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 ·塞林格《九故事》将推双语版 ·敦煌石窟考古报告首卷即将出版 ·天津曹禺故居纪念馆将对外开放 ·卡梅隆证实将创作 《阿凡达》前传小说 ·中国第一部科学预言小说《新中国》再版 ·国家图书馆“镇馆之宝”春节亮相  [推荐] [收藏] [打印] [ ] [关闭]
首页>>读 书>>书评导读 字号:
从“田园诗”到“狂想曲”
中国网 china.com.cn  时间: 2010-02-21  发表评论>>

 

《田园诗与狂想曲——关中模式与前近代社会的再认识》  秦晖 金雁著 语文出版社  2010年1月出版

如果不是念念不忘那句“中国有9亿多农民生活在农村”的教科书式提法,我们这些日常混迹于都市中求生活的人,恐怕都会满心真诚地以为中国早已经完成“城市化”了。不是么?我们每天醒来,满世界看到的,无不是城市的心情、城市的习惯节目,连烦恼也是城市的烦恼:房子、车子、股票、孩子、交通拥堵……在我家乡,一个从前只有寥寥可数的几条街道组成一个“井”字形的南方小县城,也早就在真正地日新月异着了,如今的势力范围已经向外扩张了好几圈,连汽车撞翻行人式的交通事故也不再值得被围观。

——然而,中国毕竟还是一个存在有土地广袤的农村的国家,有9亿或8亿多的农民,“农民工”的话题也时不时地窜入城市大众的视野。都市喧嚣中稍一走神,发现我们其实根本就没远离过“农民的世界”。中国的“底子”是农民社会,无论我们如何现代化,都注定绕不开农村和农民的问题。

在生活中,有些书的自然消失正是适得其所,而有些书的“消失”则反而更增加它的传奇性。《田园诗与狂想曲》一书就是后者。有人称它是“中国农民学的开山之作”,有人说它是最近60年里中国学术的巅峰之一,有人把书里的观点一条一条摘抄出来,奉为不刊之论,更多的人则把它视作秦晖先生的成名之作、学术上的奠基之作,一致惊叹它的那些不随时光褪色、依然深刻的洞见。撇开成书时间不说,即使是从初版到现在,10多年过去了,书里提出的问题仍然尖锐,很多论断仍然发人深省,这本书所达到的学术高度,仍然是“等待被超越”。

《田园诗与狂想曲》一书从一个“特殊”的历史现象出发:我们常说旧社会“罪恶地主”与“贫苦农民”形成尖锐对立,但在关中地区,却奇特地存在一个“关中无地主”的现象。没有地主的关中还存在剥削关系吗,还是封建社会吗?作者通过大量的地方志文献和实证材料,以科学计量方法,对此现象进行了深入的分析,提出了可信的解释。一个令人印象深刻的观点就是,旧中国农村的问题并不在于封建地主土地所有制,不在于土地集中,更大的危害其实是权力,不受监督的权力才是硬通货。同时作者的探索不止于此,而是以更大的篇幅深入一个更广阔的研究主题:农民社会中的宗法共同体。宗法共同体是本书使用的一个重要概念,作者对宗法制下的经济特点、农民人格等等作了大量分析,农民接受宗法共同体的保护,同时受它的束缚和限制,从而产生依附心理、不健全的人格、非理性的思维方式、保守的心态……书里既有东方和西方的横向比较,又有历史与现在的纵向的追根溯源,作者最后提出“走出共同体”:农村革命不在于打倒多少地主,土地分得多么平均,而是要摧毁宗法共同体、将宗法农民改造为自由民;以社会化的商品经济取代宗法的自然经济,以自由人所有制取代宗法共同体,以现代农民的自由个性取代宗法农民的依附性。这也是书名的含义所在:给礼赞宗法社会的田园诗般的浅唱低吟划上休止符,奏出解放宗法农民的狂想曲。

《田园诗与狂想曲》是一部“农民学”著作,它的目标读者却又并不限于关心“农民”或“农民学”的人,相信所有在中国这块土地上生活着的人,都可以从中获益匪浅。有人说,近几十年,我们的学术研究至少有两块短板,一块短板是向外的,对中国以外世界的研究水平明显落后;还有一块是向内的,对自己社会的农民研究不足,成果不多,含金量高的更少。因此,秦晖教授的这本高水平大作在13年之后重版,更值得庆贺和大力推荐。

文章来源: 北京日报 责任编辑: 钟明
[我要纠错] [推荐] [收藏] [打印] [ ] [关闭]
网友留言 进入论坛>>
用户名 密码
留言须知 版权与免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