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 ·《民族文学》蒙古文版、藏文版、维吾尔文版创刊 ·中国作家网改版完成,中国作协签约新浪 ·第8届全国输出版、引进版优秀图书揭晓 ·组图:国家图书馆度过百岁华诞 ·北方联合出版传媒:布局海外发展 增势"走出去" ·国图“海外中国学文献研究中心”揭牌  [推荐] [收藏] [打印] [ ] [关闭]
首页>>读 书>>书业广角 字号:
把脉类型小说:中国为何产生不了斯蒂芬·金?
中国网 china.com.cn  时间: 2009-09-14  发表评论>>

  盗墓、职场、悬疑、官场等类型小说井喷后疲软 类型小说作者撕下“标签”后还剩什么?

  2004年至2007年间出版的类型小说数量以40%的速度增长,青春言情、悬疑盗墓、后宫穿越、职场官场等类型小说百花齐放,然而,从2008年开始,类型小说急剧下滑。日前,著名悬疑作家蔡骏发起拯救类型小说的“蔡骏·类型小说现实主义运动”。类型小说弊病何在?中国可能出现斯蒂芬·金吗?针对这些话题,记者采访了类型小说代表作家及评论家。

  本专题采写及摄影 记者 吴波

  把脉类型小说之“外伤”:胡乱跟风做坏市场

  记者了解到,从2008年开始,类型小说无论从整体数量和单本销量都急剧下滑,今年下滑趋势非常明显,很多类型小说的境况相当不堪,甚至有绝迹的迹象,比如曾经火爆一时的盗墓小说等。

  博集天卷图书公司曾成功出版了《杜拉拉》、《浮沉》等系列畅销职场小说,董事长黄隽青接受本报采访时承认:“这两年类型小说发展较为乏力,有的只有一两年的生命力,比如说最近穿越小说就像彻底‘死’了一样,什么穿越小说都发不动了。”

  著名文学评论家解玺璋也感觉到了今年类型小说显得比较疲软,“今年5月份我们在南京开过一次‘官场小说研讨会’。散会后,大家到书店一看,摆得最明显的都是官场小说,但是据老板介绍销售情况并不是特别好。会上有人说今年1月至4月份官场小说出了123部,真正能够冒头卖得非常突出的相当少。”

  解玺璋说,“类型小说自身同质化现象非常严重,比如官场小说从书名就可以看出来,现在书名都直接写职务,从省委书记一直写到现在的驻京办主任,各种各样的职务都写到了,它走到了死胡同里。”这类小说在语言内容方面没太多区别,“一部作品火了以后,出现很多跟风的作品,就把这个类型给毁了。在类型小说中,很大一部分是作者和出版商自己把这个市场给搞砸了。”

  众多出版商也指出,很多人只图眼前利益,跟风严重,很多做法近似于“涸泽而渔”。

  把脉类型小说之  “内伤”:文字混乱缺乏是非观念

  著名评论家白烨认为造成这一现状的原因是类型写作本身出了问题,“截至目前看它基本是以热闹和刺激来吸引我们,尤其我读那种‘仙侠’小说,写的都是一种说不清历史年代的黑吃黑的斗争,他们的斗争是坏和更坏,强和更强的斗争,没有是非、没有道德和伦理层面的内容。这样的作品我看了以后,觉得确实不能打动我,就是看热闹而已。不管什么类型的文学,最基本的是需要锤炼文字,要给读者以震撼和冲击。”

  “我就想问网络小说作家和类型小说作家,除了热闹和刺激之外你还能提供给我们什么?”白烨说,“如果这样下去,类型创作会非常危险,很多类型小说寿命非常短,作品本身的生命力、内力和活力都不够。”

  “治疗”:类型写作需回到现实主义

  有什么办法可以拯救类型小说呢?作为最有号召力的类型小说作家蔡骏近日携《人间中卷复活夜》发起“类型小说现实主义”运动,打出救赎类型小说的旗帜,引起各方争议。

  蔡骏告诉记者:经过一些深思熟虑之后,他才发出了拯救类型小说的呼吁,并提出了自己的想法和解决办法。作为中国悬疑类型写作的代表作家,蔡骏则认为作家在类型文学创作上有一个共同的问题,脱离现实。“除了一些特定的小说,比如行业性、职场性小说之外。“我一直认为想象力是很重要的,但是仅仅只有想象力是不够的,我们不可能拔着自己的头发飞起来。”对此,白烨颇为赞同,类型小说不能一味悬在空中,悬在想象中,而是要回归现实,回归人间,回归人性,多一些人性的内容。解玺璋则认为问题的关键在于作品的品质,“小说要有品质,首先就是语言,同时又有很好的故事和想象力,还写到一定的对社会、对人的关怀,这就是很好的通俗文学作品。”

  对话悬疑作家蔡骏:

  我不怕脱下“悬疑”标签

  蔡骏,中国作家协会会员。2000年起发表作品。2001年长篇小说《病毒》横空出世,至今已出版《地狱的第19层》、《荒村公寓》等长篇小说。连续三年保持中国原创悬疑类小说畅销纪录。

  广州日报:你提出了类型小说的现实主义运动,这是否表明你对自己的《人间(中卷)复活夜》不自信?

  蔡骏:我小时候是一个比较没有自信的人,通过写作让我对自己的人生、生命产生了很强力的一种自信,我自信能够用汉语写出非常好,甚至最好的小说。说到现实主义,其实我刚开始写《人间》的时候并没有想到什么“主义”的问题,我只是想到有变化,而不是停留在以往。而这种变化一定是够结合现实的。因为我觉得我的作品是可以适合所有人阅读的,而不只适合青少年阅读群体。我希望能有更大的社会影响。

  广州日报:你认为类型小说究竟能给读者提供什么?

  蔡骏:最早的小说都具有一种讲故事、娱乐的功能,无论中国的还是外国的,像《三国演义》、《水浒》都是很好看的故事。当然,小说有很多种功能,除了提供精彩的故事和享受以外,还能够提供一种深刻的思考和文学的独特性,那就是我们现在所说的纯文学。这两者是殊途同归的,比如斯蒂芬·金的一些作品,已经完全达到甚至超过了传统一些纯文学的人文价值,而传统的这种纯文学小说同样也可以写得很精彩,很引人入胜。

  “类型小说的出路在于实践”

  广州日报:类型小说积弊甚多,能否谈一下如何走出类型小说的困境?

  蔡骏:其实作家首先还是要实践,用行动来解决,这就体现在作品中。由于类型小说普遍存在人物形象单薄的问题,我就改变了自己小说的结构。以前我的小说重点都是解谜,当然这部小说中也有解谜,但是已经不是重点了,我把重点放在了人物的命运变化。其实这个结构更像武侠小说的结构,比如说《倚天屠龙记》就是这样,大家关注的是张无忌的命运。这是我的小说从结构上的两个最大的变化,其次才是对现实的介入。

  广州日报:斯蒂芬·金在前两年也出了一本现实主义小说。但小说推出后,读者反应比较冷淡。当一位悬疑大师揭掉身上的标签以后,市场和读者反而不承认他了,那么你会不会也有这样的问题呢?

  蔡骏:斯蒂芬·金的标签是非常成功的标签,对他来说各个方面都非常成功了,在美国家喻户晓、无人不知。斯蒂芬·金在美国的影响力可以说是我在中国影响力的100倍。所以标签的问题,我还没有到他那一步的问题。而且撕掉这个标签并不代表着作品本身会不好看,首先要强调一点,《人间》还是很好看的故事。

  相关人物:

  最成功的

  类型小说家

  斯蒂芬·金:1947年出生于美国缅因州一贫困家庭。在州立大学学习英国文学。毕业后因工资菲薄而走上写作之路。上世纪70年代中期声名渐起,被《纽约时报》誉为“现代恐怖小说大师”。自上世纪80年代至90年代以来,历年的美国畅销书排行榜,他的小说总是名列榜首,久居不下。他是当今世界上读者最多、声名最大的美国小说家。他的每一部作品,都成为好莱坞制片商的抢手货。1979年,在他32岁时,成为全世界作家中首屈一指的亿万富翁。

文章来源: 《广州日报》 责任编辑: 雨悦
[我要纠错] [推荐] [收藏] [打印] [ ] [关闭]
网友留言 进入论坛>>
用户名 密码
留言须知 版权与免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