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滋病恐惧症毁了一个家庭

    生活在艾滋病的阴影下

    那一天,我望着中山市来诊的母子俩走出诊室,望着他们相依相偎的身影走出街外,感慨万千!

    母亲三十出头,儿子只有六岁。母子俩坐到我的诊桌前,母亲怯生生地说:“医生,我母子俩来查查有没有得艾滋病?"我问了半天,那母亲没有吸毒史和性乱史,儿子也没有接受输血史或不洁注射史,何来艾滋病?最后,那母亲才说:“我丈夫自己怀疑得了艾滋病,早已离家出走,不知去向。他走前叫我母子来查查有没有被他传染了。"我问:“你丈夫去医院查清楚真是得了艾滋病吗?"“没有,他只是怀疑自己。"“他吸毒或嫖娼吗?"“没有吧?!"“他去了哪里呢?"“不知道。"她流出了辛酸的眼泪。我唏嘘了半天,考虑她与丈夫的夫妻关系,同意给她检查;也劝她儿子别检查了,绝不会感染艾滋病。但是,她坚持一定要查。无奈,我只好给她母子开了检验单。第三日,结果出来了:艾滋病抗体阴性!意味着她母子俩并未感染上艾滋病毒。她再次流出眼泪……

    谈艾滋病色变,确是当今不少人遇到的问题,特别是那些“行差踏错"的吸毒者或性乱者。但是,像上述女士丈夫那样,怀疑自己患了艾滋病,而且不明不白地离家出走的病例尚不多见。当然,那女士丈夫也许有自己的苦衷,也许有“行差踏错"过,但他那种讳医忌药,逃避家庭的行为,使我怀疑他患上了艾滋病恐惧症。

    对这类患者,首先要查清楚是否真正感染了艾滋病。在现阶段,即使有性乱史或吸毒者,也不一定会感染病毒。不查清楚就焦虑、忧郁、绝望,是不必要的。即使是万一感染上艾滋病毒,其潜伏期有数年之久,在科技昌明、全球艾滋病专家全力攻关的今天,说不定不远的将来,艾滋病便会像普通感冒那样容易治。所以,是不应该绝望的。怕就怕像上述那位丈夫一样,逃避家庭,逃避亲情,浪迹社会,自暴自弃,继续“行差踏错",这样,只会增加感染艾滋病的机会,来一个弄假成真。

    《南方日报》 2001年11月28日

    


我曾被艾滋病人划出血——记者遭遇死亡游戏
我国艾滋病人首次登台
湖北新措施:艾滋病人可享受医疗保险
艾滋病人住进教授家之后……
我和艾滋病人有个约会:
《世纪之痛——中国首份艾滋病人完全纪录》







版权所有 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 电子邮件: webmaster @ china.org.cn 电话: 86-10-68996210/6148