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 ·萨科齐欲征"谷歌税" ·芮成钢到杭签售《提问2010》(图) ·“私人律师丛书”出版 ·《花花公子》创刊人传记出版 ·史铁生 首次公开发表诗作 ·首部微博连载小说出版  [推荐] [收藏] [打印] [ ] [关闭]
首页>>读 书>>悦读时光>>新知 字号:
刘心武:和硕淑慎公主
中国网 china.com.cn  时间: 2010-01-18  发表评论>>

  2009年北京故宫博物院运去不少珍贵文物到台北,在那里的故宫博物院开雍正文物大展,其中有康熙传位于雍正的诏书,以满汉两种文字写成,似为雍正继统有据的铁证,但早有清史专家指出,此诏书系雍正继位后制作,疑点颇多。不过历史常由胜利者书写展示,即使那书写展示并不完全符合事实,但基本事实——谁赢谁输——总还是颠扑不破的。

  雍正甫继位,就大施隆恩。其中包括封八阿哥允禩和十三阿哥允祥为亲王,废太子二阿哥允礽嫡子弘皙为郡王。允禩在康熙朝就是个争皇位的野心家,康熙当众斥责过,雍正却将他的地位从多罗贝勒提升为廉亲王。雍正此举是为了封堵允禩的篡位野心。但允禩岂是省油的灯,他与九阿哥允禟勾结,继续觊觎大位,于是雍正果断地在两三年后将他们恶治,先革爵,再逐出宗室,这还不算,更进一步取消“人籍”,将允禩改名阿其那,允禟改名塞思黑,民间有谓分别是“狗”“猪”之意,不过有专家根据满语满文细加考证,认为分别是“俎上冻鱼”“讨厌”之谓;再后就让这两个兄弟相继猝死于禁所。不管怎么说,对允禩这样的政敌,雍正欲擒故纵、先封亲王是着好棋。

  至于将十三阿哥允祥封为亲王,则是雍正真的看重他。康熙曾在康熙三十八年和四十八年两次对年长之子封爵。第一次分封时允祥13岁,未受分封不奇怪。但第二次分封时他已经23岁了,连比他小两岁的十四阿哥(当时叫胤祯后被雍正改为允禵)也被封为了贝子,允祥却仍然未得分封,这就很奇怪了。但史家对这一情况分析阐释甚少。雍正一登基,却立即将这位十三弟封为和硕怡亲王,并对他极其信任倚仗。其实允禵是雍正唯一的既同父也同母的亲胞弟,康熙晚期朝野都看好他,认为是康熙没有公开宣布而实际上内定的皇储,康熙任命他为征西大将军,立下赫赫战功。他在任上忽然得到父王薨逝的消息,马不停蹄赶回京城,四阿哥竟已登上宝座,要他下跪臣服,开始他无论如何不肯承认这个事实,他的母亲向着他,坚决不肯让雍正把她“移宫”到紫禁城去享皇太后之尊,搞得雍正非常尴尬。那当口十四阿哥是雍正最难对付的政治劲敌,血气方刚(比他小十岁),羽翼丰满,皇太后护着又不好动粗。雍正且将十三阿哥奉为臂膀,来维系政局。

  十三阿哥怡亲王允祥与曹雪芹他们家有种特殊的关系。雍正二年,雍正将江宁织造曹頫\(若非曹雪芹父亲则是他叔叔)交怡亲王“看管”,现在我们仍可看到雍正在曹頫\请安折上长达近三百字的朱批,其中有许多“怪话”值得推敲,如说“诸事听王子教导而行……不要乱跑门路,瞎费心思力量买祸受……因你们向来混账风俗贯(惯)了,恐人指称朕意撞你……若有人恐吓诈你,不妨你就求问怡亲王……主意要拿定,少乱一点,坏朕声名,朕就要重重处分……”雍正的名声,怎么至于被曹頫\那么个小角色“坏掉”?那令雍正不安的具备“恐吓”“讹诈”威力的“人”究竟是谁?又为什么非得把曹頫\交给怡亲王看管?怡亲王看管的效果又究竟如何呢?那以后又足足过了四年,曹頫\才终于被治罪,公开的罪状是“骚扰驿站”,那不能公开的罪是什么呢?我们后人当然要重视官方正式档案,但尽信“官档”,可能就永远无法接近曾经有过的事实。

  我们现在所看到的古本《红楼梦》(多称《石头记》),其中己卯本、庚辰本,据专家考证,母本就出自乾隆朝的怡王府,那时承袭这个王位的是乾隆的堂兄弟弘晓。曹雪芹晚年在北京西郊的固定居所,有专家认为是在白家疃,而白家疃正是怡亲王建造别墅的地方。

  总之,雍正登基后所做的种种人事安排,无一不具有强烈的政治内涵。

  有人注意到,雍正对康熙朝两立两废的太子允礽以及其嫡子弘皙非常优待。废太子虽然仍按照康熙的意志将其软禁,没有行动自由,但丰其衣食,保障供给。弘皙则封为郡王,这倒并非雍正的创造性恩典,乃是康熙逝前已定下的。

  更有人特别指出,雍正继位不久,就将废太子第六个女儿过继到自己家,这是否昭显着雍正对侄女的慈爱?

  大家都知道,自来有“满蒙一家亲”之说。早在关外征战、定鼎中原之前,满族上层与蒙古族上层就不断以通婚来巩固双方的政治联盟。入主中原、定都北京以后,康熙的二十个公主中,就有七个下嫁蒙古王公。这虽然不好跟“和番”划等号,但从繁盛的京城嫁到相对艰苦的草原,更何况遇上什么丈夫自己完全不能把握,无论如何难称幸运幸福。

  父皇的这项将公主下嫁蒙古王公的传统政策,雍正当然乐于继承。但雍正登基时已经44岁,却只养大了一个女儿,他的下嫁蒙古王公的公主储备,是大大地欠缺。于是,他立即补充了三位公主,也就是从兄弟那里过继来三位侄女。其中两位是他重用信赖的怡亲王的第四女(后称和硕和惠公主),以及庄亲王允禄的长女(后称和硕端柔公主),还有一位,就是废太子的第六女,也就是弘皙的六妹。

  雍正登基前,废太子已经是政治上的“死老虎”了,况且到雍正二年,他也就死在禁所,乐得追谥他“理密亲王”。

  那么,废太子第六女被雍正收来作为公主,是否能证明废太子的女儿们都沐新皇之恩,属幸福之辈呢?

  揆诸史料,可知这位和硕淑慎公主生于康熙四十七年正月初二,就在这一年九月,她父亲的太子身份被废掉,全家处于被圈禁的状态,虽然过了半年,她父亲又戏剧性地被复立为太子了,但她只是个婴儿,应该全无记忆。到康熙五十一年,她父亲再次被废,那时她有四岁的样子,也许会多少留下一些记忆。那应该是很恐怖的记忆。太子被废黜被圈禁,他那一大家子人,他的正妻和许多侧室,以及这些女子所生下的孩子,包括所有的男女仆役,一律也随之失去自由,虽然康熙命令丰其衣食、保障供给,谁会甘愿过那种禁锢的生活呢?能设法逃离的,一定不会放过任何机会。设若废太子身边一位女子恰好在那时生下了一个女儿,又尚未到宗人府注册登记,于是其母设法将其运出禁所,托付给平日相与亲密的官宦人家藏匿起来,就是可能的。再者,太子一废时家中诸人固然会手足无措,但二废前家中个别人应变有方,也是不奇怪的。现在我们虽然未能找到废太子家族成员设法逃出藏匿的例证,但却分明可以从《清圣主实录》第二百八十六卷里查到这样的记载:就在太子被二废时,太子宫中有个叫得麟的人,通过“诈死”的方式,让人把自己当死尸运了出来,当时一位大学士嵩祝,就冒犯王法藏匿了他。当然后来败露了,得麟处死,嵩祝被惩治。

  雍正真的很同情他那被两立两废的哥哥吗?真的对这位倒霉的二哥的女儿充满慈爱吗?那他登基前为什么不把那位二哥的六女接来当作继女?那位姑娘,一直活到她14岁的时候,仍饱受着被禁锢之苦。她被雍正从禁所接出去,没过几年,也就是她十七八岁的时候,在雍正四年,就下嫁科尔沁博尔济吉特氏观音保,封为和硕淑慎公主。那位额驸观音保到雍正十三年二月就“嗝儿屁、潮凉、大海棠”(北京俗语谓死亡)了。那一年和硕淑慎公主才二十六七岁。她从此守寡,一直守到乾隆四十九年九月初十日去世,终年77岁。她一生的77年,有14年随父被幽禁,有五十余年守寡。

  那天偶然见到一档电视节目,作为嘉宾的一位学者谈及和硕淑慎公主,以谐谑的口气问道:“不知刘心武是否知道她?”言外之意是康熙朝废太子的女儿均可以此为例,可知本无生命危机可言,毫无藏匿之必要。

  我知道和硕淑慎公主。抛开我从秦可卿入手研究《红楼梦》的特殊角度,单就这位公主的命运而言,我已感觉到宫廷政治的冷酷诡谲。如何评价雍正的统治非我力所能及,但若把雍正收养废太子之女视为慈行善举,恐怕是太小觑了他的政治权术吧?

文章来源: 文汇报 责任编辑: 钟明
[我要纠错] [推荐] [收藏] [打印] [ ] [关闭]
网友留言 进入论坛>>
用户名 密码
留言须知 版权与免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