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文章 ] [   ]
中国和西亚北非地区国家关系
中国网 | 时间:2000 年10 月09 日 | 文章来源:中国网
    中国遵循和平共处五项原则和对非洲和阿拉伯世界的五项原则,努力发展同这一地区各国的关系,支持该地区各国反帝、反霸、反对外来侵略的斗争,支持阿拉伯国家收复失地、恢复巴勒斯坦民族权利的事业,审慎支持中东和平进程,努力推动阿拉伯国家之间的团结。中国同这一地区国家的关系不断发展。

    中国同西亚北非地区国家关系得到全面、稳定的发展。中国对中东问题采取公正和均衡的政策,赢得了普遍赞赏。中国不受社会制度和意识形态影响,全面发展同各类国家关系的立场日益为各国所理解。经过双方的共同努力,中国同所有西亚、北非地区国家都建立了外交关系。

    高层互访

    1990年,随着中国和沙特阿拉伯建立大使级外交关系,中国同所有阿拉伯国家都建立了外交关系。这一年,中国有20多位副部级以上负责人分别访问了西亚地区14个国家,十几位副部级以上负责人分别访问了北非6个国家。

    近年来,西亚地区15个国家30多位高级人士访华,其中有阿拉伯联合酋长国总统扎耶德,塞浦路斯总统瓦西利乌,巴勒斯坦国总统阿拉法特,叙利亚副总统莫沙拉克,伊郎副总统加夫里法尔德,伊拉克第一副总理拉马丹等。

    北非地区7个国家约20位高级人士访华,其中有埃及总统穆巴拉克,毛里塔尼亚救国军事委员会常务书记卡内,苏丹救国革命指挥委员会主席巴希尔等。

    1991年国家主席杨尚昆访问了伊朗,国务院总理李鹏访问了埃及、约旦、伊朗、沙持阿拉伯、叙利亚和科威特等中东、海湾6国,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乔石访问了叙利亚和突尼斯,全国政协副主席谷牧访问了叙利亚。

    西亚北非地区国家领导人访华的有:突尼斯总统本·阿里,科威特埃米尔贾比尔,巴勒斯坦国总统阿拉法特,伊朗伊斯兰议会议长卡鲁比,多哥王储西迪·穆罕默德,埃及副总理加利和阿拉伯联合酋长国最高委员会成员、沙迦酋长苏尔坦。

    高层互访进一步增进了相互了解,增进了友谊,促进了合作,使中国同西亚北非地区国家的政治关系得到进一步巩固和发展。

    1992年中国同以色列建立了大使级外交关系。至此,中国同所有西亚北非地区国家都建立了外交关系。

    1992年6至7月,国家主席杨尚昆访问了摩洛哥和突尼斯。访问途中,杨主席在阿联酋沙迦停留,同沙迦领导人亲切晤谈。1月,李鹏总理出访西欧途中经阿联酋沙迦,同苏尔坦酋长就两国友好合作关系和海湾形势交换了看法。9月,国务委员兼外交部长钱其琛出访以色列。

    这一年,西亚北非地区国家领导人访华的有:伊朗总统拉夫桑贾尼(9月),埃及总统穆巴拉克(10月),以色列总统赫尔佐克(12月),塞浦路斯议长格拉洛斯(3月),利比亚领导成员贾卢德,以色列副总理兼外长利维(1月),埃及协商会议主席穆斯塔法(2月)。

    1994年1月和3月,国务院副总理兼外长钱其琛先后访问苏丹、伊朗。4月,国务委员陈俊生访问摩洛哥、毛里塔尼亚;全国政协副主席王兆国访问约旦。

    同年,西亚北非地区国家领导人来华访问的有:埃及总统穆巴拉克(4月),伊朗第一副总统哈比比(8月),巴林协商会议主席易卜拉欣·哈迈丹(9月),埃及议长苏鲁尔(10月)。

    1995年4月,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孙起孟访问土耳其。5月,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吴阶平访问毛里塔尼亚、科威特。8月,国务委员兼国务院秘书长罗干访问科威特、沙特阿拉伯、阿拉伯联合酋长国和土耳其。10月,国务院总理李鹏访问摩洛哥。11月,人大常委会委员长乔石访问埃及。此外,10月国家主席江泽民在联大期间分别会见科威特埃米尔、以色列总理拉宾和巴勒斯坦解放组织主席阿拉法特。

    西亚北非地区国家领导人来华访问的有:科威特王储兼首相萨阿德(4月),土耳其总统德米雷尔(5月),伊朗副总统哈米德·扎德(5月),伊拉克副总统拉马丹(6月),苏丹总统巴希尔(9月),沙特协商会议主席穆罕默德·本·杰比尔(10月)。

    9月,西亚、北非地区所有国家和地区均派代表团参加在北京举行的第四届世界妇女大会,其中有:埃及总统夫人、苏丹总统夫人、黎巴嫩总统夫人、约旦公主等。

    1997年,钱其琛副总理兼外长于1月访问毛里塔尼亚,12月访问黎巴嫩、叙利亚、巴勒斯坦、以色列、埃及,提出了发展与阿拉伯国家关系的四点建议。以色列副总理兼外长利维(2月)、叙利亚副总统哈达姆(3月)、埃及总理詹祖里(4月)、毛里塔尼亚国民议会议长巴巴(4月)、苏丹第一副总统祖贝尔(5月)、以色列副总理兼农业部长埃坦(5月)、伊拉克副总理阿齐兹(5月)、阿曼苏丹特别代表苏维尼(6月)等先后访华。这些互访和接触对增进了解,增加共识,促进合作,起到了积极的推动作用。

    1998年1月,副总理兼外长钱其琛访问摩洛哥和阿尔及利亚。伊拉克国民议会议长哈马迪(1月)、也门共和国总统萨利赫(2月)、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5月)、土耳其副总理埃杰维特(6月)、巴勒斯坦国总统阿拉法特(7月)、沙特阿拉伯王储兼第一副首相阿卜杜拉·本·阿卜杜拉-阿齐兹亲王(10月)、摩洛哥首相尤素福(12月)、叙利亚副总统穆沙拉卡(12月)先后访华。

    1999年4月,李鹏委员长对土耳其、叙利亚进行正式友好访问。5月,全国政协主席李瑞环访问阿联酋、阿曼和埃及。也门副总统曼苏尔·哈迪(3月)、埃及总统穆巴拉克(4月)、卡塔尔国埃米尔(国家元首)哈马德(4月)、巴勒斯坦国总统阿拉法特(4月)、以色列总统魏茨曼(4月)、塞浦路斯总统克莱里季斯(6月)、也门议长阿赫马尔(6月)先后访华。

    经贸往来

    1991年,中国同西亚北非地区国家在经济、贸易、财政、审计、工业、农业、交通、地矿、工程建设和航空航天等领域广泛交流,密切合作。双方高级官员和技术人员互访达50余次。中国同该地区国家继续在工程承包和劳务方面加强合作,并向巴勒斯坦、苏丹等7个国家提供了经济援助、赠款或救灾物资。这一年,中国同这个地区22个国家的贸易总额达28.9143亿美元。

    1992年,中国同巴林、埃及、科威特等国的经济、贸易等部门的高级官员互访达50多次。中国同西亚北非地区国家继续在工程承包和劳务方面加强合作。中国同西亚北非地区国家的进出口商品总额达35.2亿美元。

    1993年,中国同西亚北非地区国家的进出口商品总额为51.76亿美元。

    1997年,中国与西亚北非地区国家的经贸合作取得新的进展。中国同这一地区国家的贸易进一步扩大。这一年进出口总额92.3亿美元,比上年增长24.4%。石油合作继续扩展。中国与沙特、科威特、阿联酋等国签订了直接进口石油协议。与苏丹合作开发的油田已经出油,又与苏丹签订了修建输油管道的合同。6月,中国石油天然气总公司与伊拉克签订了合作开发艾哈代布油田协议,这是伊拉克实现石油国有化以来,外国首次在伊拉克获得石油开采权。

    中东问题

    中东问题是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延续时间最长、矛盾最为尖锐、复杂的地区冲突。冷战结束后,国际和地区形势发生的重大变化,给中东问题的政治解决提供了历史性机遇。马德里中东和会的召开,标志着阿、以争端进入政治解决的新阶段。巴勒斯坦解放组织和以色列实现了相互承认,并签署了加沙和杰里科先行自治协议。这是中东和谈取得的重大突破,是走向实现中东全面和平、阿拉伯民族和犹太民族和平共处的新起点。历史经验证明,对抗和战争不能解决问题,只有谈判和政治对话才是解决问题的最佳方式。但是,和谈道路仍不平坦,依然艰难曲折,要全面、公正解决中东问题仍需时日,这不仅要求有关各方要有耐心和决心,继续采取灵活务实的态度,不断作出努力,同时也需要国际社会继续给予大力支持。

    中国作为安理会常任理事国,支持中东和平进程,积极参加了中东和会第三阶段会议及其5个工作小组会议,1989年9月中国提出对中东问题的五点主张,支持政治解决阿以争端。1993年10月在北京举办的中东和会水资源多边工作小组第四次会议上,中国阐述了对有关问题的原则立场。

    1996年,中东和谈形势发生引人瞩目的变化。以色列右翼利库德集团上台执政,在同阿拉伯国家和谈问题上采取强硬政策,中东和平进程再度陷入僵局。1997年,钱其琛副总理兼外长访问中东时又提出对中东问题的五点新主张。中国始终关注中东局势的变化,一贯主张有关各方应在联合国有关决议的基础上,本着“以土地换和平”原则,通过政治谈判解决争端,确信实现中东和平是该地区各国人民的共同愿望,符合该地区各国人民的根本利益,也有利于世界的和平与发展,并努力运用自己的影响积极推动阿以和谈。

    海湾问题

    中国明确反对伊拉克对科威特的侵略,要求伊拉克撤军。在安理会通过包含授权对伊动武内容的决议时,中国投弃权票。海湾战争爆发后,中国呼吁有关各方克制,防止战争蔓延和升级。海湾战争后,在对伊拉克制裁问题上,中国支持安理会决议应得到必要和切实实施,但主张随着决议的实施,应逐步取消对伊制裁。对海湾战后安排问题,中国主张海湾事务由该地区国家自己解决。1998年初,美国与伊拉克就武器核查问题发生危机,中国表示联合国有关决议应得到执行,希望伊拉克政府同安理会合作,履行义务,但反对对伊动武,主张在核查中伊的尊严和主权及正当的安全关切也应得到尊重。

    西撒哈拉问题

    中国政府一直关注西撒哈拉问题。中国政府赞赏联合国秘书长及其特别代表为解决该问题所作的努力,真诚希望有关各方继续与联合国秘书长配合,通过协商、对话方式尽快解决分歧,实现公民投票,使西撒哈拉问题得到妥善解决。

    西亚北非地区国家十分关注中国发生的重大事件

    中国领导人邓小平同志逝世后,这一地区国家官方和舆论迅速作出反应,高度评价邓小平的丰功伟绩,对他的逝世深表悲痛和哀悼。这一地区国家的总统、总理、议长、外长都分别发来唁电、唁函,埃及、伊朗、巴勒斯坦、约旦、利比亚、塞浦路斯国家元首亲自到中国使馆吊唁。

    中国恢复对香港行使主权前后,这一地区国家领导人纷纷以发贺电或其它方式表示祝贺,热情赞扬中国政府和人民为实现祖国统一作出的努力和取得的成就,高度评价“一国两制”的创举,认为这一方针具有深远的历史意义和重大的国际意义,相信香港在回归后将保持繁荣和稳定。

    中共“十五大”召开期间,不少国家领导人、政党来电、来函表示祝贺,盛赞中国共产党的正确路线和英明领导,积极评价十五大的意义,认为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具有强大生命力,中国的实践和经验值得借鉴。

    中国网

    

    

编辑信箱 ] [ 打印文章 ] [   ] [ 关闭窗口 ]
国内新闻24小时排行

国际新闻24小时排行

关于我们 | 法律顾问:北京岳成律师事务所 | 刊登广告 | 联系方式 | 本站地图
版权所有 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 电子邮件: webmaster@china.org.cn 电话: 86-10-683266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