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 ·《中日交流标准日本语》出版20周年召唤新老读者 ·吴晓波《激荡三十年》获和讯财经图书大奖图 ·欧洲著作"中国文学史"将推中文版 ·二十四册《吕祖谦全集》正式出版 ·娄师白再起诉"齐白石辞典"编著方 ·李政道为《少年班30年》题写书名并作序  [推荐] [收藏] [打印] [ ] [关闭]
首页>>读 书>>书业时评 字号:
大禹“婚外情”背后的文化犹豫
中国网 china.com.cn  时间: 2008-03-28  发表评论>>

时下中国总是不乏耸人听闻之词,不乏哗众取宠之人,独缺踏实的学问研究和严谨的治学态度。中国“明星学者”纪连海日前就在上海电视台纪实频道《文化中国》节目中称大禹“三过家门不入”是因为婚外情,说大禹是瑶姬的异居丈夫,但为了骗妻子女娇,大禹才编造了“巫山神女”瑶姬帮他治水的故事(3月26日《华西都市报》)。

虽然四川省社会科学院禹羌文化研究所所长谢兴鹏用充分的资料对节目中所讲的大禹出生地、大禹如何出生、婚外情、“三过家门而不入”等四个问题进行了驳斥,但无疑,纪连海先生的观点满足当代传播的重要诉求,符合猎奇猎艳的大众心理,大禹“婚外情”的观点依然会漫山遍野。

其实,在“婚外情”版本之外,也曾有人说大禹之所以成为“治水狂”,“三过家门而不入”,乃是为了作秀,显示自己辉煌的政绩和崇高的道德,以此获得政治资本。如果说大禹“婚外情”有些“语不惊人死不休”,这就有点以“今人之心度古人之腹”的味道了。不过在英雄形象逐渐“去魅化”的今天,一个曾受千秋万代敬仰的历史英雄被捅出点绯闻揭出点“前科”也算不得什么。此前就有北京大学博士、首都师范大学文学院讲师檀作文撰文指李白是“大唐第一古惑仔”引起社会一片哗然,被指刻意颠覆、哗众取宠。

本来,很多历史真相都成了千古之谜,历史又是个任人打扮的小姑娘,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再正常不过。只是,笔者纳闷的是,为何檀作文偏说李白是“古惑仔”,纪连海非说大禹“婚外情”呢?难道仅仅因为“古惑仔”曾在前些年风靡一时,婚外情在当今社会大放异彩,给二位提供了想象的现实素材吗?

今日中国社会沧桑巨变,市场经济和工业化、城市化进程带来了社会巨变,也迷惘了大家的信仰,传统文化和道德伦理日渐式微,新的文化道德体系尚未形成,大家的信仰和文化归属处于一种过渡阶段甚至是真空阶段,迷茫在所难免,犹豫应运而生。这个时候,杂糅传统文化的材料断以当代之意,杂交出一些另类的观点和思想出来,也就丝毫不奇怪了。

于是,很多人把“创新”的目光瞄向了“翻案”,用今天的套路解释昨天的历史。在英雄身上找劣迹,在奸臣身上挖亮点,不求真实客观,但求轰动朝野,所谓“语不惊人死不休”,概属此类。考证来考证去,一些“研究成果”次第出笼:贾宝玉是同性恋、孔子性饥渴、诸葛亮是“最虚伪的男人”、李白是“古惑仔”、大禹“婚外情”……

如今,传统文化体系在物质利益和世俗社会的围攻下尴尬不已、脆弱不堪,在对物质利益的追逐和对文化习惯的坚守、怀念之间,在传统的继承和现代化之间,我们难以取舍,既享受着信仰真空时的肆意,又对传统保持着不忍舍弃的关注,向往现代化而又依恋传统。因此,在很大程度上,当今社会的文化状态基本上是一种矛盾和犹豫的状态。共同话语渐少,另类声音渐多。在矛盾和犹豫之时,“主旋律”待定,共同话语方向未明,这时类似李白是“古惑仔”、大禹“婚外情”这样用当代观念和语言范式来“阐释”古人的例子一如石块投湖,还是先泛些水花,“涟漪”几下再说吧。(薛述文)

文章来源: 光明网-光明观察 责任编辑: 雨悦
[我要纠错] [推荐] [收藏] [打印] [ ] [关闭]
相关新闻
-“大禹的婚外情”与“学者的意淫”
-无稽之谈亵渎先祖 质疑纪连海《大禹的婚外情》
-流沙河批纪连海乱谈大禹:娱乐历史很媚俗(图)
-纪连海博客回应“大禹婚外情” 称自己没有亵渎祖先
网友留言 进入论坛>>
昵 称 匿名
留言须知 版权与免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