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文章 ] [ ] [ 推荐朋友 ] [ 进入论坛 ]
您的位置: 首页>>读 书>>期刊精粹>>《对外大传播》重要文章
巴基斯坦:披着“莎丽”的友谊之花
——访中国前驻巴基斯坦特命全权大使陆树林
中国网 | 时间: 2005-09-23  | 文章来源: 中国网

 巴基斯坦是印度河谷文明的发源地,为世界最古老的文明古国之一。巴基斯坦在波斯文中为“清真之国”之意,位于南亚次大陆西北部,东接印度,东北与中国毗邻,西北与阿富汗交界,西邻伊朗,南濒阿拉伯海,为南亚通往西亚、中亚陆上交通的必经之地。

从当留学生开始到1999-2002年任大使,陆树林先生在巴基斯坦的生活长达20年之久。他说,在此期间,留给他印象最深的是巴基斯坦人民对中国人民的深情厚谊……

揭开巴基斯坦的神秘面纱

《对外大传播》:据悉,巴基斯坦有丰富的旅游资源,巴是阿尔泰语系和印欧语系两大语言的交会地,也是印欧语系波斯文化和印度文化的交会地,还是伊斯兰教文化、佛教文化的交会地。可以说,它地处文明的交会地段。那么请问,这样的地理位置是否意味着巴基斯坦在国际社会有着重大影响?是否意味着作为穆斯林国家它可以更加灵活地融合西方文化元素?

陆树林:是的,巴基斯坦的地理位置很重要。巴已经两度在国际格局中成为前线国家。在前苏联侵占阿富汗后,巴成为抵御苏联南下的前线国家,今天又成为反恐的前线国家。国际社会很重视巴的战略地位。巴领导人也很看重巴的地理位置,强调巴在世界上是东西南北的枢纽,强调要利用巴的地理位置争取在国际社会中发挥更积极的作用,并争取巴自身的更快发展。

对于西方文化,巴既有欢迎和吸收的一面,也有抵制的一面。巴的政治制度,如议会制度、司法制度、文官制度基本上沿用美国式的。对于现代先进的科学技术巴积极引进和发展,近年来尤其重视信息技术的发展。巴年轻人包括大学生可以上网。巴书店里可以买到西方各种书籍和报刊。巴电影院和电视台也上映西方电影,但黄色电影是不放的,一些电影中色情画面也要设法遮盖。巴自己生产的电影也不少,一年生产一百多部,近年巴自己生产的电视剧也越来越多。

巴基斯坦有悠久的语言文学,特别是诗歌艺术比较发达,诗会活动频繁,诗人备受尊敬。巴基斯坦的音乐和舞蹈也很丰富多彩,但由于多种因素的约束,巴的舞台艺术不发达。在过去巴政府搞伊斯兰化时期,曾禁止妇女在公众场合上台跳舞。但现在情况好多了。我回国前不久曾两次出席穆沙拉夫总统夫人也出席的文娱晚会,看到妇女可以上台跳舞了。

《对外大传播》:请问和阿拉伯世界的伊斯兰教国家相比,巴基斯坦有何异同?

陆树林:“伊斯兰国家”并不等同于“阿拉伯国家”。伊斯兰教产生于阿拉伯半岛,这是事实,但后来伊斯兰教传播到世界其他许多地方。巴基斯坦人种血统构成十分复杂,阿拉伯人仅是巴人种构成的一个部分。

伊斯兰教也并不完全是从阿拉伯半岛直接传入巴基斯坦的,很大程度上是从改信伊斯兰教的伊朗和中亚地区间接传入的。伊斯兰教在巴基斯坦地区占统治地位之前,佛教和印度教曾先后是占统治地位的宗教。现在巴基斯坦人同阿拉伯人虽都信伊斯兰教,同伊斯兰教相关的生活习惯也基本相同,但由于历史和传统的原因,巴基斯坦人在文化艺术、风俗习惯等方面都保有自己的特点。巴基斯坦的国语乌尔都语和各种地方语中有许多阿拉伯语的语汇,但同阿拉伯语是很不相同的。一般巴基斯坦人只懂一些与宗教相关的阿拉伯文词句,但并不懂阿拉伯语。

《对外大传播》:在与巴基斯坦接壤的中国新疆喀什市,人们经常可以看到来自巴基斯坦的铜雕等精美工艺品,并被其中蕴含的源远流长的古老文化所吸引。请您介绍一下在巴基斯坦出任大使期间看到的民俗风情,有哪些美丽的景致或独特的民俗也深深打动了您?

陆树林:巴基斯坦每年举办牛马大赛和风筝节,场面很壮观,给我留下很深的印象。巴基斯坦的很多古代伊斯兰建筑,如拉合尔的夏希大清真寺、古堡、夏利玛花园是古代建筑艺术的瑰宝。巴基斯坦的佛教遗迹很多,塔克西拉和白沙瓦附近尤其集中,这些都是中国高僧法显和玄奘游历过的地方。我很喜欢这些古迹,曾多次去游览。巴基斯坦很多地方风景很美,特别是北部地区的高山雪峰异常雄伟壮丽。当然,巴基斯坦人待客之热情和周到,是最让我感动的。

中巴两国人民是天然“蜜友”

《对外大传播》:巴基斯坦也是文明古国,有着悠久的历史和文化。据说在巴基斯坦,只要你一讲到中国,表示友好的人就很多;只要你说来自中国,为你提供便利的人也多。请大使先生介绍一下我们两国关系发展的情况,您认为我们两个国家发展友好关系的优势何在?

陆树林:中巴关系有一个特点,即两国关系一直是向上、向前发展的,从未经历过什么曲折和反复。巴基斯坦是最早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国家之一,1951年5月21日中巴正式建立外交关系。1956年10月,巴基斯坦总理冲破各种压力和阻力率团访华,受到中国领导人的热情欢迎,毛主席和周总理还以签名的肖像相赠,苏拉瓦蒂家族十分珍视这两幅肖像。2000年我在卡拉奇拜访苏拉瓦蒂的女儿时,在她家的客厅里看到了这两幅装帧得十分精美的肖像。

20世纪60年代以后中巴两国关系迅速发展。经过时间并不长的谈判,两国就圆满地解决了边界问题,并于1963年3月签订了边界协定。这为国际间本着互谅互让、平等互利的原则,通过友好协商解决历史遗留下来的复杂问题树立了一个典范。以后又在贸易、经济、文化、科技、航空等方面签订了多个友好合作协定,双边关系不断发展和深化。现在中国通向外国和外国通到中国的航班很多很多了,但是大家不应该忘记,巴航(PIA)是第一个开航中国的非社会主义国家航空公司。巴航曾有一句令他们骄傲的标语,叫“PIA, First to China”(巴航,首先到中国)。记得我在上世纪60年代后期和70年代前期在驻卡拉奇总领馆工作时,每个星期总有好几次要在深夜里陪同总领事前往卡拉奇机场迎接过路的中国代表团组,那时中国出访的团组都要经过卡拉奇,可以说卡拉奇和巴航为中国的对外关系发挥了重要的桥梁作用。

还值得一提的是,在上世纪70年代初,巴基斯坦在中美两国之间牵线搭桥,秘密传递信息,特别是为时任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的基辛格秘密访华做了周密的安排。有关情况,在尼克松和基辛格的回忆录中都有记载。可以说,巴在中美关系解冻过程中发挥了重要作用。所以周总理生前多次对美国客人说过,在中美之间,巴基斯坦是座桥梁,我们不应该忘记这座桥梁。就我所知,在中国同伊朗、土耳其、沙特阿拉伯等国的关系方面,巴基斯坦也发挥了积极的推动作用。

中巴两国一贯真诚相待,相互同情,相互支持。每年联合国人权委员会开会,巴方代表总是同中方代表密切配合,仗义执言,为我挫败西方反华提案发挥积极的作用。我在任大使期间,每当按国内指示就某个问题要求巴方支持时,巴方总是一口答应,在我的记忆里没有遇到拒绝的例子。巴基斯坦政府和人民对在他们面临困难和危急时刻,例如1965、1971年两次印巴战争,1979年前苏联入侵阿富汗严重威胁巴的安全时,我给予巴的坚决支持,以及对中国在巴经济建设中给予的援助,都非常感激,津津乐道。许多巴朋友对我说,他们从自己的切身体验中感到中国是巴的真诚朋友。

至于你问的中巴关系的优势,从我上面的叙述中就可看出,两国关系的优势是很多的,概括起来我认为主要有四条。一、中巴友好深入两国人民的人心,两国友谊有着深厚的群众基础;二、两国关系是在和平共处五项原则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两国之间已经建立起高度的互信;三、两国同属第三世界发展中国家,在国际事务和建设各自国家的事务中有着广泛的共同点,两国之间不存在任何争端和问题,两国的合作前景十分广阔。四、沟通渠道畅通。这有两层意思。一是两国在政治、经贸、科技等方面都有定期或不定期的磋商机制。为了从民间渠道推进两国关系的发展,根据两国总理的商定,还成立了“中巴友好论坛”。这些使两国间的沟通十分方便;二是往来方便,两国山水相连,不仅空中、海上通航,而且有喀喇昆仑公路从陆上把两国连在一起。

在我任大使期间,中巴两国之间的交往很多,高层往来不断。我国访巴的团组都会受到热情的接待,副部级以上的代表团就会受到总统或总理的接见,有时两人都出面接见。对我国领导人往访,接待之热烈、隆重,规格之高就更难以用语言来描述。我国领导人所到之处,人们载歌载舞,敬献花环,抛撒花瓣,经常是倾城出动,夹道欢迎,场面异常热烈。今年四月温家宝总理在访巴期间就说过,他来到巴基斯坦以后感到巴基斯坦人民对中国不仅是喜欢,而且是热爱。这话是十分贴切的。

我国访巴的代表团常常会用“生活在友谊的海洋里”来形容他们的访巴经历,这并不是什么溢美之词。巴基斯坦人民对中国人民的确是非常热情友好的。巴基斯坦人喜欢对我说,中国人民是巴基斯坦人民的天然“蜜友”,因为在巴基斯坦的国语乌尔都文里,“中国人”和“糖”是一个词,都是“秦尼”,说到中国人,我们就感到甜蜜。这些都表明,在巴基斯坦,中巴友谊确实是深入人心的,这是我在巴基斯坦工作的最深感受。

与巴基斯坦总统的“诗交”

《对外大传播》:您出任驻巴大使多年,又是中巴友好论坛的秘书长,在任大使期间都和巴基斯坦的哪些人士交往?您又是如何从中切身体会到“友好邻邦”的含义呢?

陆树林:我在任大使期间,同巴基斯坦各界的交流面是很广阔的。当然作为大使,我首先要同巴基斯坦领导人、各政府部门、议会、军方领导人进行接触、交流,同各政党、各社会团体、工商界、文化艺术、新闻各界都有接触。我除了会说英语,还会说巴基斯坦国语乌尔都语,这是我的有利条件,使我拉近了我同巴基斯坦人民的距离。记得我向当时巴基斯坦总统塔拉尔递交国书时,这位总统事先知道我能说乌尔都语,他一开口就对我说:“我知道阁下能讲我们的国语,因此我不用英语,而用乌尔都语同阁下交谈。”我表示很高兴用乌尔都语同总统谈话后,他用乌尔都语同我进行了整整一小时的谈话,远远超过一般礼节性会见的时间。除了两国关系,转达两国元首的相互问候外,还谈到乌尔都语的文学,特别是诗歌问题。当他了解到我对巴文学艺术特别是诗歌感兴趣并有一定的了解后显得特别高兴。由于语言的关系,我们的谈话既严肃,又显得轻松愉快,亲切自然。这位总统酷爱诗歌,因为他知道我懂乌尔都文,以后他在接见我访问巴基斯坦的代表团组时就常引用乌尔都文诗歌来表达自己的思想感情,并请我给他翻译。其中有一句诗我至今记忆犹新,译成中文的意思是:朋友的美好的形象,就在我心的明镜之中,稍一低头,就能看见。这句诗表达了他对中国的美好情谊。我译成中文,在座的中方人士都很赞赏。

我同穆沙拉夫总统的交往很密切。除了我有要事,根据国内指示主动约见他外,他有时也主动约见我。例如他1999年10月就任巴首席执行官后就主动约见我,通报巴政局情况,表达继续发展巴中关系的意愿。巴外交部人士告诉我,我是他执政后会见的第一位大使,足见他对巴中关系的重视。他在“9.11事件”后决定改变对阿富汗塔利班政权的政策,支持美国打恐后也主动约见我,通报有关情况和他的考虑。由于我懂乌尔都文,我同他的交往也带上了“诗交”的色彩。有两件事我至今记忆犹新。还在他任参联会主席和陆军参谋长时,一次我宴请他,席间谈及人权问题时,我顺口念了我用乌尔都文写的一句诗,中文意思是:自己的庭院并不干净,干嘛无端去打扫别人家的屋子。他对这句诗表示十分赞赏,并跟着念了一下。想不到一年以后,他作为首席执行官宴请到访的唐家璇外长时,对唐部长念了我这句诗,说我的诗写得好,并要我用中文译给唐外长听。我既惊异于他的记忆力,也深为他的友情感动。

另外一件事是,为了庆祝中巴建交50周年,我在巴基斯坦文学院的支持和配合下,举办了一次赞颂中巴友谊的诗会,许多巴著名诗人都应邀出席并朗诵自己的诗歌,外长萨塔尔应邀出席当主宾并讲话。事后巴文学院把会上朗诵的诗歌收集出版了一本书。我离任前去向穆沙拉夫总统辞行时,向他赠送了这本书,留作纪念,告诉他书中收集了我两首赞颂中巴友谊的诗,他表示很高兴,说一定珍藏这本书。想不到他2002年访华见到我时首先同我拥抱,随后在我耳边说了一句:“我昨晚还读了你的诗呢。”这使我十分感动。我想这并不表示我班门弄斧写的乌尔都文诗真的好,而是表示总统对中国大使热爱巴基斯坦语言文化的珍视,不仅是对我个人,也是对全体中国人民的友情的珍视。我离任前,穆沙拉夫总统还在巴国庆典礼上授予我“巴基斯坦新月”勋章,以表彰我为增进中巴友好所作的努力。

“反恐”任重道远

《对外大传播》:2004年10月,在巴基斯坦发生了中国工程师被绑架的事件;2005年7月,伦敦地铁发生爆炸,而其中三名嫌疑犯都是巴基斯坦裔的英国人。请您谈一谈巴基斯坦政府在这一系列事件之后,如何应对国际社会尤其是国际传媒的指责,采取了哪些措施努力改善巴基斯坦的国际形象?

陆树林:巴基斯坦是受恐怖主义之害最深的国家之一,穆沙拉夫总统本人就五次受到恐怖主义的袭击而幸免于难,巴基斯坦政府对于打恐是积极认真的,不仅动用警察,也动用了军队,并把军队派到过去巴正规军一直不进入的同阿富汗接壤的部落地区。在巴基斯坦发生中国工程技术人员遭汽车爆炸袭击和被绑架的事件以后,巴政府对中方人员采取更严密的保卫措施,为此投入了大量的人力和物力。如在瓜达尔港,巴动用的人力几乎是五个人保卫一名中国技术人员。

至于对最近在巴领土外发生的恐怖事件,巴一方面加强了在国内的打恐措施,逮捕了不少恐怖嫌疑分子,同时对国际传媒的指责也作了一些辩驳。不久前穆沙拉夫总统在拉合尔的一次讲话中指出,巴坚决打恐,已逮捕了700多名“基地”组织分子,在伦敦等地发生的恐怖事件上指责巴基斯坦是不正当的。他还强调要首先从政治上解决问题,消除产生恐怖主义的土壤。

《对外大传播》:2004年,中巴举行了首次联合反恐军事演习。您认为在未来的反恐斗争中,中巴合作的前景如何,对于中国有无特殊意义?

陆树林:中巴双方都认为,分裂主义、极端主义和恐怖主义对地区安全与稳定构成威胁,都强调两国在打击三股势力方面在双边和多边框架内加强协作,有关内容已经写进《中巴关于双边合作发展方向联合宣言》和《中巴睦邻友好条约》之中,两国还签署了《引渡条约》和《打击“三股势力”合作协定》,因此我认为两国在这方面的合作前景将是很好的。两国合作反对三股势力已成为中巴双边关系的重要合作领域,也是对国际反恐斗争的一个贡献,不仅有利于中巴两国的稳定,也有利于本地区乃至世界的和平与稳定。

“两国媒体间的交流有待加强”

《对外大传播》:近年来,巴基斯坦经济增长的速度也很快,那么中巴之间经济合作的情况如何?主要集中在哪些领域?据说巴基斯坦的自行车大多数是中国造,是这样吗?

陆树林:中巴两国长期友好相处,两国之间的经贸合作已经有深厚的基础。20世纪60年代以后,我国援助巴基斯坦建设的一些工程项目,像塔克西拉重型机器厂、喀喇昆仑公路、恰希玛核电站等,对巴经济和国防建设发挥了积极的作用。20世纪80年代以后两国的互利合作迅速发展。巴是我在南亚开展劳务承包业务的主要市场,项目主要涉及电站、港口、采矿、输油管、公路等。在这方面我国的一些大公司,像中港公司、中冶公司、东方公司、中国核工业公司、中国机械进出口公司等,在巴都有很好的业绩。近年来两国之间的双向投资也在发展。2003年11月穆沙拉夫访华时曾宣布,为了鼓励中国企业到巴投资,将在巴设立两个中国工业园区。

至于你说的自行车问题,我敢说中国自行车很受巴人民喜爱,在巴国内,中国造的自行车数量也多,但巴人民用的自行车大多数是中国造,这话我不敢说,因为巴本国也生产很多自行车。但我可以告诉你一个情况,即山东“轻骑”在拉合尔生产的机动三轮车在巴大受欢迎。巴北方一些城市街上跑的几乎是清一色的“轻骑”。这种三轮车既可载货,又可载人,一家四五个人乘一辆车就可外出同游了。中国海尔公司在巴投资生产的电冰箱、空调、洗衣机,也很受欢迎,据说销路越来越好。

《对外大传播》:唐朝高僧玄奘曾在交通不发达的年代,沿着丝绸之路到达今天的巴基斯坦,促进了两个民族之间文化、经济的交流。那么今天两国之间的民间交流和媒体交流进行得如何?

陆树林:中巴两国间领导人、政府、议会、军队、政党之间都有比较密切的交流。比较起来民间交流,特别是两国年轻一代人之间的交流相对滞后,两国领导人和政府都强调要改变这一情况,“中巴友好论坛”两次开会时也都提出了一些具体建议。去年巴青年百人代表团访华,我青年百人代表团今年访巴,就是在这方面采取的一个措施。我已确定巴基斯坦为我公民自费旅游的目的地国,我想中巴之间民间往来会日益增加的。

中巴两国媒体之间有一些交流,但仍要加强。我新华社、人民日报、光明日报、经济日报和中国国际广播电台在巴有常驻记者,但电视台没有常驻记者。我电视台和巴电视台之间有一些节目交流活动。巴在华只有“巴联社”一名常驻记者。两国新闻界之间有一些团组互访活动,但不够频繁,个人去对方国家采访的情况很少。所以我认为两国媒体之间的交流应该加强。

《对外大传播》:您认为应向从事对外传播、特别是对巴进行报道的同志提醒或介绍的问题是什么?

陆树林:向国外宣传中国一定要实事求是,不强加于人,还有就是要因地制宜,对于伊斯兰教国家,尤其要注意尊重他们的习惯和风俗。我们在巴基斯坦放映电影和宣传片时,凡是有猪出现的镜头都是一定要剪掉的。

在巴基斯坦,英语作为官方语言是比较普及的,他们有好几家英语广播电台和电视台直接向西方传播巴基斯坦人的心声。巴基斯坦人与西方的对外交流因此方便了许多。由于语言的优势,巴基斯坦相比中国的对外传播具备更为有利的条件。

然而广大的老百姓还是主要用巴基斯坦的国语乌尔都语。能用他们熟悉的语言进行对外传播显然比只用英语更有效。中国国际广播电台的乌尔都语节目在巴基斯坦是很受欢迎的。按时收听这档节目的“铁杆”听众人数众多,还成立了活动丰富的听众俱乐部。我听到很多巴基斯坦的朋友向我反映,如果今天还能读到类似过去的《人民画报》(乌尔都文版)的乌尔都文的刊物,那将是多么值得庆贺的一件事啊。

撰稿:记者 雷向晴

责编:少鸽 顾一鸣

供稿:《对外大传播》杂志

编辑信箱 ] [ 打印文章 ] [   ] [ 关闭窗口 ]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络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中国网拥有管理笔名和留言的一切权利。
*中国网新闻留言板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您在中国网留言板发表的言论,中国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如您对管理有意见请向留言板管理员反映。
*参与本留言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文明办网文明上网举报电话:010-68993056 举报邮箱:jubao@china.org.cn

Manufacturers, Exporters, Wholesalers - Global trade starts here. 阿里巴巴中国
阿里巴巴公司库
商业资讯

乐购
我要网上开店
我要购物
关于我们 | 法律顾问:北京岳成律师事务所 | 刊登广告 | 联系方式 | 本站地图
版权所有 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 电子邮件: webmaster@china.org.cn 电话: 86-10-88828000 京ICP证 040089号
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0105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