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 ·新闻出版三项目入选"国家科技奖" ·中国书店大众收藏资料拍卖会将开槌 ·"中国图书势力榜"榜单:热辣出炉 ·谷歌整合美两大名报 推新闻新品 ·2010年台北书展将于1月27日登场 ·"外研通"点读笔亮相北京图书订货会  [推荐] [收藏] [打印] [ ] [关闭]
首页>>读 书>>书评导读 字号:
捕风者说:麦家脱下虚构外衣(图)
中国网 china.com.cn  时间: 2010-01-13  发表评论>>

作家麦家

《捕风者说》麦家著 作家出版社

  相对小说,随笔对于作家来说意味着什么呢?对于一个以虚构见长,专门制造悬念的小说家来说,随笔又意味着什么呢?这是我打开麦家的随笔集《捕风者说》时,心里掠过的思绪。

  许多名作家出随笔集,是因为他们的知名度,并不是因为他们的随笔写得好,而用心把随笔也写得很有吸引力的一定是优秀的作家。优秀的作家笔下流出的每一个句子,每一篇文章,都可以看出他对文字的敏感和热爱;他对自己和世事的理解和感悟。

  麦家是很有市场号召力的作家。根据他的同名小说改编的电视连续剧《暗算》播出后,他声名鹊起。而之后的长篇小说《风声》也创造了突出的销售业绩。麦家就这样变得引人注目起来。

  在一个善于虚构和制造悬念的小说家的外衣之下,到底掩藏着一个怎样真实的麦家呢?

  “我总是设法在小说中把真实的我藏隐起来,在这里却常常把我的真实一一铺张开来:身世,经历,家庭,亲人,挚友,好恶,困惑,恐惧,念想……照实道来,毫不躲闪。作为一册散文、随笔集,我无法进入虚拟的空间,我要遵守某种约定,敞开心门,直抒胸臆。”这是麦家在随笔中的真情告白。

  《捕风者说》是一部浸润了他多年心血的散文随笔选集,书中有许多佳作,语言诙谐,思想敏锐且有独特的角度和令人出其不意的见解。全书收入了五辑的内容:天南海北、情同手足、浮云蔽日、品头论足以及窃窃私语。

  辑一“天南海北”中有两部分:一部分是写国外几位极具影响力的作家,其中印象深刻的有《博尔赫斯和我》以及《我有三本<聚书的乐趣>》。

  在《博尔赫斯和我》一文中,麦家对博尔赫斯表达了崇敬和喜爱。他说,“我读着博尔赫斯,就感到了震惊,感到了它的珍贵和神奇,心脉像漂泊者刚眺见陆岸一样激动起来。哈哈,天晓得那天下午我有多么辛苦又兴奋!我很快就得出结论,捧在我手上的不是一个作品或作家,而是一个神秘又精致、遥远又真切的世界。什么叫难忘的经历?这个下午就是我阅读人生中的一次难忘的经历,它全然改变了我对文学的认识,甚至改变了我人生的道路。”

  显然博尔赫斯不但影响了麦家的写作道路,也塑造了他的心灵。十多年来博尔赫斯的作品温暖着他,给了他各种各样的愿望和力量,使他的生命获得了伸展和解放。他就像一颗不错的树,在对博氏作品不倦的阅读和想象中长出了枝枝桠桠,长出了粗根龙须。

  在《我有三本〈聚书的乐趣〉》中,麦家因为自己曾用一支烟的低价买了一本梦寐以求的《聚书的乐趣》一书而窃喜,以至第二天中午他又跑到同一个书摊不容置疑地用原价买了第二本同样的书……麦家以圣徒般的忏悔表达了一个作家对好书、对作者的尊重与崇敬之心。类似这种对书神圣的爱在这本选集中还有多处。也许这就是麦家所谓的“偏执”吧。

  第二部分多为散谈,文字轻松诙谐。在《善待朋友》中,他坦诚地写道,“由于外面世界经常风雨四起,我们总是紧紧张张地夹着‘尾巴’出门,又夹着‘尾巴’回家;到了家,这‘尾巴’似乎再也夹不住了,又似乎夹不住也无甚了得的,于是就甩打起来……”这就是麦家对自己“对家人远不如对朋友好的”一种解释。自然,率性又令人忍俊不禁。

  辑二“情同手足”可以说是本书很吸引人的部分,情感诚挚饱满,那些感人至深的文字似乎能让你触摸到他敏感温热的心。《八大时间》中,他回顾了他生命中不能忘却的重要时刻。从他的出生,他上小学,到他考上大学,从他发表作品,他结婚,到他当父亲,他离开部队,每一个重要时刻中,都承载着他生命中的重要内容。《八大时间》中浓缩着他生命中的精华。《老师姓沈》、《母爱有灵》都能让读者心有所动。

  在辑三“浮云蔽日”中有一篇小文名为《玉式艳遇》,文中蕴含着哲理。类似种种让人感到新鲜惊诧的文字在这本随笔选集里时常可见,你会为自己读到这样的文字而兴奋,也会为麦家击掌。

  辑四“品头论足”写的是作者多年来对文学创作的体会和思考,有许多特别见解。对热爱文学和写作的读者有帮助。麦家认为,“我就是这样写小说的,在想象和愿望中写作。我觉得一个作家最重要的职责是要关注自己的心灵,要和自己的心灵时刻团结在一起。除了要和心灵团结外,我觉得一个作家还应该和自己写作的语言握紧手。我相信一个作家关注自己写作的语言,就是关注自己的命运。换句话说就是:我们应该像关注自己命运一样关注自己写作的语言。”

  辑五“窃窃私语”则是作者致国内外文学朋友的个人书信。你可以从中看到麦家个人情感的一面。其中,他写给作家阎连科的信,让我感到了作家间心灵相通的情谊。“这几个月我们间的空白使我感到了一种罪过,看了你被病魔击倒的悲伤的信,就更是这样。为什么不跟我说说写完《坚硬如水》的喜悦?就我所知,这是你最看重的一部长篇,现在你写完了她,无论如何都是一件喜事。病痛使你的小说产量锐减,我已有一年多没读你的小说了,再次读到你的小说,我首先有一种熟悉的亲切感,看里面的人和事,我依然感到熟悉和亲切,那大多是你断断续续跟我说过的,要不就是在你以前的小说中关注过的。苦难,人卑贱地活着,这是你所有成熟的小说的主题。”

  麦家在成都工作了许多年,他将原本为儿子准备的教育基金20万元人民币,捐给了灾区办学。这也是一个作家内心真实情感的流露和责任感的体现。

文章来源: 解放网 责任编辑: 钟明
[我要纠错] [推荐] [收藏] [打印] [ ] [关闭]
网友留言 进入论坛>>
用户名 密码
留言须知 版权与免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