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文章 ] [ ] [ 推荐朋友 ] [ 进入论坛 ]
您的位置: 首页>>读 书>>走近作家
家人陷入绝境 作家路遥身后不为人知的艰辛
中国网 | 时间: 2007-07-30  | 文章来源: 中国网

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路遥是中国最有影响的作家之一,他的作品影响了整整两代人,他的《平凡的世界》长销不衰,人们无法理解,在路遥去世之后,他的家人为什么陷入如此的绝境?路遥为家人留下多少遗产?这些遗产又去向何方?记者辗转陕西榆林、清涧、延安、西安等地,对此展开了调查。

1992年11月王卫国(路遥)患肝硬化腹水去世

1996年路遥弟弟王卫军患肝硬化腹水去世

2007年4月路遥弟弟王天乐患肝硬化腹水去世

2007年5月弟弟王天笑患肝硬化并出现轻度腹水

2007年7月17日路遥父亲在瘫痪半年之后去世

目前路遥的母亲、弟弟王天云、妹妹王英王萍也患有与路遥同样的肝病

谜团

种种疑团向我们袭来

无论是在榆林、清涧,或者延安、西安,记者都能感觉到陕西文人对路遥创造的精神财富的肯定,在很多文学刊物中,路遥的名字依然放在陈忠实和贾平凹之前,路遥出生地清涧县还在路遥亲父母的窑洞前立下“路遥故里”的大碑,提醒每一个路过的人,这里曾是一位伟大作家童年生活过的地方。

这些评价在路遥家人困难的生活面前,显得虚无而无助,在大家对路遥一片赞扬声之中,离路遥最近的亲人却少人关注。路遥的养母李桂英于2004年2月去世,在她去世前的2003年6月,延川县决定给李桂英每月补助150余元,当地报纸当时的报道是:半瘫在炕头的老人激动地说:“我真是感激不尽,卫国(路遥)地下有知,也能含笑九泉了。”李桂英获得的150元补助对路遥亲父母而言仍是奢望,这两位生活在清涧乡下的老人一个瘫痪在床,一个有病在身,生活自理已成问题。如今,在陕西日报当记者的儿子王天乐刚刚因病去世,在榆林的小儿子王天笑重病在身自顾不暇。

谁来照顾他们?从榆林到西安,没有人给出答案。将路遥带上文学之路的曹谷溪说:“我们是有心无力。”路遥的好朋友高建群被记者追问这个问题时数次沉默,他最后说:“你可以凭你的感觉去判断。”陕西作协党组书记雷涛说:“我们关注的是路遥的直系亲属,比如他的父母(养父母)和妻女,如果是其他亲属,我们就不好拿这个向政府汇报。”

还有一个奇怪的现象是,路遥弟弟、父母的困难都不愿意告诉在北京一家广告公司上班的路遥女儿,甚至当路遥女儿从记者口中了解到父亲家里困境表示要“尽力去管”的时候,却遭到了王天笑的拒绝。而关于路遥当年的婚姻,路遥周围的人都知道路遥和林达婚姻出现了严重问题,但15年过去了,知情人对此仍三缄其口。当我们思考怎么帮助路遥家人的时候,关于路遥的种种疑团也向我们袭来。

实际上,在惠建宁发布倡议书后,有网友跟贴捐款,但也有网友对此发出质疑:路遥这么有名气,他的书卖了这么多年,作为他的弟弟,难道还会缺钱看病么?记者在采访中发现,路遥生前虽然创作了《人生》《平凡的世界》等经典作品,但他去世后只留下1万元的存折和近万元的欠账。为了赚钱,他还炒过股,甚至开价5000元给企业写报告文学。而路遥的作品版权现在属于路遥女儿路茗茗,因为以前缺少版权知识,作品并非按版税而是稿费计算,收入也极为有限。

生前穷困

刚刚去世的路遥弟弟王天乐生前曾撰文说,路遥当年因为《平凡的世界》获得茅盾文学奖的时候,却为到北京领奖而发愁——路费是借到了,但到北京还要请客,还要买100套《平凡的世界》送人,这需要一大笔钱。

王天乐随后帮他找了5000元钱送他上了去北京的火车,在车站,王天乐对路遥说:“今后不要再获什么奖了,如果拿了诺贝尔文学奖,我可给你找不来外汇。”当时路遥只说了一句话:×他妈的文学。

王天笑也告诉记者,路遥名气是有了,但钱的确是没有赚到多少,“比如路遥百万字巨著《平凡的世界》,当时出版社给的稿费大概是千字30元,一百万字的稿费就是3万元,这3万元其实在路遥作品出版前就已经预支得差不多了,家里的开支和供养养父母、亲父母,加上他又要抽烟,实际上并没有赚到什么钱。”

陕西作家李天芳也曾回忆说,为了赚钱,路遥想了很多办法,1992年夏天,西安刮起股票热,路遥也拿了家里仅有的现款去排队买股票,路遥在住院的时候还对朋友说:“我现在是有股票的人啦,我买了某某公司的股票……”实际上,他只不过买了总值2500元的股票。

而在由路遥好友曹谷溪提供的一份由延安大学路遥研究会编辑的内部期刊中,还记载了这样一个故事:路遥对前来看望他的朋友张晓光求助,路遥说:“我实在穷得可怕,你认识那么多企业家,能不能帮我找一个经理厂长,我给人家写篇报告文学,给我挣几个钱。你知道,《平凡的世界》那点稿费,还不够我这几年抽烟的钱。茅盾文学奖的奖金除了应酬文学界的朋友,就是还债。我不怕你笑话,给女儿买钢琴,我还是借的钱。”张晓光问他写一篇报告文学要多少钱,路遥伸出五个手指:“5000吧!这是我第一次卖自己的名字给别人……”张晓光后来帮路遥联系了一个企业家,这也是路遥惟一一次卖自己的名字,那篇文章刚发表,路遥就病倒了,而且再也没有起来。

版税去向

版权归女儿,但是钱很有限

路遥去世的时候,他的妻子林达正在北京,路遥的弟弟王天乐和父母兄妹开了一个家庭会议讨论路遥财产的分割问题,路遥一切财产包括作品版权都归林达和女儿路远(现改名路茗茗),路遥的一切欠账则由王天乐负责还清。

因此王天笑他们虽然是路遥的亲人,但在路遥去世之后,他们并没有通过路遥作品拿到一分钱。

说起作品的版权归属,王天笑说,虽然路遥没有立下遗嘱,但他的妻子和女儿是法定继承人,路遥又这么疼爱女儿,无论从任何角度,他们都不想去争路遥的作品版权。在继承路遥作品版权后,路遥的妻子林达对出版方面很不了解,导致路遥作品出版的混乱,一些出版社超过了专有出版权的期限却仍在销售路遥的作品,而且一些出版社与林达签约时并不是支付版税而是支付稿费。比如林达1997年6月与太白文艺出版社签订的出版《路遥全集》的出版合同,协议有效期为10年,稿酬仅为每千字30元。在这种方式下,即使路遥作品再畅销,路遥妻女拿的钱也非常有限。路茗茗说:“我父亲的书虽然一直都在卖,但这些书并没有给我们带来多大的收入。”

救助

陕西省作协——“我们有困难”

对于路遥家人遇到的问题,曹谷溪在延安接受记者采访时说,他们是有心无力,路遥当年的一些朋友,都是搞文学的,经济力量有限,虽然他们想帮助路遥家人,但却“没有这个经济能力”。

在陕西省作家协会大院里,作协党组书记雷涛的回答能代表官方看法,他告诉记者,路遥弟弟的情况作协此前就知道了,在上次王天笑到西安看病的时候,陈忠实还代表陕西作协为王天笑送去3000元钱。“作协经费有限,更多的钱的确拿不出来。”雷涛说,“陕西有很多生活困难的作家,比如瘫痪的《关中匪事》作者贺绪林,不久前确诊为双肾衰竭、尿毒症、重度贫血的青年作家蒋峰等等,我们作协都尽力拿出经费资助他们。”

作协没有更多的钱,能否将情况汇报给政府呢?雷涛说:“这个事情我们还没有往上汇报,路遥的家人我们主要关注的是他的直系亲属,如果是其他亲属,我们不好拿这个向上汇报,也没有相关文件规定要照顾作家的非直系亲属。当然,因为路遥的影响,政府也许会考虑优先帮助他们,但是,谁能保证,不会有人发出质疑:比路遥弟弟困难的人这么多,为什么要对他优先,就因为他是路遥弟弟?所以这里面也涉及到一个社会公平的问题。”

雷涛表示,他们不会对路遥弟弟的情况不管,在今年下半年召开的路遥研讨会上,作协会就路遥家人面临的问题向参加者发出呼吁,“资助的方式有很多,除大众捐款外,也可以呼吁那些研究机构、慈善机构、企业来帮助,渠道多了,帮助的力量也会增加。”

路遥女儿

帮助——家人不接受

尽管路遥的作品没有给后人带来多少收入,但这方面毕竟也有收入。

2003年元旦,林达与路茗茗签订了一份《遗产继承协议书》,双方就路遥生前所有作品著作权的继承事宜达成协议,由路茗茗全部继承路遥作品的权利。此后,路遥的作品也由稿费改变为版税,人民文学出版社2004年获得授权出版《平凡的世界》,该社发行部主任李春凯告诉记者,这几年路遥作品销售约有27万册。尽管他没有透露支付版税数额,但可以肯定,版税收入将大大超过稿费收入。

路遥作品版权拥有者路茗茗会帮助自己的叔叔和爷爷奶奶吗?记者致电路茗茗,当把情况告诉她时,她显得很吃惊,“五叔(王天笑)得病的事情我是去年知道的,当时我就想尽自己能力帮助他,但天乐叔叔说陕北的事情他来负责,叫我别管,我还不知道今年五叔到西安治病的事情。”路茗茗表示,她不会对叔叔、爷爷奶奶不管,她会立即和五叔联系,了解详细情况,并计划近期回陕北一趟。但在7月13日,记者到北京欲面对面采访路茗茗时却被婉拒。

就在记者给路茗茗电话联系之后,王天笑也给记者打来电话,他认为记者不应该将此事情告诉路茗茗,“茗茗对我很好了,去年夏天还陪我到成都附近一个的地方看中医,茗茗在北京有自己的事情,我不想因为这件事情伤害到她。”记者问他路茗茗帮助父亲的兄弟有什么不可以,王天笑坚持说:“我是长辈,茗茗是晚辈,我不能用晚辈的钱,(如果那是路遥的版税收入呢?)那也不行,如果哥哥在,我会接受,哥哥不在,这个钱就是茗茗的钱,大城市的开支是很大的,我不能收。”

题记

路遥离去以后,生活发生了新的转折,文学创作渐渐步入了适者生存的崭新渠道,名家与名作也会成为名牌商品,一旦成名,身价百倍,这样的作家会彻底摆脱穷苦的困境,也会彻底摆脱穷苦的屈辱,甚至会有幸登上福布斯排行榜,享受超级富豪的荣耀与尊崇。以路遥的实力,他不难跃入这种行列与位置,但是上帝没有给他安排这种机会,他带着种种遗憾与缺失离去。

———晓雷(陕西作协副主席)

读者祝福路遥家人

138××××9879路遥家人被病魔笼罩,人生悲剧巧合,社会各方应给予其生活、医疗救助和关怀。

135××××7730路遥作品发行销量超过百万册,出版社总不能一毛不拔呀,现在也可以通过法律途径解决的啊。

134××××9447天下有好多个像他一样的家庭,这才是普通的家庭,像一杯白开水一样,但人们每天都需要,缺了不行。

130××××0176路遥和家人的遭遇更应了那句话:我们越来越失去掩护,面对自然残酷的真相。

来源:成都商报

编辑信箱 ] [ 打印文章 ] [   ] [ 关闭窗口 ]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络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中国网拥有管理笔名和留言的一切权利。
*中国网新闻留言板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您在中国网留言板发表的言论,中国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如您对管理有意见请向留言板管理员反映。
*参与本留言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文明办网文明上网举报电话:010-68993056 举报邮箱:jubao@china.org.cn
乐购
我要网上开店
我要购物
关于我们 | 法律顾问:北京岳成律师事务所 | 刊登广告 | 联系方式 | 本站地图
版权所有 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 电子邮件: webmaster@china.org.cn 电话: 86-10-88828000 京ICP证 040089号
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0105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