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 ·曲黎敏出书 阎崇年、梁冬来捧场 ·《敌营十八年》:出书送DVD ·国图“部长讲座”将结集出版 ·中日历史共同研究将发表阶段性报告 ·重庆将携手台湾出版抗战历史百卷书 ·《吴建民外交作品系列》首发  [推荐] [收藏] [打印] [ ] [关闭]
首页>>读 书>>书评导读 字号:
记者圈是个什么圈
中国网 china.com.cn  时间: 2010-01-12  发表评论>>

圈子一词是个香饽饽。政商界流行—“进了班子,没进圈子,等于没进班子;进了圈子,没进班子,等于进了班子;进了班子,又进了圈子,那是班子中的班子;没进班子,也没进圈子,那就是戏子。”世间多少事,神秘演绎着圈子的力量。

这本《记者圈》对传媒教育、传媒管理、企业界、公关业,开卷有益。

这本书是新记者的必读书,老记者的参考书,更是关心记者群体的课外书。

肖经栋著 南京大学出版社出版

北京某著名学府新闻学院被戏称为“房地产学院”,因看04级的部分毕业生去向,除去继续深造学业的,真正做记者的只有1个,在各个房地产公司工作的却有10人之多。

这是一个典型大样本里的小抽样分布。咋会这样?在肖经栋兄的新书《记者圈》里,我找到答案:根源在于中国的新闻教育缺乏核心价值观的培养,缺乏个性化教育,多为模式化的批发生产。

中国记者是个特殊的群体,培养上主要以学校教育为主,这既不同于日本的老记者手把手教和自己摸索的实践教育,也有别于美国的学院制教育——密苏里模式之所以得到中国人的推崇,在于教育理念强调实践出真知,强调专业和技术层面的东西,较少地涉及意识形态。

而中国新闻教育早期借鉴的是“前苏联模式”,旨在培养宣传工作人员,强调政治属性而不是新闻本质。因新闻理论陈旧,教师业务实践生疏,学生在校所能学到的专业知识比较肤浅,致使当今的新闻教育一直为业界所诟病。

我的同学,《中国青年报》知名评论员曹林,大学时愤然写出《教授,我来剥你的皮》等诸多杂文。9年过去了,回头再看,正是这种个性化的“揭竿而起”,曹林从那一届学生中脱颖而出,更多“批发”出的同学无奈社会走势,迫于生计为稻粱谋。所以,青年学子凑热闹来考读新闻,毕业求职不堪现实弃之如敝屣。

在《记者圈》里,我读到曹林式成长的更多答案,比如范长江尚为北大学生何以写出轰动一时的《中国的西北角》;也看到更多记者的生存发展困惑,比如纸媒记者如陈峰转型网络新媒体;以及记者生态中的圈子圈套,比如一个记者成长为主任、编委、主编的一路颠簸、几经沉浮。

作为一个在党报、市场化报纸穿梭行走过,在京沪汉求学及工作过的9年新闻从业者,细细读来多有所获所感所思。对媒体江湖的诸多悬案,《记者圈》给出第一手的答案,比如沈颢在2003年即将就任《东方早报》社长及总编辑关口,为什么突然退出?报业名人谭军波为什么离开《上海证券报》,重归体制内创办《东莞时报》?类似谭军波的那么多职业经理人,为什么最后上岸了,回归到体制内?

现在大部分媒体是底薪加稿费的薪酬制度,奖勤罚懒,但也造成记者普遍浮躁、急功近利,为什么不能学习美国媒体和《财经》采取年薪制?

记者这个职业,没想象中那么好,也没现实里那么坏。就收入来说,经栋兄经过实证研究的结论是,记者的收入以及隐性福利还可以,是不错的职业。体制内媒体高管的收入与一般采编人员的差距不是很大,高出两三倍而已,而市场化媒体高管与一般采编人员的收入差距多在8倍左右。

不过,记者一旦晋升到中高层,尤其是高层,收入水平反而处在社会同等级的中下水平。媒体高层年薪极少能够超过50万元,和企业高层动辄上百万元相比差距甚大,这便是造成媒体中高层人才流失严重的重要原因。

中部城市的媒体体制内外的落差感更为明显。报业名人谭军波,曾担任《三湘都市报》副总编,同事说他的工资比社长还高,让谭如坐针毡。

就影响力来说,2009年5月,北大经济学教授周其仁给我们授课时,也谈过类似观点:一个好的财经记者有时候起的作用要大于经济学家。

“许多人并不了解,在新闻工作中,一项真正出色的成就所需要的才干,同任何学术成就所必须的才能绝对不相上下。如果按照平均水平,任何一位有荣誉意识的新闻工作者,他的责任感同学者相比,不但毫不逊色,而且较学者有过之而无不及。”思想巨人马克思•韦伯20世纪初就这样谈过“新闻工作的地位”。

但许多人了解的是,在中国的真实世界里,尽管御用学者、有奶便是娘的学者比比皆是,但记者较之学者的收入、地位与声望终究是低人一等。

所以,记者从业不几年就会遇到自设他设的“天花板”,继续做还是转型?《记者圈》一书的结论是,越是好记者转型越难越失败。

与美、日记者相反,中国新闻界一辈子当记者的人已经不多了,在一线跑的中年记者甚至受到鄙夷。大多数记者的转型和其原先所负责的领域或者地区相关。如党报记者调到党委或政府里面工作,跑IT的记者到IT公司做公关,房地产记者到房地产公司做策划。

但记者的职业特性决定了这个群体没有较强的商业感觉,写作和操作是两码事。媒体采编部门普遍排斥商业文化,虽然可接触到国内顶尖企业家,但很难搞清弄透企业运行的真实逻辑,一旦转型做商业,往往会眼高手低。

经栋兄多次对我感慨,记者改行的心理成本非常高,能否突破心理障碍是转型成功与否的关键。所以就有一个有意思的现象,即一些在媒体表现不好的记者往往能够转型成功,而一些优秀的记者转行反而困难重重。

综上,《记者圈》堪称是一本少见的新闻社会学,以田野研究的“内部人在场”,探讨组织、架构,个体生存未来,有理论有案例。无学院派之隔靴搔痒之感,无新闻界之就事论事之说。特色是以人物带问题,以问题剖析成因及出路。

作者文笔洗练,文风朴实。不作惊诧状,屡有一语道破,不作惊世语,少了些阔论,多了些平实叙说。

所谓文如其人。就我认识经栋兄凡5年来,他总是平实里透着热忱的一个赤诚君子。现虽暂时离开记者职业,因出于热爱,不辞辛苦,南下北上,遍访名家,多寻猛人,历时2年烹饪出的一道大菜,给圈内留下一抹重色。

圈子一词是个香饽饽。政商界流行—“进了班子,没进圈子,等于没进班子;进了圈子,没进班子,等于进了班子;进了班子,又进了圈子,那是班子中的班子;没进班子,也没进圈子,那就是戏子。”世间多少事,神秘演绎着圈子的力量。

这本《记者圈》对传媒教育、传媒管理、企业界、公关业,开卷有益。这本书是新记者的必读书,老记者的参考书,更是关心记者群体的课外书。

愿读者诸君品味,早进圈子。(郑良中)

文章来源: 中国网 责任编辑: 雨悦
[我要纠错] [推荐] [收藏] [打印] [ ] [关闭]
网友留言 进入论坛>>
用户名 密码
留言须知 版权与免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