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 ·池莉小说改编《吉庆街生活秀》搬上京剧舞台 ·反映浙东地区近代山村变革的长篇小说《龙窑》问世 ·“首图讲坛•乡土课堂”新年开讲 ·李银河:别人写的小说跟王小波比太小儿科!(图) ·中国网民节定为9月14日 近50万人次参与评选 ·中国第一本能源评论类杂志《能源评论》在京创刊  [推荐] [收藏] [打印] [ ] [关闭]
首页>>读 书>>期刊精粹>>《人民中国》重要文章 字号:
新中国60年:三次土改带来农村的发展进步
中国网 china.com.cn  时间: 2009-01-07  发表评论>>

“新中国60年”专栏

导语:自1949年10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到现在已60年了。这期间,中国和世界人民一道,走过了60年和平发展的道路。从这期开始,本刊将在“新中国60年”专栏中,分别介绍中国在解决人民吃饭、居住、出行、教育、医疗、通讯以及工业建设、文化生活、科学技术、环境保护、对外开放等方面的发展历程,敬请读者关注和指正。

 

俗话说,“民以食为天”。中国是农业大国,但人多地少,土壤贫瘠,高山、沙漠、戈壁占去960万平方公里国土面积的一大半。历朝历代都为百姓一日三餐的吃饭问题犯愁,史籍记载饥荒年月的各种惨象,读之令人颤栗。

1949年10月1日新中国成立后,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经过各种改革和努力,如今13亿中国人吃饱吃好了。新中国用什么办法,以全球7%的耕地养活世界22%的人口呢?

榆树村即景

初冬,我来到北京东北部的顺义区北小营镇榆林村。与往日茅屋、土路、牧童的乡村景象不同,眼前的村街是笔直的水泥路,不时驰过小卧车、电动三轮车。农舍是整齐宽敞的砖瓦房,门旁花坛种着常绿花草。村民利用清洁能源,在庭院架起太阳能热水器,还有街边的太阳能路灯。村里重视医疗卫生和环境保护,建了卫生站和生活污水处理站、垃圾处理站。同时,还建有供村民文化娱乐的文化站、图书室,以及提供休闲健身的汇景园和凤阳广场……

村庄静谧,偶尔方见一两位怀抱孩子的妇女和老人走过。一问村干部老张,方知如今乡村也像城里那样,青壮年有到京郊的燕京啤酒厂、汇源果汁厂上班的,有在村办服装厂、纸箱厂工作的,还有的自己开商店、搞建筑、跑运输,他们早出晚归,或者双休日才回村。

不过,待春回大地,农田葱绿,特别是那千亩樱桃园、桃园开花时,到处云蒸霞蔚,红灿灿的,十分迷人。夏日,樱桃熟了,一拨拨城里人开着车来这里观光,采摘樱桃。村民为新办的“农家乐”旅游,忙得不亦乐乎……靠着农田、果园、旅游、做工等进项,榆林村2007年的人均收入10522元,是京郊较富裕的村子。

第一次土改:“耕者有其田”的喜悦

为了解新中国成立之初,榆林村民的生活状况,我访问了冯仪(81岁)和李荣祥(79岁)。谈起村里最早的变化,两位老人都说:“共产党领导的土地改革,使我们农民翻了身,开始过上了好日子。”

从前,靠种地为生的农民却没地或少地。为了养家糊口,有的租种地主的地,并把一多半的收成交租给地主。有的长年给地主扛活。本村最能干的长工,从正月初五干到立冬,一年270多天,累死累活的,只得工钱玉米6袋(1袋150斤)。冯仪家贫,小时候便给地主当“伴伙”(童工),割草、喂猪、扫院子、垫牲口圈……一年只有60斤小麦。那时,冯仪全家挨饥受饿是常事。

榆林村和附近一些村子是老解放区,1946年便开始土地改革。说起土改,近代中国志士仁人,从太平天国领袖洪秀全到伟大民主革命家孙中山,都提出平均地权、耕者有其田的主张。但只有共产党领导的新中国,才实现了农民这个千年梦想。

榆林村土改时,没收了地主超过平均数(本村人均2亩)的土地,无偿分给村里无地、少地的农民。当冯仪、李荣祥他们接过人民政府颁发的“土地证”时,喜悦、激动之情,难以言表。

村民在自家土地上耕种,仿佛有使不完的力气。村民齐福、齐春兄弟4人,从前3人给地主扛活,一人跑小买卖,全家7人挤在一个用木头树枝搭盖、再抹泥而成的“攒苗子”里,乃赤贫人家。他家分得土地后,精耕细作,加上种了别人的地,这年收获了黄豆15袋,玉米30多袋,杂粮6袋。粮食吃不完,卖粮换钱,第二年便盖起5间大瓦房。早先兄弟4人穷得叮当响,说不上媳妇。土改后,兄弟几个挨个盖起各自的房子,娶妻生子,日子越过越红火。

土改了,丰收了,农民乐了。这年春节,村里到处放鞭炮,敲锣打鼓,还有扭秧歌、踩高跷、划旱船的,热闹极了。北方过年,依俗要吃饺子。但从前农民穷,包了点饺子也舍不得吃。“初一饺子初二煮,初二饺子留到破五”,待来了客人才端上饺子,把趴在窗下看客人吃饺子的孩子,馋得直流口水。这年春节,家家包了许多饺子,大人孩子总算吃了个痛快。“今儿天天吃饺子也吃得起了。”

全国土改有先有后,但基本在1952年完成。这次中国历史上最大规模的土地改革,摧毁了两千多年的封建土地所有制,使3亿多无地少地的农民,无偿获得大约7亿亩土地和其它生产资料,免除每年交给地主的700多亿斤粮食的地租。从而极大地调动了农民生产积极性,促进农业生产发展。据统计,1952年全国粮食产量比1949年增长42.8%。

小岗村引发的第二次土改

小岗是安徽省凤阳县一个小村子,20户农家以种稻麦为生。然而在1978年以前,村民年均口粮只有40多斤,除靠国家救济和按月供应口粮,几乎每户都有扒火车去上海、江浙等地讨饭的经历。

1978年夏,当地大旱,小岗夏收后,每人只分得麦子7斤。秋天,几位老人愁坏了,找队干部严俊昌、严宏昌商量办法,提出能不能分着干,不吃大锅饭了。几经商议,为求生存温饱,18位村民在11月24日夜晚,秘密决定把生产队的田地分给各户自主种植,除保证交足国家、留足集体的,剩下的全是自己的。由于当时分田到户、包产到户属违法之举,风险极大。为此,18位村民在那份视同押上身家性命的“包干合同”上,按下手印。如今,这份见证中国农村改革的“生死文书”,已为国家历史博物馆珍藏。

1979年,小岗村分田到户了,家家精耕细作,加上风调雨顺,这年大丰收了。关友江一家6人,这年收获水稻8000斤,花生2000斤,山芋2000斤。而小岗这年收的粮食,竟是1955年到1970年的总和!

小岗村的变革,被称为“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在邓小平等高层领导肯定和推动下,很快就推广到全国各地农村。这一变革的关键是改革土地管理制度,将集体所有的土地,长期包给农户经营、种植,自负盈亏,使农民获得了对承包土地的使用和分配的自主权。为此,这一改革又被称为第二次土地改革。

原来,50年代初的土改后,大部分农民勤劳耕种,他们丰收了,富裕了。但也有小部分农民因缺乏劳力、天灾、疾病或经营不善而陷入困难,有的借债,甚至出卖土地。同时,50年代初,国家开始工业化建设,工人激增,城市扩张,城镇粮食需求大增。为防止农村“两极分化”,使农民走共同富裕之路,也为保障国家能收购到粮食来供应城市居民,中国先在农村推行农业合作社,不久又推广规模更大的人民公社,便把土改中分给农民的土地,收归集体所有。同时,对全国粮食、食油、棉布的统购统销,则取消了农民在集贸市场销售农副产品的自由。特别是人民公社,弊病甚多,管理过分集中,经营方式单一,分配平均主义,使农民失去了生产积极性,出工不出力,地里打不了粮,粮食等农副产品匮乏,并使2.5亿人处于未得温饱的贫困状态。

小岗村首创的“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调动了农民的生产积极性和创造性,促进农村经济的迅速发展。据统计,自1978年至2007年,中国人均粮食占有量从318.7公斤提高到380.5公斤,肉类从30.3公斤提高到51.5公斤,水产品从4.9公斤提高到36公斤。农民人均收入从134元增加到4140元。农村贫困人口从2.5亿减至1479万。

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还提高了农民的生产效率,解放出一大批劳动力。于是,青壮年人或在农村的乡镇企业做工,或进城打工,不但增加了农民的收入,还带来了中国经济的长期稳定发展。

2008年:中国的第三次土改

国家向农民承诺的“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30年不变,在2008年到期了。为此,不少农民在问:承包期一到,政策会变吗?

其实,中国高层早在筹划这一问题。决策之前,领导人还分头下乡调查研究,征询意见。9月30日,胡锦涛总书记来到小岗村关友江家里,他对村民说:“不仅现有土地承包关系要保持稳定并长久不变,还要赋予农民更加充分而有保障的土地承包经营权。同时,要根据农民的意愿,允许农民以多种形式流转土地承包经营权,发展适度规模经营。”

果然,10月12日,中共十七届三中全会通过了《中共中央关于推进农村改革发展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在“健全严格规范的农村土地管理制度”中,就写明了“依法保障农民对承包土地的占有、使用、收益等权利。加强土地承包经营权流转管理和服务,建立健全土地承包经营权流转市场,按照依法自愿有偿原则,允许农民以转包、出租、互换、转让、股份合作等形式流转土地承包经营权,发展多种形式的适度规模经营。”

这个“决定”一公布,全国农民十分欢欣鼓舞,称赞这是中国的第三次土地改革。他们说,农村土地是集体所有,但农民承包后,不但有了占有、使用、收益等权利,还可按照依法自愿有偿原则,以各种方式流转土地承包经营权。农民成了承包土地的主人。于是,他们对各自的承包地格外珍惜,加大投入,精耕细作,让地里长出更多粮食、蔬菜、水果。同时,农户之间,也依据劳力、经营、经验等不同情况,或转包,或出租,或互换、转让,谋划着如何实施现代农业,如何多打粮、多赚钱。

小岗村农民在喜获温饱后,广开门路,增加收入。除青壮年外出打工外,村里还开辟了葡萄园,仅葡萄一项,全村人均收入便超过千元。“决定”发布后,11月14日,小岗村又与率先成立的凤阳县农村土地流转交易中心对接,开展交易业务,并将村里一部分土地租给上海一家公司使用20年。

规模化经营是发展现代农业的重要途径之一。离小岗村几十里的凤阳县后陈村,有一位76岁的种粮大户陈兴汉。他从前给地主扛过活,也跟着爹妈外出要过饭。他格外看重土地和粮食。前些年,他承包种植2170亩地:自家承包的36亩,从乡亲转让承包的800多亩,还在泄洪区开发了滩涂地1000多亩。为种好这些地,他先后投入600多万元,购置机械设备,平整土地、打围、打井……

种粮辛苦,也有风险。但规模化经营后,一亩能多收100斤,还是很有收益的。他算了一笔帐:去年他的2170亩地,收获小麦130万斤,稻子140万斤,加上杂粮共280万斤,卖粮共得200万元,加上政府的种粮补贴,共220余万元。除去化肥、农药、柴油、人工费等成本70万元,纯收入为150-160万元。为此,他决定明年再多承包1000亩地,为国家、也为自己,多种粮多挣钱。

老百姓看了“决定”,心里也踏实了:国家坚决守住18亿亩耕地,再加上实施现代农业和科技种田,中国的粮食安全,十几亿人的吃饭问题,有保障了。

文:丘桓兴

供稿:《人民中国》(2009年1月号)

 

文章来源: 中国网 责任编辑: 雨悦
[我要纠错] [推荐] [收藏] [打印] [ ] [关闭]
网友留言 进入论坛>>
昵 称 匿名
留言须知 版权与免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