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 ·重庆将携手台湾出版抗战历史百卷书 ·《吴建民外交作品系列》首发 ·图书公平交易规则:新版图书一年内不得打折零售 ·“守正出奇”南京大学出版社新书发布会别具匠心 ·国家级数字图书馆工程成果显著 ·聚石文华专做女性文学 浅白色《日光微澜》将出版  [推荐] [收藏] [打印] [ ] [关闭]
首页>>读 书>>书评导读 字号:
来自身体的询问:你接受自己是女人吗?
中国网 china.com.cn  时间: 2010-01-12  发表评论>>

  长久以来,我们和自己的身体相处的方式就是漠视它。如果不是浴室、医院和身体检查,我们可能会渐渐忘了它。我们带着它,就像随时携带的一件衣服。只有当诸如疾病、怀孕和生育等事件突然袭击我们的身体的时候,我们才会意识到,原来我们和它之间并不是那么熟稔和默契。

  《乳与卵》是一本专注于女性身体和由此展开的亲子关系的书。卷子和绿子是一对母女,她们各自为自己的身体焦虑着。对于绿子来说,甚至是嫌恶着。而作为卷子姊妹和绿子小姨的“我”,正面对着鲜活青春的颓败。卷子母女来到东京,是为了卷子的隆胸手术。为了改变自己的乳房,卷子不惜投入了大量的精力搜集材料,准备手术。而女儿绿子却因为妈妈要做伤害自己原初身体的事情,不再开口说话。与国内一些热衷于讨论女性身体的女性作家不同的是,川上未映子似乎并不着意与探讨性之于女性身体重要与否,她更喜欢把目光聚焦于性的差异或者说躯体本身。就像她自己说的,长时间的注视一个汉字就会产生“未视感”。而小说里正是在表达对女性身体的“未视感”。不管是对女人身体已经上了瘾的观察欲望的卷子,还是尚未接受女人身体这一事实的绿子和独身一人的“我”,都开始它为什么是这样的而非另一种样子的担忧。这部小说鲜少出现男人的身影,而作为一个叙述中的阴影,他又无处不在。在直面身体的时候,《乳与卵》没有给男人任何发言的机会。这是否暗示出女人住在自己的身体里,而男人终身流浪。

  作者设置了处在人生三个不同阶段的女性角色,她们看似在同一时空里交谈着,却又似乎在各自的时空里游离。“我”和卷子对于乳房的交流与绿子日记式的独白相互交叉,编织出了小说文体浓淡相宜的质感。在母女相互争执的最激烈的一个场景里,卷子和绿子各自拿起过了期的鸡蛋砸在自己身上,任凭汁液涂满全身。而鸡蛋,不正是卵的一个通俗意象么?

  如果企图要寻找男人的影子,我们则不妨来到同书的另一篇短篇小说《你们的恋爱正在濒临死亡》里,一个重复的动作,一个落在视线里的后脑勺和一种突袭的暴力,这就是川上未映子给出的关于男人的解释。

  以雕塑女人身体闻名的女雕塑家向京在接受记者采访的时候,曾被问到这样一个问题:你现在接受自己是一个女人了么?或许这也是川上未映子小说里隐隐透出的询问。在镜子面前,在时间的衰败里,在绽放和凋落之间,我们是否都会无声地问镜子里的那一副躯体,那么,你现在接受自己是一个女人了么?

文章来源: 北京晚报 责任编辑: 钟明
[我要纠错] [推荐] [收藏] [打印] [ ] [关闭]
相关新闻
-《乳与卵》讲述女性困惑
网友留言 进入论坛>>
用户名 密码
留言须知 版权与免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