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临大规模进攻 塔利班紧急部署

    塔利班声称“要报复”

    自美国把打击矛头对准本·拉登,并开始和巴基斯坦商讨“合作”事宜之后,阿富汗武装派别塔利班在拉登问题上还是没有松口。9月14日,塔利班驻巴基斯坦大使在新闻发布会上称,“打击美国的不可能是拉登”,拉登在阿富汗境内不可能训练飞行员;同时,塔利班已控制了拉登的对外联络,在没有卫星电话的情况下,拉登不可能直接参与策划如此复杂的袭击行动。他说,某些国家“把罪名强加给拉登”,是为了“轻易地完成任务”。

    美国丝毫不理会塔利班的任何声明。几天来,媒体已把美国即将开始的“进攻”报道得绘声绘色。14日,塔利班精神领袖乌马尔的发言人表示,塔利班已意识到美国将对阿富汗进行大规模的进攻,“但我们愿意为抵抗侵略而付出任何代价,同时,塔利班将采取一切手段进行报复”。

    塔利班还声称要“报复”周边国家。15日,乌马尔在阿富汗南部城市坎大哈发表声明称:“如果一些邻国或该地区的国家,尤其是穆斯林国家,对美国要求提供军事基地的请求给予积极的回应,那将引发更大的危险。如果任何邻国为美国提供打击阿富汗的陆路和空中通道,那将意味着把战争强加给我们。”他说:“我们对这样的国家予以打击也不是不可能的。”

    伊斯兰堡来人不少

    在美国遭到恐怖袭击后,联合国派驻阿富汗的人员率先撤出。到13日,所有联合国驻阿富汗的工作人员都撤到了巴基斯坦。他们认为,塔利班在人员撤离问题上给予了积极的配合,包括给他们签发离境证明等。值得一提的是,不久前被塔利班关押的几名国际援助组织人员的家属,也一起离开了阿富汗,但是,他们的亲人还在塔利班手中。现在,塔利班在“大战临近”的情况下,也许已顾不上这几个西方人了。

    自12日开始,来到巴基斯坦首都伊斯兰堡的外国记者骤然增多,已经超过1999年巴基斯坦政权更迭和不久前塔利班宣布炸毁大佛时记者的人数。国际上很多大的新闻机构早早地将在阿富汗周边国家的记者集中到巴基斯坦,应付可能出现的情况。于是,扎着小辫的黑人记者、黄皮肤的亚洲记者、五大三粗扛着摄像机的欧洲记者一夜间会集伊斯兰堡。14日,塔利班召开新闻发布会。离发布会召开还有数十分钟时,记者们就已等候在使馆的门口。那些坐出租车来的,扛着大小包裹来的,一看就是刚到的记者。

    除了在伊斯兰堡落脚,还有很多记者开始到靠近阿富汗的巴基斯坦边境城市白沙瓦打探消息。不过,塔利班政权现在不欢迎外国记者进入阿富汗。塔利班驻巴基斯坦大使称,喀布尔现在提供不了充足的食宿,如果条件允许,塔利班将向记者敞开大门。

    巴基斯坦跟着紧张

    恐怖袭击事件发生后,美国一面发誓要采取报复行动,一面敦促巴基斯坦关闭与阿富汗的边境,并允许美军飞机可飞越其领空。

    一边是美国不断施压,一边是塔利班发出警告,巴基斯坦因而也出现了紧张的局面。伊斯兰堡街头已有身着黄军装的军人扛着冲锋枪、带着步话机巡逻。巴基斯坦媒体也报道说,在边境的军队已开始加紧布防。14日,伊斯兰堡国际机场进行“应急常规训练”,关闭了近6个小时。此举导致谣言四起,有人说是政府在调运军事物资,有人说是美国大兵到了,甚至有人说巴方在机场安置了高射炮!而巴基斯坦当局没有做过多的解释,任由传言四散传播。

    不过,巴基斯坦国内目前秩序正常,人们的生活并不像一些媒体中报道的那样紧张。市场供应与往常一样,没有出现抢购、挤兑风。在伊斯兰堡,周末的时候,人们还在风景区和公园里悠闲地散步和锻炼身体。

    当然,巴基斯坦当局有紧张的理由。一方面,如果拒绝美国的要求,必将使自己陷入被动;另一方面,如果同意美国所有的要求,巴基斯坦不但要面对塔利班的“报复”,还要面对国内一些极端宗教势力的谴责。巴当局“进亦忧,退亦忧”,上层天天开会商量对策。15日,总统穆沙拉夫召开巴国家安全委员会和内阁会议。巴外长在会后的新闻发布会上称,巴方将依照国际法和有关准则,对国际社会打击国际恐怖主义的行动予以全力配合。有些巴基斯坦媒体报道说,巴方将同意向有关方面提供打击恐怖主义所需的“通道”。

    塔利班多年基业付东流?

    塔利班与美国的对抗已有多年历史。1998年,美国为了打击拉登的恐怖训练营,向阿富汗境内发射了70余枚导弹,但用塔利班的话讲,美国只是杀伤了十几个人。但这一次,从声势上讲,塔利班似乎要面临更严重的打击。

    目前,塔利班的装备有限,只有20多架战斗机,雷达系统几乎全部瘫痪。从这一点上看,塔利班似乎很“弱小”。不过,有消息说,塔利班为了保存实力,已经对兵力进行了调动和转移。同时,塔利班已开始从各地召回退役老兵,很多忠于塔利班的退伍军人已经重返部队。阿富汗是个多山国家,山地和高原占全国面积的4/5。兴都库什山脉被称为阿富汗的脊梁,斜贯中部,东段山势险峻,有海拔7000米以上的高峰。而塔利班武装也是游击战的老手。正如有些分析家说的那样,如果塔利班武装化整为零躲起来,靠导弹和搜山恐怕伤不了塔利班的元气。

    另外,阿富汗是世界上最为贫穷的国家之一。塔利班政权的物质基础可以说是微乎其微,维系其政权存在的重要因素是推行严格的伊斯兰教义。因此,在塔利班的“基业”中,似乎物质的成分少,而精神的成分多。塔利班保拉登,炸大佛,抓国际救援人员,很少考虑来自国际社会的压力。因而,有国际问题专家认为,将塔利班政权的物质基础砸烂了比较容易,但在精神上永久铲除塔利班和它的追随者相对要难得多。

    反塔联盟丢主帅

    国际时局的变化也将使阿富汗国内的形势发生根本性的变化。按理说,现在应当是反塔联盟一显身手的时刻。但有消息称,不久前遭到袭击的反塔联盟军事首领马苏德已经身亡。这无疑是反塔联盟的一个重要损失。马苏德和塔利班在战场上鏖战多年,却没能再等上几天。不过,有消息说,反塔联盟已经选出了接替马苏德位置的人。可以说,不管塔利班能不能躲过外来打击,反塔联盟都不会错过打击塔利班的时机。塔利班内外交困,是战?是降?是逃?恐怕不久就要见分晓。

    阿富汗弥漫紧张气氛

    面对日趋紧张的局势,塔利班当局也紧张起来。据《华盛顿邮报》报道,美国的情报人员已获悉,塔利班武装正采取措施,准备应对即将来临的美国袭击。乌马尔已离开他在坎大哈的总部,藏匿在一个不为人知的地方。此外,塔利班开始调动炮兵部队、飞机及其他武器装备,士兵们也提升了战备,以随时防备美国的袭击。同时,塔利班政权呼吁教徒们准备展开“圣战”。

    阿富汗百姓也纷纷采取预防措施。据路透社报道,不少阿富汗百姓纷纷动手挖掘壕沟、防空洞。西方媒体认为,百姓是为了“躲避美国炮弹的报复袭击”,而塔利班则说,“居民们是在为同美国打仗作准备”。

    惶恐的阿富汗百姓选择了“逃离”。许多喀布尔市民都希望尽快逃往邻国巴基斯坦,而不少人已逃往郊区。据媒体报道,目前,每天有大约1000—1500名阿富汗人通过各种途径拥入巴基斯坦。据法新社报道,塔利班当局的办公地目前已是人烟稀少,一片荒凉的景象。没有离开的市民开始抢购粮食,面包店前排起了长队,小孩子们则帮着大人在公共水井旁取水。阿富汗弥漫紧张的气氛。

    《环球时报》 2001年9月18日


恐怖袭击笼罩美国
版权所有 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 电子邮件: webmaster @ china.org.cn 电话: 86-10-683266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