间: 2006-08-25  | 文章来源: 新京报

   

    在集体推广下,郭妮短时间内迅速浮出水面。图为8月12日郭妮在厦门签售的场景。

    北京图书大厦。四层一张桌子上满满地摆着一大堆五颜六色的小说,书的封面大部分是漫画。桌子边上围着一圈中学生模样的女孩。一个胖胖的女孩手中捧着一本作者署名郭妮 (blog)的小说《麻雀要革命II》,她告诉记者,书很好看,她已经把郭妮的所有书都看了。而一旁的一个女生插嘴:“郭妮的书挺一般的,还不如看漫画。”

    郭妮,在今年7月之前,这个名字也许只在部分少女读者中流传,而现在很多人会把它和“亿元女生”这个称谓联系在一起。上个月,郭妮和她身后的四家公司共同宣布,郭妮创作的系列小说总共已卖出205万册,今年计划销售码洋高达一亿元人民币。

    那么,这个写书和打字速度一样快,创造了惊人销量的郭妮,究竟有着怎样的背景?亿元神话的背后有没有水分?

    销量疑问

    ●郭妮六本书总销量205万册? ●销量高于明晓溪,和可爱淘有一比?

    郭妮走入聚光灯下是在上个月。7月18日的上海,二十一世纪出版社、贝塔斯曼书友会、榕树下文化信息咨询有限公司、聚星中文网四家公司一起为郭妮举办了一场声势颇大的庆功会,并开始全国读者巡回见面活动。

    这场庆功会上,一手打造郭妮的榕树下文化信息咨询有限公司总经理路金波(blog)称,郭妮已超额完成了年初制定的销售计划,其作品共卖出205万册,以每本25元价格计算,累计码洋达5000万元人民币,而他们今年的任务是要在一年内实现500万册的销售,码洋达到一亿元。

    尽管路金波之后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解释,这个数据包括了郭妮的《麻雀要革命》、《天使街23号》、《魔鬼的法则》三个系列共6本书的销量总合,单本销量大约在30万册左右。但这已经是一个足够轰动的数字,《新闻晨报》、《新闻午报》等媒体都刊登文章对这一数据表示了质疑。

    六本书205万册,单本销量30万册。这是个什么样的概念呢?有业内人士介绍,不同性质图书很难作比较,比如教材类图书就和小说类图书卖得不同,而每本书因为发行时间跨度不同,发行渠道不同,销售额都会有很大的差别。

    路金波提供了一种与同类青春文学书籍的比较,据他称,郭妮作品单本销售额,比不上韩寒(blog)和安妮宝贝(blog)的作品,但高于明晓溪,和可爱淘有一比。但是在记者之后的采访中,很多销售商并没有支持这个说法。

    国营渠道销售一般

    记者走访北京国营书店了解到的情况是,在这一渠道,郭妮作品的销量和明晓溪、可爱淘的作品并不在同一个档次上。

    西单北京图书大厦负责文学类图书的主管张楠介绍,该书店为迎接暑假才开始推广郭妮的书,去年引进的《天使街23号I》半年卖了236本,而两个月前引进的《天使街23号II》一共卖了152本,可供比较的是,可爱淘的《哆来咪发唆》一周内就卖了188本,明晓溪的《泡沫之夏II》更曾在一周内卖出618本,韩寒、余华(blog)、安妮宝贝等人的作品上半年的销量都超过4000册。郭妮的书因暑假的来临销量有一定提高,但跟很多畅销书比较,她的书在上半年只能说销量平平。

    “可爱淘的卖得不错,明晓溪的就更好了,郭妮的,上半年只能说一般。”张楠这样总结。

    类似的情况发生在王府井新华书店。一位树姓的经理介绍,郭妮的《天使街23号I》和《麻雀变凤凰I》在上半年分别有两三百册的销售量,但同期明晓溪的《会有天使替我爱你》销量达到755册,可爱淘的《哆来咪发唆》达到了935册的高纪录,韩寒、余华等人的作品销量更高。

    二渠道发行表现不一

    对此,二十一世纪出版社社长张秋林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郭妮作品的主渠道发行只占40%,而二渠道发行要占到近60%。所谓的主渠道,即国营书店的发行由出版社负责;二渠道的发行则由榕树下公司负责,这一渠道包括了民营书店、报刊亭、礼品店、精品屋等其他途径;而一些资本背景复杂的渠道,如国有民营书店、网上书店,则归入“1.5渠道”,由二十一世纪出版社和榕树下公司讨论分配;贝塔斯曼主要负责书友会俱乐部的发行。

    “榕树下”的总经理路金波称,因为郭妮作品用礼盒包装,一些非正规渠道,如精品店、礼品店是其205万册销售量的“半壁江山”。

    那么,这些反客为主的渠道销售又如何呢?记者随机走访了北京城内十几家报刊亭和礼品店,没有一家店主表示本店在卖或曾经卖过郭妮的小说。

    随后记者来到甜水园北京图书批发市场,全国各地的民营书店都会到这里来采购图书。销售青春小说的几位摊主均表示,郭妮的书虽然卖得不错,但并不比其他同类青春小说卖得更好,销量不及可爱淘和明晓溪。

    在有合作关系的贝塔斯曼书友会中,郭妮的作品则有不同的表现。贝塔斯曼书友会公关部负责人殷雯静表示,郭妮上半年在书友会销售量近10万册,占了总销售量的20分之一,而同期明晓溪《泡沫之夏》等两套书销量只有4万册。

    不过,殷雯静也表示,这10万册是郭妮《麻雀要革命》1-2,《天使街23号》1-3,《恶魔的法则I》销量的总和,“不能和余华或安妮宝贝的单本书在书友会的销量进行比较”。

    在兼顾主渠道和二渠道的开卷图书全国销量排行榜(2006年上半年)上,除一月份以外,每月郭妮至少有三本作品被排入榜单,但大部分都排在8到15名左右,其名次不及郭敬明(blog)和可爱淘。

    团队疑问

    ●“郭妮”是一个集体班子? ●郭妮本人拿的是10%的版税?

    据路金波和郭妮本人的说法,郭妮与榕树下和二十一世纪出版社签订的合同中规定,她必须每个月出一本新书,到今年八月份,她已累计生产了八本书,而路金波更表示了下半年计划提高产量,称郭妮平均每月须创作1.5本书,一年中生产总量将至少达到14本。

    郭妮本人在采访中表示,她目前每月写20万-30万字,而每本小说大约有12万-13万字之多。这样算下来她大概每月都能出一到两本书。“我现在状态不太好,每天写8个小时,状态好的时候我每天能写12个小时。”她说。

    这样的写作速度几乎和纯打字一样快,是否真实?还是如人所说,“郭妮”就是一个集体创作班子?

    创作方式迥异于传统二十一世纪出版社负责郭妮作品的编辑邓滨在接受采访时曾认为,“郭妮”是一个集体班子,只不过以郭妮的名义出版。

    对此,郭妮本人给予否认,她身边的媒介负责人、助理编辑和生活助理表示,主笔只有郭妮一个。

    而路金波是这么解释他们的集体班子的:“的确是有一个班子,但这个班子不能替代郭妮的写作。”他称,这个集体班子,即郭妮现在所属的聚星天华公司,有十几个人在为郭妮做外围工作,“有的写提纲,有的搞市场,有的收集读者来信和素材”。

    负责编辑的几个人会针对读者意见列出两三千字的建议提纲,然后由郭妮自己写。此外,路金波还强调,集体班子中有两三个人专门收集读者意见,“《天使街23号》III中的主人公死了,我们一天得到了500多封来信,都希望主人公不要死,后来我们在IV中又让他复活了。”

    根据路金波的表述,郭妮的写作方式显然不同于传统的作家,有圈内人认为,这样的个人写作,无异于集体创作。

    可爱淘小说《哆来咪发唆》的编辑王月芳评论,作家每个月都能出一本书已经令人震惊,“一般作家最少需要三四个月的写作,明晓溪、韩寒都是这样。可爱淘三个月写一本小说已经非常累了。”王说:“一个月十多万字,打字都来不及。”

    稿酬收入说法不一按照榕树下的计划,今年郭妮将卖出一亿元码洋,如果郭妮是其作品的版权作者,按照目前热门作家高于10%版税的通行做法,郭妮将至少得到一千万元的版税,如果这是真的,这将是目前所有作家中最高的。

    据《新闻晨报》之前的报道,郭妮尚未收到一分钱,也不清楚将拿多少钱。而路金波曾告诉媒体,他已经支付给郭妮700万元的版税。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郭妮没有透露自己是否拿到了钱,但表示自己拿的应该是10%的版税。

    根据二十一世纪出版社社长张秋林的说法,年初聚星网络公司随着郭妮成立,出版社也参与了股份,但其和作家并非以版税支付合作。“我们印制成本就达到了40%,前期投入还创建了网络公司,经销商拿60%的折扣后,我们最终真正能得到的毛利空间只有20%,去掉10%的版权,其中只有10%是利润。”也就是说,假设郭妮真的拿到了版税,那整个出版社和郭妮一人拿到的钱差不多一样。

    和郭妮团队类似、同样流水作业的“小妮子”系列图书的主持人周艺文称,他们的作者是按月薪制而非文字算钱,报酬很低,“因为整个出版不是一个人的事,而是20个人一起在为这书做事,他们也是再创造,而读者的反馈提供了情节,也不能归入到作者的创作中去。”

    

    走入聚光灯下的郭妮表示,自己“现在有一点迷茫,有一点困惑”。

    经历疑问

    ●曾是一系列青春小说的主笔? ●毕业论文都没写完?

    采访郭妮的过程证明了身体已成为她写作的障碍。郭妮的助手屈柳称,上周郭妮因为在上海书展中的宣传活动,以及昼夜颠倒的工作方式,已经忙得体力不支,差点去打点滴。

    “白天太吵,到了晚上9点钟,灵感就来了,但我的体质不好,这种日夜颠倒的生活对身体不是很好。”据郭妮自己说,她和别人交流的时候会感到自卑。

    不过,尽管郭妮辛苦的写作换来了良好的市场表现,她的知名度还是只局限于出版界和少女读者中。记者试图采访文学界人士对她的看法,竟然没有一个人听说过她。“竞争对手”郭敬明表示,自己听说过这个名字,但一点都不了解。“我不清楚她的写作模式。”郭敬明说。

    究竟郭妮这个人是怎么横空出世的?她的经历引起了不少人的好奇。

    郭妮称自己就是“小妮子”

    在接受本报记者的采访中,郭妮这样介绍自己的经历。郭妮毕业于湖南师范大学新闻专业2003届,在校期间,就曾帮出版商代笔写些青春小说。“当时纯粹为了赚稿费,那种写作完全是为了赶速度。”

    据郭妮说,毕业后,因为生病把钱都花光了,因此她找到某出版商合作,并把她高中动漫社的朋友拉去一块写故事。

    郭妮这里说的合作,就是“小妮子”青春小说系列。和郭妮作品一样,“小妮子”今年早些时候也挤进了开卷图书排行榜,郭妮小说的写作方式和赠品附送等包装程序和“小妮子”如出一辙。

    据郭妮称,自己曾是“小妮子”的主笔,“取这个名字就是因为我的小名就叫‘小妮子’。”她说,北京图书博览会后,出版商突然要求“小妮子”不能是郭妮一人,而必须是一个团队,还把她原来所写的东西改得面目全非,她因此十分灰心,带着她的朋友退出了这个团队。

    在认识路金波后,郭妮的新出路在上海展开。对于他们的认识,路金波只简单地以“意外地发现”来概括,不过,他称,郭妮曾是聚星中文网的一名员工,而郭妮背后的班子他之前就认识。聚星中文网的成立几乎和郭妮的浮出水面同步。打着“新·华语文化创作平台”口号的这个网站可以说是专门为推广郭妮而打造的辅助项目。

    郭妮透露,早在长沙书展的时候就和榕树下有过一点交往,“而上海这边的出版圈很小,有很多聚会,抬头不见低头见。”她说,“我和路金波聊过一些,包括自己的经历、合作的意向等等,就这么开始合作了。

    写作水平遭到质疑

    然而,郭妮原来在“小妮子”时的东家却有着另一套说法。“小妮子”系列图书的主持人、湖南书香万卷文化公司董事长周艺文说,郭妮原来只是“小妮子”主笔熊静的个人生活助理,从来没有参加过小说的任何创作,而“小妮子”的取名是基于长沙方言中的爱称,与郭妮的名字只是巧合。

    周艺文自称是湖南师范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的客座教授,他为这个学院的学生建立了一个叫“魅丽优品”的写作实习基地,小妮子的创作团队60%都是那儿出来的,郭妮就是其中之一。“他只是小妮子的生活助理,没有参与过一点创作,连编辑都没参加过。”周艺文说。

    尽管没有指导过郭妮,但周艺文十分怀疑郭妮的写作水平。“她连毕业论文都没写完,毕业都没毕业。我敢说,就是让她写个500字的论文她都写不出来。”

    记者就此向湖南师大新闻传播学院求证,该院党委副书记龚向明称,周艺文的确是他们学院的客座教授,有时会过来做讲座。他们学院也和周有过写作实习的合作,“有一些学生参与”。但龚向明同时表示,郭妮已经毕业了,周艺文所言不实。

    除了对郭妮写作水平的怀疑,周艺文对郭妮另有不满。他说,郭妮毕业后在别的地方实习了一阵,随后就加入“魅丽优品”工作。在去年3月“小妮子”的《恶魔之吻》出来十天左右,郭妮就辞职了。“我跟郭妮本人不熟,但她和另外两个人非常好,而这两个人跟着我,了解我的选题和策划。结果他们三个人都走了。”周透露,被挖脚挖走的还有郭妮的男朋友。“我是打算一开始培养他们的,但后来就有人看中了在小妮子身边做事的人。”

    对此,郭妮的生活助理夏天操着浓重的湖南口音谨慎地表示,自己是后来才加入公司的,对郭妮的过去不了解。

    [访谈]郭妮:很多事情我自己也不太清楚

    就是为了写读者喜欢的故事

    记者:你背后有一个创作团队吗?

    郭妮:不能说是创作团队,我有一些出版社的老师、责编什么的,他们会帮助我收集读者意见,但写作都是一人的事。对我而言,读者是最重要的。

    记者:读者的意见是怎么反馈上来的?

    郭妮:我有一些责任编辑,他们会把我的作品拿给读者看,大概有100人左右,然后根据大家的反馈我再进行写作。另外在我的论坛上,我公布了自己的邮箱地址,大家会有很多反馈,在现场的时候我也能听到读者的声音。

    记者:怎么看待你的读者群?

    郭妮:我是80后的一代,而读者则是90后一代,他们的世界观、人生观以及知识信息与我们不同,而且他们的网络信息掌握得比较多。我觉得中国现在的青少年接受的亚洲化和国际化的东西比较多,国外的青春小说会刻意刻画本国风貌,这导致中国青少年的自卑。我们欣赏外国文化,忽视了本国文化。日本、韩国的小说脱离了我们的国情。日本的漫画还好,这是他们国民文化很重要的组成部分,我就曾很喜欢阿童木等漫画,但韩国青春小说很多都是中国人自己创造出来、单纯为追求供求关系的作品。我们需要的是有责任心、责任感的作品。

    记者:那么你怎么面对认为你的作品缺乏责任心的批评?

    郭妮:我的作品风格和创作态度就是为了写读者喜欢的故事,我甚至可以刻意美化以让读者喜爱。

    如果可以不写,马上就会停笔

    记者:爱好写小说吗?

    郭妮:这么说吧,如果可以不写小说了,我马上就会停笔,我很想去旅游。可是,如果我连小说都写不了了,我就不知道该干什么了。小说更多不是我的爱好,而是命运。

    记者:出名之前,你写过小说吗?

    郭妮:之前有段时间我写过偶像小说,那是大四毕业那年,当时不是以自己名字,属于帮书商写。我受“小妮子”的邀请,写的是偶像小说,只要速度,当时我就一个人关在屋子里写,目的只是为了赚点稿费。我父母希望我做记者,但我从小性格孤僻,不喜欢交流。从小学到初中都一直喜欢独处,到了高中那会我才开始参加活动,组织了动漫社。我后来还是没做成记者,反而把小说一直写了下来,就为这我父亲还特别生气。

    记者:以前的生活是怎样的?

    郭妮:我当时经常没有住的地方,常常没饭吃,在写偶像剧的时候,我就想:“自己写得好的话,天天写一万字,就有希望了。”我还记得当时去北京图书博览会,我坐在燕京宾馆里,只有一件单风衣,冷得要死,这时接到一个电话,说有30万套书被征订了,我高兴得马上就想到:“有棉袄穿了”。

    我只能去相信路金波老师

    记者:和这么多方的合作是一个什么形式?你得到的是版税吗?

    郭妮:我们有个出版计划,签的是官方合同,我就按照合同负责写作。我拿的应该是10%的版税。

    记者:有人质疑你现在的写作速度,你怎么看?

    郭妮:常年写作,我已经习惯了这种速度。我现在有一点迷茫,有一点困惑,但我只能去相信路金波老师。很多事情我自己也不太清楚,只是抱着单纯、美好的想法。

    记者:写完这些任务之后,有什么打算没有?

    郭妮:我希望停笔去旅游。不过也许三年后,我能成为另一个琼瑶也说不定。我希望能达到J·K·罗琳的高度。(金煜)

[ 编辑信箱 ] [ 打印文章 ] [ ] [ 关闭窗口 ]
国内新闻24小时排行
国际新闻24小时排行

Manufacturers, Exporters, Wholesalers - Global trade starts here. 阿里巴巴中国
阿里巴巴公司库
商业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