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文章 ] [ ] [ 推荐朋友 ] [ 进入论坛 ]
您的位置: 首页>>读 书
夜夜笙歌——夜宴及《夜宴图》
中国网 | 时间: 2006-09-20  | 文章来源: 国际在线

    夜阑时分,音乐演奏结束了,宾客们纷纷散去。韩熙载一只手拿着鼓槌,举起另一只手示意,送别宾客。有的宾客醉醺醺地搂抱着伎妾的腰部,有的宾客牵着伎妾的手,态度亲昵,还有一婢隔屏风与一宾客私语,像是在挽留。在韩熙载家,伎妾众多,不加防闲,旦暮不禁出入,与宾客生徒杂处,甚至有“夜奔客寝”者。

    晚年的韩熙载纵情声色,金陵韩府的夜宴笑忘流年。但是在宫廷画师顾闳中的笔下,这一切竟然成为历史瞬间永恒的定格。顾闳中是南唐的画院待诏,他来到韩府参加“夜宴”,应该是没有得到邀请的。但是这位画师的眼光是独特的,他把韩熙载家中的宴乐场景分为五部分,绘制在长三百三十五点五厘米、宽二十八点七厘米的绢面上,流传至今,这就是有名的《韩熙载夜宴图》。

    这幅《韩熙载夜宴图》现藏于北京故宫博物院,钤有自南宋“绍兴”印到近代张大千的收藏印记共计四十六方,著录于《宣和画谱》、《御定佩文斋书画谱》、《庚子销夏记》、《石渠宝笈初编》等书。

    《韩熙载夜宴图》以连环长卷的形式描摹了韩熙载家设宴行乐的场景,根据场景先后次序,以韩熙载为中心,分为“听乐”、“观舞”、“歇息”、“清吹”及“宴散”等五段。从艺术构思的精密程度看,画家采取了传统的构图方式,但却打破了时间概念,五个画面一气贯注,把不同时间中进行的活动组织在同一画面上。全画组织连贯流畅,画面情节复杂,人物众多,却安排得宾主有序,繁简适度。在场景之间,画家非常巧妙地运用屏风、几案、管弦乐器、床榻等类器物,完成了不同场景间的过渡,将时间和空间不露痕迹地糅为一体,使之既有相互连接性,又有彼此分离感;既可以独立成画,又是一幅完整的画卷。其中有些画面没有画出墙壁、门窗、屋顶,也没有画出光暗及灯烛,但通过人物的活动,却能让观众感到宴乐是在室内的夜晚进行,体现了中国传统绘画的简练手法。犹如中国的传统戏剧,不用布景,只用手势、眼神等动作便让观众感到周围景物历历在目,构思巧妙,令人叫绝。

    整幅画卷以韩熙载为表现中心,细致地描绘了他从夜宴开始以后几个不同阶段的神情与活动,精细地把握住了他情绪变化的脉络。韩熙载长髯、高冠的外形描绘,与文献记载完全吻合,他一方面在宴会上与宾客觥筹交错,不拘小节,亲自击鼓为王屋山伴奏,敞胸露怀听伎乐合奏,送别时听任客人与家伎厮混,充分反映了他狂放不羁、纵情声色的处世态度和生活追求;另一方面他又心不在焉、满怀忧郁,擂鼓时双目凝视、面不露笑,听清吹时漫不经心,与对面侍女闲谈,在他放纵声色的外表下面,难掩他对国事的忧心忡忡。

    在全图四十多个人物的刻画上,作者力求以形传神,通过人物的动态表现反映其内心状态,同时营造了多种群像组合形态,透出生动和谐的形式美感。画家还善用细节传情达意,如以侍女的探头听琵琶暗示演奏技艺之高超,以盘中水果点明节令,以案上烛火表示时间等等,都值得细心去体会。画面中乐曲悠扬,舞姿曼妙,觥筹交错,笑语喧哗,愈是热闹,就愈是显出韩熙载的抑郁无聊、心事重重。

    《韩熙载夜宴图》的创作时间,由于画史上没有详细的记载,现在已经无法确知了。但是有一点是明确的,那就是顾闳中是奉后主李煜之命潜入韩熙载府中,并观察韩熙载夜间与宾客、诸伎混杂,放纵宴乐之事,目识心记,然后绘成图卷进献的。

    对于当时韩熙载担任的官职,后人有不同的说法,一种说法认为是中书侍郎,另一种说法认为是中书舍人。如果顾闳中绘《夜宴图》时韩熙载任中书舍人,据徐铉所撰的《韩熙载墓志铭》及陆游《南唐书·韩熙载传》等书记载,韩熙载任此职时是在中主李璟统治的保大年间,而《夜宴图》的绘制却是在后主李煜统治时期,所以这一说法显然有误。那么比较可信的说法就是韩熙载任中书侍郎期间被绘下了夜宴时的情景。

    韩熙载任中书侍郎是在宋太祖开宝元年(968年),因此《夜宴图》的绘制时间应该是在开宝前期,即968年至970年之间,970年韩熙载去世。

    《韩熙载夜宴图》原为我国著名书画大师张大千先生收藏。张先生在抗战胜利后,于1945年以五百两黄金的巨款在北平购得。20世纪50年代初,我国政府派人在香港组成了一个秘密收购小组,主要负责收购流失海外的艺术品,以保护国宝。1951年,张先生从印度回到香港,并且居留约一年之久。在此期间,收购小组负责人徐伯郊与张大千过从甚密。徐伯郊利用自己是香港银行高级职员,又是著名收藏家的便利,照顾张大千的生活。张大千对他非常感激,把他当做知心朋友。过了不久,张大千欲离开香港,举家移民南美。国家文化方面的负责人郑振铎在北京得到这个消息后,急忙写信给徐伯郊,指示徐利用其父与张大千是世交的关系,在港多与张大千接触,一是希望张大千能够返回内地,二是希望通过张大千的关系,争取将流失到美国、日本等海外的中国古代书法名画收购一些回来。

    当徐伯郊把郑振铎信的内容告诉张大千之后,张大千对郑振铎的关心与热忱非常感激。尽管出于种种原因,张大千当时没有回到内地,仍准备移居海外,但他却把自己最心爱的五代顾闳中画的《韩熙载夜宴图》、董源画的《潇湘图》、北宋刘道士画的《万壑松风图》等一批国宝,还有他以前收集到的一些敦煌卷子、古代书画名迹等珍贵文物,一共折价两万美元,以极低的价格全部“半送半卖”给了祖国。这批珍贵文物皆由徐伯郊经手,由国家文物局全部收购,现由北京故宫博物院收藏。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编辑信箱 ] [ 打印文章 ] [   ] [ 关闭窗口 ]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络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中国网拥有管理笔名和留言的一切权利。
*中国网新闻留言板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您在中国网留言板发表的言论,中国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如您对管理有意见请向留言板管理员反映。
*参与本留言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文明办网文明上网举报电话:010-68993056 举报邮箱:jubao@china.org.cn

Manufacturers, Exporters, Wholesalers - Global trade starts here. 阿里巴巴中国
阿里巴巴公司库
商业资讯
关于我们 | 法律顾问:北京岳成律师事务所 | 刊登广告 | 联系方式 | 本站地图
版权所有 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 电子邮件: webmaster@china.org.cn 电话: 86-10-68326688 京ICP证 040089号
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0105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