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 ·学者余秋雨为灾区孩子送书香(图) ·3月网民疯狂检索“两会”《搜索2009•03》出版 ·今晚,以诗歌的名义铭记5·12 ·"范跑跑"眼镜"情义男"摩托 地震"藏品" 有些看不懂 ·版权交易有了交易所 国内第一家 ·美国一大学书店发生枪击案 一学生遇害(组图)  [推荐] [收藏] [打印] [ ] [关闭]
首页>>读 书>>走进作家 字号:
作家小白:色情是语言的魔术(图)
中国网 china.com.cn  时间: 2009-05-08  发表评论>>

  《万象》让很多人认识了小白,认为他的文章读来有很特别的“口感”。他的文集《好色的哈姆莱特》刚刚由人民文学出版社推出,这是一本性文化考?色情史?视觉艺术论?还是更为暧昧的“准风月谈”?小白说:我不关心“性学”问题,如果一定要有个说法,我大概更关心“性语言学”问题。

  网上能搜到数量很难统计但段位都颇高的“白粉”。从2005年第6期《万象》小白初次发表《脱掉大衣的吉吉》开始,他们就寻找他的博客,等待他的文集,讨论他的身份,甚至性别。“我简直只为了看小白,才去读《万象》,”他们这样说,“读起来口感如此之好,让人难以置信!”如今的《万象》上已读不到小白,但小白不定时地出没在国内多家报刊上:《书城》、《读书》、《译文》、《东方早报·上海书评》、《南方都市报》、《上海壹周》……新出版的《收获》2009年长篇专号上,甚至发表了他的长篇小说《局点》。读过这小说的“白粉”比较晕,有失望的,也有很喜欢的,共识是:小白的小说,读来全然是另一种“口感”。

  也许从来就不存在“典型”的小白。他这部千呼万唤始出来的个人文集《好色的哈姆莱特》同样会因为概括而变得面目全非。性文化考?色情史?视觉艺术论?还是更为暧昧的“准风月谈”?这些都是可以预见的、必将出现在书讯、书评中的词汇,洋溢着某种既铺张华丽又言不及义的喜剧意味。

  当我们的目光被古希腊瓶子上的“湿褶”牵引得神思迷离时,当塔玛拉手执画刷让邓南遮欲罢不能(《带着画刷的男爵夫人》)时,当乘着时光穿梭机的伦敦现代人坐进16世纪的环球剧场、被场子里的臭味和咸湿笑话颠覆了对莎士比亚的认知时,当情人的屁股成为权力与承诺的交易所(《爱你就打你屁股》)时,这些新鲜的、原本完全不搭调的意象组合让我们眼花缭乱,以至于无暇顾及:小白本人的视角在哪里?他的目光既非“自下而上”,也非“自上而下”,甚至不是专注的、入迷的,而是聚焦在这些物象之外的某一个点上。这一点也超出了读者的视野。

  我们被他引导着,看他要你看的东西,并被这些东西迷住或被激怒。如果我们换一种读法,揣摩他究竟是如何将这些材料打碎后捏拢在一起的;考究他如何以近乎罗兰·巴特或者苏珊·桑塔格的方式,既精准地判断、定义,又在不动声色间“曲解”乃至“调戏”原意;拆穿他在严肃与玩笑的两极间如何自定下一整套游戏规则……这样读,我不知道会更有趣还是更无趣。这就好比,电影演至高潮,欲仙欲死之际,忽然生出疑心,想举头张一张摄影师到底蹲在哪里取景——你自然是望不到的。

  他是个好作者,但并不是个容易访问的对象。轻轻拨开一切对他本人的好奇(包括“神秘”在内的所有标签),在他,几乎是种本能。

文章来源: 外滩画报 责任编辑: 雨悦
1   2   3   下一页  


[我要纠错] [推荐] [收藏] [打印] [ ] [关闭]
网友留言 进入论坛>>
昵 称 匿名
留言须知 版权与免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