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 ·中国首家地方大学出版社转企改制 ·省部级领导集体参观“国家珍贵古籍特展” ·出版业首次跨地区强强联合 今日在京签署合作协议 ·SMG版权中心挂牌 ·金庸加入中国作协 介绍人为邓友梅与陈祖芬 ·台湾读者读《秘密》发愿 独中彩票9.37亿  [推荐] [收藏] [打印] [ ] [关闭]
首页>>读 书>>悦读时光>>名人书话 字号:
杨德豫:人鬼龙蛇八十秋(图)
中国网 china.com.cn  时间: 2009-06-29  发表评论>>

【人物名片】

  杨德豫,翻译家,1928年12月12日生,其父为国学大师杨树达。历任湖南人民出版社和湖南文艺出版社编辑。五卷本《杨德豫译诗集》由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

  日前,《杨德豫译诗集》由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作为一名优秀的编辑,由杨德豫主编的“诗苑译林”在上世纪曾经产生过重要影响,作为一名优秀的翻译家,杨德豫的英诗翻译深受好评并获翻译大奖。杨德豫先生一向低调,生平经历及事迹很少见于报章及网络。5月,记者专赴长沙,听这位年过八旬的老人追忆父亲及他自己坎坷的人生。

  追忆父亲 苛刻严厉 父爱深沉

  小时候,我的兴趣本来是美术,喜欢画画。当时,我父亲杨树达是清华大学中文系的教授,他主要是搞语言文字学,研究《汉书》、《春秋》、《论语》等等。他把我的兴趣向诗歌引导,从小就教我念《诗歌易读》、《唐诗易读》、《唐诗三百首》等等。

  1938年的时候,小学课本全部是白话文。我父亲不大喜欢白话文,他就买了一种民国初年出版的全部是文言文的初中语文课本,一课一课教我,所以我文言文的基础从那时候打下来。

  1945年7月,高考。我当时好高骛远,看不起湖南大学,在填志愿的时候,我填了西南联大,我父亲不准,一定要我考湖南大学,留在他身边。我在父亲的命令下,勉强填了湖南大学,我父亲要我上中文系或者历史系。我想,如果上中文系就是我父亲的学生了,天天上我父亲的课,父亲又管得很严,就报了历史系,这样离我父亲还稍微远一点。

  在湖南大学历史系就读的一年里,我只上两个人的课,一个是很有名的政治学家李剑农的政治学课程,还有一个是曹廷藩的地理,他的政治思想很进步,地理教得很好。

  1946年的夏天,我下决心去考清华或者中央大学,父亲不准我去,一分钱不给,我母亲和大姐变卖了首饰支持我去武汉参加考试。后来,我考上了中央大学外文系。我父亲很舍不得我走,但是,他也没有办法。我父亲很爱我,又对我很严厉。我没有想到,我父亲这次和我竟是永别。对此,我一直很后悔,觉得对不起我父亲。

  困难遭遇 大鸣大放 被打右派

  1956年召开知识分子会议,周恩来做了《向科学进军》的报告,我的思想开始活动,觉得在部队里干不太合适,我还是喜欢外国文学,想搞翻译。1956年秋天,我的业余诗歌翻译开始了,开始翻译的是《朗费罗诗选》和《彭斯诗选》。这时,就有点不安心部队的工作。

  大鸣大放的时候,地方鸣放很热烈,部队没有鸣放,想出气的人就觉得很憋气,要求“鸣放”。由我发起,报社的好几位同事联名写了一篇文章,要求“鸣放”,文章说我们是部队报纸,广州军区领导“压制鸣放”,把这个稿子投到广东省委的机关报《南方日报》。可是后来接到《战士报》社电话,他们说把它撤了,上面有压力。这样,这篇文章就没有在《南方日报》刊登。

  不久,开了一个广州军区报刊座谈会,一共有二十几个人参加,会上,我第二个发言。那时我胆子很大,我说:听《解放军报》驻广州的记者说,《解放军报》总编辑欧阳文中将说过,如果国防部长压制鸣放,《解放军报》也敢批评他。我们《战士报》就要学《解放军报》这样的英雄气概,如果广州军区的领导压制鸣放的话,我们《战士报》也敢点名批评他。

  反右开始后,我心里想在劫难逃了。回来之后,就有人贴我的大字报,我就被划成右派批判。我被划右派主要是两条罪状,一条是写那篇没有发表的文章,说广州军区领导“压制鸣放”;另一条就是在广州军区报刊座谈会上发言。1958年右派处理分成六类,第一类是劳动教养。第二类就是监督劳动,就是一个月只发15块。我是第五类,降级,降职,降薪。我原来是正连级,相当于地方的19级,降成22级,工资原来是一百零几块,加上军龄补贴一共是120几块,降到50块。第六类是免予行政处分,不降级。我被取消了预备党员资格,开除军籍,剥夺军衔,被遣送到湖南大通湖农场劳动。在此后20年时间里,我有13年半在生产队第一线,跟农民同吃同住同劳动,可以说是体力劳改。

  翻译风波 右派出书 稿费被扣

  1958年6月,我到了农场劳动。1959年10月,我那本《朗费罗诗选》就在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了,为什么我是右派还能出版书呢?这里有一个过程。

  其实人民文学出版社约我翻译的有两本半,除了这本《朗费罗诗选》,还有一本是《彭斯诗选》。我把我的译稿寄去了,他们说我社已经另约一个人的翻译《彭斯诗选》,由你们两个人合译。我当时还不知道是谁,后来知道是王佐良。不用我的译稿之后,后来出版的是王佐良译的薄薄一本。另外,人民文学出版社还约我翻译一位现代澳大利亚诗人的诗选。

  《战士报》社给人民文学出版社的信寄去之后,人民文学出版社回信了,信是这么写的:我们同意《彭斯诗选》不用他的译稿了,澳大利亚诗人的诗,也作废了;可是《朗费罗诗选》他已经译完了,我们再另找一个人要重新译,很费事,而且上面有政策,右派分子如果要出书的话可以改个名字出,那所以他译的这本书我社还是打算出。《战士报》领导还是不太同意,他们回信说,我们原则还是不同意出,如果你们实在坚持要出的话,一切责任由你们负。这是总编辑直接告诉我的。我说好,我就换个名字,我的原名是杨德豫,我给人民文学出版社写信说,用杨德豫的名字出,1959年10月,《朗费罗诗选》就出版了。

  出书以后,我在生产队劳动。这本书稿费是600多元,一分场的书记李信把稿费扣住了,不给我。我就给出版社写信说我没收到稿费,后来一查,稿费确实已经到了农场。我就去问农场领导,我说我有一本书出版了,得了600元稿费,给我汇来,可是没有收到。1962年初,情况好转了,要给我摘帽子了,农场的右派哪怕没摘帽子的也不在生产队劳动了,都分到生产队做会计、统计,或者到学校教书,这时才把这600元钱还给我。

  我于1978年12月被调到湖南人民出版社,刚到出版社还是打杂,没有译文编辑室。译文编辑室1979年建立后,我就到译文室了。湘潭大学教授、老诗人彭燕郊找到出版局领导,建议出版一套外国诗歌中译本丛书。1982年10月才把编丛书的任务交给我。“诗苑译林”先后由湖南人民、湖南文艺两家出版社出版,时间长达10年(1983-1992),共出书五十一种。1991年,这套丛书获首届全国优秀外国文学图书二等奖。(采写、摄影/本报记者 张弘)

  【译作介绍】

  《杨德豫译诗集》

  五卷本《杨德豫译诗集》分别为《莎士比亚 贞女劫》、《华兹华斯诗选》、《柯尔律治诗选》、《拜伦诗选》、《朗费罗诗选》。

  莎士比亚是英国著名的戏剧家和诗人,也是欧洲文艺复兴时期人文主义文学的集大成者。《贞女劫》是莎士比亚的经典诗歌作品之一;华兹华斯是英国浪漫主义诗人。1843年被封为英国桂冠诗人。《华兹华斯诗选》收录了华兹华斯的经典诗歌作品;柯尔律治,诗人,评论家,哲学家。《柯尔律治诗选》收录了柯尔律治的经典诗歌作品三十三首;拜伦是英国浪漫主义文学的杰出代表。在他的诗歌里塑造了一批“拜伦式英雄”,他们孤傲、狂热、浪漫,却充满了反抗精神。《拜伦诗选》精选了拜伦的主要佳作;朗费罗,19世纪美国最伟大的浪漫主义诗人之一,《朗费罗诗选》收录了朗费罗的经典诗歌作品。

  【编作介绍】

  “诗苑译林”的影响

  由杨德豫主编,湖南人民出版社出版的“诗苑译林”丛书上世纪80年代在文化界享有极高的声誉,许多诗歌爱好者更是追着出一本买一本。因为主编了这套书,杨德豫被萧乾在一篇文章中誉为“长沙出版界四骑士”之一(钟叔河主编“走向世界丛书”、杨德豫主编《诗苑译林》、李全安主编《散文译丛》、曹先捷主编“世界著名学府丛书”)。而这套书能够受到读者的追捧也决非偶然,无论从翻译质量上还是出版规模上,在当时都是罕见的。

  这部丛书中几乎每一本的译者都是翻译界的权威和最优秀的译者,以下是其中的书目和译者:

  《戴望舒译诗集》、《梁宗岱译诗集》、《朱湘译诗集》、《戈宝权译诗选》、《德语六诗人选译》(冯至译)、《德语国家现代诗选》(绿原译)、《英国诗选》(卞之琳译)、《苏格兰诗选》(王佐良译)、《英国十四行诗抄》(屠岸译)、《英国现代诗选》(查良铮译)、《法国七人诗选》(程抱一译)、《法国现代诗选》(罗洛译)、《域外诗抄》(施蛰存译)、《古希腊抒情诗选》(罗念生、水建馥译)、《印度古诗选》(金克木译)、《英国维多利亚时代诗选》(飞白译)、《霍斯曼:西罗普郡少年》(周煦良译)、《图像与花朵》(陈敬容译)、《纪伯伦:先知沙与沫》(冰心译)、《美国当代诗选》(郑敏译)、《北欧现代诗选》(北岛译)……

  【获奖介绍】

  获诗歌翻译彩虹奖

  杨德豫翻译的《华兹华斯诗选》由萧乾、文洁若、孙绳武、绿原、屠岸等名翻译家联合推荐,最终获得1995-1996年全国优秀文学翻译彩虹奖。诗人北塔曾经撰文《形神兼备信言美》对杨德豫先生的汉译《华兹华斯诗选》予以极高评价。

  另外,杨德豫翻译的《拜伦诗选》被老诗人、翻译家卞之琳誉为“标志着我国译诗艺术的成熟;翻译家屠岸对杨德豫的译笔给予高度评价,称傅雷和杨德豫两人“都是第一流的高手,他们的翻译几乎进入了化境,他们翻译的作品,其生命力会很长”。

文章来源: 新京报 责任编辑: 雨悦
[我要纠错] [推荐] [收藏] [打印] [ ] [关闭]
网友留言 进入论坛>>
昵 称 匿名
留言须知 版权与免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