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 ·重庆将携手台湾出版抗战历史百卷书 ·《吴建民外交作品系列》首发 ·图书公平交易规则:新版图书一年内不得打折零售 ·“守正出奇”南京大学出版社新书发布会别具匠心 ·国家级数字图书馆工程成果显著 ·聚石文华专做女性文学 浅白色《日光微澜》将出版  [推荐] [收藏] [打印] [ ] [关闭]
首页>>读 书>>书评导读 字号:
《新时期戏剧启示录》:为新时期戏剧立传
中国网 china.com.cn  时间: 2010-01-12  发表评论>>

《新时期戏剧启示录》 中共党史出版社

  在中国戏剧的百年历史中,近三十年应该是最有活力,且充满了各种可能性的一个时期。活跃于其中的各种势力的较量,至今也很难说已经沉淀为历史。作为一个过程,它或者还在行进的路上,于是,也就给研究它的人带来了许多意想不到的困难。换句话说,当我们看到有人在为这个时期的戏剧发展进行理论概括和描述时,总是觉得非常难得。刘平所作《新时期戏剧启示录》就是这样一部关于近三十年戏剧的研究成果的难得之作。作者是一位勤奋执着、认真严谨的学者。他的这部书冠以“启示录”这样的名称,可见也是注意到了这个时期的特征是动态的,现在进行时的,尚未完全展开的。因而,他的研究也就带有承前启后的性质,而并非对新时期戏剧的盖棺定论。

  通常我们所理解的历史研究,一般有两个方向,一个是针对历史长河中已经沉淀、凝固的那一部分,再有就是历史长河中滔滔不息流动着的沧浪之水。这两个方向应该说各有利弊,前者可能更客观,更冷静,更容易深入,后者则更生动,更鲜活,更有现场感。但就戏剧史的研究而言,后者显然具有特殊的意义。这是因为戏剧的存在方式与文学之类还是有区别的,文学可以通过文本进行研究,戏剧则更强调研究者的“在场”。戏剧史研究者的“在场”,可以捕捉直接的、稍纵即逝的感受,这种感受对于戏剧史来说是无可替代的。

  如刘平自己所言,他的这项研究首先还是“从阅读资料入手”的。在此期间,他“重新阅读了《剧本》、《新剧本》《新剧作》等杂志自1978年至2003年发表的话剧作品,以及已经出版的话剧作家的作品集,约500多个剧本。其次,阅读了《戏剧报》、《中国戏剧》等杂志上发表的戏剧评论及其戏剧理论和研究文章,约200万字”。其工作量之巨大,可想而知。不过,我更加看重的却是他“在场”的身份,他说:“自20世纪80年代初以来,我始终关注着新时期戏剧的创作和发展动态,并追踪着话剧舞台演出的脚步,穿梭于北京各大、小剧场之间。本书所涉及的演出剧目我基本都看过,且经常有话剧评论刊于报刊杂志。”

  这种对观剧经验和感受的长期积累,给刘平的研究注入了一种生气和开放性。它不是从书本到书本,从文字到文字,它将舞台演出也纳入自己的研究视野,从而使得戏剧史的研究又多了一条现实的维度。所以,在他的写作中,叙事所表现出来的,更多是一种对现象的描述,而不仅仅是学理的、逻辑的推演。我们也可以把他的这本书看作是关于新时期戏剧非常翔实和客观的记录,但其中却又包含了他对各种思潮、各种现象的梳理、分析、思考和判断。

  实际上,所谓新时期戏剧,只是个笼统的称呼,它应该包含着更多的面相,要对它进行概括应该是比较困难的。在这本书里,刘平将新时期戏剧概括为“开放性、探索性和实验性”,倒不失为简洁、清晰,且又兼顾了各种可能性的一种意见。新时期戏剧得益于改革开放和思想解放,积极地探索、实验和开拓戏剧舞台的表现力,构成了近三十年来戏剧创作最强大、最持久的内在推动力。这里所指应该不局限于所谓的探索戏剧、实验戏剧,或先锋戏剧,它是新时期戏剧与生俱来、无法回避,亦无法消除的精神特质。往远了说,这种特质很有可能会成为新时期戏剧留在中国戏剧发展史上的最重要的精神遗产。然而,充分认识这个遗产的价值和不可或缺,却还有待于时日,刘平的研究在这方面具有开拓性的意义。(文/解玺璋)

文章来源: 北京晚报 责任编辑: 钟明
[我要纠错] [推荐] [收藏] [打印] [ ] [关闭]
网友留言 进入论坛>>
用户名 密码
留言须知 版权与免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