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 ·塞林格《九故事》将推双语版 ·敦煌石窟考古报告首卷即将出版 ·天津曹禺故居纪念馆将对外开放 ·卡梅隆证实将创作 《阿凡达》前传小说 ·中国第一部科学预言小说《新中国》再版 ·国家图书馆“镇馆之宝”春节亮相  [推荐] [收藏] [打印] [ ] [关闭]
首页>>读 书>>书评导读 字号:
将“秘符”从山上滚落
中国网 china.com.cn  时间: 2010-02-21  发表评论>>

《失落的秘符》,(美)丹·布朗著  朱振武 文敏 于是译  人民文学出版社2010年1月版

作家阎连科读了《失落的秘符》,感觉丹·布朗“是从山上往山下滚石头,滚到谷底,看到黑暗,看到闪电”。这是一个小说家的内行话,畅销小说和纯文学作品的区别可能就在于一个是从山上往山下滚石头,另一个是从山下向山上推石头。但不能说方向不同,后者就一定优于前者。推固然费力,但达不到顶峰半途而废,未见得因为是纯文学就可以凭空加分;丹·布朗潜心五年创作的《失落的秘符》倒真是让我们如同坐上了过山车,“看到黑暗,看到闪电”,感受探根究底的惊险和乐趣。

有《达·芬奇密码》珠玉在前,丹·布朗写作新作显然铆足了劲使出浑身解数,继续一种类百科全书式的追求,举凡西方神秘主义的学说一网打尽:共济会的秘密、占星术、炼金术、密码,以及无形学院、意念科学学会、美国中央情报局安全部等,虽有用力过猛之嫌,但的确予观者眼花缭乱、意炫神迷之感。

符号学家罗伯特·兰登教授依旧忙碌,大脑忙于解谜、身体忙于奔跑,还不如《达·芬奇密码》里稍有余裕,甚至善于游泳的他遭逢了水中的酷刑,险些到了生死之门的那一边。丹·布朗或许将精力多集中于“失落的秘符”,并未给兰登教授配备一个年轻靓丽的女主角,意念科学专家凯瑟琳·所罗门虽然身材保持良好,但毕竟早已中年了。不过这样也好,兰登教授会有更多的精力用到破解连环谜团上去。

丹·布朗虽在写商业类型通俗小说,但他并未有糊弄读者之心。大量的资料搜集整合和实地调查功课做得很充足是其一,对主题的选定更证明了作者的写作追求。西方文学的一个传统就是着意于对人类的崇高和渺小、终极问题的探求,荷马史诗、《哈姆莱特》、《弥尔顿》、《堂吉诃德》、《浮士德》、《悲惨世界》、《战争与和平》、《卡拉马佐夫兄弟》等,可以串联起一条人类灵魂追索之线。自然丹·布朗未敢有与前辈大师并列的妄想,但其对创作主题的追求却自觉地靠拢这个传统(我们国内的通俗文学写手和部分作家应为此汗颜)。将“秘符”从山上滚落,也要“滚”出大的气象来,不能是一场无甚意义、仅供一笑的闹剧。

我们虽不是共济会会员,但随着丹·布朗的故事,也与彼得·所罗门等共济会中坚共患难,守卫着一个秘密。“失落的秘符”或许可以是许多东西,但唯独不会是卑劣和渺小。作者希图探究人类的终极,寻找一个未必有尽头的真理,“古老的符号在时光荏苒中失落已久”,我们要用心去寻找。丹·布朗尽管编织着复杂的故事、诡异的人物、一环套一环的谜团,但他不是为故事而故事、为设套而设套,所有的一切都指向一个核心:关乎人类福祉的重大命题。或许有人会说作者故弄玄虚、煞有介事,但我还是为丹·布朗的这股认真、固执劲儿所打动。毕竟,视野所及,大部分国内文学作品的精神追求早已在尘埃之下(不管是通俗的盗墓小说、穿越小说、青春小说,还是很多所谓的纯文学作品),忽然在一本外国的畅销小说里看到一些久违的东西,竟为意外之喜。

“丹·布朗小说中强大的常识是我们欠缺的。”这是阎连科的话。当我们读《失落的秘符》时,或许会感觉作者有时大掉书袋,但不得不感叹他常识的确“强大”。美国不过两百多年的历史,丹·布朗竟然能翻出这么多重大的历史事件,结合丰富的神秘文化、符号学知识写出精彩的故事;中国几千年的文明史,难道通俗文学领域只能产出一些糊弄人、满足一下历史“意淫”的穿越小说吗?论神秘文化,中国的周易、卜卦自然不会输于西方的占星、密码;而论对历史资料的搜集整合,丹·布朗下的笨功夫似乎还没有一个中国聪明作者肯做的。须知,想象力不能架在凌空蹈虚之上,若无坚实的“常识”基础,只能沦为无厘头的闹剧而已。

自然,任何文学作品都不可能是完美无缺的。“披阅十载、增删五次”之《红楼梦》尚且如此,走市场路线的《失落的秘符》当然也是密中有疏。如头号反派由一无知青年向人性恶魔的转变,作者虽然给出了理由,且强调再三,但终究太显突兀,难以服人。人性的沉沦是有的,但总要有个过程,不能如瀑布般飞流直下,作者未免太心急了。其他如作品后半部的情节稍显拖沓,拖慢了整体的节奏,读者的过山车滑行也滞涩连连了。

瑕未掩瑜,丹·布朗有极强的编织故事的能力,他控制了情节的整体走向。《失落的秘符》的写作花了五年的时间,说明他为故事寻求一个坚固的架构费了许多心力。有着如此奇异而精彩的动力元素和节奏,以及靠拢于西方文学传统的大气象的创作主题,“秘符”从山顶滚落,自然会有电闪雷鸣,黑暗与光明交织,我们感受到尘世间出人意料的景象,却又在人性的范畴之内。

文章来源: 北京日报 责任编辑: 钟明
[我要纠错] [推荐] [收藏] [打印] [ ] [关闭]
网友留言 进入论坛>>
用户名 密码
留言须知 版权与免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