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的儿童状况



附录:英国第四频道和“亚洲人权观察”组织对
中国儿童福利院的描述和指责是站不住脚的

(一)

  
  英国商业电视台第四频道于1995年6月14日播出的《秘密亚洲死亡屋》和1996年1月9日播出的《重返死亡屋》(它是前者的翻版)采用拙劣的手法,指称中国儿童福利院存在着虐待儿童致死的“死亡屋”。经调查核实,《秘密亚洲死亡屋》中的所谓“死亡屋”,实际上是湖北省黄石市社会福利院的一间库房,片中的其他一些主要情节也是编造的。

  该片的炮制者凯特-布莱维特等人是假冒“美国儿童基金会”工作人员来到湖北黄石市社会福利院的。据该院保育员刘秋凉回忆,凯特-布莱维特等人来后,她发现其中一个外国男子在院后的一间库房拍摄。当时库房里面有一些旧床,墙角堆放着物品。那个外国男子将已打捆堆放的物品解开,摆放在床上,然后进行拍摄。刘问他,为什么到库房来,弄乱了物品?那个外国男子嘀咕了几句便出去了。正是这间库房,后来在片子中竟被指称为“死亡屋”。《死亡屋》称,1994年有80多名儿童在这间屋子里死去。这完全是杜撰的数字。这家福利院的统计表和1994年接受送养和认领的名单显示,当年该院共有161名儿童,当年陆续被领养的儿童为128人,怎么可能有80多人死去呢?将由于许多儿童被送养和认领后空出来的床,称为儿童死去留下的床,将库房指为“死亡屋”,这是对事实别有用心的歪曲。

  《死亡屋》片中讲述了一个所谓“没名”病童无人照顾,病重没有得到医治,只有等死的故事。这是凯特-布莱维特等人在广东省肇庆市端州区福利院拍摄的。据了解,这位病童是1995年2月20日由当地派出所捡到后送福利院的,当时已经病得很重。福利院在这位病童入院后即对其进行了救治。负责照料“没名”病童的保育员杨金英介绍说,凯特-布莱维特等人在进入病儿室时让她留在门外不要进去,而片子中却说,保育人员都不愿进入这间病房。当时是冬天,凯特-布莱维特等人进屋后就掀掉病童的棉被,解开病童的衣服。杨劝阻他们说,天太冷,孩子有病,但凯特-布莱维特说没有关系。凯特-布莱维特自己穿着皮衣,却让病孩光着身子。他们拍摄了十五至二十分钟,拍摄完后也不给病童穿好衣服盖上被子,便扬长而去。这位病童后因救治无效而死亡。凯特-布莱维特等人企图通过展示并渲染这位病重儿童的病状来说明一些女婴在福利院受虐待致死,用这种编造肆意对观众进行欺骗和误导,不能不使人感到气愤。

  《死亡屋》电视片还编造了一个妇女被强迫堕胎的“悲惨故事”。该片向观众介绍说这位妇女被警察得知未经许可就怀了第二胎时,她被迫堕胎,还给她做了绝育手术。而事实是,这位家住广西阳朔金阳村的妇女叫谢莲凤。当凯特-布莱维特等人尾随谢的婆婆从村口来到她家,并询问她生了几个孩子时,谢告诉他们:“生了一男一女”。凯特·布莱维特等人又问:“还能再生吗?”谢说:“已经结扎了,不能再生了”。据谢介绍,她从未做过流产,与她生活在一起的两个兄嫂也未做过。当善良老实的谢莲凤得知凯特-布莱维特等人将她当时的介绍编成了怎样的故事时,她气愤地说:“他们胡说八道!”

  国际人口科学联盟(IUSSP)理事蒋正华指出:“从我们看到的情况来说,这个片子中描写的很多事情,有一些完全是无中生有,有一些是被歪曲了。所以我们看到这片子也感到很奇怪:作为标榜新闻要讲职业道德的这样一个机构,竟然拍出这样的片子来。我有很多学者朋友,他们看到了这样的片子也感到气愤。”瑞典国际领养家庭联合会总经理纽格伦指出:“我们看了这部片子非常气愤,因为我们有130个家庭去过中国,领养了孩子。很多人都认为这部片子是对中国福利院的不公正报道。……我去过世界许多国家的领养机构,能够比较不同国家领养机构的状况,所以我才对这部对中国福利院不公正报道的片子作出如此的反应。”

  凯特-布莱维特等人编造谎言,也许可以骗人于一时,但是不会长久的。开放的中国每年接待数百万外国来访者,他们都有机会看到与《死亡屋》电视片截然相反的事实。

(二)

  “亚洲人权观察”组织于1996年1月7日发表一份报告,对中国的儿童福利院状况进行无端指责。这份报告的许多内容是根据歪曲、夸大的东西拼凑的。

该报告指责上海市儿童福利院虐待残疾儿童,是没有事实根据的。上海儿童福利院是一所由上海市政府主办的社会福利慈善机构。该院目前监护养育着500余名儿童,大部分为身患残疾的儿童,其中包括接受社会寄养的100多名伤残儿童。全院职工有320名,其中医务人员42名,老师23名,保育员220名。该院对孤儿采取供养、治疗、教育的方针。在供养方面重点是加强营养和保育。院里专门配备了一名营养师,根据孤儿的体质和年龄编制食谱,以适应他们健康生长发育的需要。在院儿童的营养状况普遍良好。在治疗康复方面,该院设立了住院部和儿童康复中心,对那些患有疾病的孩子或在院里治疗或送到市区各大医院治疗;对经治疗恢复健康的儿童,每年进行2次体格检查;凡是适应手术矫治的,送市内各大医院进行手术。近两年已对87名残疾儿童分别进行了手术治疗;对有运动障碍的儿童进行康复训练,康复率达90%。在教育方面,由福利院出资将智力正常、肢体残缺的学龄儿童送普通中小学就读,盲童和聋哑儿童分别送盲校和聋哑学校学习。该院在外读书的孩子现有32名,为了加强对这些孩子的教育,还专门配备了2名教师进行课外辅导和管理。该院在社会资助下创办了一所建筑面积2500平方米、操场1200平方米的学校,为无法到普通学校入学的孤残儿童提供了良好的学习环境。因此,生活在上海市儿童福利院的残疾儿童的合法权利是有保障的。

  “亚洲人权观察”组织称,这一报告的许多内容是根据一个叫张淑云的女人提供的材料编写的。据了解,张淑云于1988年9月调到上海市儿童福利院,在该院化验室从事肝功能化验工作,1993年6月辞职。在该院工作期间,她因不安心工作,不听从工作安排,多次受到领导批评。她对此怀恨在心,并经常采取捏造事实的卑劣手法,“举报”福利院工作中存在的所谓问题。经上海市有关部门组织慎重的专门调查,否定了张的举报。张仍一再纠缠,并到处编造和散布谎言,对该院负责人进行人身攻击。该院的几十名职工对张的行径表示愤慨,曾多次联名对张提出批评。在有关当事人向司法机关起诉时,张便辞职经香港出走美国。在美国,张淑云怀着不可告人的目的,继续捏造事实,诬蔑上海市儿童福利院的工作,这完全是别有用心的。以这样的人提供的所谓材料对中国福利院状况进行指责,怎么能叫人相信呢?

  “亚洲人权观察”组织的报告渲染一张所谓“因受虐待而死于福利院”的病童的照片,对中国的儿童福利事业进行攻击。经核查,这位在1988年2月24日入院的病童由福利院取名叫简训,入院前患有严重的精神发育迟滞等病状,入院后在护理人员的精心救治照护下,一度体重有所增加,后因病情发展,病及呕吐中枢,喂食后即频繁呕吐,人逐渐消瘦,医生对其进行救治,喂食牛奶、静脉补液,但终因其吸收功能出现严重障碍,救治无效而于1992年7月17日病死。这些救治过程均有当时的诊断书证明。当过11年内科医生、当时任该福利院院长的韩伟成介绍,简训这个病童是因中枢神经系统疾病引起吸收障碍而导致营养不良的,而根本不是什么因饥饿导致营养不良。“亚洲人权观察”和张淑云说简训是因饥饿致死,这是蓄意捏造用以欺骗和愚弄社会公众。

  至于照片上简训双手被绑和袒露胸膛的情形,现院长周竹青和前院长韩伟成指出,上海市儿童福利院绝对不会如此对待简训,因为简训没有自伤行为,当时又那么虚弱,根本不需要采取任何保护性约束措施。即使对有的病人采取保护性的约束措施,也是严格按照医疗处理上的常规办法来做的,决不可能用绳子捆绑,像照片上这般绑扎的事,院里从来没有发生过,这显然是拍摄者特别布置的。据了解,张淑云在院工作期间,由于其工作表现不好,受到领导和同事批评,后来发现她经常指使由福利院监护养育长大的艾明偷偷地到一些病房拍照,并在拍照时有意将病童摆弄成某种姿势。艾明还叫另外两个大孩子展×和翟×同他一起拍照。据展×反映,照相机是张淑云给艾明的,拍摄时让翟×把孩子衣服解开。因此,“亚洲人权观察”的这张照片是怎么炮制出来的,张淑云最清楚。这种以卑劣的手法捏造事实、编造谎言的行径,为一切正直、善良的人们所不齿。

  “亚洲人权观察”的报告说,几十名患重病的孤儿被从上海市儿童福利院转移到崇明岛的上海市第二社会福利院,指称儿童福利院以此虐待儿童。事实是,因市儿童福利院旧房子大修,部分孤儿被临时安置到第二社会福利院,这是很正常的。有时老人社会福利院的房子大修时,也有一些老人临时搬到市儿童福利院去住。这何谈是虐待儿童?市儿童福利院将在院儿童抚养、教育至年满16岁后,他们中有的参加工作,还有一些大龄智力障碍者,因就业难,被分散安排到市里的其他四个福利院,崇明安排多些,其他地方少些。“亚洲人权观察”组织的报告将此指称为将重病儿童转移到崇明的福利院处置,这纯属无稽之谈。

  “亚洲人权观察”组织的报告称,中国儿童福利院的资金,大部分为工作人员的工资、奖金等开支,用于儿童的食品、衣着和其他必需品的开支很少。事实是,以1994年为例,中国各级财政拨款用于城市各类福利院儿童的养育费用为1.69亿元,其中40%左右直接用作收养的孤残儿童的生活费用,还有20%左右则是有关的设备维修、人员培训和用以保证福利院正常工作的费用,工作人员的工资、奖金以及离退休人员的工资总共约占40%左右,根本不存在所谓的大部分资金被用作工作人员工资奖金的情况。而且,1994年中国城市各类福利院儿童的人均每月生活费用在281.7元,同年中国城镇的人均每月生活费用为264.9元,福利院儿童的人均生活费用高于城镇的人均生活费用。“亚洲人权观察”组织的指责是站不住脚的。

  1996年1月8日,来自美国、英国、德国等20家西方新闻机构的近30位记者采访了上海市儿童福利院,在那里实地参观并座谈了解了4个小时。1月25日,美国、英国、法国、德国、荷兰、奥地利、丹麦、日本等10个西方国家的驻沪总领馆的官员们参观了上海市第二社会福利院。尔后,美国新闻机构记者也在那里进行了实地采访。他们看到的和所了解的,与“亚洲人权观察”组织的那份报告所描述的情形截然不同。在事实面前,谎言只能是谎言。因此,这一报告以及英国商业电视台第四频道播出的《死亡屋》一片对中国福利院的描述和指责,理所当然地遭到了美国、英国等许多国家人士的批评和谴责。

  中国的儿童福利院可以接受参观访问,并欢迎对外交流经验和合作,而且也一直是这么做的,几乎每天都有人去参观访问,或在儿童福利院做“志愿工作者”。一些国家的政府和政界人士,仅仅根据“亚洲人权观察”组织编造的这类报告,就对中国政府进行指责,是毫无道理的,也是不负责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