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战争大事记(19527

  1日 朝鲜停战谈判双方代表团举行会议。朝鲜人民军与中国人民志愿军代表团首席代表南日将军在发言中指出:目前阻碍朝鲜停战的只有一个战俘遣返问题,其争执的中心是遵守还是破坏1949年《日内瓦公约》。朝中代表团认为战俘遣返问题必须根据《日内瓦公约》的原则求得解决,来实现世界人民所渴望的朝鲜停战。联合国军代表团首席代表哈里逊少将在发言中曾表示:愿意诚意地觅求停战,以终止朝鲜流血。并且承认解决战俘遣返问题的方案,必须是一个在合理的程度上适合双方要求的解决方案。会上,南日向哈里逊提交了一份20 3名中朝被俘人员的名单,要求对方交待他们的下落。
   △ 本日至6日,世界和平理事会特别会议在德国柏林召开。中华人民共和国代表郭沫若在会上作了《朝鲜问题的一般导言》的发言,揭露和痛斥了美国破坏朝鲜停战谈判和进行细菌战等罪行,并提出了立即停止使用细菌武器等五点建议,受到世界和平理事会各国代表的支持。此次会议一致通过了《关于停止朝鲜战争的决议》、《为反对细菌战告全世界男女书》等五项决议。
   月初 周恩来在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上,提议病愈后的彭德怀留北京接替自己主持中央军委工作。这一建议被采纳。
   2日 毛泽东就联合国军谈判代表在1日会上表示愿意诚意地觅求停战,以终止朝鲜的流血一事,致电李克农并告金日成、彭德怀电:对方的发言明显是在转弯,这是两个月来新的变化。我们对其现有态度应表示欢迎,并应提出重新进行分类、校正战俘名单的建议,以便争取主动。
   3日 朝鲜停战谈判双方代表团举行会议。朝中方首席代表南日将军在会上对于对方在7月1日的发言中所表示的愿意进行协商的态度表示欢迎,建议根据停战协定所规定的原则,对双方战俘依照国籍和地区进行重新分类,校正名单。并提议双方代表团大会进入行政性会议,以便切实商讨这一问题。这一建议得到联合国军代表团首席代表哈里逊的响应。
   4日 朝鲜停战谈判双方代表团大会进入行政性会议阶段。其间就有关战俘遣返问题先后进行了18次非公开的秘密谈判。在13日的行政会议上,联合国军首席代表哈里逊提出了遣俘8.3万人的概数,并声称这是最后的、坚定的、不可改变的方案。18日,朝中方首席代表南日将军指出:美方提出的这一概数,既违反了停战协定第51款和第52款,又与美方4月1日所承认的应予遣返战俘的近数11.6万人相距甚远。这个数字是企图扣留20%的朝鲜人民军家在我方地区的被俘人员和68%的中国人民志愿军被俘人员,这种片面无理的方案是我方绝对不能接受的。25日,南日在发言中又指出:只要你方重新校正的名单是按照国籍和地区的分类原则而得出的一个切合实际并接近11.6万人,其中包括中国人民志愿军2万被俘人员在内的数字,遣俘问题即可解决,朝鲜停战即可实现。随后,南日提议结束行政性会议。双方代表团大会自26日起恢复公开讨论。
   △ 美国空军出动战斗轰炸机70架,在F-86型战斗截击机的掩护下,袭击朝鲜拉古哨发电站。志愿军空军第12师先行起飞8架米格-15型歼击机截击美F-86型飞机先遣队,迫使美战斗轰炸机中途返航。
   7日 周恩来致电金日成:为了切实掌握敌机活动情况,便于空军部队作战,拟于朝鲜境内增设防空监视哨部队三个连。
   9日 周恩来致信毛泽东并朱德、刘少奇、彭德怀、林彪:彭德怀同志自即日起过问军委日常工作,直接向主席和中央负责。以后一切经过我处转呈主席或主席交我阅办的军委文电,均改送彭副主席处理。
   △ 美军1架F-84型飞机,自陶渊里方向向志愿军第39军 344团机炮连防守的沭浴洞东山阵地逼进。该连迅速集中火力,击中美机。美机坠毁于烽火岘附近。
   10日 周恩来致信毛泽东并刘少奇、朱德、陈云等,提议由章汉夫接替主管朝鲜停战谈判和反细菌战斗争。毛泽东于当日批示:同意。
   11日 中央军委决定:免去中国人民志愿军第三副司令员兼第9兵团司令员宋时轮的职务,调回国任军委总高级步校校长;调志愿军第19兵团司令员杨得志任志愿军第二副司令员;韩先楚任第19兵团司令员。志愿军第20兵团司令员杨成武因病回国,由郑维山任第20兵团代理司令员。
   △ 美国飞机746架次对平壤、黄州、沙里院地区的工业设施和补给基地进行大规模轰炸。当日23时,美机又轰炸了设在朝鲜墨岘里的第9号战俘营,炸死战俘13人,炸伤72人,25人失踪。
   △ 13时57分,美国空军F-86喷气式战斗机8架,侵袭中国东北部安东领空,杀死杀伤和平居民49人。
   12日 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长周恩来发表声明,严重抗议美国飞机侵略中国领空和杀伤中国和平居民的挑衅行为。指出:这是美国政府在其对我国东北大规模进行细菌战后,对中国人民又一次严重的直接的挑衅行为。这种挑衅行为业已造成了远东更加严重的局势,由于这一严重局势而产生的一切后果,应由美国政府负起完全的责任。
   △ 遭受美机轰炸的中朝方第9号战俘营里的全体俘虏举行大会,抗议美军轰炸俘虏营的罪行。大会一致通过的抗议书指出:我们坚决要求美国当局保证今后不再制造这种暴行,以《日内瓦公约》为基础解决战俘遣返问题,实现朝鲜停战。我们要求他们不再违反我们早日回家过和平生活的正当要求。
   13日 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长周恩来发表声明,宣布承认1925年6月17日在日内瓦签订的《关于禁用毒气或类似毒品及细菌方法作战协定书》和1948年8月12日在日内瓦以中国名义签字的《改善战地武装部队伤者病者境遇之公约》、《改善海上武装部队伤者病者及遇船难者境遇之公约》、《关于战俘待遇之公约》以及《关于战时保护平民之公约》。声明提出:该公约内容基本上是有利于国际持久和平、并符合于人道主义原则的,因此,决定予以承认。
   △ 联合国军总司令克拉克在向联合国提交的报告中,表示要扣留10万名所谓拒绝遣返的朝中战俘。并声称10万这个数字是美方对朝中被俘人员进行了甄别的结果,说这种甄别是不可能再有比这种手续更合乎人道、更公正、更磊落光明的手续。
   14日 周恩来就李克农请示是否接受美方13日提出的遣返我方8.3万名战俘的所谓新方案一事,复电指出:对这个方案,我方绝对不能接受。
   △ 朝中方代表团首席代表南日将军致函联合国军首席代表哈里逊,要求美方对被列入经过红十字会国际委员会转交期中战俘名单中,但未列入联合国军交朝中方战俘名单中的4391名被俘人员的下落做出交待。
   15日 毛泽东致电金日成并李克农:经我们两天考虑后认为,在敌人目前军事压力的情况下,接受其13日方案,对我极为不利。不接受并准备敌人破裂,我们具此决心,敌人倒不一定破裂。如果敌人不让步或使谈判破裂,我应与敌战下去。
   △ 毛泽东致电斯大林,通报朝鲜停战谈判的近况和我方在目前阶段的立场和方针,电文说:有鉴于谈判在五、六两月陷入僵局后,7月1日对方有转变的表示,我方仍于3日、6日提出对策:双方所俘获的外国武装人员即'联合国军'或中国人民志愿军的被俘人员应全部遣返回家;双方所俘获的朝鲜武装人员即南朝鲜军或朝鲜人民军的被俘人员,其家在原属于一方地区者应全部遣返回家,其家在收容一方地区者,可以许其就地回家,不必遣返。据此办法,我方收容对方被俘人员共1. 2万余人,准备全部予以遣返;而按对方自己承认的应遣返我方11.6万人。对方如真愿停战,至少应提出9万人上下的数字。这个数目虽还不是全部遣返,但已经是绝大部分遣返。我们准备与其达成协议,而将其余两万多人保留到停战后继续解决。但是,对方并未这样做,反而利用其空军优势向我方施加军事压力,并于7月13日提出8.3万人的遣返数字,其中遣返朝鲜人民军7.68万人,占应被遣返人数的近80%,中国人民志愿军6400人,占其应被遣返人数的32%。两者比例极不相称。敌人企图以此来挑拨朝中人民的战斗团结。在这种形势下,我们认为绝对不能接受敌人这种具有挑衅性和引诱性的方案,而且在敌人压力之下屈服,对我极为不利。如果敌人拒不让步,继续拖延,我们即扩大宣传,揭破敌人企图破坏停战谈判,扩大侵略战争的阴谋,动员世界人民舆论,并配合我们在朝鲜前线的坚持,使敌人不断损伤,以逼使敌人最后让步。如敌人竟敢于破裂谈判,扩大战争,我们亦有所准备。因为这个问题是个政治问题,不但对朝中两国,而且对整个革命阵营都有影响。
   16日 斯大林复电毛泽东,指出:你们在和平谈判中所持的立场是完全正确的。
   17日 志愿军第39军343团一部在火炮58门、坦克7辆支援下,向美军第2师23团5连防守的朔宁以东8.5公里处222.9东无名高地发动进攻,全歼守军一个加强连。
   18日 美国海军作战部长威廉·费克特勒、远东海军司令罗伯特·布里斯柯、太平洋舰队参谋长海尔、第7舰队司令约瑟夫·克拉克等人在朝鲜东海面美军主力舰依阿华号上举行会谈。会后,费克特勒对记者说,美海军只要有命令,随时可以在北朝鲜任何地点进行登陆作战。
   21日 志愿军全体指战员致电毛泽东主席、朱德总司令,祝贺人民解放军建军25周年。
   22日 志愿军第39军、343团7连4班副班长倪祥明,在222 .9高地防御作战中,子弹打光后与冲上阵地的敌军展开肉搏,尔后冲入敌群,拉响最后一颗手榴弹与敌同归于尽,壮烈牺牲。被志愿军领导机关追记特等功,授予一级战斗英雄称号。
   23日 美军出动飞机70余架分两批进入梧山里上空,轮番向梧山里车站正在抢运物资的志愿军后勤部队和高射炮兵阵地俯冲轰炸。随后,美军又出动飞机50余架,成多路向在该地区进行防空作战的志愿军高炮第13营阵地轮番攻击,该炮营官兵顽强抗击,集中统一发射,共击落美军飞机6架,击伤5架。
   26日 朝鲜停战谈判双方代表团大会恢复公开会议。会上,朝中方首席代表南日将军重申关于战俘遣返问题的立场,指出:朝鲜战俘中只有家在收容一方的可以许其就地回家,不必遣返,而双方收容下的外国战俘,则必须全部遣返,我方准备全部遣返所收容的联合国军战俘,对方也必须全部遣返中国人民志愿军战俘,这是我方坚定不移、公平合理的立场。联合国军代表团在接受朝中代表团25日提出的举行双方参谋人员会议,商定关于停战协定草案的若干文字细节后,竟毫无理由地提出代表团大会休会7天。其首席代表哈里逊不顾朝中方代表团的反对,中途退出会场。
   27日 志愿军空军第17师领航主任李宏钦奉命率领第54团米格-15型歼击机4架,高度3000米,经义州出航,到平壤以南打击美军战斗轰炸机。途中,李宏钦获悉美海军飞机活动情况后,遂率编队直插大同江口,激战中击落美机1架。
   △ 10时30分,志愿军空军侦听台发现在平壤以南地区有美国海军飞机活动。志愿军空军第3师技术检查主任林虎奉命率领该师第9团起飞,经铁山沿西海岸利用云层隐蔽出航,直插镇南浦地区,对美机展开攻击,击落美机3架,击伤1架。
   △ 美军在论山战俘营打死朝中方被俘人员1名、打伤7名。29日,朝鲜停战谈判朝中代表团首席代表南日将军致函联合国军代表团首席代表哈里逊少将,对美方又一次屠杀我方被俘人员,执意撕毁《日内瓦公约》的野蛮行为,提出严重抗议。
   27日 至8月4日,朝鲜停战谈判双方参谋人员会议就有关停战协定草案的文字细节,继续进行讨论。
   30日 毛泽东在审阅总后勤部7月28日关于赴朝鲜调查野战救护、卫生防疫和反细菌战等项工作情况报告后,将此报告批转彭德怀:这个报告很好。所提有关编制、装备和派专家、化学部队去前方等7项建议是否可行,请你和有关方面同志商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