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 ·日本也有“红色遗产” 宫本百合子信札即将面市 ·中山书展首日人气超旺 数万人挤爆展场(组图) ·郭敬明小说挺进《人民文学》 文学向市场低头? ·余秋雨再拜都江堰 将为"洗心之城"续写一篇散文 ·日本作家夏目漱石后代围绕利用祖先产生纠纷 ·济慈离我们并不遥远  [推荐] [收藏] [打印] [ ] [关闭]
首页>>读 书 字号:
证照中国:一张证照一段往事(图)
中国网 china.com.cn  时间: 2009-07-27  发表评论>>

前 言

“文化大革命”结束三十来年了,当年“万里江山一片红”的“革命景象”已经消失了,参与过这场“革命”的人也“消失”了很多,时间离我们越来越远,景象越来越模糊,“文革”的印象现在多保留在一些白发人的记忆里。怎样才能让后代了解这笔“文化遗产”,是我们这一代人所要思考的事情。

我是十年浩劫的参与者,我“劫”过别人,别人也“劫”过我,过去的“两败俱伤”已经变成了“精神财富”,也变成了我不遗余力收藏“文革”物品的动力。这些藏品都是“文化大革命”的“化石”,保存着“文化大革命”的“基因”。它能发挥“眼见为实”的作用,让我们的后代不仅能“听历史”还能“摸历史”,摸出“原汁原味”的感觉,永远记住这场惊心动魄的“红色内战” 。

“文化大革命”是“煮豆燃豆萁,豆在釜中泣”,我们用八年的时间打败了日本鬼子,却用了十年的时间来消灭“阶级敌人”。如果说抗日战争伤的是“身体”的话,那么“文化大革命”伤的就是“灵魂”。“文化大革命”不仅使中国国民经济到了崩溃的边缘,而且使人民的权利丧失殆尽。

虽然“文化大革命”造成的损失慢慢地被抹平了,但我们不能好了伤疤忘了痛,要痛定思痛、以史为鉴。好在“文化大革命”的“保健作用”已经显露出来了,它使共和国的肌体产生了“抗体”。一个不能从灾难中总结吸取教训的民族,是没有前途的民族。而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不断研究“病例”,只有这样才能避免重蹈覆辙。

许善斌

2008年12月

证照中国:一张证照一段往事(图)

 

  一张证照、一段往事,《证照中国1949—1966》、《证照中国:1966—1976》从一个独特的视角再现了中国历史。曾经稀松平常的细节,因着时光的洗礼,都有了特殊的意义。

  作者许善斌,原来是山东乳山县文化馆干部,1974年后来到北京,在某报社工作,多年来在潘家园旧货市场和报国寺文化市场“淘宝”,风雨无阻,收获颇丰,被誉为“中国证照收藏第一人”。如今名片上的“职务”是“收集旧纸片的老汉”。

  许善斌被称为用证照“书写”中国历史的第一人。如果把他收藏的会议入场券、讣告、请柬、门票、布告、毕业证、结婚证、执照等,按照时间顺序排列起来,就是一部中国现代史。有采访他的报道说他“10万买历史碎屑”,其实“碎屑”拼在一起就不“碎”了,何况这些“碎屑”中不乏珍品和孤品,连缀成书就像是个“历史小画卷”。

  年轻一代很难想象中国曾经是一个“票证国家”。计划经济时代,各类证照曾有着通行证的妙用。物质贫瘠的岁月里,买布要布票,打油要油票,买粮食要粮票,理发要理发票……甚至还有粪票、水票、觉悟票。觉悟票是什么?太抽象了吧。作者介绍了这些证照所产生的历史背景,解读了这些证照所承载的历史生活、这些证照本身的特点及其背后的故事。对经历过那些岁月的读者而言,时过境迁,重看证照,体会时间与空间的变化,理解沧海桑田的含义。对没有经历过这些日子的读者,一部票证史,也是当代中国历史的一个小小侧面。

  《证照中国1949—1966》从会议笔记本到革命运动纪念册,从各种奖状到证书,从门票入场券到海报卡片,从国徽设计图到报纸片面;从防治血吸虫病到治淮工程,从农民翻身票到节日庆祝宣传单,从牲口“户口本”到殡葬改革,从节目单到护照通行证,从国事、政事、大事、军事、农事、怪事、红事、民事、文事和外事十个方面记录了17年里中国社会各个阶层的生活与历史。《证照中国:1966—1976》,收录了“文革”时期大量的文物,包括:大字报、传单、调查证明材料、介绍信、学生证、大会入场券、入伍通知书、毕业证书、粮油供应证、选票、平反证明、工作证、红卫兵证、乘车证、代表证、奖状、海报、请柬、节目单……

  许善斌在《收藏而已》中曾说:搞收藏有责任帮助史学家……发掘历史证据不能光靠搞历史的“正规军”,也需要搞收藏的“游击队”大力配合,因为收藏队伍遍及社会的各个角落,能搜到“正规军”弄不到的东西。

  许善斌的朋友摄影家李振盛讲过这样一个故事:一次有个朋友到他家玩,好奇地问他对证照怎么爱到了这种程度。老许说:这些旧纸片在你眼里和在我眼里不一样,就好像初恋情人给了你一块手帕(我们那个年代用手帕做定情物最时髦),在别人眼里就是一块过了时的“破布”,可在自己眼里它就是记忆的“录像带”,可以让你重新回到“浪漫时光”。如果有朝一日你得了心梗的话,在你面前晃动这个旧手帕,一定比什么起搏器都灵。

  许善斌已年近古稀,他的理想是有朝一日成立一个“证照博物馆”,以史为鉴,面向未来。(李峥嵘)

文章来源: 中国网综合消息 责任编辑: 雨悦
[我要纠错] [推荐] [收藏] [打印] [ ] [关闭]
网友留言 进入论坛>>
昵 称 匿名
留言须知 版权与免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