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 ·青岛出版集团正式拉开转企改制大幕 ·朱自清文学节 作家莫言开讲(图) ·一号多刊经营 《品牌》杂志社被判赔118万余元 ·继看台湾、看日本后 白岩松月底出发“看美国” ·海子去世20周年:22幅画作首次披露 全集将出版 ·《中国大百科全书》第二版将面世 读者对象调整  [推荐] [收藏] [打印] [ ] [关闭]
首页>>读 书>>期刊精粹>>《人民中国》重要文章 字号:
用爱心让“流动儿童”走进课堂
中国网 china.com.cn  时间: 2009-03-25  发表评论>>

文、图:沈晓宁

导语

当前,中国城市化快速发展,至少有2亿农民离开家乡进城务工,他们中的相当一部分子女不得不跟随着家庭四处漂泊。这些孩子被称为“流动儿童”,有近2000万的孩子面临着上学难的困境。

可喜的是,社会上一些充满爱心和责任感的人自发兴办起专门接收“流动儿童”的打工子弟学校,帮助他们获得应有的教育。

下面,就让我们走进北京的一所打工子弟学校--同心实验学校,看看孩子们在那里的学习情况。

一个“流动儿童”在北京读书的日子

2008年春天的一个清晨,位于北京市东郊皮村的同心实验学校开始了新一天的学习。五年级的教室里,11岁的女孩孟云正和班上30多名同学大声朗读课文。

大约2年前,孟云的父母离开家乡湖北省鄂州市农村,来到北京打工。他们在皮村租下一座农家小院,开了间小浴室。由于这里远离市区,房租、物价相对便宜,因此聚集着不少来京打工的人员。在他们的光顾下,孟家的洗浴生意还算红火。

在北京站稳脚后,孟云的父亲--35岁的孟新明发现不少打工者将孩子送进附近的同心实验小学。于是,他和妻子商量,把留在家乡的一双儿女接到身边,让他们在北京读书。

2006年9月,10岁的孟云和比她小5岁的弟弟来到北京,她被送进同心实验小学读四年级,弟弟则上了学前班。起初,孟云还舍不得离开老家和爷爷奶奶,更不想成为一名插班生。不过,没几天工夫,孟云就发现班上的同学和她一样来自外地,而且这里的老师同样和蔼可亲,校园生活也比老家的学校丰富得多。于是,快乐又回到了这个小女孩身上。

相貌可爱、活泼好动的孟云很快就被挑选进学校的舞蹈队。在老师的带领下,他们自编自排了歌舞,利用课余时间为周围的农民和打工者表演。渐渐地,这支由打工子弟组建的舞蹈队开始走进工厂、建筑工地和居民社区演出,甚至登上了北京多所大学的舞台。这些来自农村、开了眼界的学生们经常在一起兴奋地谈论看到的新鲜事,上大学成为他们最大的理想。在孟云心中,最想读的是中国人民大学,因为她觉得那里的校园环境好。

欢乐的时光过得很快,不知不觉间孟云已经升入五年级。由于她成绩优秀、性格活跃,如今在学校里小有名气,而她也将学校当成自己的家。“以前在老家,孟云放学后就不出家门。现在,她周末都往学校跑,不是在图书室看书,就是帮老师做事。在这里,她天天都很开心。”孟云的妈妈说。在学习上,孟云很喜欢提问题,无论她向哪个老师请教,他们都会帮她解答。这让她觉得与老师之间没有距离。一次,孟云写了一篇作文描述班主任张凯老师。她写道,由于张老师对学生要求很严格,所以同学们私下里都称他为“严老师”。不过,大家都很喜欢他,因为张老师病得嘴里长疱,都坚持给大家上课。作文的最后,孟云给张老师提了3条建议:讲课时尽量幽默一点,课后多和大家一起做游戏,作业少留一点。几天后,孟云看到了张老师的作文批语:“我会努力达到你的要求。”

去年暑假,孟云参加了学校组织的摄影小组。他们来到山野、公园和市区,用相机拍下了他们眼中的世界。假期结束后,学生们的作品在校内展出,孟云拍摄的一棵路边的小草得到了大家的好评。在图片感言里,她写道:“我要像小草一样,即便弱小、默默无闻,也要坚强、茁壮地成长。”

再过一年,孟云就要从这所学校毕业了。她的父亲对当初将女儿送进同心实验小学的决定感到非常明智:“我在北京打工很辛苦,这所学校却让我在教育子女的问题上很省心。我对学校和老师特别满意。孟云过生日,他们亲手为孩子做面条。孟云晕车,老师把她搂在怀里,就像照顾自己的孩子。如果这所学校能够办中学,我一定让她继续读下去。”

默默奉献的老师们

“今天,我们来学习唐代诗人白居易的词《忆江南》。哪位同学能告诉我,什么叫词?”五年级语文老师张凯站在黑板前向学生们问道。“比诗字数多的是词”、“词就是歌词”……学生们七嘴八舌地回答。“词是我国古代一种文学体裁,它是可以唱出来的。”张老师话音未落,一名调皮的男生便高声叫道:“老师给我们唱一遍吧。”在全班的笑声中,张老师微笑道:“等我学会了,一定唱给你们听。现在,先跟我学习朗读。”

张凯是学校中倍受学生爱戴的老师,提起他来这里任教,还真是一次巧合。2006年春节期间,还在新疆从事测绘工作的张凯,无意中从电视里看到同心实验学校校长孙恒在接受采访时,谈到学校缺乏师资力量。于是,他当天便拨通了学校的电话。“当时,我提出自己想来当老师,但没有教师资格证书。”张凯说,“孙校长立刻表示教学经验并不最重要,他们需要的是有责任心、热爱孩子的老师。”一周后,24岁的张凯提着行李走进了学校的大门。

如今,张凯在这里教书快3年了,既教语文又教数学的他,还要管理五年级36个学生。对于教学,他很自信:“我讲的课,学生们都爱听。我允许学生在课堂上自由发问,但决不允许他们写错字或点错小数点。”在他负责的班级,特别开设了一门读书课,学生们可以自由阅读课外书籍,看不懂的地方随时问老师。“我希望学生多学知识,不要局限于课本上的内容。”张凯说,“因此,我不认为淘气的孩子就是坏学生。只要他们将活跃的思维用在学习上,我就会鼓励他们。”对于学习成绩稍差的孩子,他还经常放学后去家中帮他们补习。至于休息,张凯将批改学生作业看作是最好的方式。

每月收入近840元的张凯,在学校里是高收入者,但在北京市则属于低收入群体,还不及一名普通公司职员月薪的1/4。对此,他并没有感到不满。他称自己粗茶淡饭即可度日,每月除了为不到10平方米的住所交80元的房租和必要的生活开销外,省下的钱几乎都用来购买有关教育的书籍和光盘。“我没有接受过教育专业的正规培训,只能靠自学。”张凯说,“我希望政府能为我们这样非专业老师组织辅导,让我能更科学、合理地教育孩子。”

在同心实验学校教书,让张凯感到最高兴的是全班原本38名学生,除两人随父母离京而转学外,其余的36人没有一人失学。“只要学校一直办下去,我就不会离开。”他坚定地说。

像张凯这样的专职教师,在同心实验学校有16位,这对于全校430多名学生来说是不够的,不少老师都要承担两门学科以上的授课任务。所幸的是,经常会有不少社会和大学的志愿者前来支教。

中华女子学院师范专业的三年级学生陈兰兰就是其中的一位。没课的日子里,她都来同心实验学校,在学前班小班照顾那些只有3、4岁大的孩子。也许有人会以为,这么小的孩子会比较容易管理,可事实上,每次上课对陈兰兰来说都是一次磨练。才上课没多久,一个小男孩就哭着要找妈妈,陈兰兰一手搂着他轻拍安抚,另一只手还要分开两个为争抢玩具而拉扯在一起的男生。同时,她还要不断招呼其他学生回到座位上坐好,而身后一个小女孩正拉着她的衣角要水喝。“这个年龄的孩子还不能完全理解老师的意图,自我意识比较强。”这个21岁的女生说,“因此,我必须付出更大的耐心和爱心才能照看好他们。”

看到陈兰兰坚持不懈地服务,学校决定从数量不多的资金中拿出150元奖励她,但陈兰兰坚持不收。在她看来,这些随着家庭四处漂泊的“流动儿童”应该享受到与城市孩子同等的教育权利。

快要大学毕业的陈兰兰,打算将来回到家乡四川当幼儿园老师,她认为在同心实验学校服务的这段经历十分宝贵:“这里的老师有一个共同的目的,就是一切为了孩子。在这个集体中,我觉得自己的付出很有意义。大学传授给我教师的技能,这所小学则让我领悟到教师的品德。”

对于像陈兰兰这样的志愿者,负责学校管理事务的沈金花也表达了她的谢意:“正是这些志愿者无私的奉献,我们的学生才能学到丰富的知识,才能在充满爱心的环境里身心健康地成长。”

文章来源: 中国网 责任编辑: 雨悦
1   2   下一页  


[我要纠错] [推荐] [收藏] [打印] [ ] [关闭]
网友留言 进入论坛>>
昵 称 匿名
留言须知 版权与免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