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永定:2001-2002年世界经济形势的回顾与展望(节选)

  2002年,世界经济形势可能会有所好转,但仍不容乐观。自2000年第四季度以来,美国经济增长速度急剧下降,9.11事件发生之前,美国经济就已徘徊在衰退的边缘。9.11事件对美国经济进一步造成了极为严重的消极影响。IMF在2001年10月的世界经济展望发布会上宣布, 2001年的世界经济增长速度仅为2.6%, 2002年的世界经济增长速度将回升到3.5%。IMF这几年对世界经济增长速度的预测一直偏高 。更令人担忧的是,在2002年世界经济可能仍无法扭转目前的颓势。以9.11事件为标志,世界经济可能已告别90年代以来的高速增长(图1),而进入一个增长速度显著放慢的所谓增长衰退(growth recession)期。

一、2001-2002的美国经济

  自2000年下半年以来,在经过近十年的经济繁荣之后(图1),美国经济的增长速度开始大幅度下跌。在2000年12月,美国GDP的增长速度已接近于零。在2001年第一季度,美国经济尽管比美联储原先所担忧的好一些,但形势仍然十分严重,经济增长速度仅达到1.3%。9.11事件发生终于使美国经济在2001年末转为负增长。


  图1 1999年第四季度以来美国各季度的年GDP增长率(%)
  资料来源:美国商务部。
  说明:第三、四季度速度为JP MORGAN10月的预测数。

  自2000年第二季度以来,美国消费需求和固定资产投资需求的增长速度急剧下降,从而造成了美国经济增长速度的急剧下降。在2000年第四季度,美国居民消费支出的增长速度由当年第一季度的7.4%下降到1.3%;企业投资的增长速度则更是从当年第一季度的21%爆跌至-1.4%。 2000年12月的企业投资下跌是9年来的第一次。

见DEVELOPMENT PROSPECTS, INTERNAL BANK DOCUMENT,2000-2001各期。IMF则把2001年增长率预测由最初的4.2%下调到后来的3.5%(见达沃斯2001年世界经济论坛的有关报道)。现在又降到了2。6%

  道琼斯和NASDAQ股指

  由于经济增长缓慢,公司赢利状况普遍恶化,失业不断增加,道琼斯和NASDAQ股指在波动中持续下跌。道琼斯股指在2001年4月和7月两次跌破1万点。NASDAQ股指更是一蹶不振。由于投资者对于经济早日恢复增长势头的信心逐渐丧失,特别是由于担心失业的增加将进一步导致消费者信心的恶化,从而使美国经济陷于衰退,自2001年6月到9.11事件发生之前,道琼斯和NASDAQ股指分别下跌了10%和15%左右。同2000年3月时的最高值相比,NASDAQ更是已经下跌了65%。应该说,在9.11事件发生前,美国股票市场早已进入熊市。NASDAQ股指泡沫已经破灭,道琼斯股指泡沫正在进一步走向破灭。在2001年第三季度道琼斯下跌了15.8%,创下1987年以来的最糟糕记录。NASDAQ股指下跌了30.65%, 仅次于2000年第四季度的32.7%。

  宏观经济政策

  在9.11事件发生之前,美联储已7次降低联邦基金利息率。9.11事件之后,在纽约股市重新开盘前夕和10月2日又进行了第8次和第9次降息。美国联邦基金利息率已由年初的6.5%降到了2.5%,在2001年末有降低到1.8%。但是美联储的货币政策在2001年已经显得越来越无效。经济学家指出,在消费者信心低落的情况下,给企业提供廉价货币对经济增长的刺激作用是有限的。况且随着利息率的急剧大幅度降低,利用货币政策刺激经济增长的余地已越来越小。
布什政府上台不久便提出10年内减税1.6万亿美元的减税计划。面对经济增长速度的急剧下降,这一计划开始与扩张性财政政策联系起来。布什在6月7日签署了总额为1.7万亿美元的减税法案 ,根据这项法案,在2001年9月底美国1亿多纳税人平均每人将得到300美元的退税款。2001年的退税总额为380亿美元(在有些报道中简称为400亿美元)。在9.11事件后,国会授权政府拨款近600亿美元以处理9.11事件的善后事宜。在10月5日,政府又提出一项高达600至750亿美元的旨在刺激经济的预算计划 。在这项计划中,一半用于增加政府支出外,一半用于减税。应该看到,尽管美国政府有采取扩张性财政政策的余地, 但这种余地是有限的。美国政府担心,扩张性的财政政策将导致长期利息率的上升,从而抵消扩张性的货币政策的功效。此外,美国政府的扩张性财政政策大部分要在2002年和2002年以后实施。

  在2000年底和2001年初经济学家对美国是否会出现衰退或经济增长减速的时间会维持多长的问题进行了激烈争论。经济学家对美国经济恢复增长的前景估计可分为三种不同看法:V型,U型和L型。大多数经济学家的看法是,美国经济将在第二季度或年底之前回升,因而当前美国经济的下跌是V字型的。少数一些经济学家认为美国经济的下跌是U型的。即美国经济恢复增长势头要有一年以上的时间。极少数经济学家认为美国经济将陷入较长的经济衰退。因而是L型的。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比较合理的判断是,美国目前正处在泡沫经济崩溃的阶段。由于IT革命导致的美国劳动生产率的提高被严重夸大。人们把由于周期性因素导致的劳动生产率的提高,企业利润水平和收益率的提高都归结为IT革命,因而产生了对经济增长前景的盲目乐观。宽松的货币政策使这种乐观情绪在股市得到充分表现。股票价格的狂升使企业(特别是IT产业)的筹资成本大大下降,从而为企业的过度投资提供了资金条件。股票价格的狂升还通过财富效应使消费需求大大增加。投资需求和消费需求的急剧增加所导致的GDP和企业收入的迅速增加导致利润水平和收益率超常提高。而后者反过来又进一步推动了泡沫经济的发展。泡沫经济的发展可以在相当一段时间内掩盖劳动生产率增长的限度,使收入水平和收益率不断提高。但是,投资的过度增长必然导致生产过剩,并最终导致利润水平和收益率的下降。因而,美国经济目前的问题不仅仅是需求不足的问题而且是生产过剩的问题。消化过剩产出和过剩生产能力需要相当长时间的。日本的经验说明,一国经济一旦处于泡沫经济崩溃的状况,该国经济一般是难以在短时期内恢复正常增长的。现在看来,V型论显然是错误的而U型论则是较为正确的;L型的可能性则大大上升了。无论有无9.11事件,美国经济都极不可能在2002年结束以前恢复较为"正常(3%-4%上下)"的增长速度。不仅如此,如果在消化过剩生产能力的同时,还伴之以金融危机,则经济的恢复将更加困难。

  二、2001年-2002年的日本、欧盟和其他地区经济

  在过去的十年中,为了摆脱泡沫经济破灭后的不景气,日本政府大力推行积极的财政政策和宽松的货币政策以刺激经济.1999年4月以后日本经济出现了缓慢回升,但从2000年8月开始重新出现滑坡。特别是从2001年年初起,受美国经济减速和石油价格上升的影响,日本出口和设备投资减退,个人消费低迷,物价持续下跌。2月份,日本CPI的增速为-0.6%,达到1999年以来的最低水平。3月16日日本政府宣布日本经济已陷入战后以来从未出现过的通货紧缩状况。 2001年3月8日日本财政部长(大藏相)宫泽喜一公开宣称,日本财政目前正面临崩溃的边缘。后来修正过的数字显示,日本在2001年第一季度取得了微小的正增长率。但是,日本经济在第二季度收缩了3.2%,从而宣告日本经济在十年中第四次进入了衰退。

  日本经济目前所面临的问题依然;内需不足,不良债权居高不下,股市持续爆跌,财政状况继续恶化。自2000年第4季度,占GDP60%的私人消费需求出现负增长。进入2001年由于对经济情景看法悲观,日本私人消费需求始终处于十分疲软的状态。日本企业的设备投资自1999年开始增加,成为支撑景气回升的重要因素。但在2001年设备投资的增长十分也疲软。2000年度日本的经济增长率为1.2%。各重要国际经济组织和私人机构都预测在2001年度日本经济将收缩0.5%左右。由于美国经济减速,欧元贬值,日本对美、欧出口趋减。另外,受到美国经济的影响亚洲出现经济滑坡,引起日本对亚洲的出口也相应减少。日本贸易顺差减少也对经济增长产生负面影响。日本9月份公布的数字显示,在7月份,日本的经常项目顺差比上年同期减少了28%,从而使人们对日本经济的前景更为悲观。日本出口的30%依赖美国市场,而出口对GDP的比重为11%。美国经济增长速度的下降必将对日本经济产生重大不利影响。 经济不振导致了失业形势的不断恶化。失业率上升到5%的历史最高水平。由于对经济前景的悲观情绪,日经225指数则从2000年3月开始直线下跌,到2001年3月16日跌至16年来的最低点(在3月底是12999.7点),在一年间下跌幅度达36%。9月12日,日经指数跌破10000点,回到了1984年1月9日的水平 。

  为了防止日本经济再次陷入衰退,日本政府采取了极度的扩张性货币政策。在2001年日本银行首先把贴现率由0.35%下调0.25%,以减少同业拆借市场利息率的上浮波动。在3月,日本重新采取了使同业拆借市场利息率为零的政策。在9月份日本银行又向货币市场注入了2万亿日圆,以增加市场的流动性,并帮助维持全球金融体系的稳定性。但是在银行系统仍然存在大量不良债权的情况下,增加基础货币供应量是否能导致广义货币供应量的增加,从而刺激实物经济的增长是值得怀疑的。

  由于日本财政状况的急剧恶化,且日本国债余额对GDP之比已超过130%,进一步采取扩张性财政政策的余地已经不大。日本小泉政府上台之后,一度表示要从新实行先由桥本提出、后被小渊放弃的财政政策。但是,面对日益恶化的经济形势,小泉在实行扩张性货币政策的同时,不得不继续采取扩张性的财政政策。许多日本经济学家指出,日本的经济问题已无法通过宏观经济管理来解决了。不经过痛苦的结构改革日本经济是无法恢复健康增长的。但是,日本政治家有无勇气推行结构改革还有待我们进一步观察。

  在1999年和2000年欧盟(欧元区) 的经济增长速度分别为2.7%和3.4%。 但是自2000年年中欧盟经济增长速度开始下降。IMF和UNCTAD预测欧元区2001年的经济增长速度为1.8%。JP摩根预测,从2001年第一季度到2002年第二季度的6个季度中,欧盟的GDP年均增长速度将为1.1% (2001年为1.5%) 。这些预测都明显低于2000年欧盟的经济增长率。欧盟经济增速下降可归结于以下诸原因:贸易条件恶化(石油价格、食品价格提高和其他输入的通货膨胀),在过去几年高技术领域投资过度和世界贸易速度的下降。贸易条件的恶化使实际收入下降,从而导致消费需求的疲软。高技术领域(特别是电讯领域)的过度投资,通过利润的减少和股市的下跌同时对投资需求和消费需求造成不利影响。此外,尽管欧盟区内贸易的比重很高,全球性贸易增长速度的下降对欧盟经济增长仍然是有重要影响的。自1997年以来欧盟地区的失业率一直在稳步下降,但欧盟地区的失业率依然远远高于美国(欧盟的失业率目前仍高于8%)。最后,应该指出,欧盟地区的通货膨胀率自1998年以来一直呈上升趋势,在2001年始终高于欧洲中央银行所设定的2%的通货膨胀目标。欧盟地区各国经济的发展状况并不平衡。欧盟地区的三个最重要国家,德国、意大利和法国在2001年的经济状况都很不理想。特别是德国,由于投资需求急剧下降,经济增长率在2001年大概只能达到0.8%,大大低于2000年3%的水平。其他国家的增长率也都有不同程度的下降。

  在2001年世界其他地区的经济形势也十分严峻。东亚地区经济普遍放缓,不少国家和地区已经陷入了衰退。例如,新加坡由于美国IT产品市场的不景气而陷入衰退。我国台湾省也由于类似原因陷入了自50年代以来的第一次衰退。马来西亚、泰国和韩国等国家已经或正在进入。拉丁美洲国家的经济状况也十分令人担忧。阿根廷随时可能发生金融危机,巴西等国的经济也遇到严重困难。在2001年,除中国和印度外,几乎所有国家都同时陷入严重困难。









版权所有 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 电子邮件: mailto:webmaster@china.org.cn 电话: 86-10-683266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