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 ·"追风筝的人"登畅销作者榜首 罗琳排第九 ·《五星大饭店》被挑错:“让人利令智昏”? ·广告量急降《纽约客》杂志发行人被撤换 ·《哈利波特与死亡圣器》成英国被借最多的书 ·学者评媚俗艺术:中国人就算不差钱也差灵魂了 ·陈丹青:民国时期人吵架很认真 但无显著恶意  [推荐] [收藏] [打印] [ ] [关闭]
首页>>读 书>>书业广角 字号:
今日文坛竟成"剽客"世界? 评论家:处罚力度不够
中国网 china.com.cn  时间: 2009-02-20  发表评论>>

  今日之文坛 竟成“剽客”之世界?

  八成网络作家存在抄袭行为 维权成本高被抄者无可奈何

  本报前日独家报道网络女作家vivibear涉嫌大规模抄袭他人作品后,在圈内引起巨大反响,记者昨日发现,曾连载vivibear作品的晋江原创网已经将其作品删除,但截至目前,vivibear尚未对此有正面回应。

  近年来,中国文坛频频发生抄袭事件,自郭敬明《梦里花落知多少》抄袭庄羽《圈里圈外》之后,这几年陆续爆发出海默的《中国城市批判》抄袭易中天的《读城记》,河南省原作协主席张宇的小说《蚂蚁》抄袭夏泊的《离散的音符》……曾推出vivibear《寻找前世之旅》的博弈中天老总孙业钦接受采访时表示,据他估计,国内80%的网络作家都有抄袭的现象,他们公司计划今年断掉网络出版这一块。

  证据确凿

  连载网站认定 vivibear抄袭

  就在网友们罗列出vivibear涉嫌抄袭他人多部作品的时候,vivibear依然在网上推荐她的新作《寻找前世之旅》,她表示这本书是由博弈中天和北方文艺出版社联合出版。不过博弈中天老总孙业钦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根本就没有为这本书做宣传的打算,“我前段时间已经知道这个事情了,不好意思做,现在闹成这样,不是给自己抹黑么。”孙业钦说,他们涉足的网络作品很少,该书是由他们一个编辑策划推出的,“现在不知道这本书有没有抄袭,如果有我们将向读者道歉,今年我们也计划断掉网络小说出版这一块。”

  就在本报报道刊出之后,连载有vivibear多部作品的晋江原创网公布抄袭事件处理结果,该网在对比其作品《兰陵缭乱》众多雷同部分之后认为,被投诉涉嫌抄袭的作品《兰陵缭乱》与多篇发文时间在《兰陵缭乱》之前的原创作品在具体描述语言上完全雷同,雷同段落属于被抄袭作品原创,每个雷同段落均多于25个汉字,雷同总字数超过1000字,判定为抄袭。该网已经删除了vivibear在网站的连载小说内容。

  就在被质疑大规模抄袭他人作品事件爆发之后,vivibear一直在更新自己的博客显示她的存在,但遭到如此多的质疑,面对详细的证据,甚至在粉丝要求其站出来反击之时,vivibear依然对此保持沉默。

  抄袭者连错字都不改

  “笔盈盈”成抄袭代名词

  由于网络作家创作的作品往往几十万上百万字,要在这么庞大的内容中找出抄袭的部分需要花费大量的工作,但不少网友自发组成类似反抄袭的兴趣小组,在海量的内容中寻找哪些人抄袭了别人的作品。

  复制加粘贴似乎让写作越来越简单了,你在网上搜索“朝阳明丽的光芒被窗棂滤得点点滴滴”、“光洁白皙的脸庞,透着棱角分明的冷俊”这样的句子,就会发现有多部不同的作品都有这样的字句,已经不知道到底是谁在抄袭谁。目前读者已经发明出一个新的形容抄袭的词汇“笔盈盈”,据悉,笔盈盈是网友们在搜索vivibear的抄袭证据时,无意中发现一篇中学生的作文里,错将“笑盈盈地竞相怒放”打成了“笔盈盈地竞相怒放”,这么一个错别字随后有无数的人照抄了,网友查证发现,在《女娲神石》《琴怡馆》等至少8部作品均有“笔盈盈地竞相怒放”这样的字句,至此,笔盈盈迅速成为网络热门词,讽刺那些抄袭者在拷贝之后连错别字也一并拷贝进小说中而不动一点脑筋。

  博弈中天老总孙业钦在解释自己为什么要放弃网络作品出版时说,“我觉得国内80%的网络作家都有抄袭的现象,这些作者都不注重版权意识,对出版来说风险太大。”

  “剽客”横行

  “抄你的又怎么样?你去告呀”

  就在vivibear涉嫌抄袭事件爆发前,女作家顾艳的《荻港村》被认为与迟子建的茅盾文学奖作品《额尔古纳河右岸》在构思和形式上颇为相似,《荻港村》的开篇与迟子建的散文《年年依旧的菜园》几乎完全相同。而迟子建则表示,顾艳已向她表示过歉意,目前没有考虑将此事诉诸法律解决。有好事者总结了近年来文坛的十大“剽客”,排名第一的承德作协主席刘英49篇散文随笔,47篇涉嫌抄袭林清玄、林语堂等人的作品,上榜的作家还有安意如、郭敬明、海默、哈金等名人。这些涉嫌抄袭者基本上没有受到什么惩罚,诉诸法律的也只有一两起,绝大多数不了了之。

  从著名翻译家王干卿的遭遇或许能感受到为什么抄袭者这么肆无忌惮,王干卿于1998年从意大利原文直接翻译完成了《爱的教育》一书,但你在市面上可以看到数十种不同版本抄袭他的《爱的教育》,但王干卿却没办法,“当萌生了维权的念头且打电话联系那些不规矩的出版社时,我所遭遇的是当头一棒。出版社辩解说:‘我们跟书商和译者是签有合同的,有事你去找书商!’四处寻觅,找到了书商和‘译者’。可他们自恃有正规出版社撑腰,蛮横无理地说:‘抄你的?怪事?抄你的又怎么样?既然你说抄你的,你去告呀!’有的甚至还给我打恐吓、骚扰电话,让我‘放老实点!’‘别没事找事!’像我这样的老人,只好忍气吞声,息事宁人。

  ”事实上有很多作者和王干卿有着同样的尴尬,作品被抄袭却不敢起诉、不敢维权,因为精力耗费很大,审理过程也往往十分艰难。

  评论家侯文学认为,法律对文抄公处罚的力度显然还显得乏力。如对抄袭、剽窃者一般都采取道歉、赔偿、停止销售作品等处罚措施。实际上,对恶意抄袭者很有必要在一定的时间内对其作品的出版发行进行封杀,像体育界对服用违禁药品的运动员进行停赛处罚一样。因为不用重典,难以起到刹风整肃的作用。

  本报记者 蒋庆

文章来源: 成都商报 责任编辑: 雨悦
[我要纠错] [推荐] [收藏] [打印] [ ] [关闭]
网友留言 进入论坛>>
昵 称 匿名
留言须知 版权与免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