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 ·塞林格《九故事》将推双语版 ·敦煌石窟考古报告首卷即将出版 ·天津曹禺故居纪念馆将对外开放 ·卡梅隆证实将创作 《阿凡达》前传小说 ·中国第一部科学预言小说《新中国》再版 ·国家图书馆“镇馆之宝”春节亮相  [推荐] [收藏] [打印] [ ] [关闭]
首页>>读 书>>书评导读 字号:
永远,我等:看到满塘的莲花(图)
中国网 china.com.cn  时间: 2010-02-21  发表评论>>

 

《永远,我等》,余光中/著,当代世界出版社2004年版

早已不再轻易感动,而今天当我再次阅读余光中的《永远,我等》的时候,恍然看到满塘的莲花开了,我反反复复地默念着,永远,我等,宛若刹那间触碰到心底最柔软、不可轻易碰触的部分,疼痛从心底向身体的四周洇漫开去。想起有一个少年曾在信纸上写下,永远,我等……他用那么美丽的诺言缝合了彼此成长岁月里的伤痕,让春天里的花朵开在四季,香满生命的角落,给人生留下一个可以永远怀念的故事。记得席慕容曾写下这样的文字:“不管你们相爱的时间有多长或多短,若你们能始终温柔地相待,那么,所有的时刻都将是一种无瑕的美丽。若不得不分离,也要好好地说声再见,也要在心里存着感谢,感谢他给了你一份记忆。”所有的过往都是值得感谢的,即使,永远也等不来。

诗人说,永远,我等。等待那个动人的动词,自你的唇边吐露,如果早晨听到,当晚死去也是幸福的。而莲与爱,只不过是一场繁华的寂寞与无望的等待,记忆里恍然出现前世的一幕幕,那时的我曾是一朵含羞的红莲,静静地聆听那一个匆匆的脚步声在我的面前停留,期待那一抹怜惜的目光,柔情地随风飘来。那一世等待的脉脉凝眸始终不曾到来,而我,始终等待,即使莲红了残,残了又红……我的爱恋,红得惊心,烙在心上,一朵莲花。俗世的爱情里,是不是真的可以,永远,我等……

第一次阅读余光中的诗,是那首词句简短而意蕴深刻的《乡愁》,那份刻骨的乡愁在上世纪九十年代风靡全球华人,至今,每每想起,那苦苦的滋味仍如子弹一般,呼啸而来。“而现在,乡愁是一湾浅浅的海峡,我在这头,大陆在那头。”这份溢满淡淡清愁的文字,是一曲古韵悠扬,缠绵在海峡两头,经久不散……那一份柔软的乡愁,是糅合了古典沉思和历史印记,在被时光日渐翻晒后,被风沙日渐吹噬后,沉淀的人文关怀与经世渴求。那份柔软的情怀,伴着洒脱与质朴,激扬与沉静,狂笑与眼泪,长歌与嗟叹,一一聚拢于他溢满光华的华章中……从那个时候起,他的乡愁便氤氲在每一个游子的记忆里、旅程中,飘散不去、挥之不去。余光中作为现代主义诗歌的宿将,自上世纪六七十年代以来,历经岁月的风霜和世事的砥砺,为我们展开一幅弥漫着淡淡忧伤和浓浓乡情的画卷,正如人间烟火里铺展着的梦幻织锦,绚丽而迷离。他拥有一颗细腻的心,一份激扬的才情,一种浑然天成的气度,晕染着古典的韵味,凌厉着现代的恢宏,似儒雅的骑士,又恰如骑着白马的王子,马蹄哒哒,向着我们走来……

去岁的十月,我去塘边观莲,花已残破零乱,有的高高擎起绿色的莲蓬,有的叶已枯黄衰败,忽然想起余光中另外的一首《等你,在雨中》:“你来不来都一样竟感觉/每朵莲都像你/尤其隔着黄昏隔着这样的细雨/永恒刹那刹那永恒/等你在时间之外/在时间之内/等你在刹那在永恒”……我知道,有一朵莲花,想必也似前世的我,也一直在等某个人的回眸。而她的残,她的红,只是因为有人总是错过,总在青涩的季节路过,或是在秋霜的时候匆匆来临,匆匆离去……不是来得太早,就是来得太迟,总是错过当年花开那季亭亭的守候。爱情,难道不也是这样?等待,错过,等待……而结局,总是被命运安排。

余光中是一位睿者,一位有着平静情怀遁世旷远的老人,他的诗文里不仅仅咏诵着乡愁和爱情,也有大江东去的豪迈,他在《大江东去》中写道:“胜者败败者胜高低同样是浪潮/浮亦永恒沉亦永恒/顺是永恒逆是永恒/俯泳仰泳都必须追随/大江东去,枕下终夜是江声……”就像当年的苏东坡赤壁怀古一样,诗人于江上乘坐渡船途中由千古史籍想到历史人物,感叹他们在这江边留下的痕迹,感叹这江水千年不变地滋养着中华土地,华夏文明,不论历史怎样变迁,她总是宽广地包容着一切。

诗人清澈的文字正如他明净的目光,引领我们抵达他丰富的内心,每一次阅读,或卷帙浩繁,或意象简短,于我都是通往圣园的一次迷人的旅途,一边是滚滚尘烟,一边是鸟语花香、溪水潺潺,让人流连忘返。

文章来源: 西安晚报 责任编辑: 钟明
[我要纠错] [推荐] [收藏] [打印] [ ] [关闭]
网友留言 进入论坛>>
用户名 密码
留言须知 版权与免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