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 ·阎崇年人艺开讲“知己” ·北京出版集团转企改制 挂牌成立公司 ·第二批《国家珍贵古籍名录》于"文化遗产日"公布 ·迎接第四个文化遗产日 多种活动“延续中华文脉” ·中国制造 读写结合 阅读器可手写 ·六一:外研社推荐幼儿早教读物《布奇乐乐园》  [推荐] [收藏] [打印] [ ] [关闭]
首页>>读 书 字号:
曾平观察:危机一直在潜伏
中国网 china.com.cn  时间: 2009-05-27  发表评论>>

墨西哥城飞往上海浦东的AM098航班刚一停稳,已等候多时的中国卫生检疫部门的车队疾驶而来。

墨西哥时间4月28日22点40分,曾平和同事程文君乘坐的墨西哥航空公司AM098航班从墨西哥城国际机场缓缓起飞,窗外的夜色依旧美好,曾平心情却并不如想象中的愉快。飞机途经蒂华纳飞往中国上海浦东。机上几乎满员,除少部分外国乘客外,大都是在墨西哥工作、经商的中国公民,还有一些年幼的孩子随父母离开。机上人员全部戴着口罩,看来的确是有些防范意识。

墨西哥城是此次甲型H1N1流感流行的重灾区,人心惶惶。面对如此严峻的疫情,大多数中国人选择了暂时撤离。大家从电视上看到中国政府采取了严格的防疫措施,对来自疫区的航班需进行检疫,至于是怎样的检疫形式,大家心里并没有底。

4月30日6时10分(北京时间),连续飞行近20小时的航班终于降落在上海浦东国际机场,与往日不同,这次飞机没有停靠廊桥,而是停在空旷处。

就在这时,广播突然响起,不一会儿,一群身穿白衣的检疫人员登上飞机逐一向乘客发放登记表时,大家不免有些紧张,随后心情逐渐放松,乘客纷纷拿起相机拍照。

检疫的目的是把疫情首先挡在国门之外,以保障全民的健康,这一点大家能够理解,也非常支持,纷纷给予充分的配合。经过一个小时的检疫,一切都很正常,没有任何可疑报告。大家高高兴兴走下飞机,通过安检,放心地回家。听检疫人员说,这还是上海浦东机场第一次对墨西哥的航班进行严格的检疫检查呢!

5月2日凌晨4点多,正在家中睡觉的曾平突然被楼下急促的铃声吵醒。等到去接时,电话已经挂断,他再一看手机,上面有几个陌生的电话。由于刚从墨西哥回来,曾平正在倒时差,晚上睡得很沉,所以根本没听到手机铃声。可是他的直觉告诉他,电话很可能是北京疾控防疫部门的,因为他搭乘的是墨西哥航空公司AM098航班。就在前一天晚上,他在电视上看到了一则新闻:香港卫生部门确认,首例甲型H1N1流感确诊患者为25岁男性墨西哥人。该患者4月30日下午搭乘东方航空公司MU505航班经上海抵达香港,入住湾仔维景酒店。4月30日晚该患者出现咳嗽、喉咙痛、乏力等症状,当天20时许自行到香港律敦治医院求诊,并初步测试为甲型H1N1流感阳性。此人之前乘坐的航班正是AM098。

曾平清楚地知道自己和这名患者乘坐同一航班,但是香港方面没有公布该患者的座位,他也不知道自己离那人有多远。因此急忙将电话回拨过去,果然是朝阳区疾控中心的医务人员。此刻他们正开车赶来他家。

 

AM098本来是正常航班,但是因为发现了墨西哥病人,中国就停止接收下一个航班,之后墨西哥就没有飞往中国的航班了,所以它成为最后一班归国航班。本来按照外文局领导的指示,《今日中国》拉美分社的人都应该尽快撤回,曾平和同事程文君乘坐星期二(4月28日墨西哥时间)的航班,吴社长(老吴)是5月1日(墨西哥时间)星期五的航班。可是,中间仅仅相隔两天,却因航班的停止而一波三折。被滞留于墨西哥的吴社长只有等到中国政府包机前往接回。然而后来5月3日中国赴墨西哥的包机也未能如期开出,他只能通过网络与吴社长保持联系。

仅仅一日,世界就发生了变化。在上海下飞机时,明明所有人的身体都很正常,工作人员宣布解散时,大家都松了一口气,想着终于要回家了。曾平那时也在想,只要疫情一缓就回到墨西哥继续工作,然而现在却要到医院接受隔离观察。

收拾好东西,安慰家人不要紧张,自己只是去接受常规检查,曾平怀着“听天由命”的想法坐在沙发旁边等候。

摘自《当流感来袭:疫情第一现场目击实录》一书 新世界出版社出版

文章来源: 中国网 责任编辑: 雨悦
[我要纠错] [推荐] [收藏] [打印] [ ] [关闭]
网友留言 进入论坛>>
昵 称 匿名
留言须知 版权与免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