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 ·清明小长假 上海短线旅游图书卖得火(图) ·《经营未来》创造"工薪族神话"韩国新总统自传 ·第三届徐迟报告文学奖关注“改革开放三十年” ·美国《读者文摘》与上海合作《普知》杂志 ·凤凰集团欲建华东最大图书城 ·我国开始整理并陆续出版法藏敦煌古藏文文献  [推荐] [收藏] [打印] [ ] [关闭]
首页>>读 书>>期刊精粹>>《人民中国》重要文章 字号:
樱花时节,赏心乐事
中国网 china.com.cn  时间: 2008-04-01  发表评论>>

——坂东玉三郎领衔中日版《牡丹亭》将在北京公演

2008年3月6日至25日,由歌舞伎大师坂东玉三郎领衔的中日版昆曲《牡丹亭》及歌舞伎《杨贵妃》在京都南座公演20场,并在5月移师北京,从5月6日至15日在湖广会馆公演十场。

这是中国昆曲诞生600年来,中外最高级别的合作,而坂东玉三郎又将自己所追求的富于“透明感”的日本美与昆曲完美融合。

“素昧平生,因何到此?”

坂东玉三郎对中国戏剧怀有特殊的感情。他的祖父十三世守田勘弥早在1923年便曾与访日的中国京剧大师梅兰芳同台演出,守田家族自此与中国京剧结缘,并与梅兰芳结下了深厚友谊。玉三郎年少时,便听父亲讲述中国京剧的出色,也熟知了中国著名男旦梅兰芳。他虽然从未与梅兰芳谋面,却深受他的熏陶,不但家中挂着梅兰芳的剧照,还阅读了大量有关梅兰芳的文字,称梅是“了不起的艺术大师”。

玉三郎20岁时,父亲问他将来想演什么,他答道:“除了歌舞伎还想演《杨贵妃》。”(梅兰芳以在《贵妃醉酒》一剧中塑造的杨贵妃形象最为有名。)父亲训他:“不要随便开大口。”并再次向他讲述梅兰芳的过人之处。但玉三郎心中“追寻梅兰芳足迹”的想法从未减退。 1987年,他还专程到北京,向梅兰芳之子梅葆玖学习京剧《贵妃醉酒》的台步、甩袖程式,应用于后来出演的歌舞伎《玄宗与杨贵妃》中,为自己的艺术生涯添加了一例经典之作。

在学习《贵妃醉酒》的过程中,玉三郎得知《醉酒》是受中国昆曲影响的,而中国昆曲产生的时间,与日本的能乐和歌舞伎相吻合,他从此对昆曲产生了浓厚兴趣,又在几年前将目光投向了已诞生410年的中国昆曲经典剧目《牡丹亭》。2007年,由好友靳飞牵线,玉三郎来到中国苏州,观看原汁原味的昆曲《牡丹亭》,并向中国昆曲名家张继青学习该剧“杜丽娘”一角。经过刻苦钻研和精心筹备,这台由坂东玉三郎领衔主演,松竹公司、苏州昆剧院、北京梦花庭园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共同制作的中日版《牡丹亭》终将问世。

“是哪处曾相见,相看俨然”

玉三郎喜欢苏州,觉得苏州是个“有着细腻氛围的好地方”,喜欢那里的空气“横着流”带来的惬意舒适。他喜欢在这里诞生的昆曲,“昆曲的音乐是如此的美,色彩是那样的柔和,文学底蕴是那样的深厚。”苏州、昆曲,对于玉三郎来说,都有一种奇妙的亲切感。同样地,玉三郎也带给中国演员们类似的感觉。中国著名昆曲艺术家许凤山见到玉三郎的第一句话是:“你长了一双很美的眼睛”,这双眼睛与梅兰芳的眼睛极为相似,最适合饰演杜丽娘。因为气质和演法的特殊要求,《牡丹亭》虽是几乎每个中国昆曲演员都必学的剧目,但能够演好“杜丽娘”的演员少之又少,直到如今也只有梅兰芳、蔡瑶铣、华文漪、张继青等少数几人饰演的杜丽娘为观众所认可。在与玉三郎的深入交流中,许凤山颇为惊讶:“一个完全不会中文的日本人能喜欢中国古典艺术,而且能完全透彻地理解剧中所有人物唱词的意义,无论唱念都做得很好,实在出乎意料。许多中国的年轻演员只怕连自己唱词的意义都不能完全弄懂。”

昆曲的难度是公认的,玉三郎为了演好《牡丹亭》,下了很大的苦功。今年一月在苏州彩排期间,昆曲名家张继青说,她只能用“惊讶”形容自己观看玉三郎演出的感受。张继青表示,对于玉三郎来说,昆曲的念白难度最大,自去年6月开始,为了让不懂中文、从没学过昆曲的玉三郎迅速进入状态,她特意亲自灌录了唱词和念白,并录制了口型,寄到日本供玉三郎学习;玉三郎则对照张继青寄来的“教材”用注音法强行记忆、反复练习,除了工作和睡觉,他大部分时间都用来听录音,从排练效果看,玉三郎不仅念白进步神速,对人物的把握和与其他演员以及乐队的配合都非常精彩。“他在台上的表演让其他配戏的演员都显得生嫩了。”张继青说。

执行导演靳飞说,为了演好《牡丹亭》,坂东玉三郎很早就开始了解中国文化,他读了中国的《论语》、《孟子》、《庄子》和《老子》;并且几乎每天打一个半小时的国际长途到北京,让靳飞给他讲解每一句《牡丹亭》唱词的意思。

剧组的中国翻译到玉三郎家中做客,一进门就看到电视里正播放张继青的口型录像。玉三郎对他说:“这是每天都要看的。”

文章来源: 中国网 责任编辑: 雨悦
1   2   下一页  


[我要纠错] [推荐] [收藏] [打印] [ ] [关闭]
网友留言 进入论坛>>
昵 称 匿名
留言须知 版权与免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