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 ·《人间世》讲述半个世纪"梦与真" ·安昌河长篇《我将不朽》出版发行 ·《赶大营》描绘近代津商商贸奇迹 ·塞林格《九故事》将推双语版 ·敦煌石窟考古报告首卷即将出版 ·天津曹禺故居纪念馆将对外开放  [推荐] [收藏] [打印] [ ] [关闭]
首页>>读 书>>点击热点 字号:
肖复兴:许多的沉默,都是私心作崇
中国网 china.com.cn  时间: 2010-02-22  发表评论>>

 

   《底层的叩问》出版,作者接受专访:

本报讯有人说,在世界欠我和我欠世界之间,文学的母题总是我欠世界的。作家肖复兴便揣着作家的良知,以笔为器,偿还着世界对他的养育——近日,他的《底层的叩问——肖复兴人生笔记》,由新华出版社推出。此次肖复兴的笔下,泥土也有土性,小草也会呻吟,他站在民间的立场,以弱势群体的目光,关注世界,把“正义、良知、悲悯、同情”等诸多美好的词汇,融入自己的话语,触及当下社会经济与精神文化生活的方方面面。

作为“知青”一代,肖复兴经历了“北大荒”的残酷青春,目睹了一代人命运的跌宕与起伏,亲历了共和国的颠簸,但这些年的社会变化,还是给了他强烈刺激。“我们国家经济发展迅速,但在文化、教育等多个方面都存在种种不协调的事情。其实,这是我们不能回避的现实,和每个人都密切相关的现实。”在《唇亡齿寒:农民工子女教育问题的思考》中,肖复兴称:“我们对这样的问题重视不够,起码还没有同城里人孩子入托一样予以重视。”“说穿了,是我们还没有认识到农民工子女的问题其实就是我们自己的问题。我们还把他们的问题看成是局外的事情,似乎离自己很远,与自己没有切身利害关系。”

肖复兴说,退休之前,自己还可能拿“没有时间”作为“借口”,不去关注老百姓过的什么日子,退休后再也不可能了。“作家距离民生越来越远,只能换来百姓对作家的淡漠。但‘小圈子化’等现象,近年来在文坛并没有改观,反倒有日渐严重的趋势。我们再也不能沉迷于所谓‘纯文学’了。文人,不能永远沉浸在中产阶级的幻想中。你做不了民众的代言人,民众要你作家干什么?文学能不被边缘化么?每个作家都太渺小。远离社会,独守文坛,有什么意思?”

摆在林林总总的图书市场上,肖复兴那同时被当作商品的《底层的叩问》,显得有几分单薄,但他是靠访问医院护工、拜访城乡结合部农村子弟学校等方式写来的,他不矫饰现实,不规避问题。在《房价为何居高不下》里,肖复兴质问:“欲望是永远封不了顶的大楼,能挣噎得慌的暴利,就不能往外吐出一点吗?”“如果这种情形不加以改变,百姓继续花高价买房,来喂肥房地产商,倒霉的当然是百姓。但是,这种不正常的高房价、不正常的暴利会维持多久?最后导致一种什么样的结果?”“几分利常在?几分利垮台?这道题并不难算。关键是想不想算,敢不敢算,敢不敢算出来之后迅速落实。”肖复兴坦陈,谈经济问题,可能不及经济学家,但“即便不够深刻,却应足够真诚”。

“虽然学不来鲁迅,但不能忘记,不能抛弃。我们现在缺少前辈的勇气和积累。赤子之心,太重要。许多的沉默,都是私心作祟。”肖复兴甚至表示,韩寒这些“及时发言”的文坛晚辈,常让他自叹弗如。“作家是需要社会参与度的。如果每人都能说几句实在话,就会汇集成一股推动社会的力量。”(朱玲)

文章来源: 北京青年报 责任编辑: 钟明
[我要纠错] [推荐] [收藏] [打印] [ ] [关闭]
网友留言 进入论坛>>
用户名 密码
留言须知 版权与免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