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 ·西单图书大厦综合榜 ·<共和国作家文库>出版 铁凝等百位名家名作献礼 ·日本《蜡笔小新》作者失踪 漫画里有他自己影子 ·盛大文学推出“书探” ·《不一样的卡梅拉》突破200万册 ·王海鸰:韩寒很有写作潜质 郭敬明是商业奇才  [推荐] [收藏] [打印] [ ] [关闭]
首页>>读 书>>期刊精粹>>《人民中国》重要文章 字号:
上海世博倒计时
中国网 china.com.cn  时间: 2009-09-18  发表评论>>

目前距2010年上海世博会开幕,还有8个月的时间。作为有史以来最受世界瞩目的世博会之一,上海世博吸引着来自世界的好奇目光。大家都期待着这届世博会能呈现出中国的独特风貌,也期待它能在这个弥漫萧条情绪的时期,给众人带来惊喜。

目前,世博园区内的建设工作正在继续。“一轴四馆”(包括世博轴、世博中心、世博演艺中心、中国馆、主题馆)已经初步成型,世博公园已经绿树成荫,昔日钢厂即将成为未来的演出舞台……

在世博园外,各种关于世博会的宣传海报遍布上海的大街小巷。“世博人家”敞开大门,开始迎接各方来客。世博驻会电影《上海传奇》也在紧张拍摄中。

接下来,就请随我刊记者一起去看看上海世博会的最新进展情况吧。

世博园区面貌初探

世博公园

当世博园区的各大场馆还在如火如荼地建设中,位于世博园浦东部分的世博公园已经初步完工。这里从前是上海钢铁三厂和江南造船厂的驻地,但如今已经完全感觉不到“工业的气息”,完全为树木、草地和野花覆盖。只有江边码头上留存的两座塔吊,让人们忆起旧日滨水工业基地的往事。

世博公园总面积约29公顷,是世博会期间游客参观间隙重要的休憩、娱乐场所,会后将永久保留,成为上海中心城区重要的公园绿地之一。

在公园建设过程中,使用了很多有趣的景观设计。整个公园由黄埔江边向南呈扇形缓缓延伸。一片片绿色的坡地可供游人坐下来休息,同时也能起到防洪堤的作用。相比突兀的防洪墙,这些缓坡无疑更加自然,富于美感。为了应对世博期间游客的海量涌入,这里的草皮还做了特殊处理,可以实现快速更换。这样就不会出现草皮被游人踩秃的尴尬景象了。而在草皮之下,防洪堤完全由旧工厂拆迁留下的、经过处理的无害工业废渣堆砌而成,废物利用,减少了环境污染。

在坡地之间,有数条用透水沥青铺成的小道。这些小道与黄埔江成垂直角度,从空中看,就像扇形绿地中的一道道“扇骨”。它们能将湿润、凉爽的江风引入公园,让公园内的气候更加怡人。

此外,据工程负责人介绍说,世博公园建成后可能不会使用太多路牌。因为这里的景观植物是成片存在的,这边一片樱花林,那边一片白玉兰,这些不同的植物会像路牌一样,给人以清晰的空间感,即使不看路牌也不会迷路。

世博轴与阳光谷

世博轴横贯世博园区,全长约1公里,宽130米,是世博园中最大的单体建筑。它的南侧是世博园的主出入口,北侧是庆典广场。世博四大场馆--中国馆、主题馆、世博中心、世博演艺中心分散在它的东西两侧。可以说世博轴是世博园区的交通枢纽,预计平均每天可能要承担超过9万人次的人员进出。

在世博轴上有六个巨大的喇叭状玻璃建筑,那就是阳光谷。阳光谷贯穿世博轴地上、地下共四层空间,阳光可以通过它直射入地下的商业街,地上的空气可以经过它被交流到地下,从而使地下的游客也可享受和煦的自然光、清新的空气,不至于感到压抑。此外,在下雨的时候,阳光谷还可起到收集雨水的作用,这些水将被用于园区内的车辆清洗、植物灌溉等,十分节水。

巨大的阳光谷最高可达近90米,顶部相当于一个足球场大小,看起来造型十分简洁,但实际施工难度非常高。现场的工程人员透露,阳光谷的每一个钢结构接点都有不同的空间结构,使用的每一块玻璃都有不同的弯曲角度,是独一无二的,必须一一定做。这就造成了巨大的计算量,是对工程建设的巨大考验。在此之前,意大利米兰也建过和阳光谷类似的玻璃建筑,但规模远不及阳光谷。

修建这样一个高难度的庞大建筑,是否真的物有所值?世博轴主创设计师之一李宏说:“阳光谷既要满足世博会的使用,也有其象征意义。就像埃菲尔铁塔,也是世博会的产物,代表了当时人类的技术成就,会后成为城市永久的标志和世博会记忆的象征。”

中国馆

2009年6月22日,被称为“东方之冠”的世博会中国馆在夜晚亮灯,成为当晚世博园中最亮丽的一道风景。作为东道主展馆,中国馆已成为上海世博会的焦点展馆和象征之一。

中国馆是整个上海世博园区体积最大的展馆之一,它上大下小的造型,给人以强烈的视觉冲击。其底部为四根巨型钢筋混凝土立柱,两柱之间距离70米,而由其托起的四方形斗拱,边长达140米,即屋顶宽度是底座宽度的2倍,看起来十分震撼。

中国馆使用“中国红”作为主色调。以往所谓“中国红”只是一个概念,究竟怎样的色彩才算得上“中国红”?使用哪种材质最能体现这个概念?经过反复论证,专家最终决定使用7种不同的红色为中国馆调色,其中“外衣”用了4种,并且用并不光滑的铝板来模仿“城墙”的纹理之感,最终达到现有的效果。

非洲联合馆

在上海世博会的众多国家馆中,除了中国馆,非洲联合馆最早展露真容。它完全由中方出资、设计、建设,在外观上强调非洲元素。比如外墙上绘制的树木、沙漠、大象、长颈鹿等形象,简洁质朴,色彩鲜亮,极具非洲特色,让人耳目一新。

此次世博会,非洲国家参展的规模可谓空前。非洲大陆五十三个国家中有五十个确认参展,其中近五分之一的国家从来没有、或已多年没有参与过世博。除埃及、摩洛哥、南非等8个国家以自建馆、租赁管的方式参展外,其他国家都会在非洲联合馆中与游人见面。

根据申博承诺,中国政府将为发展中国家提供总额为一亿美元的参展援助。在当前国际金融危机和个别非洲国家出现动乱的情况下,这笔援助一定程度上保障了这些非洲国家的顺利参展。

沪上生态家

城市最佳实践区是上海世博会首创的展示项目。它用实物再建、展馆展示等方式,再现了来自世界各地的多个优秀城市建设案例。如马德里公共廉租屋、德国汉堡港口城、麦加帐篷城等。中国也有来自天津、苏州、杭州、西安等城市的案例入选。可惜,该区域的展示内容尚处于保密状态,所以,我们只走访了上海市参展案例“沪上生态家”的原型。

“沪上生态家”的原型位于上海闵行区工业园区内。和人们想象的不同,它不是一片现成的民居,而是上海建筑科学研究院的两栋试验性的办公楼。一栋用于日常办公,同时收集实验数据。它使用了天然采光、太阳能建筑一体化、垂直绿化、浅层地热利用等环保节能技术。另一栋是一座试验性的住宅楼,代表了未来智能型住宅的发展方向。这两栋楼中的很多技术,已应用于上海最近新建的办公楼、住宅楼。所以,“沪上生态家”可算是上海建筑节能、环保技术的集大成者。

我与上海世博

高云喜:让游客通过“世博人家”体验上海式生活

72岁的高云喜家住上海市静安区四明社区。这是个安静的小型社区,保存着上世纪20年代修建的老房子、老街道,流传着各种名人轶事,毗邻繁华的南京西路,却有些大隐于市的味道。高云喜在这里住了近40年,在此组建家庭、生儿育女,如今孩子们成家另住,只剩下他和老伴独守老屋。他说,现在这个社区里只剩下他们这些老年人,这栋楼一共三户人家,都到齐了才5口人。多少有些寂寞吧。

从2007年开始,他和老伴参加了社区和旅游局合作的活动--招待外国游客到家中做客,带他们体验普通上海人家的日常生活。迄今已接待过来自日本、加拿大、巴基斯坦等多个国家的客人。2010年世博期间,他家将挂上“世博人家”的牌子,迎接更多的游人到访。

高云喜说,有游客来的时候,他和老伴也不会做什么特别的准备工作,一切都和平时一样,最多请社区的工作人员帮忙买点菜,亲自下厨做些拿手的上海菜,或者教他们包饺子、说两句上海话。但最有意思的还是和外国游客们聊天,虽然需要翻译在旁边协助,但双方还是聊得十分开心。

记得有一次,有几位日本游客来访,因为双方都是老年人,所以聊了很多关于老年人生活的话题。高云喜说,以前都觉得日本老年人的生活质量会比中国高很多,后来听他们一说,觉得自己的生活也不差。日本老人上老年大学,他也上,选修了时事政治课,他老伴在学声乐和英语,希望以后能自己和外国朋友交流。日本老人享受社区护理服务,他们也一样。生活自理困难的老人可以参加社区的“托老所”,能够自理的可以每天在小区的“老年食堂”吃饭,每餐一荤三素一汤只要5块钱,由本社区的合作单位--华东医院的食堂做好了送来。日本客人听了觉得十分惊讶,说和他们想象的大不一样。能让外国客人对时下中国的现状多一些了解,高云喜觉得十分高兴。

“世博人家”是上海市旅游委员会为满足外国游客了解普通人生活的需求,而特别开设的旅游项目。在上海城区的很多社区,都有参与“世博人家”项目的住户,但最为集中的还是静安区。一来这里的老洋房、老里弄保存得最为完好,故事也多,如张爱玲、徐志摩、聂耳等文化名人都曾在此流连。二来这里老年人较多,都是地道老上海,平时也有足够的空余时间接待访客。目前整个静安区已评选出10条特色里弄和50户“世博人家”用于接待游客,每条弄堂都有各自的特色。有的弄堂里有很多海派老建筑,有的留存着名人的足迹,有的主打民俗活动……高云喜老人所在的四明居民区,是以传统体育活动为特色,大家可以在此体验滚铁环、踢毽子、抖空竹等传统体育项目。而具体到各个“世博人家”,主人们也是各有所长,有的擅长烹饪,有的长于书画,有的深谙老上海历史……与他们交流,无疑会使人对上海的市民生活有更深的认识。

2008年奥运会期间,北京推出“奥运人家”,如今面对2010年世博会,上海又推“世博人家”,目的都是为了给外国游客提供一个亲历的机会,让他们认识等身大的中国与中国人。

花田美香:看上海的发展,就像看一部快进的电影

上海世博会日本馆的建设,由日本贸易振兴机构(JETRO)上海代表处全权负责。为此,本刊特别采访了JETRO上海代表处副所长花田美香女士。

《人民中国》(以下简称P):您能否介绍一下日本馆建设的最新进展吗?

花田美香(以下简称H):目前日本馆还在建设施工中,建筑整体预计12月份完工。现在展示内容都已经确定了,正在做一些展品。其实布展的时间是比较紧迫的,大概在正式开幕之前才能完成吧。在此之前,我也负责JETRO在沪的很多其他工作,但现在90%的精力都用在日本馆的事务上了。

P:本届世博会的日本馆,和往届相比有什么不同呢?

H:展馆的内容现在公布的不是很多,很难比较。只能说目前的日本馆和往届世博会的日本馆相比,有几个不同的地方。首先,以前场馆建设全部由政府负责,这次采取“官民一体”的方式参展。就资金而言,也是政府出一半,民间出一半。而且,无论是资金规模,还是活动的规模,这次都更胜以往。上海世博的日本馆将承袭爱知世博会重视环境的理念。不但建筑本身采用了很多环保设计,在展示内容上也涉及到很多环保的内容。

P:能否透露一下,那些展览是最有趣的?

H:每个地方都很有意思。中国观众特别关心的日本机器人,肯定会出现在上海世博日本馆的展示中。此外,舞台剧是最值得瞩目的部分。日中两位大导演合作执导,将给我们带来愉快的体验。往届的日本馆都没有用过这种舞台剧的形式。

这部舞台剧是以象征日中友好的和生态保护的朱鹮为主题的。我们觉得,在解决环境问题的过程中,光有技术是不够的,还要我们大家每个人关注环保,共同努力。这个舞台剧讲的就是通过大家的努力,使朱鹮重新在日本繁衍的故事。从前朱鹮曾经一度在日本灭绝,现在的朱鹮是中国送给日本的。这种动物对生存环境要求比较高,所以该剧会讲到当地人是如何为其营造良好环境,让它繁衍生息下去的。我认为在环保方面,这也是一个很好的案例。

P:您认为和往届相比,上海世博最大的魅力和意义是什么?

H:上海世博会的规模非常大,而且受世界瞩目的程度也超过了往届。这次世博会若成功举办,是促进上海城市发展的一个特别好的机会。比如,它可以引起大家对环境问题的重视,提高服务业的服务水平,等等。在经济方面,不仅对中国经济有好处,更重要的是在这个经济萧条的时期,对世界经济也有促进作用,成为经济发展的原动力。在这样一个时期,我能够身处上海,深感荣幸。

P:您在上海工作期间,对这座城市的印象如何?

H:我觉得上海发展非常快。我在上海工作了三年,刚来的时候这里只有三条地铁线,现在有十三条了,总长度即将超过400公里,而东京也只有300公里。上海基础设施发展之快,让人非常佩服。而且,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也是很快的。街上的女孩子打扮越来越漂亮……看上海的发展就像看一部快进的电影一样。

R:在这里有哪些事情让你印象深刻呢?

J:我在上海工作的时候,经常到中国各地旅游,有时会觉得精神压力非常大。比如问路的时候,大家都很热情地回答,但经常是一人一个说法,我得问好几个人才能知道怎么走。在外地坐公交车的时候,身边会有一些活的鱼啊鸡啊在那儿乱蹦。中国朋友觉得这很寻常,但对我这个外国人来说,就很有意思。还有,上海人经常穿者睡衣在马路上走,很有意思。我不是说他们这样做就不好,这只是一种习惯的差异。能生活在这样一种环境中,我觉得很好。

P:世博会期间,会有很多日本游客来到中国。在世博会的展示中,除了日本馆,你最想向他们推荐哪个景点?

H:中国馆吧,它的外形非常巨大,这么大的场馆里到底在展示什么呢,我会十分好奇。

P:那世博园之外呢,你会推荐哪些去处?

H:日本人到上海来,最感兴趣的还是吃,还有美容啊,按摩啊。但我希望日本游客能关注一些普通上海市民的生活。我最想推荐的,是上海清晨的公园。早上有很多市民、特别是老年人在这里做操、跳舞,这是日本很难看到的风景。中国的这些老年人非常有精神,身体也非常柔软,看到他们连我也受到感染,觉得很有活力。我觉得他们非常善于在普通的生活中找到乐趣,比我们生活得更加快乐。

贾樟柯:透过《上海传奇》观察上海

2009年6月,贾樟柯为2010年上海世博会拍摄的纪录片《上海传奇》在沪正式开拍。这部电影将以亲历者口述历史的方式,串起晚清末期至今上海百年的发展历程。世博会期间,它将作为驻会电影在世博园区内循环播放。

影片拍摄之前,导演贾樟柯曾在上海徒步旅行1个月,来寻找“上海味道”,又拟定了100多人的采访名单,在大陆、香港、台湾三地采访,可谓工程浩大。如今电影拍摄已完成了三分之一强,我们特别采访了本片导演,请他聊一聊《上海传奇》。

《人民中国》(以下简称P):用一部电影来表现上海百年的发展历程,可能要面临海量的资料和内容,您将怎样把这些内容串连起来?

贾樟柯(以下简称J):这确实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上海经历的事件太多了,每一次重大的历史事件,都会带来大量的人口迁移。比如说,1937年抗战爆发,很多人离开上海。1949年上海解放,有的人去了海外,有的人从北方来到上海这个城市。80年代改革开放,很多上海人出国,也有很多人从农村插队回来。到90年代浦东开放发,上海经济起飞,很多散居国外的人又回来。所以,我们将以“人的迁移”为线索来构筑影片。可以说人的“聚散离别”是这个片子的重点,它蕴含着大量的城市变迁的信息,同时背后又有人的感情故事。

P:影片拟定了100多人的采访名单,选取的标准是什么呢?

J:我们主要想采访上海重要历史事件的当事人、亲历者。比如,我们采访到上海市国民政府最后一任市长赵祖康的儿子赵国忠。1949年,蒋介石退败台湾,留下他的父亲来和共产党交接。1949年5月27日上海解放这一天发生的事情,通过他和共产党军官的讲述,第一次在同一部影片中汇聚了来自双方的声音。这么多年过去了,现在国共两党的关系越来越好,这时,大家共同来面对多年前的这一段遥远的记忆,留下一段客观的、多角度的讲述,是一件很有意义的事情。接下来,我们会去台北继续这样的采访。

P:被采访者中会有上海当代青年么?

J:我们十月份计划采访刘翔和韩寒,他们“一文一武”,都是上海年轻人的代表。同时我们也随机采访一些上海青年,即兴问他们一些问题。但整部影片的中心还是放在历史回顾上,因为上海历史上虽然留下了不少影像资料,但还没有一部系统的城市影像记录,没有一部系统的个人口述历史的记录。所以,我们这次拍摄会留下两样东西,一个是《上海传奇》这部电影,一个是关于上海这个城市的影像资料库。

P:这部电影好像失去了您的电影中一贯的对小人物的关注?

J:上海这个城市比较特殊,自开埠以来就一直是名流荟萃,它的历史绝对是中国精英人士的历史,从孙中山到蒋介石、周恩来、潘汉年,这些中国近现代历史上的精英人士都在上海有过大量活动,这部电影如果不去记录他们的生活经历,是个很大的缺憾。所以我也一反常态,记录的都是“大人物”的故事。以往我的电影里从来没有“传奇”两个字,但这部电影取名《上海传奇》,因为上海就是个传奇。

P:除了人物故事之外,影片还会包括哪些内容?

J:我们在世博园区内拍摄了两个建筑的形成过程,一个是中国馆,一个是世博演艺中心。也在外滩拍摄了一组老建筑,比如基督教女子青年会等,这些建筑本身都是有很多故事的。其次,我们还记录了上海的很多公共空间,比如德大西餐厅,是很多上海人早上起来去会面、谈事情的地方,非常有本土气氛。还有上海市工人文化宫,从20年前开始,它成为一个谈论股票的场所。一到周六周日,会有上千人聚集在那里谈论股票,交流心得,都是自发的,很有意思。

总而言之,影片将人、建筑、公共空间,今天、历史融合在一起,拍得很自由,很有收获。

P:您在拍摄之前曾花了一个月的时间在上海徒步旅行,对上海留下怎样的印象?

J:以前我觉得自己对上海非常了解,包括它的空间和它的历史。但真的要拍这个纪录片的时候,才发现其实这个城市相当陌生。一开始,我按以前的工作习惯开车去看景,走了两天之后发现行不通。因为上海城市密度特别大,建筑里面有建筑,每个街区都有故事,都有秘密,所以我就想了一个笨办法--徒步。徒步行走让我注意到这座城市中很多有趣的细节。上海的每个区都有自己的性格,甚至每幢楼宇、每个弄堂里都有不一样的故事。

P:对于上海和北京这两个代表性的城市,您有什么比较?

J:可以说每天都在比较。我觉得上海是个很有理性精神的城市。它的好与不好,都和理性相关。比如,和上海人打交道的时候,会觉得他们很仔细,做事总是有条件的。能不能做,能做到什么程度,都是不能通融的,他们真的很讲究制度。不像北京,讲交情、讲哥们儿义气,在体制、规则之外有很多可通融的空间。相比之下,上海的缺点就是刻板,优点是讲好的就不会变,很有契约精神。这和它从前繁荣的商业活动--特别是国际性的商业活动--紧密相关,内地城市很难匹敌。

来源《人民中国》(2009年第九期)

文章来源: 中国网 责任编辑: 雨悦
[我要纠错] [推荐] [收藏] [打印] [ ] [关闭]
网友留言 进入论坛>>
用户名 密码
留言须知 版权与免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