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文章] [推荐朋友] [进入论坛] [进入博客]
首页字号:
梁羽生《笔花六照》:棋世界
中国网 china.com.cn  时间: 2009-01-26  发表评论>>

《笔花六照》是武侠名家梁羽生先生的散文集。其中的“棋人棋事”一辑是首次出书。诚如先生自言:“围棋、象棋都是我的爱好,我曾经编过《大公报》的象棋专栏,写过围棋、象棋评论;也曾经以《新晚报》象棋记者的名义,采访重大赛事,包括全国棋赛和亚洲棋赛。不过我所写的棋话棋评,散见报章,整理不易,现在才能选辑成书,亦算了却一桩心愿。”梁羽生又称自己对技击一窍不通,其实,看不见硝烟的棋的世界,已经为他提供了太多的招数、情节与境界。

迷上围棋的名人

围棋古称“木野狐”,因为棋盘木制,意即它像狐狸精一样迷人。历史上著名的围棋迷可也真不少。

第一个见之正史的名人棋迷是曹操,陈寿的《三国志》曾记他和当时的名棋手王九真对局。“建安七子”之一的王粲也是大棋迷,他看人下棋,可以把棋局搞乱,再摆出来,一子不差,这就是我们现在所说的“复局”。但现在的复局是有记录的,王粲只凭记忆复局,记忆力可谓惊人!

晋朝士大夫尚清谈,尤嗜围棋,以王导、谢安为首的“王谢世家”就是极力提倡围棋的。淝水之战,谢安是东晋的柄国大臣,捷报传来,他还在和客人下棋,不动声色。姑不论他是否“作状”,他对围棋之迷的程度,是不在曹操之下的。

宋太宗赵匡胤也是一名围棋迷,曾与名棋手贾元下棋,贾不敢赢皇帝,但又不想输,结果把全局都下成“各活”(在棋盘上一块地方中,两方互缠,谁都杀不死谁,称为各活或双活),其技之神,令人难以想象。此事见于宋人笔记《春渚纪闻》。围棋在宋朝有重大发展,北宋初文人徐铉所作的《围棋义例》,其中术语如尖、飞、扑、顶等,和我们现在所用的围棋术语,完全一样。

还有一位元首级的围棋迷是段祺瑞(民国十三年,曾担任北方政府的临时执政),日本棋院赠他“名誉五段”。一九二六年他病逝上海,江东才子杨云史挽以联云:

佛法得心通,知并世英雄,成败一般皆画饼;

人间谁国手,数满盘胜负,江山无限看残棋。

名将陈毅也是围棋迷,日本棋院赠他“名誉七段”。名词曲家赵朴初曾赋《清平乐》一词志贺:“乾坤黑白,尽扫寻常格。奇正相生神莫测,一着风云变色。今朝隔海同欢,别张一帜登坛。两国千秋佳话,元戎七段荣衔”写棋亦写人也。

让子遇险冷汗流

说到心理因素对名棋手的影响,我还可以举出一个非常有趣的实例。一九八一年十月,日本《棋道》杂志举办了一个别开生面的比赛,比赛双方都是得过本因坊荣衔的棋手,一个是有“人间电脑”之称的石田秀芳,一个是有“方块棋王”之称的武宫正树。石田是一九七六年的本因坊,他在那年的中日围棋友谊赛曾被中国的围棋怪杰聂卫平打败,其后就走下坡了;武宫则是上一届的本因坊,在这个棋赛之前不久,刚刚被赵治勋打下马来的。

主办者《棋道》杂志是日本棋院发行的,可说是日本最具权威的围棋刊物。担任解说的人也来头不小,他就是第一个以外国人身份在日本获得本因坊和名人两大荣衔的林海峰。

别开生面之处在于,石田“授”武宫三子,围棋中授子的意思等于象棋的让子,即石田让武宫先下三子。围棋让三子大约等于象棋让单马。因此这个比赛若是打个比喻的话,等于是叫杨官璘让胡荣华单马,杨当然是让不起胡单马的,同样石田当然也让不起武宫三子。但何以要举办这样的棋赛呢?原因是由于两人棋艺的特点,石田号称“人间电脑”,精于细算,破坏力强;武宫最长于围中腹,重视气势,围了一大片腹地,形状往往像个方块,因此号称“方块棋王”。这个让子赛是要让双方得以尽展所长。

但这就涉及一个心理因素了,武宫被让三子自是必胜无疑,但应该赢多少呢,林海峰认为最少三十目。等于杨官璘让胡荣华单马,胡就必须在中局获胜一样,否则若被杨缠到残局,胜亦失威。因此武宫难就难在是否能胜三十目,这就形成了他的心理威胁了。何况他刚刚失掉本因坊宝座,锐气难免稍受挫折。

石田与武宫之战,围棋界称为是“最强授子棋”,担任解说的林海峰,也认为这是一个精彩绝伦的名局。武宫有先下三子之利,战幕一启,就施展他最得意的“大模样作战”,把石田的白子逼进角隅。石田也使出看家本领,在微细处穿破对方封锁。到了中局,竟被他制造出连续的劫争。一个劫争往往已是有关全局胜负,何况是连续劫争?

在最紧张的时候,白棋已经侵入中腹,武宫倘若稍为疏失,不但赢不了三十目,整盘棋都会输掉。这可不是闹着玩的,以刚退任的本因坊身份,被人让三子还要输棋,是有可能被日本棋院取消段位的危险的。好在他见机立断,以弃子手法,牺牲局部利益,保持大局优势,解消石田的劫争,这才渡过难关。

比赛时武宫全神贯注,还不怎样,赛后他检讨全局,说到中腹之战的惊险处,真是应了一句俗话“过后方始知惊”,冷汗不禁涔涔而下了。

这一局的结果是,武宫胜二十九目。和三十目虽然尚差一目,但所差极微,也总算交代得过去了。

说起心理因素的影响,象棋史上也有个很出名的例子。三十年代末期,七省棋王周德裕和董文渊在香港进行十局金牌赛。论名气,周德裕远在当时的董文渊之上;论棋力,他也决不在董文渊之下(董在事后写的文章也承认艺不如周)。但结果却是董胜六和一,不必赛完十局已获金牌了。周何以如此不济,据名棋手黎子健说,董在第一局开赛时就在掌心写了“誓杀周德裕”五字,气得周乱了章法,首局一输,就连输了。后来周与董作私人博彩则是周胜(原定十局,周胜二和一后,第四局因棋例争执,不欢而散)。从这也可见周在金牌赛中之输,是心理因素大于棋力因素了。得失心重,往往是致败之源。说到这里,我不能不佩服吴清源。

文章来源: 文汇报 责任编辑: 雨悦
1   2   下一页  


[我要纠错] [推荐] [收藏] [打印] [ ] [关闭]
网友留言 进入论坛>>
昵 称 匿名
留言须知 版权与免责声明
 
关于我们  |  法律顾问:北京岳成律师事务所  |  刊登广告  |   联系方式  |   本站地图
版权所有 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 电子邮件: webmaster@china.org.cn 电话: 86-10-88828000 京ICP证 040089号 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0105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