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2年中国的国防


六、国际安全合作


  


  国际安全合作在维护世界与地区和平稳定中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中国政府高度重视并积极参与国际安全合作,主张在《联合国宪章》、和平共处五项原则以及其他公认的国际关系准则的基础上,开展国际安全合作。

  地区安全合作

  同亚太各国开展对话与合作是中国亚太安全政策的重要内容,是中国睦邻友好政策的组成部分。中国坚持与邻为善、以邻为伴,不断加强区域合作。两年来,中国努力推动上海合作组织的形成与发展,继续支持和参加东盟地区论坛(ARF)、亚洲相互协作与信任措施会议(CICA)、亚太安全合作理事会(CSCAP)、东北亚合作对话会(NEACD)等多边安全对话与合作进程,为深化具有亚洲特色的区域安全合作发挥了积极作用。

  2001年6月,中国、俄罗斯、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六国成立了上海合作组织。这一组织是在"上海五国"机制基础上成立的区域性多边合作组织。它成立以来,先后签署发表了《打击恐怖主义、分裂主义和极端主义上海公约》、国防部长联合公报、总理声明、执法安全部门领导人声明和外交部长联合声明。在2002年6月召开的上海合作组织圣彼得堡峰会上,六国元首签署了《上海合作组织宪章》、《关于地区反恐怖机构的协定》和《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元首宣言》三份重要法律、政治文件。上海合作组织倡导新型安全观、新型区域合作模式和新型国家关系,加强了军事领域的信任与合作,强化了在打击恐怖主义、分裂主义和极端主义方面的实质性协作,达成了在防止与和平解决国际冲突中相互协助的共识。上海合作组织弘扬互信、互利、平等、协商、尊重多样文明、谋求共同发展的上海精神,积极推动建立公正合理的国际政治经济新秩序,促进了地区安全与稳定。

  中国赞同亚洲相互协作与信任措施会议(简称"亚信")关于加强信任合作、维护地区安全的宗旨和原则,与各成员国开展建设性的友好合作。2002年6月,"亚信"首次元首峰会通过了《阿拉木图文件》和《关于消除恐怖主义和促进文明对话的宣言》。"亚信"进程取得了重要成果。

  中国支持东盟地区论坛朝着既定目标不断前进。中国一直积极参加东盟地区论坛外长会议、高官会议及非官方会议。中国承办了论坛海洋信息网站项目并正式开通,参加了论坛建立信任措施的跨国犯罪专家小组会议,提交了跨国犯罪问题的国别报告,并定期向论坛提交年度安全展望报告。在2001年举行的第八届论坛外长会议上,中国提出支持论坛逐步开展非传统安全领域的对话与合作,并再次重申关于通报和派员观察多边联合军事演习的建议。2002年5月,中国向论坛高官会议提交了"关于加强非传统安全领域合作的中方立场文件"。在2002年7月举行的第九届论坛外长会议上,中国提交了"中国关于新安全观的立场文件",强调应共同培育一种新型的安全观念,通过对话增进信任,通过合作促进安全。2002年11月,中国与东盟发表《关于非传统安全领域合作联合宣言》,启动了中国与东盟在非传统安全领域的全面合作。中国还于2002年9月在北京举办了东盟地区论坛军队后勤保障社会化研讨会。

  东盟与中、日、韩(10+3)合作是东亚领导人就加强本地区合作交换意见的重要渠道,有利于增进东亚国家的相互了解、信任与互利合作。中国重视并积极参与这一合作,主张在现有基础上将其拓展为全方位合作,在侧重经济合作的同时,本着协商一致、稳步推进的原则,逐步开展政治和安全领域的对话与合作,并从非传统安全领域的合作开始。经过四年多的发展,这一合作已取得明显进展。

  中国军队参与了亚太地区安全对话与合作。中国于2002年1月派员观摩了新加坡主办的西太平洋地区海军扫雷演习,2002年4月派员观摩了日本主办的西太平洋地区潜艇搜救演习,2002年5月派员观摩了美国、泰国、新加坡"金色眼镜蛇"联合军事演习。今后,中国还将有选择地逐步参与非传统安全领域的多边联合军事演习。

  反恐怖主义合作

  近年来,恐怖主义活动明显上升,对世界和平与发展构成了现实威胁。"9·11"事件造成重大生命和财产损失,引起国际社会普遍关注。中国是恐怖主义的受害者,"东突厥斯坦"恐怖势力严重危害中国各族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和社会稳定。2002年9月11日,联合国安理会根据中国、美国、阿富汗、吉尔吉斯斯坦的共同要求,正式将"东突厥斯坦伊斯兰运动"列入其颁布的恐怖组织名单。中国政府历来坚决反对并谴责一切形式的恐怖主义,并积极采取有效措施打击恐怖主义活动。

  中国政府主张,国际社会应加强对话和磋商,开展合作,共同防范和打击国际恐怖活动,努力消除产生恐怖主义的根源。打击恐怖主义要证据确凿,目标明确,符合《联合国宪章》的宗旨和原则及公认的国际法准则,充分发挥联合国和安理会的主导作用,一切行动应有利于维护地区及世界和平的长远利益。不能将恐怖主义与特定的民族或宗教混为一谈。不能对打击恐怖主义采取双重标准。无论恐怖主义发生在何时何地、针对何人、以何种方式出现,国际社会都应共同努力,坚决予以谴责和打击。反对恐怖主义要标本兼治,采取综合措施,其中解决发展问题、缩小南北差距、解决地区冲突十分重要。

  中国支持并认真执行联合国及安理会通过的一系列关于反对恐怖主义问题的决议,并已向安理会反恐委员会提交了执行安理会第1373号决议情况的报告。中国加入了《制止恐怖主义爆炸的国际公约》,签署了《制止向恐怖主义提供资助的国际公约》。在12项国际反恐怖主义公约中,中国已加入10项,签署了1项。中国还与美国、俄罗斯、英国、法国、巴基斯坦、印度等国分别进行了反恐磋商,并积极参加了安理会反恐委员会的工作。中国积极推动亚太经济合作组织领导人上海会议发表反恐声明,推动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政府首脑、国防部长、执法安全部门领导人和外长发表共同声明,并积极支持该组织建立地区反恐常设机构。2002年10月,中国还与吉尔吉斯斯坦举行了联合反恐军事演习。中国高度重视金融领域的国际反恐合作。中国虽不是反洗钱金融行动特别工作组成员,但一贯支持该工作组的工作,并已向该工作组全面介绍了中国在金融反恐领域的措施。

  参与联合国维持和平行动

  中国作为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一贯重视并支持联合国在《联合国宪章》宗旨和原则指导下,为维护国际和平与安全发挥积极作用。中国对改革维和行动持积极态度,希望进一步加强联合国维和行动的作用并提高其效能,支持联合国秘书处就此采取的各项积极措施,对联大、安理会审议"关于改革联合国维和行动的普拉希米报告"取得的进展表示欢迎。

  自1990年首次向联合国维和行动派遣军事观察员以来,中国军队已先后参加了10项联合国维和行动,共派出军事观察员、军事联络官、军事顾问和参谋军官650多人次,派出工程兵部队两批800人次。目前,中国仍有53名军事观察员分别在6个任务区执行任务,有2名参谋军官在联合国维和部工作。中国军队先后有4人在联合国维和行动中牺牲,数十人负伤。

  继2000年1月首次派遣15名民事警察执行联合国维和任务后,中国政府先后向"联合国东帝汶过渡行政当局"(UNTAET)和"联合国驻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特派团"(UNMIBH)派遣了198名民事警察。

  1997年5月,中国政府决定原则上参加联合国维和待命安排。2002年1月,中国正式参加联合国维和行动第一级待命安排机制,并准备在适当时候向联合国维和行动提供工程、医疗、运输等后勤保障分队,可向联合国维和行动提供1个联合国标准工程营、1个联合国标准医疗分队、2个联合国标准运输连。

  军事交流与合作

  中国人民解放军积极开展对外军事交流与合作,对外交往的领域逐步扩大,内容日趋丰富,形式更加灵活多样。

  中国已与100多个国家建立了军事关系,在100多个驻外使馆开设武官处,有70多个国家在中国设立了武官处。近两年来,人民解放军共进行130多项重要交往项目,高级军事代表团出访60多个国家,并接待了60多个国家90余批军队重要领导人来访。2002年5月至9月,中国海军舰艇编队首次进行环球航行访问,航行3万余海里,访问了10个国家。人民解放军对外军事学术交流与专业技术合作也不断向深度和广度发展,同数十个国家进行了上百次专业技术团组交流活动,与外军互派军事留学生的规模逐步扩大。2001年10月至11月,中国在国防大学举办了第三期国际问题研讨班,有来自18个国家的军官参加。2002年10月,中国在国防大学举办第四期国际问题研讨班,有来自31个国家的军官参加。

  中国积极发展与世界各国的军事关系。中俄两军关系在《中俄睦邻友好合作条约》的指导下不断加强和发展,两军高层往来保持良好势头。2001年9月,中美海上军事安全磋商机制专门会议在关岛举行,一度中断的中美军事关系开始恢复。2002年10月,中美两国元首会晤时同意恢复两军交往。中日军事关系于2001年底得到恢复。中国与欧盟的军事关系发展顺利。中国各级军事代表团应邀对东北亚、东南亚、南亚、中亚地区多个国家的军队进行了成功访问。中国沿边军区与相邻国家的边防部队开展了互访和交流。中国继续向一些发展中国家提供人员培训、装备器材、后勤物资、医疗卫生等方面的援助,并积极拓展新的交往领域。与西亚和非洲国家交往的力度加大,与拉美国家的军事交往继续发展。
人民解放军多次派员参加亚太地区多边安全会议、亚太地区防卫当局官员论坛、东北亚合作对话会、东盟地区论坛会议、西太平洋地区海军论坛以及各类多边安全研讨会等活动。人民解放军还与澳大利亚、法国、德国、印度、日本、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巴基斯坦、俄罗斯、泰国、英国、美国等国的国防和军队有关部门进行了安全磋商和会晤,增进了彼此的信任与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