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 ·《汉英大词典》纳入新生词汇 收录“八荣八耻” ·《如何嫁个千万富翁》出版 众大腕捧场 ·《东方之冠,鼎盛中华》出版 ·渡边淳一新作《复乐园》引进 ·《汉英大词典》推第三版 ·炼成"畅销书"不是不能说的秘密:作者无奈策划坦白  [推荐] [收藏] [打印] [ ] [关闭]
首页>>读 书>>新书速递 字号:
大烟帮:谁是庸人的灵魂照影(图)
中国网 china.com.cn  时间: 2010-01-14  发表评论>>

《大烟帮》,庸人著,河南文艺出版社2010年1月出版,定价:28.00元

  美女读者、纯爷们儿读者没商量地将血性汉子温义与作者庸人对上了号。庸人的写作有点新历史主义的味道。庸人这新历史主义换个好懂点儿的词来说可以说是批判现实主义。

  庸人是有历史感的作家,他的笔力公认的尖利,所涉题材刀刀指向曾经的历史、流变的此在、虚构的文学真实。但同时他又是最没历史感的作家,他在索隐历史的同时也在消解历史。最终的效果成了他从现实历史和文学历史那儿借来若干关键词,敷衍出来的则是自己的另一套文学图志。拿眼下这本《大烟帮》来说,与其说是历史小说,毋宁读作荒诞文学。尽管美女读者、纯爷们儿读者没商量地将血性汉子温义与作者庸人对上了号,庸人潜意识里保不齐也这么自况,不离温义左右的碎催老鸦其实才是庸人的灵魂照影,世间事在老鸦那里都可以用大烟来自圆其说。庸人自己可能也想不到,他一手炮制的温义和老鸦主仆二人成了他的两张脸。

  民国史学者指出篡改过的历史不是历史。从字面意义上讲,这一判断是真理。透过字面看过去,庸人的写作有点新历史主义的味道。让我们共同温习新历史主义的这段经典论述:“新历史主义实质上是一种与历史发生虚构、想象或隐喻联系的语言文本和文化文本的历史主义,带有明显的批判性、消解性和颠覆性等后现代主义特征,强调主体对历史的干预和改写。”简直就是对庸人写作《大烟帮》的绝妙注解。单看人名,温义(瘟疫)、罗敷(汉乐府中人,文学美女形象)、婷梅(挺美)、张快(快嘴记者)、老鸦(倒霉)、张奇夫(奇怪的男人)、豆敦(傻瓜)、津井(出甜水的井),庸人正用、反用、引申用,玩得不亦乐乎。日本小青年为了证明大和民族血统高贵、是比华夏民族更纯的爷们儿,与温义打赌,六个烟泡烧下来就现了形,由此引发了卢沟桥事变。这么天马行空这么不靠谱的伪历史难怪惹得民国史学者不高兴。庸人这新历史主义换个好懂点儿的词来说可以说是批判现实主义。

  换个思路来想问题,可以发现庸人的苦胆苦心:他虚构历史、消解历史的目的其实是提供给中国读者新的历史想象的可能。满纸荒诞感、不真实感的“伪历史文本”可以看作一个隐喻文本。该隐喻的深意其实是提醒国人警惕历史健忘症,物质形式上的大烟成了历史,历史健忘症是新的更可怕的精神鸦片。遗忘历史等于背叛,牢记历史不等于泄愤,前事不忘后事之师,历史的最大效用是为后来者提供镜鉴。智力健全的读者读此书应懂小说与历史的区别,何况民国史学者赵云声说《大烟帮》不是历史小说,也就是说,不愿辩证思维的读者大可把该书当做“纯虚构”小说来读。庸人用思想勾兑荒诞,我猜他想说现实比小说荒诞。

  庸人小说的红本质上也得益于他写的是“京味小说”。北京人的爷劲儿、贫劲儿让他的作品显出举重若轻的味道。玩世不恭其实是很较真。对于读者们来说,读庸人的书很有乐子,而我真正关心的是,当他把荒诞玩尽,下一步会去往何方。

文章来源: 科学时报 责任编辑: 小溪
[我要纠错] [推荐] [收藏] [打印] [ ] [关闭]
网友留言 进入论坛>>
用户名 密码
留言须知 版权与免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